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发展与儿童早期教育

杨宁(华南师范大学)

2018.06.06

  本篇为进化(种系发生)、发展(个体发生)与儿童早期教育之间的关系是儿童教育无法回避的基本理论问题。本文通过对标准社会科学模型的分析,在进化心理学,特别是进化发展心理学的理论基础上对进化、发展和儿童早期教育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初步讨论,指出应重新认识本能,重视生物学初级能力发展的重要性和自然选择在儿童早期的作用,同时提出儿童早期教育应加强对进化和生物因素的关注。

※系列文章※
00.写在前面的话--
"儿童早期发展与教育的跨学科探索"栏目导言

01.进化、发展与儿童早期教育

  今年是达尔文诞辰200周年,《物种起源》发表150周年。150年来,进化论对科学、社会乃至人类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以至于"进化"本身已成为一种话语方式和思考方式。同时,进化论自身也经历了重大发展,从经典的达尔文进化论到杜布赞斯基的综合进化论,从"渐变"到"间断平衡",等等。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自进化论产生以来,将其用于社会和人类发展研究领域的努力从未停止过:优生学、复演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生物学、进化心理学、行为遗传学等理论和思想都代表了这方面的尝试。尽管达尔文本人对进化论的应用十分慎重,但他在《物种起源》的最后几页除了提出自然选择的进化论之外,还是作了一个大胆的预测:"我看到在遥远的未来,将会为更加重要的研究开放广阔的领域。心理学将建立在一个新的基础上,这个基础就是每一种心理能力和能量必然是逐渐获得的。"[1]这就意味着,人类心理和人类本身一样也是自然选择的产物。

进化心理学:心智的新科学

(一)标准社会科学模型

  然而,正如上面所说,一方面,进化论从其产生时起就不断被用于生物学之外的领域,另一方面,由于涉及十分复杂的意识形态问题,将进化思想用于解释人类社会和个体发展仍然会遇到许多困难。长期以来,主流的人类学、社会学和心理学中占支配地位的传统是把人类的心智看成一块有待塑造的"白板",这种传统在英国经验主义及其追随者那里达到极致。实际上,这种看法远在达尔文之前就已存在,进化论出现以后仍然占据社会科学主导地位。根据这一传统,"所有我们思考和感受的特定细节都源于外部的社会和物理世界。社会世界组织和灌输意义到个体心灵,但我们通用的人类心理构造却没有独特的结构来组织社会世界或赋予它独特的意义。"[2]这种观点也被称为标准社会科学模型 (The Standard Social Science Model,SSSM)。标准社会科学模型高度关注文化的作用,认为文化是人类行为的根本原因。[3]该模型忽视生物学,一个理由是,"相对来说如今生物进化对文化进化意义不大了。当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已经发展出适合几乎一切环境的能力的时候(特别是沟通能力),生物进化可以被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停止了。"[4]

  标准社会科学模型的观点极具代表性,并且成为心理学和社会科学理论的模板。根据该模型,人类心理的所有具体内容最初都源于"外部",即源于环境和社会世界,并且进化中的心理构造仅仅或主要是由少数通用目的的机制构成,这些机制"被冠以'学习''归纳''智力''模仿''理性''文化能力'或'文化'"等名词。[5]根据标准社会科学模型,人类心智的内容几乎(或者完全)是不受约束的社会建构物,并且社会科学是自发的,与任何进化的或者心理学基础没有联系。[6]可以说,标准社会科学模型是一种典型的外源论观点。

