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Whariki 2017: 新西兰幼儿教育课程改版

Sue Cherrington(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

2018.06.26

  新西兰幼儿教育课程Te Whariki在2017年进行了改版。新西兰学者Sue Cherrington撰文介绍改版后的幼儿教育课程Te Whariki。
English 

  Te Whariki是新西兰的幼儿教育课程,最初制定于1996年。在它诸多特色当中,无论是对课程来说,还是对于儿童的未来,极具双文化特性、包容性和整体性,其先驱性受到好评。

    "成长为有能力、自信的学习者和交流者,身心健康,有归属感,
    有意识地为社会做出有价值的贡献"(教育部,1996,P9)。

  在它被推广的20年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尽管一些新西兰幼儿教育服务机构很好地执行了课程,但还有很多机构很难提供上述有深度和广度的课程体验(教育评估办公室,2016)。要求对课程进行评估的呼声来自多方面,其中,新西兰政府在2014年建立的幼儿教育咨询委员会建议教育部对Te Whariki进行修改(早期学习顾问组,2015,P15)。随着该建议被采纳,从2016年8月开始了对Te Whariki的重新评估工作。

  编写小组由7名学者和经验极其丰富的幼儿教育实践者组成。编写小组首先编写了课程的修正草稿,进入2016年下半年,开始广泛征询社会意见,将意见融入修正草案后,终稿于2017年4月公布。

Te Whariki 2017修正版有几个主要变化

  Te Whariki 2017保留了原先的四项基本原则----赋予能力、家庭和社区、全面发展、关系,以及五个要素和相关目标,它的主要变化之一是把学习成果从118个减少到20个。这些学习成果概括了课程中的高价值学习内容,通过参加早期教育课程,儿童在得到帮助的情况下都应该能够完成。下面的表1描述了五个要素、目标、学习成果之间的关系。

单击图片可放大

  除了削减了学习成果的数量,Te Whariki 2017修正版更强调教师3认可并回应孩子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把它们看作提供给孩子们的课程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即,老师应该把毛利语融合到她和孩子的互动中去并把毛利文化价值观和知识融合到课程中去。为了进一步说明,许多幼儿教育服务机构非常重视可持续发展,把毛利文化融合在一些活动中,比如开发花园,和家庭一起分享蔬果,在课程中和孩子一起用农产品烹饪食物。这种活动反映了照顾他人或"监护职责、责任和关爱环境"(Ritchie, Duhn, Rau and Craw,2010,P2)。

  双文化特性是我们的立国根本,新西兰《怀唐伊条约》给我们带来日益多元的社会。现在参加幼儿教育的儿童使用80多种语言,因此重视本地社区所看重的学习意味着老师须熟悉参加幼儿教育的所有儿童的家庭语言、文化和身份。

  与旧版课程相比,Te Whariki 2017新章节明显为教师和幼儿教育机构负责人的教学实践提供了更多的指引,这反映出人们更清楚地认识到教师指导能力在改善幼儿教育课程质量方面的重要作用。同时,人们对教师提出了越来越高的期望,希望她们能够利用自身各方面的能力通过精心安排的教学法积极辅助儿童学习和成长(教育部,2017,P59)。这里涉及到15项能力领域,包括:

  深谙以游戏为基础的课程和教学法,能够从概念层面提出创意,并策划、实施对所有孩子来说能激发潜能、娱乐性强、通俗易懂的课程;
  有能力把专门领域的知识(比如科学和艺术)整合到课程中来;
  切问而近思,善于解决实践问题(P59)

   除了能力概述之外,整本教程还贯穿着对教师期望的阐述。例如,题为"面向所有孩子"一章明确指出儿童保护和促进自身健康的权利、获得平等学习机会的权利、认同她们自己的语言、文化和身份的权利,以及主导自己生活的权利 (教育部,2017,P12)。

