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交流活动 >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 第三届亚洲国际会议 > 主旨演讲 5a: 游戏处方 ― 玩耍为什么能促进社会性和认知发展 ?(下篇)

  • weibo
  • facebook

交流活动

Events

主旨演讲 5a: 游戏处方 ― 玩耍为什么能促进社会性和认知发展 ?(下篇)

Kathryn Hirsh-Pasek(天普大学心理学系)
2021-11-26

摘要:

  耶鲁大学教授爱德华·齐格勒写道:“玩耍面临四面楚歌”。1981年儿童40%的自由支配时间都花在了“玩儿”上。1997年这一比例已经下降到25%。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孩子们每周失去8小时的自由玩耍时间,美国数千所学校取消了课间休息来让孩子们增加学习时间(Elkind,2008)。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我们的孩子并没有从这个额外的“教育”时间中获利,也没有从所谓的教育玩具和教育APP中获益。“玩耍”是学习应对外界事物、促进社会性和认知发展的催化剂,在此演讲中,将论述自由玩耍和引导下的游戏的重要性。以科学的观点来看一下在校内外玩耍对于促进孩子的学业、社会性和身体健康发展的重要性。我探讨了为什么游戏,特别是引导型游戏,可能会为“游戏派”和“教育派”这两种幼教理念的对峙提供一个成功的折衷方案。游戏和学习并非水火不容。游戏派教学法也可以给孩子们设立强有力的课程目标。因此,我们想提出这样的“处方”:让“玩耍”重新回到孩子们的日常生活和学校课程中。
  本期介绍演讲的下半部分内容。

<<上篇文章

English 

作者:

Kathy Hirsh-Pasek, 天普大学,教授

演讲日期:

2019年9月26日

类别:

亚洲儿童研究会第三届国际会议

标签:

  • ECEC,
  • Kathy Hirsh-Pasek,
  • 游戏
  • 美国

本文是2019年9月25-27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CRN亚洲研究会第三届国际会议上的视频演讲实录

CRNA5aQR.png

3.我们能做些什么来促进基于游戏的学习?

  理论是好的,但我们如何运用它呢?我给大家讲一个宾夕法尼亚州西切斯特传统学校的案例。5岁的孩子们坐下来学习数学和STEM,后来他们采用了一种基于游戏的课程模式。一个小女孩会用诸如“预报”、“预测”和“天气报告”之类的词来描述一天的天气,还讲到如何通过看锋面的高低预测下雨。了不起!在另一节课上,讲童话故事时,他们会把《三只小猪》和《小红帽》融合成一个新的故事。

  鼓励在家玩耍,这就是给大家开出的“处方”。我们在儿科诊所推动开展了很多活动,主动给孩子们提供书籍,让他们学习阅读、STEM、批判性思维、协作和交流的价值。

  纽约大学的Alan Mendelsohn博士向我们展示了我们可以帮助孩子们学习玩耍,家长们从中提供协助。在资源不足的家庭,孩子们可以玩得更好,在学校表现更好。家访者可以使用同样的方法,把玩具送到他们家里,帮助资源不足的家庭了解到游戏的力量。

  最后,在我们自己的研究中,我们关注的是在社区中玩耍的机会。孩子们全日制学校度过的时间占醒着的时间的20%。孩子们80%的时间都在校外度过。我们怎样才能让他们更好地度过校外时间?答案是:营造一个基于游戏的学习环境。一个简单的长凳,结合其他日常空间,就可以变成鼓励大脑体操的环境。下面我举一些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终极街区派对,这是2010年在纽约中央公园举行的28项系列科学活动,超过5万人参加。参加了3次以上活动的家长了解了游戏与学习的关系。

  例二的例子是超市里的学习。我们在一个资源不足的社区超市里贴了一些标牌,看看是否能增加看护者和孩子之间的语言交流。

016.jpg

超市里的标牌. (Ridge, Ilgaz, Weisberg, Hirsh-Pasek & Golinkoff, 2015)

  标牌上写着:“我是奶牛,我产奶。还有什么是牛奶做的?”在这些社区中,家庭与孩子的交流增加了33%,从而促进了词汇的增长。设立STEM标牌也获得了同样的效果。孩子们使用了更多的数词,这将关系到他们以后在数学科目上的表现。

  例三个例子是城市Think scape。在费城西部的一个社区里,Brenna Hassinger-Das 和建筑师Itai Palti把公共汽车站改造成了一个游戏型学习空间。当他们问人们是否想在他们的社区里玩拼图,以及他们想在拼图中放些什么时,他们说想放马丁·路德·金的图像,以示纪念。

017.jpg

公共汽车站的拼图

  结果,开始与孩子进行更长时间对话的家庭增加了35%,开始使用更多的数词、形状词和颜色词的家庭增加了34%,因为这些词在公共汽车站标牌上就可以看到。

  第四个例子是Parkopolis,这是一种旨在培养幼儿数学和科学推理能力的真人版棋盘游戏。它是由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学生Andres Bustamante在公园里发明和实施的。骰子被设计成有整数和分数,但我们发现儿童和成人更多使用的是分数。如果你掷骰子掷出来六个半,然后又掷了三个半,你得知道要去10号空格,那里有一个活动在等着你。通过Parkopolis的体验,使用数学语言的成人增加了47%,79%的儿童开始使用数词,甚至分数单词。