  由于长期以来受标准社会科学模型的影响,除了机能主义研究者如詹姆斯、鲍德温、格塞尔等学者以及比较心理学、动物行为学等领域较多涉及进化思想外,整个心理学对进化思想的应用是不充分的。这也与心理学的研究取向和方法论特点有关,因为心理学关注的是近轴刺激(proximal stimulus)。当然,说达尔文的进化论没有对心理学的发展产生影响有失公允,但这种影响远远没有达到它应有的深度,特别是对本应贯穿进化思想的发展心理学尤其如此。有的发展心理学家,如 Charlesworth 甚至明确质疑进化论对发展心理学的影响,虽然他并没有反对达尔文对作为整体的心理学的影响,但声称:当涉及到发展心理学的具体领域时,有证据表明,达尔文的影响是"微弱的、间接的甚至有时是歪曲的"。[7]在他看来,达尔文无论对心理发展实证研究还是理论建构都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影响。尤其是,他总结说:达尔文理论的最明显的特征―自然选择―在发展心理学中是缺失的。[8]这一点确实发人深思:"一种在古生物学、地质学和生命科学中被证明如此有效的解释范式,怎么会受到人文和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如此冷落和误解呢?"[9]

  Tooby和Cosmides(1997)认为,认知心理学、进化生物学、神经科学等领域30余年的进步和汇聚表明标准社会科学模型具有重大缺陷,是社会和行为科学中的生物学恐惧症 (Biophobia)的体现。实际上,Tooby和Cosmides的批评仍然是保守的。如果标准社会科学模型能够成立的话,我们就无法理解马克思的那句名言:"五官感觉的形成是以往全部世界史的产物",[10]而且相当部分的强调生物学基础的发展心理学理论也是无法成立的。

  近年来,进化心理学提供了一种新的解释框架,并开始取代标准社会科学模型。根据进化心理学的观点,"所有正常的人类心智都可靠地形成了一组标准化的推理和调节回路,这些回路是功能特化的,而且通常是领域特殊的。这些回路组织我们理解经验的方式,将某些反复出现的概念和动机注入我们的心理生活,并为我们理解他人的行为和动机提供普遍的意义框架。在表面变异性的背后,所有人类成员借助这些普遍的推理回路分享关于外部世界和人类行为的观点和假设。"[11]标准社会科学模型和进化心理学的分歧不在于行为是基因的产物还是环境的产物,而是标准社会科学模型完全否认或无视进化对人类行为的影响。"如今(许多人)已经认识到,成长和进化以复杂的方式勾连在一起。成长依赖于在数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所搜集起来的基因信息"。[12]

(二)进化心理学

  进化心理学是近20年迅速兴起的一门新学科。进化心理学家把心智看作一组由自然选择设计的"达尔文算法(Darwin algorithms)",这些"达尔文算法 "是我们狩猎―采集者 (hunter - gatherer)祖先在解决他们面临的适应问题过程中 逐渐形成的。进化心理学是"认知科学的一种取 向,该取向将进化生物学与认知、神经、行为科学整合起来,以指导对动物,也包括人类这一物种,进行典型的计算和神经结构的系统探索"。[13]进化心理学研究的目的是发现和理解人类心智的模式,或者说人类行为背后的共同本质与特性。进化心理学涉及许多学科和研究的整合,如在知觉和乔姆斯基心理语言学中进行的功能特化研究,狩猎―采集者和原始人研究,进化生物学研究等。 Leda Cosmides 和 John Tooby(1997)提出了进化心 理学的五条基本原理。[14]

  第一条原理:大脑是一个物理系统,它像计算机一样运转,它的回路被设计成产生与环境相适应的行为。Leda Cosmides 和 John Tooby 认为,大脑的功能是处理信息。换句话说,它是一台由器官(碳基)而不是硅芯片组成的计算机。大脑主要由神经元及其支持结构组成。神经元是专门用于传递信息的细胞,电化学反应导致神经元"激活",使神经元通过一种高度组织的方式相互连接,从而形成所谓回路,就像计算机有电路一样。

  第二条原理:我们的神经回路是由自然选择"设计"的,以解决我们的祖先在我们人类这一物种进化史中面对的问题 (例如面部识别,威胁辨认,语言获得和导航等)。这也就是说,我们大脑的回路设计是"第一,它们是在物种进化史上反复出现的问题;第二,这些问题的解决会影响个体繁殖―尽管因果链是间接的,对于产生子代的数量的影响也很小。这是因为不同的繁殖(本身不是生存)是驱动自然选择的引擎,大多数的适应性问题必定与有机体如何存活有关...自然选择能够设计回路来解决的惟一问题就是适应性问题。"[15]我们解决其他种类问题的能力只是设计用来解决适应性问题的神经回路的副效应或副产品。

