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演讲①:为了未来的孩子们~社会情绪能力的重要性~(CRN亚洲儿童研究会第二届国际会议演讲录)

安西 祐一郎(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术振兴会理事长)

2018.09.11

  本期介绍今年3月份在东京举办的第二届亚洲儿童国际会议上安西祐一郎先生的主题演讲。安西先生指出,社会情绪能力对儿童的成长和学习非常重要,是孩子们需要具备的资质与能力。演讲结合研究调查数据,从"社会的变化"、"学习的变化"以及"认知研究"三个方面对其重要性进行阐述。
English  

未来孩子们需要具备的资质与能力

  我在参与高中、大学的教育改革以及高中、大学衔接的改革过程中体会到,一系列教育改革所面临的最根本的课题其实都与本次国际会议的主题即如何培养社会情绪能力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我想结合自己的专业 -- 认知科学的研究成果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众所周知,当今社会在全球化迅速推进的背景下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若要在当今,社会生存、发展就需要具备完全不同于从前的资质和能力。我认为,未来孩子们需要具备以下5种资质和能力。

  首先是"自主生活"的能力(autonomy)。在面对背景纷繁复杂的问题时,能够怀有自信去下判断,能够去解答没有答案的问题。要自主设定目标,并为了实现目标而持之以恒,不断努力。

  第2和第3种能力是"与多种多样文化背景的人共同生活"的能力(diversity)以及"合作生活"的能力(coorperation)。这两种能力是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同工作学习时不可或缺的能力。具体来讲,包括感受他人的想象力、表达自己的能力以及临机应变做出判断的能力、同时思考多个问题的能力以及团队合作能力。想象力和表现力是沟通的基础,判断能力则是遇到过去不存在的新挑战时激发自己积极应对的动力。当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时,需要同时应对各种不同的状况,能够同时思考多个问题的能力就显得极为重要,此时团队合作能力也必不可少。

  第4种能力是"心怀感谢生活"的能力(thanks to)。接在to后面的对象通常是"他人(other people)",但对日本的孩子们来说有时候也需要感谢自己。

  第5种能力是"充满自豪地生活"的能力(being proud of),of的后面可以是"父母(my parents)"、"老师(my teachers)"或"他人(other people)",也可以是"自己(oneself)"。

  这5种资质和能力都与社会情绪能力有着密切的关系,虽然孩子们能够在成长过程中获得和发展这些能力,但也需要大人们给予他们足够的帮助。接下来就来谈谈大人们该做些什么。

lab_10_13_01.jpg

为孩子们创造能愉快主动学习的环境

  认知科学的研究结果显示,社会情绪能力会受"与心灵相通的人的交流"、"任何时候都支持、帮助自己的人存在"、"能够安心回归的场所"和"难忘的温暖回忆"等因素影响而得以发展。保证孩子拥有这些要素可以说是今后日本教育最重要的课题。

  事实上,对我来说幼儿园时代的很多愉快的往事至今仍然清晰地留在记忆中,有时会自然而然地在脑海中浮现。这一方面是由于当时我的老师现在仍在那个幼儿园工作,十分健康,我也经常和老师见面。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一直觉得"上幼儿园的那段时光是自己的原点",那些"温暖的回忆(warm memory)"长久地留在记忆中,时不时地被触摸被唤醒。

  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设定新的目标并解决问题、实现目标的能力。对于尚处于成长过程中的孩子,大人们必须帮助他们更好地发挥这样的能力。日本的教育过去偏重于培养认知能力,以统一指导、有效并系统地培养学生掌握知识和技能为中心。但今后在社会情绪能力的培养变得更为重要的情况下,为孩子们创造便于愉快、主动学习的良好环境不可或缺。

  以中小学为中心的一些较为先进的学校已经在推进这样的措施。比如说,东京都日野市立某小学提出"从被动学习转变为主动、创造型学习"的口号,积极引进个人学习、协作学习等教育方法,创造孩子们自我思考的机会。

