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交流活动 >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 主旨演讲 1: 儿童的生活质量和自尊感(CRNA第三届国际会议演讲记录)

  • weibo
  • facebook

交流活动

Events

主旨演讲 1: 儿童的生活质量和自尊感(CRNA第三届国际会议演讲记录)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2021-06-18

摘要:

本篇文章是亚洲CRN亚洲儿童研究会第三届国际会议上榊原洋一的演讲稿。演讲内容是关于儿童的生活质量(QOL)与自尊感,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儿童的生活质量与社会情绪发展、自尊感的关系。
  English

演讲者

榊原洋一, 医学博士,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倍乐生教育教育综合研究所(BERD)特别顾问

演讲日期

2019年9月25日

类别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标签

日本, 榊原洋一

* 头衔和所属机构为会议当时的头衔和机构

2019年9月25-27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CRN亚洲儿童研究会第三届国际会议演讲实录

儿童的生活质量(QOL)

01.jpg

  我演讲的主题是儿童的生活质量(QOL),它的意思近似于“幸福”的含义。在座的各位大都是教育工作者,关注于幼儿园结构、教师队伍素质和课程。当然,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但它们并不总是给我们带来令人满意的结果。我认为另一个信赖性高的指标是QOL”生活质量“,它也可以体现出儿童的综合表现。评估儿童的综合表现有各种方法,其中包括认知和语言发展以及社会情绪能力等。

  今天下午,倍乐生教育综合研究所将发表一篇关于亚洲国家儿童社会情绪能力评估和调查的论文。然而,这些都是从成人角度建立的客观性的评估手段。如果采用像生活质量(QOL)这样的主观衡量标准,我们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孩子们的感受。孩子们感觉到幸福是很重要的,稍后来自台湾的张教授将谈到游戏在这方面的重要性。为了评估生活质量,我们必须考虑对生活的总体满意度,包括健康、家庭、教育和就业、财富、安全、自由保障、宗教信仰和环境。

  作为一名医生,我非常关注健康。健康是一种包括身体、心理和社会功能良好的整体状态,而不仅仅是未患疾病或身体不孱弱。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考虑改善总体生活,而不是简单地专注于医疗。生活质量最可靠的指标之一是婴儿死亡率,每1000名出生的婴儿中在一周岁之前死亡的人数。在二十世纪的日本,这一数字平均为160/1000,约为七分之一。然而,最近的数字表明,日本婴儿死亡率现在大约是千分之三,有了重大的改善。虽然如此,但并不说明全部问题。

02.jpg

表1: 日本婴儿死亡率下降

  由于现代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劳动节约型技术的发展,体育活动的缺乏将带来健康状况的全面下降。另一个问题是由于沉溺于玩电子游戏而造成的社交能力的下降。自闭症、多动症和其他学习障碍等发育障碍也有所增加,目前约占7-8%。更深入的问题还包括缺乏自信。教育系统应不仅只追求更高的学业成就,还应该追求孩子们的心理、情感健康以及自尊状况。生活质量评估必须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

如何提高儿童生活质量?

  我们如何提高儿童生活质量?通过评估儿童的生活质量,我们可以将其作为改善经济状况的一个指标。因此,在幼教领域,教育和保育质量是一个重大课题。我们如何评估幼儿教育和保育的有效性、效率和质量呢?这些衡量标准对于评判你在幼儿园或小学所做的工作是否真的足够好非常有用。经济状况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尤其是在日本这样一个所谓的富裕国家。但令人惊讶的是,六分之一(16%)的日本儿童实际上生活在贫困之中,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他们大多数出自单亲家庭。养育子女的标准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因为发生在许多学前教育机构的忽视和虐待儿童现象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幼小衔接的过程也是影响儿童幸福的另一个方面。从一个以玩耍为主的环境转变到一个以学习为主的环境,对那些没有准备的孩子来说,可能是一种大的冲击。

  现在我想谈一下关于儿童生活质量的一些研究。其中一项涉及7000多名12-13岁儿童的研究发现,不吃早餐、睡眠时间晚、看电视时间长、运动不足和均与低生活质量之间存在显著相关性。挪威的另一项研究涉及1800名8-16岁的儿童,使用了两种生活质量量表,IKC和KINDL®。该研究表明,由父母进行的生活质量评估,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没有什么变化,但由儿童自己进行的评估却有下降的趋势,这表明主观和客观评价之间存在着重要的差异。另一项北欧研究发现,生活质量自评下降在女孩中比在男孩中更普遍,可能是因为在这个年龄段,女孩子对自己的社会状况变得更为敏感。

  我的专业是“发展障碍”,现在继续和大家来谈谈注意力问题和生活质量之间的关系。这种障碍影响了近7%的日本儿童,其中近一半是患有多动症。通过对他们的分析发现,父母对多动症儿童的生活质量评分要高于儿童自评分数,反映出儿童在自信心上的不足。

  让我们再来谈谈自信心,也就是对自己的信心和满意度。它体现出个人对自身价值的总体主观情感评价。换言之,这是一种自我认知,自信心与生活质量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根据KINDL®, 整体生活质量包括六个方面:身体、情感、自信心、家人、朋友和学校幼儿园生活。