  第三条原理:意识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心智中发生的大部分是我们意识不到的,所以我们的意识经验可能会误导我们:以为自己的神经回路比实际的要简单。绝大多数我们觉得容易解决的问题其实都是很难解决的,因为它们需要非常复杂的神经回路。

  第四条原理:不同的神经回路是专门化的,以解决不同的适应问题。我们的心智由许多各自负责解决不同问题、具有专门化功能的神经回路组成。进化心理学家认为,我们可以将"每个专门的神经回路想像成专门解决某一问题的微型计算机。这种专门的微型机有时又被称为模块。可以将大脑看作是许多专门的微型机或是模块的组合。当然,这里也必须有专门负责将各个专门的微型 机的输出结果联合起来产生行为的神经回路。所以,更精确地说,可以将大脑看作是一个由许多为了共同产生行为而进行了功能整合的微型计算机的集合。"[16]

  目前有证据证明存在着专门针对客体、物理 因果性、数字、生物界、他人信念和动机以及社会互动等领域推理的神经回路。人类在摇篮中时就已经装备了许多知识,他们对遇到的问题"知道" 得很多。例如知觉研究表明,婴儿对周围世界的运转以及它的组成都有强烈的本体论假设―他们假定坚硬的物体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持续的,他们会用自己偏好的方式将外部环境分解成单独的物体。有关婴幼儿的心理理论及其朴素的心理学、物理学和生物学知识都表明进化提供给我们许多装备,单凭后天学习不可能那么快速、一致地掌握 如此多的内容,特别是在缺乏负面证据(negative evidence)的情况下,如母语获得的过程。[17]

  第五条原理:现代人的颅骨中放置了石器时 "设计"任何一个任意复杂的神经回路都要花很长的时间,从几万年到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在进化心理学家看来,人类的早期进化史经历了和现代截然不同的环境。"人类超过 99%的进化史处于狩猎和采集社会,我们的祖先生活在一个由大约几十个人组成的小的游牧部落中,每天通过采集植物和狩猎动物获得他们所有的食物。事实上,我们的祖先一生都过着露营式的'旅行'生活,一代又一代,千万年来,自然选择缓慢地雕刻着人类的大脑,支持着那些帮助我们的狩猎和采 集祖先解决其日常生活中碰到的种种问题的神经 回路--这些问题包括寻找配偶、狩猎、采集、协商、抵御进攻、抚育幼童、选择合适的栖息地等。拥有能够更好地处理这些问题的神经回路的祖先留下更多的后代,我们都是他们的后代。"[18]

  总之,在进化心理学家看来,现代人的颅骨里放置的是石器时代的心智。因此,"了解现代人头脑是怎样工作的关键就在于要认识到它的神经回路是针对狩猎采集时代的祖先,而不是我们现代人的日常生活设计的。"[19]正是数十乃至数百 万年石器时代的经历使我们的大脑特别擅长处理某些问题,同时不擅长处理另一些问题。当然,说现代人的颅骨里放置的是石器时代的心智,并不意味着说我们现代人的心智简单。"完全相反,心智是非常复杂的计算机,每一个神经回路都被精巧地设计出来,以解决我们祖先面临的常规问题。"[20]

  Cosmides 和 Tooby(1997)认为,以上五条原理是研究心理学的基本工具,适用于任何主题的研究,包括性与性别、人类合作的起源和形式、人类是否是理性的、婴儿如何理解世界、服从、攻击性、倾听、视觉、睡眠、饮食、催眠、精神分裂等。这五条原理组成的理论框架将诸多研究领域连接起来,并且避免研究局限在特定的、狭小的领域。从某种意义上讲,进化心理学一反上个世纪后半叶心理学理论小型化的倾向,反映着心理学研究领域出现了走向整合的新趋势。

