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学术研究 > 日本教育情报 > 【日本】对夜间保育设施的家庭支援需求(上篇)

  • weibo

学术研究

Research

【日本】对夜间保育设施的家庭支援需求(上篇)

大江 Mayuko(芦屋大学副教授)
2022-04-01

摘要:

  本文的目的在于根据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实施的问卷调查的结果,来考量对于夜间保育设施的家庭支援需求。从调查结果来看,随着孩子从托儿所接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深夜化,显示了母子单亲家庭育儿的特别情况的增加,家长的养育能力、家庭的孤立感和单亲家庭的育儿难等状况浮出水面,值得关注。对夜间保育设施所需求的在援助家庭方面的一项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减轻需要夜间保育的家长和孩子生活上的困难,包括育儿方面的困难,保障家长和孩子能够安心生活,起到社区安全网的作用。我们分两期来介绍,本期为大家介绍上篇内容。
English 

研究的背景

1.夜间保育设施与需要夜间保育的儿童注1的状况

1-1 夜间保育设施的现状

  首先,实施夜间保育服务的主要设施包括获得认可的保育设施的夜间托儿所和提供夜间保育服务的政府认证的儿童园,以及许可外的保育设施“婴幼儿旅馆”。据厚生劳动省统计,全国夜间托儿所共有81家(截至2018年4月份),婴幼儿旅馆共有1473家(截至2018年3月末,包括当时未列入登记对象的设施)。

  夜间托儿所大致从上午11点到晚上10点为标准的保育时间注2,未获得认可的保育设施,并非专门进行夜间托儿服务,而是在进行白天的保育服务之外,也提供夜间保育的设施。瑞穗信息综合研究所的调查(2019)结果显示,约有90%的夜间托儿所从上午11点之前就开始实施上午的延长时间托儿服务,约60%晚上10点以后继续提供托儿服务。与此相对,厚生劳动省对婴幼儿旅馆的定义是平时经营业务只需符合以下3条中的一条,即①晚上8点以后的托儿服务;②伴随住宿的托儿服务;③利用该设施的儿童中一半以上需要临时监护。因此,并不是所有的婴幼儿旅馆都提供夜间托儿服务。

lab202202.jpg

图1. 获得认可的夜间保育设施及婴幼儿旅馆数量(按开放时间统计)

  图1是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按开放时间统计的夜间保育设施及婴幼儿旅馆的数量。婴幼儿旅馆中42.6%(628家)开放至晚上8点,8点以后仍提供托儿服务至深夜或提供寄宿服务的占到总数的57.4%(共845家)。图1中经过认证的夜间保育设施的统计,是根据全国81家夜间保育园中将开放时间明确列入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名册上的59家的数据计算而来的。但从另外22家未予统计的设施的状况来看,无论是夜间还是深夜、住宿、全天(24小时),每个时间段的婴幼儿旅馆的数量都远超获政府认证的设施的数量,可见提供夜间托儿服务的经过认证的保育设施还很少。

1-2 婴幼儿旅馆的问题与儿童的家庭福祉

  日本实施提供夜间托儿服务的保育政策始于1981年,其背景原因是1980年代初婴幼儿旅馆发生的婴儿死亡事故成为了社会问题,即“婴幼儿旅馆的问题”。垣内在1981年发表的报告中指出,因未经过认证的保育设施频频发生婴儿死亡事故,婴幼儿旅馆问题备受关注,该问题被认为是“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所推行的保育政策产生的结构性缺陷造成”。他建议:“我们应该重新审视婴儿旅馆的概念,考虑到它们是‘未经批准的营利性托儿企业(设施)’(但是,应该注意到,有一些婴儿旅馆是非营利性的、有良心的;它们不应该被纳入上述类别)。他还指出,当时的厚生省将婴儿旅馆定义为 "提供夜间保育、过夜保育或小时托儿服务的设施",这一定义从调查的定义上来说并非不可理解,但是究其根本只是基于现象的定义,并不能说明婴儿旅馆问题的本质。另外,山縣也在1983年的报告中指出,“婴幼儿旅馆问题是需要监护的儿童的问题,更是以需要保育照护的儿童为中心所发生的问题”。而那些“被卷入该问题的儿童(尤其是婴幼儿)是不是没有获得应有的政策庇护?或这是不是在政策缺失的情况下不得不利用婴幼儿旅馆”?因此必须反思托儿所作为儿童福利设施究竟有没有承担起本该履行的职责,从维护儿童福利的角度出发开展相关活动,是不是只顾考虑保育从业者、在职母亲、企业等成年人的得失和方便而牺牲了儿童的利益?并应从保育政策的品质和涵盖领域等多个角度全面分析和解决婴幼儿旅馆问题。