  另一方面,在进入高中后的阶段,很多学校仍未摆脱填鸭式的教育模式。原因之一便是大学入学考试制度仍然和以前一样。于是,文部科学省为了应对新时代的需求,开始着手实施重视"积极主动、与各种不同背景的人协同学习之态度(主动性、多样性、协同性)"的高中教育、大学教育、大学入学考试一体化的改革。同时修改了幼儿园教育大纲和小学、初中、高中的学习大纲,在扎实巩固知识和技能的基础上尽可能多开展"主动的、对话型的深入学习",旨在培养孩子们更强的"思考能力、判断能力和表达能力"。

为了协调培养社会情绪能力和认知能力

  社会情绪能力的发展和认知能力的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倍乐生(Benesse)教育综合研究所的两项调查研究的统计数据证明了这一点,而统计数据中出现的"向学力"是指"好奇心"、"合作"、"自控"、"表达"和"坚持",也可以说是社会情绪能力所包含的概念。

  其中一项调查是以2000名上幼儿园或保育园、认定儿童园大班儿童的家长为对象实施的"有关在园体验和幼儿成长的调查"。调查证明在园内"游戏体验"越多的孩子"向学力"也越高(见图1)。

图1.点击图片可放大

  另一项调查是以探究幼儿期至小学阶段家庭教育与孩子成长间的联系为目的于2012年至2016年实施的"幼儿期至小学阶段家庭教育调查(纵向调查)"。调查聚焦于与小学生活学习紧密相关的幼儿期学习,具体来看其以"文字、数字、思考能力"、"向学力"、"生活习惯"为中心,而"文字、数字、思考能力"又由"文字"、"数字"、"语言"、"分类能力"等内容构成。调查结果显示,幼儿园大班阶段的高品质的"语言"、"生活习惯"、"奋斗"与小学一年级时"在学习中遇到不懂的事情时设法自己思考、自己解决。"的比率成正比。(图2)


图2.点击图片可放大

  上述研究结果告诉我们作为认知能力发展基础的社会情绪能力的培养是何等重要。并且认知能力不是在社会情绪能力发展成熟后继而发展的,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作用共同发展。这一事实已在认知科学、发展科学和脑科学的实证研究中得到证明。比如说,婴儿通过与父母及身边成人的交往与相互作用,得以发展自身的共鸣、沟通,感觉、运动、感情、记忆等各种机能,并且在此过程中习得语言。而言语学习会进一步促进情感的发展。正因如此,家庭和园方必须齐心协力帮助孩子们协调培养培养社会情绪能力和认知能力。

  未来社会要求人们能与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存、合作,对将要生活在那样一个社会的孩子们来说社会情绪能力将具有更重要的意义。从幼儿时期就开始有意识地在培养社会情绪能力至关重要。也许有人认为"走上社会后面临的问题和保育、幼儿教育的问题没什么关系",但孩子们的成长是不间断的,期间所接受的教育也具有连续性。我们不能仅仅单独讨论幼儿教育、小学、中学教育和大学教育各自的问题,更应俯视全局、认真思考如何将培养社会情绪能力贯穿整个教育过程。

※本文收录于CRN亚洲儿童学研究网第二届国际学术会议演讲录中。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安西 祐一郎(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术振兴会理事长)
安西 祐一郎

  1974年完成庆应义塾大学研究生院工学专业博士课程。先后担任卡内基・梅隆大学心理学专业客座副教授、北海道大学文学系副教授,1988年荣升庆应义塾大学理工学系教授。2001年至2009年担任庆应义塾大学校长,2011年起担任现职。并先后担任过文部科学省高中大学衔接改革团队负责人、内阁府人工智能技术战略会议议长、中央教育审议会会长、中央教育审议会大学分会会长和环太平洋大学协会会长等职务。专业为认知科学、信息科学,因Learning by Doing 及 Human-Robot Interaction 领域的开创性研究而闻名,撰写或共同撰写了多部学术著作,包括《心与脑》(岩波书店)、《讲座沟通的认知科学》(共5卷、岩波书店)等,多次受嘉奖,获颁紫绶褒章、法国棕榈叶教育勋章、Ecole Centrale de Nantes名誉博士和延世大学教育学名誉博士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