进化发展心理学:进化中的人类本性

(一)进化发展心理学

  虽然进化发展心理学采用了进化心理学的许多基本假设,但如果仅从字面意义出发,将进化发展心理学理解为进化心理学加上发展心理学,或者认为进化发展心理学是进化心理学的分支学科,那就过于简单和粗糙了。进化发展心理学是许多不同学科的综合,包括发育生物学、行为遗传学、人类学、生态学以及神经科学。所有这些学科都涉及人类随时间的发展和变化。[21]

  Bjorklund 和 Pellegrini(2002)曾对进化发展心理学下过这样的定义: "进化发展心理学是达尔文进化论的基本原理,特别是自然选择的应用,以解释当代人类发展。它涉及作为社会和认知能力普遍 发展基础的遗传和环境机制和使这些能力适合局部条件的进化渐成过程(遗传和环境的互动)的研究。"[22]进化发展心理学假设成人和儿童的行为与认知都是进化过程中受到自然选择影响的产物。

  首先,进化发展心理学涉及进化的、渐成的程序的表达。进化发展心理学关注"生物和环境因素在多重组织水平上如何相互作用,以产生特定的个体发生的模式。从这种观点来看,新的形态结构或行为的出现并不单纯是遗传蓝图的表达,而是作为所有水平―从遗传到文化―的生物和经验因素之间持续且双向互动的结果涌现出来的。"[23]因此,进化发展心理学不是遗传决定论或生物决定论,它只是强调"人类本性的发展是与物种典型环境相互作用的进化倾向在个体发生过程中的表达。"[24]

  其次,需要一个延缓的儿童期,以学习人类社会群体的复杂性。在人类与动物相区别的诸多特征中,最明显的特征之一就是人类的不成熟期或童年期大大延长。为什么人类要付出这样的进化代价?进化发展心理学家认为收益肯定要大于成本,这些收益包括学习社会的习俗、规范和制度以及必要的技能与知识,掌握人类社会群体的复杂性。"童年期的延长多方面地与社会联系着,它使得社会文化的基本结构有可能整合到个人的大脑中,又把大脑的基本结构整合到社会文化的结构中,它使得个体的智力和感情有可能同时得到发展"。[25]

  再次,儿童期的许多方面起着为成年期作准备的作用,并且是在进化过程中被选择出来的。对于婴幼儿和儿童期的经验为成年个体的生活作准备这一说法,应该没有人怀疑。进化发展心理学家也认可这样的观点。他们提出,婴幼儿和儿童期的某些方面之所以被选择是因为它们给儿童提供了学习社会群体生存方式的机会,这种学习的结果在成年期是有用的。游戏、性别角色的学习等都是典型的例子。

  第四,婴儿和幼童的某些特征不仅是被选择出来的,而且在发展的特定时间起着适应作用,不是为成年期做准备的。虽然婴幼儿和儿童期的许多方面可以看作为成年期作准备,但这样说是非常片面的。"婴儿和幼童的许多特征是在进化中被选择出来的,仅仅在发展的特定时间起着适应功能,并不是为儿童以后的生活做准备"。[26]

  第五,许多但不是全部的进化心理机制在本质上是领域特殊性的。进化心理学的基本命题是人类进化出领域特殊的信息加工程序 ,即 Cosmides 和Tooby(1987)所说的所谓"达尔文算法",以处理相对特定类型的、我们祖先在进化适应环境过程中反复遇到的问题。Bjorklund 和 Pellegrini 认为,"心智并不是对各种问题都解决得同样好的通用装置,而是由一组独立的、专门化的模块构成"。[27]在他们看来,模块涉及物理知识(如客体永久性)、数学、语言、心理理论等。可以说,婴儿是有准备地进入世界的,由于具有特定模块,他们处理和学习某些信息要比另一些信息更容易。 第六,对现代人来说,进化的进制不都是适应性的。"某些社会、行为或认知倾向对我们史前的祖先是适应性,并不意味着这些倾向对现代人也是适应性的。"[28]Bjorklund 和 Pellegrini 认为正式的学校教育就是"进化机制并不总是当前适应"原则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从进化发展心理学的角度看,我们今天在学校教儿童的任务和知识是我们的祖先从未遇到过的,而且某些在行为上"正常的"个别差异在现代社会中也是高度非适应的。想想一个小孩动手能力很强,阅读比较弱,而另一个小孩阅读很强,动手能力比较弱,他们在我们现代社会的境遇可能会有天壤之别。