  为保障所有孩子的最高利益,不该因需要托儿服务的时间段不同令可能享受到的保育质量产生不平等,也不该容忍侵害儿童人权的社会环境存续下去。总务省行政评估局于2017年4月~2018年11月实施的调查(2018)结果显示,和获得认可的保育设施相比,未获得认可的保育设施发生死亡事故件数多,但除死亡事故以外这些设施上报的重大事故数量极少,这令人担心未经认可的保育设施可能瞒报了多起重大事故。此外,这项调查还揭示了一个事故案例:一个不到1岁的孩子晚上被送到一个未经认可的托儿所,在那里入睡后两小时,深夜当孩子的母亲来接孩子时,发现该婴儿处于心肺停止状态。记录显示,死因不明,但该设施对“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没有深刻认识,也没有向全体保育从业人员共享信息。此外,根据内阁府儿童和育儿办公室发布的文件(2019年),2018年1月至12月上报的教育和保育设施中发生的事故统计显示,未经认可的儿童保育设施发生的死亡事故多,指出特别是在午睡时间发生的死亡事故多。因此,从儿童福祉以及育儿家庭福祉的角度出发,提高夜间托儿服务的质量是一个迫切的需求。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些需要夜间保育的儿童和于二家庭将无所适从。

  “弱者往往最容易受到伤害。如果这样的规则可能危及到儿童的生命,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杜绝行政措施滞后的弊端,用我们的双手保护孩子们的生命。”

  上面这段话出自“婴幼儿旅馆问题”成为社会问题之前的一份报告书。1972年,一个名叫”径一“的孩子在未获得认可的保育设施里失去了幼小的生命,包括孩子父母在内的有识之士共同成立了“为了不让小径一的死变得毫无意义而思考保育问题的组织”。该组织撰写报告旨在推进保育环境的完善,防止夺去孩子生命的悲剧再次发生。对于需要托儿服务的家庭来说,能够拥有一个保障孩子安全的保育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夜间保育设施的诞生正是得益于以保障儿童和育儿家庭福祉为己任的福利设施的不断努力。

  日本自1981年起以试点模式开始实施提供夜间托儿服务的保育政策,至今已有约40年。该政策于1995年正式实施,迄今也已过去25年。最近,根据厚生劳动省发表的“有关未经认可的保育设施现状的总结报告”调查了在婴幼儿旅馆接受夜间托儿服务的儿童数量,结果显示2007年度~2017年度每年接受夜间托儿服务(晚上8点以后,包括深夜、住宿)的儿童平均为4387人,接受24小时全天托儿服务的儿童每年平均为302人(大江,2019)。统计数据表明,夜间托儿服务的需求确实存在,但虽然存在需求也有相关的制度,获得认证可的夜间托儿所仍只有81家,这意味着大多数夜间托儿服务是由未经认可的托儿所提供的。

2.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的问卷调查中浮现的家庭援助的课题

  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是成立于1983年的全国多家经过认证的夜间保育设施加盟的机构。其目的是“依据《儿童福利法》促进获得认证可的夜间托儿所加强合作,提高夜间托儿服务的质量,为儿童福利的发展作出贡献”(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1984),为改善夜间托儿服务的条件(包括提高保育质量、改善行政机关的相关政策)不间断地实施问卷调查及调查研究。

  根据有关联盟实施调查的文献记载,1988年以后不断地指出“家庭援助”是亟待解决的课题(大江,2019)。文献还提到,需要夜间保育的孩子多来自单亲家庭(特别是母子单亲家庭)和低收入家庭,这些孩子待在托儿所的时间也较长,这就更加要求从事夜间保育工作的工作人员为了更好地保护孩子们的最高利益应该具备以长远眼光构筑保育服务和家长援助体系的能力。