Te Whariki 2017面对的挑战

  旧版Te Whariki为人熟知的部分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掩盖深嵌于Te Whariki 2017版的深刻挑战。如前所述,教育评估办公室对全国幼儿教育机构执行旧版课程程度所做的评估表明,给儿童提供的课程的深度和广度差异很大。应对这种巨大差异要求教师在计划和执行课程时要更加用心和到位,使得所有儿童,在教师的帮助和引导下,都能取得五个要素明确的学习成果。教师面对的关键挑战在于,为了支持儿童的学习过程,应该在何时参与或引导儿童游戏,以及何时不干预儿童的自我探索或和同伴一起进行的探索等这些问题上作出有意识的决定(McLaughlin & Cherrington, in press,P7)。

  人们期望教师参与双文化教学实践并能有效支持儿童发展身份认知、语言和文化,这本身又是Te Whariki 2017提出的又一挑战。新西兰多样性调查发现,教育实践者绝大多数是欧裔新西兰人,很多工作单位由各种族成员组成,而来自少数种族背景的教师却很多是团队里唯一来自那个种族的人(Cherrington & Shuker 2012,P82)。当被问到教师用什么语言和儿童对话时,97%的受访者表明他们说英语,56.1%的人说他们说毛利语,10.1%的人说萨摩亚语。教师和儿童沟通用到的其他7种语言只在不到10%的中心使用(Cherrington & Shuker 2012)。很清楚,ECE机构的成人不可能使用机构里的儿童使用的80种语言 ( 教育统计, 2017) 去支持儿童的学习。

  最后一个挑战在于继续为教师提供职业发展支持从而加强他们全面执行Te Whariki 2017所需实践和知识的章节。修正版课程刚公布时提供的职业发展机会主要强调帮助教师核对课程中的变化所在。但是,要回应幼儿教育顾问组就支持实施Te Whariki所提出的有关持续发展职业教育的建议需要深入的专业学习。在修正版被撰写之时,ECE行业是否有机会获得这样的职业发展教育支持还不得而知。

※相关文章:【第四届 ECEC研究会】演讲报告⑤ 新西兰的保育、幼儿教育:如何评价和展现"寓教于乐"的学习方式

----------------------------------------

1. 本文中,口头语言囊括儿童作为第一语言使用的任何一种沟通模式,包括新西兰手语,而对于聋哑儿童,还包括替代和增强沟通(AAC)。
2. Kaiako是毛利语中"教师"的意思,强调教学相长。在Te Whariki 2017中,它既包括有资质的教师,也包括没有教师资格证书的的实践者。
3. 对于聋哑儿童或听力障碍儿童,"听"包括看。


参考文献

・Advisory Group on Early Learning. (2015). Report of the Advisory Group on Early Learning. Wellington: Ministry of Education.
・Cherrington, S. & Shuker, M.J. (2012). Diversity amongst New Zealand early childhood educators. New Zealand Journal of Teachers' Work, 9(2), 76-94
・Education Counts. (2017). Language use in ECE. Wellington: Ministry of Education. Downloaded 6 April 2018 from https://www.educationcounts.govt.nz/statistics/early-childhood-education/language-use-in-ece
・Education Review Office. (2016). Early childhood curriculum: What's important and what works. Wellington: New Zealand Government, 31 March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ero.govt.nz/assets/Uploads/ERO-Early-Learning-Curriculum-WEB.pdf
・McLaughlin, T. & Cherrington, S. (in press). Creating a rich curriculum through intentional teaching. Early Childhood Folio.
・Ministry of Education. (2017). Te Whāriki. He whāriki mātauranga mō ngā mokopuna o Aotearoa Early childhood curriculum. Wellington: Ministry of Education.
・Ministry of Education. (1996). Te Whāriki. He whāriki mātauranga mō ngā mokopuna o Aotearoa Early childhood curriculum. Wellington: Learning Media.
・Ritchie, J., Duhn, I., Rau, C., & Craw, J. (2010). Titiro Whakamuri, Hoki Whakamua. We are the future, the present and the past: Caring for self, others and the environment in early years' teaching and learning. Wellington, NZ: Teaching and Learning Research Initiative.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Sue Cherrington(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
Sue Cherrington

惠林顿维多利亚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学术)。Sue拥有夯实而广泛的早期幼儿教育相关背景,原为幼儿园教师,自1992年起进入早期幼儿教育教职开发与培育等领域。主要教学及研究分野为职业开发、人才培养及教育领域内的学习活动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