  例五个例子是Playbrary。这是设置在图书馆里的带有字母的攀岩墙,孩子们可以在攀岩的时候组单词;或者,他们也可以把七巧板拼图从图书馆架藏里拿出来,放在地板上当坐垫,在阅读时使用。结果显示,空间、颜色和字母语言的使用增加了44%,成人和儿童对科技的使用减少了38%。事实上,图书馆注册人数增加了3倍。

018.jpg

  最后一个基于游戏的学习环境的例子是Fractionball,有了它,中学生的篮球场看起来与众不同。从不同的位置投篮,可得四分之三分、一分、一分半,加起来得出一个特定的数字,比赛看谁他们能接近那个特定的数字。他们可以边玩边记分。

019.png

Fractionball

  这些都是基于游戏的学习环境的一部分。我们甚至还创建了一个《游戏手册》,你可以在https://kathyhirshpasek.com/上找到。

  总而言之,是时候该开出“游戏处方”了。玩耍有助于孩子应对问题、社交和学习。”玩耍“不是”工作“的对立面。玩耍本身就是孩子的”工作“。即使在难民营或战乱地区,孩子们也需要游戏。

  谢谢各位的聆听。感谢我们的资助者和我40年的同事Roberta Golinkoff博士。感谢所有参与今天我提到的研究的家庭。我希望你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我认为玩是如此重要。

主持人点评

  说到玩儿,现在的学校甚至家长并不允许孩子玩。他们甚至限制孩子们玩耍。他们不知道游戏实际上会激发学习,玩耍是孩子们的工作。孩子没有玩具也无妨,衣服、鞋子,周围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他们的玩具。

  玩耍就是学。根据Kathy的发言,仅是自由玩耍还不能给孩子足够的促进作用。语言的使用很重要。最好老师或家长能当场在旁边帮助他们用大量丰富的词汇描述他们在做什么。

  引导型游戏比自由玩耍好。游戏让他们快乐,没那么大压力,在孩子的生活中非常重要。它发生在童年的各个阶段。这就是Kathy的观点。游戏是孩子们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

*1 想要更详细了解基于玩耍的学习,参见:playfullearninglandscapes.com.
*2 Golinkoff, R. M., Hirsh-Pasek, K. (2016). Becoming Brilliant: What Science Tells Us About Raising Successful Children. Apa Life Tools.

参考文献:

  • Hassinger-Das, B., Ridge, K., Parker, A., Golinkoff, R., Hirsh-Pasek, K., Dickinson, D.K. Building Vocabulary Knowledge in Preschoolers Through Shared Book Reading and Gameplay. Mind, Brain & Education, Vol.10, Issue2, 2016.
  • Hirsh-Pasek, K., Toub, T.S., Hassinger-Das, B. Playing to Learn: Vocabulary Development in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Policy, and Practice 2014 Conference Program, April 2014.
  • Phillips, D., Lipsey, W. M., Dodge, K., Haskins, R., Bassok, D., Burchinal, M.R., Duncan, G.J., Dynarski, M., Magnuson, K.A., Weiland, C. Puzzling it out: The current state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on pre-kindergarten effects, A consensus statement. REPORT, Brookings Institution. April 17, 2017.
  • Ridge, K.E., Weisberg, D.S., Ilgaz, H., Hirsh-Pasek, K., Golinkoff, R. Supermarket Speak: Increasing Talk Among Low-Socioeconomic Status Families, Mind, Brain, and Education, Vol.9, Issue 3, 2015. P. 127-135.
  • Verdine, B., Golinkoff, R., Hirsh-Pasek, K., Newcombe, N., Filipowicz, A., Chang, A. Deconstructing Building Blocks: Preschoolers' Spatial Assembly Performance Relates to Early Mathematical Skills, Child Development, May/June 2014, Vol 85, No. 3, P.1062-1076.
作者简介

Kathryn Hirsh-Pasek (天普大学心理学系)

Kathryn Hirsh-Pasek   天普大学心理学系斯坦利和黛布拉·莱夫科维茨教职研究员、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其研究考察了早期语言和识字能力的发展以及“玩儿”在学习中的作用。她与长期合作者罗伯塔·格林科夫(Roberta Golinkoff)撰写了14本著作和数百种出版物。曾荣获AERA杰出教育研究公共传播奖、美国心理协会布朗芬布伦纳奖、美国心理协会杰出心理科学服务奖、美国心理学会詹姆斯·麦基恩·卡特尔奖、儿童发展研究学会儿童发展杰出科学贡献奖,以及APA杰出讲师奖。是认知科学学会会员、美国心理学协会和美国心理学会的会员,曾任国际婴儿研究学会会长,并曾担任《儿童发展》的副主编。
  现任拉美教育和认知神经科学学院的指导委员会成员,同时也是Vroom、波士顿儿童博物馆、迪士尼少年、自由倡议和快速启动(The Free to Be Initiative and Jumpstart)的顾问委员会成员。其著作《爱因斯坦从不使用闪卡:孩子们如何真正学习,为什么他们需要多玩少记》(Rodale Books 出版社)作为最佳心理学书籍于2003年荣获“书籍让生活更美好”大奖。其新书《变得聪明:科学告诉我们如何培养成功的孩子》于2016年出版,登上《纽约时报》教育与育儿畅销书排行榜。拥有匹兹堡大学学士学位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学位,常在《纽约时报》、NPR和国际电视媒体上发表评论。
  • weibo
  • faceboo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