(二)我们可以从进化发展心理学得到什么

  我们在此关注进化的目的并不是进化本身,而是发展,或者说个体发生,不仅仅因为"将文化和自然连接起来的关键路径是个体发生学,即人类从胚胎到刚刚成年的那段发展过程。"[29]更关键的或具有实际意义的是,个体发生是理解儿童早期教育的钥匙。从进化发展心理学视角理解儿童早期发展,有几点值得我们思考:

  1.重新认识本能。

  本能在心理学中是一个比较"古老"的概念, 它通常指"动物与生俱来的、自然而然的对外界刺激的反应,是经过长时间进化而形成的。"[30]客观地说,本能"概念在心理学中的名声不算太好。长期以来,标准社会科学模型通常将人类看作"理性的动物",本能在进化过程中被文化排除了。因此,现代心理学在很大程度上抛弃了"本能"概念,"本能"被认为是和"学习"完全对立的东西,但"本能"概念并未完全退场。在心理学中通常被作为常识的一个观点是:动物,特别是低等动物是根据"本能"活动的,而人类则脱离了本能,根据"理性"活动。一百年前,美国心理学家詹姆斯对此就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他在《心理学原理》中多次谈到本能,并提出"人类行为比动物更灵活和有智慧是因为我们的本能比它们多,而不是更少。然而,正是因为这些本能运作得如此之好--它们处理信息无须努力,完全自动,以至于我们倾向于无视它们的存在。"[31]詹姆斯认为,本能强有力地组织着我们的思维,以致于我们根本无法想像没有本能会是什么样子。在他看来,正是这种无视本能的状况使心理学研究变得困难。

  在进化发展心理学家看来,所谓本能就是"物种的每一个成员共有的专门化的神经回路,它是物种进化史的产物。这些回路汇聚起来构成所谓的'人类本性'"。[32] Pinker(1994)提出人的推理和学习的神经回路有以下五个特点:它们是被复杂地构造的,以解决特定的适应性问题;在所有正常人身上,它们都可靠地产生;它们的产生不需要任何刻意的努力和任何正式的教导;不需要对其内在的逻辑有自觉意识就可以应用它们;它们区别于处理信息或智慧行为的较一般的能力。换句话说,它们具备了人们通常认为"本能"才具有的所有特点。事实上,人们可以把这些用于特定目的的计算系统看作推理本能和学习本能,像朴素生物学、朴素物理学和朴素心理学等。"对我们人类而言,毫不费力地作出推论就像蜘蛛结网、蚂蚁定位一样自然。"[33]Pinker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本能"论的平反。也许,本能不是问题,如何在现代生物学和心理学的基础上理解本能才是问题。

  2.生物学初级能力发展的重要性。

  进化发展心理学的另一个理论贡献是提出"生物初级能力"(biologically primary ability)和 "生物二级能力"(biologically secondary ability)的假设。这两类能力以及相应的学习机制是不同的。生物初级能力主要通过自然选择或性别选择进化而来。我们古老的祖先在处理他们面临的问题时,运用的主要是这种能力。具体而言,生物初级能力的例子有语言和简单的计算能力。生物二级能力 "反映了生物初级认知能力进行的共同选择(cooptation),但不是为了达到进化基础上的原始功能的目的,这一能力似乎只在具体的文化环境中发展。"[34]也就是说,生物二级能力是由生物初级能力支撑,同时是在应付复杂的文化问题过程中形成的,反映了生物初级能力的新的应用。阅读和高等数学是生物二级能力的典型例子。