培养自信心

  自信心是生活质量的一部分。这六个方面相互关联,但仍有差异。

03.jpg

表2 自信心是生活质量的一部分

  父母或青少年可以用四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来衡量自信心。

  1. 我的孩子为他/她自己感到骄傲。
  2. 我的孩子感觉好像登上了世界之巅。
  3. 我的孩子对他/她自己感到高兴。
  4. 我的孩子有很多好创意。

  自尊感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人的认可。对一个婴儿来说,是父母的认可,在以后的生活中,是老师的认可。性别差异对自信也有影响,对男孩来说,强健的体魄很重要,对女孩来说,身高或服装质量很重要。当一个孩子到了青春期,他们倾向于依靠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他们小时候得到的那种表扬。倍乐生教育综合研究所(BERD)的一项研究表明,日本高中生往往自卑,因为感觉考试分数反映了他们的价值。对于成年人来说,有一个著名的测量自信心的罗森博格量表。用“非常同意”、“同意”、“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的四分制,回答10个简单的问题:

  • 总的来说,我对自己很满意。
  • 有时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好。
  • 我觉得我有几个好的品质。
  • 我能像大多数人一样把事情做好。
  • 我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 我有时确实觉得自己没用。
  •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至少与别人不相上下。
  • 我要是能更加尊重自己就好了。
  • 总而言之,我倾向于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 我对自己持积极态度。

  Schmitt DP和Allik J用这个量表里的10个问题进行了全球对比,测量了53个国家成年人的自尊感水平。塞尔维亚、以色列、土耳其、爱沙尼亚和墨西哥显示了很强的自尊感。而孟加拉国和日本,成年人则表现出相当低的自尊感,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往往也是一样的,自尊感比较低。

用来预测儿童生活质量和自尊感的因素

  我们进行的另一项研究比较了日本、越南和泰国的情况。由于考虑到社会经济状况、父母的职业、环境、父母的压力、婚姻状况和家庭类型等因素,情况非常复杂。本项研究考量了儿童的健康状况、体重和身高、睡眠习惯、媒体接触、游戏、上网、看电视、阅读和户外游戏。照护者和父母的生活质量也包括在内,并用回归统计分析来研究这些因素之间的关系。大致来看,研究发现:注意力不集中,例如多动症,会对孩子的自信产生负面影响。而且,如果父母幸福、自尊感强的话,孩子的生活质量也会更高。充足的睡眠时间对自尊感也很重要。父母积极的育儿态度、鼓励玩耍和鼓励做有益于社会的事,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教师,尤其是幼儿教师,你也可以在提升孩子进入小学前的生活质量和自尊感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我是一名医生,我认为我们应该共同努力,促进儿童的全人发展。这样就能够使儿童进入轨道,成为能够担负起2030年以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优秀的成年人。

问答

问题1:您有没有简化版的问题?我看到您用四个问题来衡量自尊感。您能为幼教老师们把这些问题分解一下吗?这样他们就能观察到哪个学生在情感和尊重他人方面做得好。

回答1: 生活质量相关的问题分为几类。与自尊感相关的四个问题是二十四个问题中的一部分。您可以在网上找到更多的信息,也许印尼的教育工作者为测量印尼儿童的生活质量已创建了独自的版本。

问题2:印尼通常都是向日本的幼教行业取经、学习的,因此聆听您的演讲感到很震撼。如何把上小学之后而下降的自尊感提高上去,您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了吗?

回答2:家长和老师之间的沟通非常重要。家长和老师可以探讨一下生活质量、睡眠时间的意义以及学习成绩等问题。许多老师重视学业成绩,鼓励孩子们学习,迎头赶上。他们也会因此通知家长这些分数。有些家长可能认为分数很重要,但基于分数的惩罚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请记住,社会情绪能力的培养比提高学业成绩更为重要。

问题3:父母是影响孩子的首要因素。我们怎样才能帮助双职工的孩子幸福而健康成长呢?在这样的家庭里,有些孩子睡得很晚又不得不早起。要提高孩子的自尊情感,在家里父母应该做些什么呢?

回答3:在日本,让孩子有更充足的睡眠是一项全国性的运动。日托中心和幼儿园意识到睡眠时间的重要性。在日本,有两个障碍:

一是许多孩子喜欢在深夜玩游戏。即使受到父母的惩罚,他们也希望玩得时间更长一些,这样就减少了睡眠时间。第二个障碍是,有时老师要求做家庭作业。这也使得孩子在深夜还不能入睡。

一般来说,说服父母的方法是提供有关睡眠时间对发育影响的科学信息。老师的作用是告诉家长,如果他们看到孩子从早上开始就很困,那么他们的孩子就需要更多的睡眠。告诉父母睡眠时间的重要性是杜绝坏习惯的第一步,再者说,这对培养社会情绪能力也很重要。

非常感谢大家的提问。

作者简介

榊原洋一 (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榊原洋一 医学博士、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日本儿童学会理事长。研究领域为儿童神经学、发展神经学,其中特别致力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阿斯伯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等发育障碍的临床及脑科学。兴趣为登山、音乐鉴赏,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父亲。 主要专著:《穿尿布的猴子》(讲谈社)、《不能集中精神的孩子们》(小学馆)、《多动症儿童》(讲谈社+α新书)、《阿斯珀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与学习障碍》(讲谈社+α新书)、《ADHD的医学》(学研)、《育儿起步百科》(小学馆)、《榊原博士的ADHD医学》(学研)、《儿童的脑发育 临界期・敏感期》(讲谈社+α新书)等等。
  • weibo
  • faceboo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