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儿童研究所访谈:儿童是我们的未来~让孩子们充满对未来的憧憬~(前篇②)

2016.08.25

  值此CRN儿童研究所成立二十周年之际,举行了高端访谈。由现任所长榊原洋一先生和创始人(现任名誉所长)小林登先生以及参与创设并给予诸多建议的石井威望先生三人,共同回顾儿童研究的过去,展望新的未来。

  小林登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推广"儿童科学"的倡议。当时日本刚告别靠重工业支撑的经济高速发展时期,正在寻求建立与自然环境、生活和谐共存的新社会体系。在高端访谈的前半部分,由小林先生和石井先生回顾作为大平首相高层智囊团"政策研究会"的成员,从学者立场出发,提出了许多超越专业领域的建议,并贯通今天的处于转折期的当时的情况。
English 

|前篇 ①|前篇 ②|后篇 ①|后篇 ②|

以超越医学的跨学科研究为目标

主持人 小林老师经常强调,要开展儿童科学研究必须聚集各领域的专家,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小林 发展跨学科研究是当时婴儿研究的一大潮流。即便是在研究婴儿的问题,学者们也会涉足其他领域深入思考各种问题,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婴儿问题上。

榊原 作为儿科医生,往往习惯从治愈疾病的角度看问题,很少有人关注身心发展正常的婴儿。换言之,真正关心健康婴儿如何成长的人出乎意料地少。

  事实上,专家中也有不少人先入为主地认为"婴儿看不见东西,也不会思考,只会作出条件反射式的反应"。我还看到一本书上将婴儿称作"会哭的胡萝卜"(笑)。甚至有专家毫不忌讳地称婴儿大脑不在工作,是"中脑动物"。小林老师对这种观点提出了异议,我也觉得这一课题十分有趣。

石井 听小林老师说"对刚出生的婴儿伸出舌头,他们也会下意识地伸出舌头",我将信将疑地尝试了一下。结果即便他们没有伸出舌头嘴巴也会不停蠕动。看来婴儿也在看着大人的行动呢。

榊原 医学界取得过重大的突破,小林老师很及时地意识到变化,抓住了潮流。比如说,在小林老师的专业领域即免疫学的领域,淋巴球能识别各种细菌这一事实被发现后免疫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婴儿学也在发现婴儿并不是"会哭的胡萝卜"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觉得小林老师总是能够准确地意识到学术界的新动向。

主持人 于是就有了日本如果不像美国、英国那样成立跨学科研究婴儿、儿童问题的学会并开展相关研究的话会跟不上世界的潮流、越来越落后的意识,对吗?

小林 是的,确实有那样的想法。

榊原 儿科领域也有类似的学会,如新生儿学会和小儿保健学会等,但均以治疗和预防疾病为主要目标。也许小林老师认为要开展跨学科的研究必须创建新的平台,所以相继成立了"日本婴儿学会"和"日本儿童学会"吧。

  每次说起"想让更多儿科医生加入儿童学会",小林老师都会说没必要邀请儿科医生加入。这在医学界是很少见的,在医学界各种学术组织都是以医生为主的。我觉得,正因为小林老师熟知医学界的情况所以觉得需要创建一个新的平台吧。

儿童科学诞生于时代的转折点

主持人 有人希望其他领域的专家能够涉足儿科领域,相反也会将儿科这门学科扔到其他领域中,令该领域的研究受到启发。

石井 由于小林老师以全新的角度开展儿童研究,我就把他介绍给当时的首相大平正芳先生。结果,大平首相完全被小林老师迷住了,决定将培养人才的任务交给小林老师。我觉得小林老师很好地让非专业人士感受到了研究儿童的魅力。

主持人 因为那不单纯是对婴儿、儿童的研究,而是对人类本质的研究。另外,研究理念也十分先进,不止针对个体对象, 更关注人与人相互间的关系(不仅限于儿童),堪称信息化时代的先驱......。

石井 确实如此。相互作用引发的吸引现象不止发生在孩子身上,大平首相看到这一研究成果也感动不已。当大平首相下属的政策研究会成立时,小林老师自然就被选为研究会成员了。

主持人 专家学者们现在仍然认为作为大平首相的私人咨询机构―政策研究会,在日本实现重大转折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时提出了很多推动社会发展的政策建议,包括信息化社会、软件化社会、生态学和田园城市构想等。

石井 这些根本与和权利斗争有关的政治目的无关。不管谁执政,都是必须解决的课题。讲得夸张点,那个政策研究会就是决定上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长期政策的场所。

主持人 对于设置这个研究会,大平首相曾强调过,"日本要从经济立国走向文化立国,知识才是这个国家的财富"。

石井 总而言之,就是要改变发展哲学。日本的战后重建取得了成功,重工业也实现了飞速发展。汽车行业终于赶上世界先进水平,石油危机也顺利克服,节能、节约资源、公害问题、环境问题都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日本终于有了自信。而且,从那时起我们也明白了过不了多久日本就会成为平均寿命很长的国家。在这样的背景下,1980年如何改变日本的社会系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当时,我和小林老师担任干事的科学技术史研究小组提出了"Holonic Pass"这一关键词。比如说,实行消耗能源较多的硬能源模式的话,即便生产力提高了,环境也会遭到严重的破坏。然而,采取回归自然能源的软能源模式的话,生产力无法增长,效率下降,经济发展将受到打击。但是,包括大平首相在内,大家就发展哲学达成了一致,即应该摈弃二选一的做法,在保护好环境的基础上大力发展高水平的工业技术,并且为贯彻这一发展哲学付出了积极的努力,虽然不知道是否能够成功。我们深信,只要投入大量人才,改革教育制度,国家也会变得更好。事实上后来就是这么发展的。

主持人 石井老师在自己的著作《Holonic Pass》中提倡要尊重整体与个体间的关系,建设自律分散型社会,实现和谐发展。我觉得这是和之后的互联网时代具有相似理念的先知卓见。与此同时,小林老师也提出了要推广跨学科的儿童科学研究。母子相互作用所象征的个体间的互动改变整个系统的生物学模式竟然是包括工业在内的整个社会变革模式的基础,这一发现实在是耐人寻味。尽管该学说是距今30多年前的上世纪80年代提出来的,但直到现在也不觉得过时,真的让人感到很吃惊。(待续)

  |前篇 ①|前篇 ②|后篇 ①|后篇 ②|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