  另外,有关夜间保育对孩子影响的调查研究的结果显示,与“保育的形态和时间段”相比“家庭育儿环境”以及“家长对育儿的信心和有无支持”等因素对孩子的影响更大(安梅・吴,2000)。为此,夜间保育设施对家庭的援助在促进儿童发展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然而现在承担夜间托儿服务任务的多半是难以获得政府补助、也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以便向家庭提供援助的未获得认可的保育设施。于是,我们根据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时隔10年再次实施的调查结果,重新审视并思考夜间保育设施该为家庭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请看下篇内容


  • 注解1 并非学校教育法所指的“儿童”,而是指“儿童福利法”定义的“儿童(0~18岁)”。
  • 注解2 大部分设施原则上开放时间为上午11点到晚上10点,根据各地区具体情况也有些设施的开放时间为上午11点半~晚上10点半、下午1点到晚上12点或下午2点到凌晨1点。

引用文献

  • 安梅勅江、吴栽喜(2000)有关夜间保育对儿童影响的研究.日本保健福利学会会刊第7卷1号、7-18.
  • 垣内国光(1981)最近保育政策的特征与婴幼儿旅馆的问题.铃木政夫编纂.《婴幼儿旅馆 ―其现状与问题―》ささら书房、138-167.
  • 为了不让小径一的死变得毫无意义而思考保育问题的组织(1982)《还我小径一№9.130的微弱的呐喊 保育设施发生事故的案例调查报告》为了不让小径一的死变得毫无意义而思考保育问题的组织.
  • 厚生劳动省(2018)平成30年度 夜间托儿所的设置状况(截止2018年4月1日).
    https://www.mhlw.go.jp/content/11900000/H30tyousakekka.pdf(2019/4/26获取信息)
  • 厚生劳动省(2019)平成29年度未经过认证的保育设施现状的总结.
    https://www.mhlw.go.jp/content/11907000/000522194.pdf(2019/7/22获取信息)
  • 瑞穗信息总研株式会社(2019)有关夜间保育运营状况的调查研究.
    https://www.mizuho-ir.co.jp/case/research/pdf/h30kosodate2018_04.pdf(2019.24获取信息)
  • 内阁府儿童、育儿总部(2019)有关《2018年教育、保育设施上报事故统计》的公布以及预防事故发生的对策.
    https://www8.cao.go.jp/shoushi/shinseido/outline/pdf/h30-jiko_taisaku.pdf(2020/1/30获取信息)
  • 大江Mayuko(2019)《从关于夜间保育的文献研究考证夜间保育的历史变迁及夜间保育所处环境 》, 人类环境学研究第17卷 第2号,127-138.
  • 总务省行政评估局(2018)有关育儿援助的行政评估、监督 ―以保育设施等的安全对策为中心― 结果报告.
    https://www.soumu.go.jp/main_content/000583885.pdf(2020/1/30获取信息)
  • 山悬文治(1983)对婴幼儿旅馆对策的评估 ―以夜间托儿所为中心―.社会福利学第24卷2号,127-152.
  • 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1984)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条款.利用夜间托儿所的孩子家庭及生活调查.资料Ⅳ 109.

附记  
文中报告的内容是在全国夜间托儿所联盟的调查报告,即《2019年度所有利用夜间托儿所的儿童(家长)问卷调查―儿童、育儿新制度下的夜间托儿所》的基础上撰写完成的。上述调查分析及报告由联盟顾问---樱井庆一先生(文教大学名誉教授)和本文作者共同执笔。本稿是对2019年10月26日至27日举行的第16届儿童学会议(于东京首都大学)上发表的内容补充润色后完成的。

作者简介

大江 Mayuko (芦屋大学副教授)

大江 Mayuko   作为托儿所老师积累了工作经验后在圣和大学教育学专业完成幼儿教育学硕士课程。之后从事托儿所师资培养工作。现于武库川女子大学研究生院攻读临床教育学专业博士课程。因接受在未经过认证的24小时保育设施工作的学生的咨询,走访了未经过认证的24小时保育设施以及经过认证的夜间托儿所,听取了设施负责人的相关情况介绍。由此感受到因所需保育服务的时间段不同导致保育质量参差不齐的现状,现就夜间保育设施存在的意义及现代社会的育儿观为主题开展研究。
  • weibo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