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交流活动 >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 主旨演讲2: 通过融合教育提高儿童的幸福感(CRNA第三届国际会议演讲记录)

  • weibo
  • facebook

交流活动

Events

主旨演讲2: 通过融合教育提高儿童的幸福感(CRNA第三届国际会议演讲记录)

Thelma Mingoa(德拉萨大学教育领导力与管理系助教)
2021-07-26

摘要:

  本文是CRN亚洲儿童研究会第三届国际会议主旨演讲2《通过融合教育提高儿童的幸福感》的演讲录。菲律宾的Mingoa老师在演讲中,从个人经历出发,探讨了学校融合教育以及幸福感的培养的重要性。
  English

作者:

Thelma Rabago-Mingoa,德拉萨大学教育领导力与管理系助教

演讲日期:

2019年9月25日

类别: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标签:

  • 菲律宾
  • Thelma Mingoa

* 头衔和所属机构为会议当时的头衔和机构

2019年9月25-27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CRN亚洲儿童研究会第三届国际会议演讲实录

个人的生涯幸福感

01.jpg

  今天我们来谈谈通过融合教育培养幸福感。在座各位有多少人是普通教师或者是特教教师呢?

  人们说, “个人终生的幸福感,是通过基于健康的态度和行为的负责任行动来获得的。”

  但是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是如何实现的?健康的态度和行为是指什么?重要的是,我们不能等到事后才意识到、才去理解或思考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和大家分享一个九个月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扭伤了左膝。真的很痛,几个月来我不得不接受各种治疗,戴着膝盖绷带、拄拐杖,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正常走路。根据法律规定,公共建筑必须要有一个坡道,以帮助残疾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需要这种坡道,但突然之间我缺它不可了。然而,尽管当时有各种不便,还是有一些有趣的时候。学生们常说:“听脚步声音就知道是梅老师来了。”有一次,看到一位像我一样一瘸一拐的老妇人,就想,“我和她简直就像是一对企鹅。”完全陌不相识的人也会主动提出帮助我,我意识到,看到有人需要帮助会激发人们心中的善意。帮助别人,会让助人者感到快乐。

  今天我们讨论的是幸福感,如何培养幸福感,以及它与融合教育的关系。融合教育如何帮助促进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习者获得幸福感?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对普通学生和教师有什么好处?换句话说,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培养所有人的幸福感?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融合”的定义是,找出实现素质教育的障碍,并找到减少这些障碍的方法。这是一个为有不同特点的各种学习者服务的系统,并支持普通教育环境中的多样性(教科文组织,2009年)。全世界都在努力把不同肤色、语言、种族、宗教、社会经济状况和能力的儿童或残疾儿童、有特殊需要的儿童或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习者全部纳入正规教育体系中来。这其中包括生理差异(视力障碍、听力障碍、脑瘫、慢性病、骨科问题)、神经发育和感官差异(如自闭症)、认知和学习差异(学习障碍、弱智、高天赋和天才)、言语和交流问题、社会情绪性问题和行为问题。

  重要的是,政策制定者要理解为什么融合教育的实施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包括霸凌和歧视、缺乏设施、教师培训欠缺以及由此产生的教师挫折感等。有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应该采用完全融合教育还是部分融合教育?或者是应该将学生置于限制最少的环境中(Leatherman,2007;Rogers,1993;Winter, 1999),让他们在那里健康成长? 由于金融、法律、行政法规的不同,各国处理问题的方式也不尽相同,难以一概而论。不过,我认为,值得研究一些在其他地方行之有效的最佳实践,以评估它们是否适合。

  根据菲律宾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每1000人中有16位残疾者,或者说,人口中1.57%的人有残疾。公立学校有549万菲律宾特殊需求儿童,约占13%,其中有420万残障儿童和127万天才儿童。中国有8000万各类残障人士,占总人口的6%(中国残联2019)。根据2018年的数据,马来西亚有2458名学生在特殊学校就读,6万2226名有特殊需求的学生(所有年龄段)在其一体化教育体系中就读。

  在日本,有20万2307名中小学生接受特殊教育,占所有中小学生人数的1.864%(JSEAP,2007年)。在美国,大约6.2%的5至15岁儿童(280万人)有残疾(人口普查局,2007年),而16至64岁人群中有20%在身体、心理或情绪方面有问题。在上述每一个国家,我们所说的融合教育的对象就是这些约占学龄儿童1.5%至6%的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学生。

02.jpg

  可以说,每个人都可以从融合教育中受益。研究表明,让普通学生和有特殊需求的学生一起接受教育,长期会有效提高普通学生对挑战的敏感性,增强了共情,提高领导能力。《萨拉曼卡宣言》(1994年)重申了对全民教育的承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了全民教育目标(EFA)、有《菲律宾残疾人大宪章》(RA 7277,1992年)、《千年发展目标》(200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2015年)这样的法规和计划,还有《残疾人教育法》(IDEA,1975年),该法旨在推进全民教育(EFA),并规定“接受特殊教育服务的儿童应在限制最少的环境中学习”(LRE)。2018年,菲律宾引入了多因素评估工具(MFAT)。它包括五个学习领域:(a)认知,(b)交流,(c)社会情情,(d)心理活动,和(e)日常生活技能。

  此外,它还确认了八类残障,它们包括:人际交往困难、适应能力困难、知识应用困难、听力困难、行动不便、记忆困难、视觉困难和沟通困难。决定学校融合教育成功与否的因素包括:良好的家校伙伴关系、普通教师和特教教师之间的合作、明确每个特殊学生的适应、调整和目标的有效的个性化教育计划、一体化服务和持续的教职工培训。实现这些因素的方法多种多样。我们还需要考虑融合教育是否对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学习者有益。或者是否还可以在限制最少的环境中考虑其他模式的课程设置?