  生物初级能力是普遍的。作为进化的产物,这种能力是物种特有的,是在所有生物学上"正常 的"人类个体身上都存在的能力。无论在什么文化,无论在什么环境(除非是几乎绝对剥夺的环境,如狼孩和吉尼的环境),儿童都能获得生物初级能力。相比之下,生物二级能力主要在复杂的文明社会里出现,与学校等正式机构有着密切关系。儿童能够持续地接触像阅读、写作、复杂的算术等生物二级认知领域的环境主要是学校。因此,生物二级能力的获得依赖于儿童在特定文化情境中的发展。在没有文字的社会,人们不会自动地学会阅读,离开了学校等正式机构,生物二级认知能力是不会自发出现的。

  根据进化发展心理学家的观点,说某些认知能力是生物初级能力,并不意味着与其相关的那些能力要正常发展就不需要经验和环境的支持了。恰恰相反,生物初级能力和二级能力的发展都需要依赖个体所处环境的经验,根本问题"支撑生物初级能力的是那些高度专门化的神经系统。许多生物初级的认知能力是由一些专门对领域特殊性的信息进行加工处理的神经系统支撑的。其次,似乎相关的信息加工系统包括基本的固有知识或那个领域的骨架原则。此外,这些原则似乎引导儿童注意到环境的相关特征并指导对这些特征的加工。"[35]相比之下,生物二级能力的发展不具备上述生物优势,其获得普遍又慢又费力,必须通过长时间的正式或非正式教育才能获得。在儿童早期,生物初级能力的发展是极为重要的。

  3.自然选择在人的一生的各个阶段都起作用,尤其是在儿童早期。

  在进化发展心理学家看来,在个体发育的不同时期,自然选择的影响是不同的。"进化发展心理学强调自然选择在毕生发展的各个阶段都起作用,但在每一阶段所起的作用并不一定相等。自然选择对发展的早期阶段影响最大...实质上,当一个人生育以后,自然选择对他的影响就小了,所有有利于早期存活的特征都是适应自然选择的要求的,即使这些特征会对以后生活产生不利的影响。"[36]在日常教育话语体系中,有一句引用频率极高的名言"三岁定终身",把这句话用在这里是再贴切不过了。每位儿童出生时都携带了父母基因组合赋予的基因型,基因型与外部环境的相互作用形成表现型。从"三岁定终身"这句话,我们看到的恰恰不是早期教育重要的证明,而是表达了人们对自然选择在儿童早期起突出作用的朴素认识。此外,还有许多问题,如领域特殊机制或模块性、基因和环境的交互作用、游戏在儿童发展中的高度重要性等,其实都受到了自然选择的重要影响。限于篇幅,笔者将另文讨论这些重要问题。

进化、发展与儿童早期教育

  长期以来,在人类发展和儿童早期教育领域,研究者或多或少地强调环境在儿童发展中的重要性,而低估了遗传或基因的作用。美国学者埃伦·迪萨纳亚克在《审美的人》一书中曾特别提到:杰出的美国人类学家维克多·特纳在其生命将结束的时候表示,他已经被和"我这一代--以及后面几代--人类学家被教导去遵循的原则......即相信一切人类行为都是社会条件作用的结果" 相反的论断说服,在他看来,人类存在着"对条件作用的天生抵制",即遗传的行为潜力和倾向。[37]进化发展心理学、行为遗传学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对过分强调环境重要性的抵制。当然,"进化心理学家并不假设基因在进化过程中起的作用比环境更大,或者'先天因素'比'后天因素'更重要。相反,进化心理学拒绝这种简单的两分法。"[38]20世纪晚期以来,对人类发展的认识,确实越来越呈现出一种辩证的态度,如 Bjorklund(2001,2005)就提到:在过去几十年,认知发展领域中的研究重点出现了两次转变,乍一看这两次转变似乎是对立的。第一个转变是更加强调情境(包括文化情境)在发展中的作用,第二个转变是更加承认生物因素在发展中的作用。"在传统上被对立的科学、哲学和往往是政治的两极占据的遗传和环境领域,看到一种日益增长的对这两者的强调似乎是一个矛盾,或许反映了某一领域由相互的对手构成,每一方都采取一种极端的观点去抵消对方的影响。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相反,目前关于遗传和环境的动力学转换的观点是:生物的和环境的因素不仅仅能和平共存,而且是错综复杂地紧密结合在一起的。"[39]

