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学术研究 > 震灾中的儿童科学 > 【核辐射与儿童研讨会】 演讲1:"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核辐射对健康的危害"(2)

  • weibo
  • facebook

学术研究

Research

【核辐射与儿童研讨会】 演讲1:"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核辐射对健康的危害"(2)

稻叶 俊哉(广岛大学原子弹核辐射医学研究所所长)
2013-06-19

切尔诺贝利

  接下来我们看看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事故。这是在地面上爆发的核事故。几千名核电站工作人员和消防员直接受到了大规模核辐射,基本上属于"体外核辐射",约有30人在几个月之内死亡。

  通过对受到核辐射的核电站工作人员和消防员进行观察,人们发现,到现在为止白血病和癌症似乎都没有增加。但现在就下结论也许操之过急。这是因为,在广岛白血病出现的时期比较早,但是固体癌开始增加则是在原子弹爆炸20年到25年之后的事情。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到现在也正好经过了25年,因此很有可能从现在开始会不断增加。

  大家可能知道,放射性物质由于地面上的核爆炸而不断上升,又会渐渐落到地表上来。放射性尘埃会随着雨雪落到地表上来,污染牧场。如果牛吃了这些牧场的草,牛奶就会受到影响,几十万的民众又饮用了这些牛奶,便会受到"体内核辐射"。这是一个典型性的"体内核辐射"的过程。

  "体内核辐射"在几个月之内不会导致死亡,但是像切尔诺贝利事故这种严重的问题,则会导致以儿童为中心的甲状腺癌患者不断增加。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据说患上甲状腺癌的约有几千人。

  那么,福岛的情形又是怎样的呢?大家知道,福岛并不是原子弹爆炸,而是氢气爆炸,散发出来很多放射性物质。听了我刚才的话,大家应该明白福岛并不像广岛和长崎,而是更接近于切尔诺贝利,但是两者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

  请大家看一下左边的地图,这是福岛受到辐射的地区,而右侧请大家再看一下,是切尔诺贝利的污染地图。但事实上,这两个地图的比例尺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用同样的比例尺显示出来的话,大体是这个样子。比起日本,俄罗斯幅员辽阔,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很少有人会把比例尺统一起来做比较,所以每当我给大家展示这两张地图,大家都感到非常惊讶。福岛事故和切尔诺贝利事故的规模完全不同,希望大家能够了解这一点。本身氢爆炸和核爆炸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爆炸方式,我虽然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清楚二者的原子炉的构造并不相同,福岛排出的放射性物质量跟切尔诺贝利相比并不算多。

  下面来总结一下我刚才说过的话。在广岛和长崎,市民主要受到了来自于外部的辐射即"体外核辐射",辐射量之高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最终导致了20万人发生急性病变而死亡,白血病和癌症的患者也增加了数万人。

  而切尔诺贝利事故中有两种情况。工作人员和消防员由于受到了"体外核辐射",死者约为 30人。目前白血病和癌症没有显著的增加,但是事故仅过了25年,今后的情况还很难预料。而当地居民们则受到了"体内核辐射",虽然并没有出现由于急性功能障碍而导致的死亡,但目前有几千人患上了甲状腺癌,主要发病人群为儿童。

  福岛核电站事故的模式和切尔诺贝利较为相近,但根据污染规模和受到辐射的量进行推算,恐怕并不会有多少人出现白血病和癌症,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观点。从去年的五月和六月开始,放射线医学的专家就对此达成了一致性的意见,现在这个观点也没有发生改变。

 

容易混淆的"射线剂量率"和"射线剂量"

  接下来我想谈谈"射线剂量率"和"射线剂量"这两个概念。

  区分这两个概念,对弄清楚今后福岛县的问题以及放射线对健康的影响非常重要,所以我想跟大家谈一谈。我见过一个号称是"专家"的人弄混了这两个概念,我觉得他可能还不太明白。

  "射线剂量率"相当于速度,另一方面,"射线剂量"则是移动的距离,也就是"射线剂量率"乘以时间的积。举一个例子来说,"高射线剂量率"就像新干线和飞机,很远的距离也可以短时间内到达,很近的距离则瞬间便会穿过去。跟它相比"低射线剂量率"是说走路或者是像妈妈们骑的小型自行车那样的速度,虽然慢,但是如果花很长时间的话,也可以移动相当远的距离。

  这个关系请大家记好。所谓的"高射线剂量率",指的是广岛长崎的例子和切尔诺贝利的例子。但事实上,X光和CT虽然是低射线剂量,却属于"高射线剂量率"。做X光检查的时候,我们呼气、吸气,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拍一张照片。虽然是"高射线剂量率",但是由于时间极短,所以射线剂量并不多。

  而所谓的"低射线剂量率",是指我们平常的日常生活。世界上有"高自然放射线地区"",这已经很有名了。印度、伊朗、中国也有,巴西也有。这些地方本身自然的放射线量就很高,接近于地球平均标准的5倍到10倍,但是它们都属于低射线剂量率。而福岛也是低射线剂量率。

  为了便于大家确认,我们把它做成了图片,总之,"低射线剂量率、低射线剂量"是自然放射线,对我们来说基本上是安全的。随着射线剂量率不断提高,到了"高射线剂量率、低射线剂量"的时候,我们仍然可以照常生活,比如X光射线和CT就属于这个范围,可以说这仍然是安全的,但是也不能太疏忽大意。接下来射线剂量继续增加,成为广岛长崎和切尔诺贝利,癌症的放化疗治疗也属于这个区域,这就是"高射线剂量率、高射线剂量"现象,这就完全是红灯地段了。100微西弗是分水岭,说的就是是否为"高射线剂量率"的问题。

  与此相对,福岛事实上属于"低射线剂量率、中高射线剂量"。我们换一个话题。用妈妈们骑的小型自行车的速度进行移动,虽然比步行要快,但是跟飞机相比仍然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十年二十年下来,可能会积跬步至千里,射线剂量会积累到一定程度,这就跟高自然辐射地区相同了。对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怎么考虑呢?这是绿灯、黄灯还是红灯呢?如果是红灯的话,从什么时候开始是危险的呢?我将在下篇文章里来论述,这并不是可以根据"高射线剂量率"来进行类推的。

---------------------

第1届“核辐射与儿童研讨会--了解知识,适度恐慌”纪要

1.研讨会的4大方针
2.演讲1:"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核辐射对健康的危害"稻叶 俊哉  ② 
3.演讲2:《放射性物质对乳制品的影响》(真锅 升)①     
4.点评者的发言
5.自由讨论     

作者简介

稻叶 俊哉 (广岛大学原子弹核辐射医学研究所所长)

稻叶 俊哉 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系,研究方向为血液学(白血病发病机理、小儿血液学)、分子生物学、放射线生物学。
  • weibo
  • faceboo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