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学术研究 > 特殊儿童相关研究 > 疗育的现状与课题(下篇)

  • weibo

学术研究

Research

疗育的现状与课题(下篇)

小泽佳夜子(语言听觉教练、日本国家公认心理师)
2021-11-12

摘要:

  本篇文章大家介绍日本的“疗育”。疗育,是指“针对残障儿童或有残障可能的儿童提供的发展援助”。本期为下半部分,主要为相关研究的具体过程和结果及其思考。
English 
上篇内容

援助工作第一线的课题

  近年来,迅速得到完善的儿童发展援助第一线还存在着很多亟待解决的课题。

  首先,是数量上的问题。

  我工作的城市,现阶段以学龄前儿童为对象的儿童发展援助设施的数量已达到厚生劳动省的目标值,还有空余名额。另一方面,以入学儿童为对象的放学后日托服务设施的数量仍然不够,由于发展障碍已经广为人知,家长可通过网络获得相关信息,教师发现问题后也会给予家长建议,因此“疗育”的需求越来越高,从小学至高中毕业一直可以利用的“放学后等日托服务”设施因满员进不去的情况成为普遍。事实上,到我这里接受咨询的人中也有人表示,“不管是什么样的设施,只要能去就很幸运了。”

  其次,还存在质量上的问题。

  实施“疗育”的方法有很多种,包括国际上最为推崇的单独个别疗育方法“应用行为分析”(ABA: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以及佐佐木正美老师引进到日本的“自闭症及相关沟通障碍儿童的治疗和教育”(TEACCH: Treatment and Education of Autistic and related Communication handicapped Children)等(平岩干夫“可居家完成的帮助存在发展障碍的儿童实现自立的重要事项”, 2017,PHP研究所)。

  但是,身心发展存在问题的孩子,在症状和面临的困难方面各不相同,需要根据每个人的具体状况制定具有针对性的计划并提供合适的训练,为此,需要足够的社会资源,但这样的资源现在还远远不够。

  另外,实施上述训练还需要相应的人才,比如说要成为特殊援助学校的教师,除了普通教师资格证之外,还需要特殊援助学校的教师资格证。而对于保育员、儿童指导员,则没有提供疗育、发展援助方面的专业性公共培训课程或附加资格。各个设施制定计划时使用不同的评估手段,即使是基于《儿童福利法》的《关于指定援助事业从业人员及运营的标准第三条》规定了针对性计划的必要性,但在援助工作第一线,有些设施按照自己独自的计划开展活动,有些则根据指导员的意向或每个工作人员的资质进行活动。对于各机构的发展援助和疗育的内容,尽管《社会福利法》规定残障儿童相关设施应尽可能接受第三方评估,但实际上却很少有接受第三方评估,援助和疗育内容可以说并不透明。

  想要接受援助必须根据《儿童福利法》关于《残障儿童走读援助》的规定,向所在市町村的行政部门提出申请,申请获得批准即可接受援助。只是各市町村的判断标准略有不同,即便没有《疗育手册》、《残障者手册》和诊断书,只要有医生或临床心理师的书面意见也可提出申请。医生认为有必要接受疗育的儿童只要提交专家的书面意见就可申请领取待遇资格,并不一定需要医学诊断结果或《残障者手册》、《疗育手册》。

  事实上,不可否认的是,认知和语言发育迟缓可能是由于孩子的成长环境等因素而不是孩子的个体因素造成的,有些孩子的状态可能属于灰色地带,并不能断言是发展障碍。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小家庭的增加,不少家长因担心孩子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或因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孩子,而疗育设施又能提供服务,丰富孩子的经历,甚至能照顾孩子做作业,实际上也有不少家长是把它当成这样一个便利场所来利用的。

总结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或者不擅长的事情,和别人不同是理所当然的,但随着“发展障碍”这一用语的普及,家长上网随意一查,看到网上写的内容和孩子症状较为一致,就担心孩子出现发展障碍的问题。这样的家长越来越多

  有些家长试图让自己的孩子“正常”,但只要将所有孩子划分为“残障孩子”和“健康孩子”这两种类别的想法不改变,这样的家长就不会减少,即便有再多的援助设施也是不够的。

  我认为,不应该刻意排斥那些“与众不同的孩子”,即便有不擅长的方面,只要对应孩子的情况营造环境,普及尊重个性的融合教育的理念,有带领活动的老师和或成年人,完善尊重认可个性的环境,就能实现更宜居的社会,不管有无残障,让各种感到”人生困难“的人变得更轻松愉悦。

*“儿童发展援助”包括两种类型,即①被定义为儿童发展福利设施的“儿童发展援助中心”と、②除此之外的“儿童发展援助事业单位”。

参考文献

  • 市川奈绪子・冈本仁美(2018) ”身心发展值得关注的儿童的疗育・发展援助入门: 旨在成为能面对孩子、向他们学习的专家”金子书房
  • 赵没名(2008)”战前高木宪次的疗育论形成过程中《公认肢体残障者福利法》的影响,社会福利学 第49卷 第 2 号 日本社会福利学学会
  • 高松鹤吉(1990)”何为疗育?ー残障的改善和地区面临的课题” 葡萄社
  • 近藤直子 全国发展援助上学事业联络协议会(2018)”疗育是什么?为家长和孩子带来欢笑” Creates Kamogawa
  • 平岩干夫(2017)”可居家完成的帮助存在发展障碍的儿童实现自立的重要事项” PHP研究所
  • 厚生劳动省《有关儿童发展援助的指导方针》
    https://www.mhlw.go.jp/file/06-Seisakujouhou-12200000-Shakaiengokyokushougaihokenfukushibu/0000171670.pdf
  • 一般社团法人 全国儿童发展援助协议会《发展援助的方针》(2016年修改版)
    http://www.cdsjapan.jp/wp/wp-content/themes/cds/download/guideline_2016.pdf
  • 中井昭人(2011)”’所谓疗育...’再考-在环境中身体主宰大脑、运动主宰心灵-”《大脑与发展》, 第43卷 第6号(一般社团法人 日本儿科神经学学会)
    https://www.jstage.jst.go.jp/article/ojjscn/43/6/43_432/_pdf
  • 井原哲人(2009)”儿童权利条约中’疗育权利’的定位”,《佛教大学研究生院纪要社会福利学专业篇》 第37号
    http://archives.bukkyo-u.ac.jp/rp-contents/DF/0037/DF00370L001.pdf
作者简介

小泽佳夜子 (语言听觉教练、日本国家公认心理师)

小泽佳夜子   毕业于佐贺大学教育系特殊学科美术教师培训课程。先后在田宫模型株式会社设计室担任平面设计师,在株式会社CDG企划部从事解决方案等业务。
  育儿过程中在家从事设计工作,同时参加了儿科医生主办的免费讲座“母亲会”。见证了母亲们碰到细微问题时咨询专家、听取专家意见后放下心来、满怀信心地投入育儿工作的身影,萌生了学习专业知识的想法,考取语言听觉教练的资格。作为语言听觉教练在综合医院和诊所指导患者进行康复训练(急性期、恢复期、慢性期、家访等)。后曾在儿童发展援助设施和放学后日托服务机构指导有发展障碍的儿童进行训练,现在每天在儿童援助中心就发展障碍提供咨询、指导训练,并通过”何为语言发展?“的内容的演讲会进行启蒙活动。
  • weibo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