  这里我们提出的问题是,在儿童教育领域,相比我们对文化因素的高度重视,我们是否对生 物学因素过于忽略了?!可以说,在人类进化的漫长历史中,文化进化和生物进化基本上是平衡的,尽管这种平衡的水平非常低。虽然近十万年来人类进化过程,特别是脑的进化基本定型,但由于过去几千年的传统社会是一种稳态甚至超稳态的农业社会,文化进化和生物进化之间的矛盾并不突出。近三百年文化进化的速度开始迅速增长,文化进化的广度大大拓展,制度和技术的进步打破了农业社会稳定的制度,使人类告别了传统农业社会。20世纪空前的技术进步更是彻底打破了文化进化和生物进化间脆弱的平衡。然而,对于人类的大脑、心智、情感等这些在一个大的生物尺度上的形成物如何应对短暂的时间尺度上的剧变,并没有现成的答案可寻。在进化心理学家看来,"作为狩猎和采集者生活的时代是其他任何时代的1000倍,和我们整个进化史相比,我们现代人所熟悉的世界:有公路、学校、百货商店、工厂、农场、民族国家等的世界,不过是瞬间的事。计算机时代仅比一个大学生的年龄稍长一点,工业革命也才不过200年,农业最早在地球上出现仅一万年前,然而直到五千年前,世界总人口中才有一半的人口从事农耕而非狩猎和采集。自然选择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没有足够的世代可以让它设计出完全适应我们后工业生活的神经回路 "[40][41]特别应当看到的是,今天我们这样一种大规模学校教育制度,尤其是标准化的班级授课制,出现不过短短的二三百年历史,主要是工业革命和近代科技发展的产物,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上是极为短暂的,而人类(包括儿童)的大脑与心智在最近十万年中是相对稳定的,因此,不能不看到现代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的一个基本矛盾就是"石器时代的脑与心智"与急剧增长的人类知识之间的矛盾。特别是20世纪下半叶以来,随着知识和科技的急剧发展,对人力资源的需求和社会公平的要求,以标准化的学校教育制度为主体的教育与儿童心理发展之间的矛盾日趋突出。正如 Bjorklund和 Pellegrini(2002)所说的那样:"假如现代人类心智是在解决小型游牧狩猎和采集者群体所面临的问题过程中进化而来的,那么许多儿童逃学就不足为奇了。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看,我们在 学校教给儿童的是'不自然的',因为教学包括我们祖先从未遇到过的任务。例如,尽管人类明确地使用语言已经数万年了,然而阅读是一种仅有几千年历史的技能,只是本世纪生活在地球上的大多数人才学会识字。"[42]

  在今天的中国,由于资源限制和文化的影响,这种矛盾愈加严重,由此引发的学业"军备竞赛"有日益恶化的趋势:我们的教育系统应对现代社会知识爆炸的惟一砝码就是不断加大学习负荷(如在幼儿园就进行大量的识字、计算等学业学习)、不断提早学习时间(比如把原本在初中开始的第二外语学习提前到小学三年级或一年级开始,甚至从幼儿园小班开始)和不断增加学习时间(其后果是剥夺了游戏和运动等真正适合童年期的适应性活动)。当前儿童早期教育的"反自然性" 已成为我们教育系统的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也许我们确实到了该认真思考儿童早期教育应该而 且可能给婴幼儿提供什么的时候了!