融合教育背景下的幸福感

  情绪方面的幸福感涵盖能使人克服挫折的积极的思维方式。无论你做什么来帮助让有特殊需要的人获得幸福感,你同时也在反过来促成自己的社会情绪性幸福。我们还需要通过培养一种同情、善良、公平或正义的文化来提升工作场所和全社会的幸福感。这样能使我们感觉到自己是那个比我们自身更大的世界里的一部分。融合教育为具有各种能力的儿童提供了学习、玩耍和共同成长的机会。然而,融合不仅仅只是让儿童进入普通学校学习,更是让他们积极参与这一环境。学校环境能够推动对幸福感的培养。

通过融合教育培养个人终生的幸福感

  实现儿童在关系(Relationships)和权利(Rights)上的平等,学校负有构建坚实社会支持体系(Responsibility)的责任。以上是教育的三个R。要重视特殊需要的群体,保障其通过融合教育接受教育的权利,以充分潜力,有效参与社会。如果政策制定者要制定有效的政策和法律,他们就必须倾听和了解那些在融合环境中的人们的故事和经历:教师、家长、管理者的经历,以及,如果可能的话,学生自己的经历。

  记住,我们可以通过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呼吸、冥想、营养、锻炼和睡眠来培养每个人不同的幸福感、觉察自己的感受、练习主动倾听、以诚待人、用善意面对世界。对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对残障人士、对不同肤色、种族、语言、宗教或社会经济地位的人,都要一视同仁,这实际上也有利于培养我们自己的幸福感。

  你在融合教育体系中处于什么位置?你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记住,帮助别人,就是在帮助自己。

  从自身情况出发,思考自己能做些什么来帮助别人?在开始尝试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潜能。

问答

问题1 : 作为一名教师,我支持学校里有特殊需要的孩子。许多学生学习困难,或有语言能力发展缓慢。尽管如此,家长们还是希望送孩子上普通学校。有些孩子通过语言治疗来刺激他们的语言发展,有一些有显著的进步。然而,其他有同样语言能力发展缓慢的人却没有进步。有些孩子攻击性强、爱淘气,或者可能会干扰他们的朋友。因为他们不能完全理解他人的语言,所以我们收到过投诉。请问您有什么建议?

回答1: 我希望你能向专家咨询并与他们合作,因为我们不能每件事都靠自己。我也希望学校有资金,或者与大学合作,让学生在学校得到帮助。家长应该了解情况,不要期望太高,与校长、治疗师合作,并获得大学的帮助。

问题2: 您认为从医学诊断到共识的转变有多重要?在印度尼西亚,我们也希望开展融合教育。10年前,政府规定所有地方政府在每个年级至少安排一所融合式学校。但是我们没有为普通学校和融合式学校准备教师、助理教师、协调教师的计划。您觉得,我们需要重点关注什么?我们需要专注于利用现有师资还是新聘用一名专职的助理教师?

回答2: 如果我们能两者兼得就太好了,要让普通教师参与进来。但如果没有教师培训项目,就要对现有的普通教师进行评估等方面的培训。请给特教老师和普通教师一些时间,让他们互相合作、互相帮助。当我们培训教师时,我们还必须培训管理人员,包括校长。

主持人: 我们可能需要加强医生和教育工作者之间的合作,并与家长沟通。我们作为医生使用的医学和科学词汇可能难以理解。另一方面,医生或许也不太了解课堂上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需要和老师合作。

回答2:关于合作的重要性,我非常同意。我们需要与特教老师、普通教师、治疗师和医生合作,另外也要包括家长。

问题3: 我在东京经营5个日托中心。我们意识到早教融合教育的重要性。包括管理者在内,我们都知道融合是如此重要,但很难实践。我们努力支持老师,但有时却感到无助。就老师如何与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开展融合教育,如果您有什么关键词或想法,能否与我们分享?

回答3: 让老师请校长做融合教育是一件好事。一旦教师接受了融合教育培训,他们就会在课堂上接受特殊需要的儿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一个班上不要加太多特殊需求儿童,一次一个班加一两名,让老师慢慢获得信心。培训并支持教师和家长。我们必须和父母一起合作。教师必须乐于与家长和治疗师合作。

问题4: 在幼儿园入学前,当我们怀疑某个孩子有异样时,我们会根据观察结果写一封推荐信,让家长去看专家。如果家长不同意带孩子去参加特殊需要班,我们会发现在教室里很难应对这个孩子。我想问一下,我们在接受诊断和治疗后,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们在学校能做些什么来帮助这个孩子成长?

回答4: 实际上,把这个情况告诉父母是很棘手的一件事;设身处地为父母想想,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想?也许感觉被侮辱了。我凭经验很清楚这种感觉。我的六个孩子中有一个不得不复读二年级。当我被告知时,我说,“为什么”?因为这件事,我不得不开始研究特教。我想多了解一些特教知识。关键是,当父母得知自己有一个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时,他们会经历不同程度的悲伤。别生气。老师应该耐心解释。我们必须理解他们的感受。因为要决定为孩子提供任何他们需要的支持,必须得获得父母的同意。

作者简介

Thelma Mingoa (德拉萨大学教育领导力与管理系助教)

Thelma Mingoa   1981年获得菲律宾大学文理学院理学学士学位;1996年获得菲律宾大学教育学院生物学教育硕士学位;2006年获得菲律宾大学教育学院特殊教育专业博士学位。研究方向包括特殊教育、天才教育和幼儿教育。目前是菲律宾生物教师协会(BIOTA)、菲律宾科学促进协会(PhilAAS)、菲律宾天才协会(PAG)、菲卡帕菲荣誉协会和太平洋幼儿教育研究协会的成员。
  • weibo
  • faceboo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