  进化(种系发生)、发展(个体发生)和儿童早期教育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大得不能再大的"宏大叙事",也是我们无法回避的基本理论命题。实际上,几乎所有重要的发展心理学家在他们的著作中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了这一问题。对进化心理学(包括进化发展心理学)也有许多批评,而且断言进化心理学(包括进化发展心理学)能否作为人类发展的元理论(metatheory),也还为时尚早。[43]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进化发展心理学提供了一条整合理解人类发展的路径,而且不仅发展心理学 "成长如何与自然选择的进化相联系,这是当今生物学思考的一个核心主题"。[44]当然,要真正理解进化(种系发生)和发展(个体发 生)的关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本文转载自:杨宁. (2009). 进化, 发展与儿童早期教育. 学前教育研究, (9), 5-12.

----------------------------------------

注释

①应该承认,进化论在社会和人类发展研究领域的应用是一个极为复杂和敏感的问题。
②这一提法直接源于 David M. Buss2004 年出版的专著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The New Science of the Mind,其中文版已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组织翻译出版。
③关于这一问题的详尽解释可参考 Gleitman,H. Some trends in the study of cognition. In S. Koch and D.E. Leary (Eds.). A Century of Psychology as Science. NY: McGraw-Hill, 1985: 420--436。
④标题二"进化发展心理学:进化中的人类本性 "直接来自JasonGROTUSS, David F. BJORKLUND, & Adriana CSINADY. Evolutionary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Developing Human Nature. ACTA PSYCHOLOGICA SINICA, 2007,39 (3): 439--453。
⑤这一小标题的直接出处与标题二相同,见注释④。
⑥当前中国教育特别是幼儿教育的诸多问题严格来说并不仅仅是教育系统本身的问题,也远非教育系统本身能够解决。对中国的教育系统来说,所要解决的问题远非如何应对现代社会知识爆炸和儿童身心发展的相对稳定性之间的矛盾那么简单,还要承受太多不可承受之重。
⑦对于进化心理学与进化发展心理学的元理论思考,笔者将另文介绍。

-----------------------------------------

参考文献

[1][2][5][6][11][14][15][16][17][18][19][20][31][32][33][37][38][40]Cosmides, Leda and John Tooby.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A Primer. Center for Evolutionary Psychology.Santa Barbara,CA:University of CA,2002.
[3]J.R.Zimmer.Evolutionary Psychology Challenges the Current Social Sciences. Perspectiveson Science and Christian Faith,1949,(3):176--184.
[4][12][44](英)彼得·狄肯斯.社会达尔文主义:将进化思想和社会理论联系起来.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66,92,92.
[7][8][41] SleeP, Shute RH, Slee PT. Child Development: Thinking About Theories. Arnold Publishers, 2003:167,15,314.
[9](美)迪萨纳亚克.审美的人--艺术来自何处及原因何在.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4:36.
[10](德)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0: 79.
[13][21][29]Wilson, R. A 主编. MIT认知科学百科全书(英文版).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295,295,58.
[22][23][24][26][27][28][34][42]Bjorklund, D. F., & Pellegrini, A. D. The origins of human nature: Evolutionary developmentalpsychology.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Press, 2002: 4, 335--336, 335--336,338,339,340,125--126,27.
[25](法)莫兰.迷失的范式:人性研究.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70[30](美)Robert Hine主编.世界最新英汉双解生物学词典.马建岗主译.西安: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08:420.
[35]Geary, D.C.Reflections of evolution and culture in children's cognition. American Psychologist, 1995, 50: 24--37.
[36]Jason GROTUSS, David F. BJORKLUND, & Adriana CSINADY. Evolutionary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Developing Human Nature. ACTA PSYCHOLOGICA SINICA, 2007,39(3): 439--453.
[39][43]Bjorklund,D.F. Children's thinking: cognitive development and differences(4ed). Belmont: Wadsworth/Thomson Learning, 2005:8--9,3.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杨宁(华南师范大学)
杨宁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基本理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广东教育学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广东省中小学继续教育专家委员会幼儿教育学科组组长,广东省学前教育师资培训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

《学前教育研究》、《幼儿教育(教育科学)》、《人大复印资料幼儿教育(教育科学)》编委。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