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ECEC研究会】演讲报告② 从韩国的保育看儿童的成长-"森林体验"和"生态教育"中成长的孩子们

金玟志(圣德大学短期大学部副教授)

2016.01.12

关键词:
ECEC , 儿童之家 , 幼儿园 , 森林体验 , 生态教育 , 韩国
CRN儿童研究所于2015年10月4日召开了第五届 ECEC研究会。本次是主题为"世界的保育和日本的保育(2)―通过与四个国家的比较来探索日本保育中的可取之处"。本期介绍圣德大学短期大学金玟志副教授的演讲报告。

国家主导的ECEC改革旨在消除幼教差距

  韩国有两种ECEC设施,即幼儿园和儿童之家(类似保育园)。幼儿园和儿童之家分别归教育科学技术部(相当于中国的教育部,是主管学术、文化、教育等事务的行政机关)和保健福祉部(相当于中国的卫生部,是主管社会福利、公共卫生等事务的行政机关)管辖。一直以来,幼儿园和儿童之家被赋予不同的使命,幼儿园负责教育,儿童之家主要承担照看儿童的责任。为此,很多儿童到升小学的前一年会从儿童之家转到幼儿园,为适应小学教育做准备。

  幼儿园的教育内容各不相同,近年来,实施特色课程、由母语为英语的教师用英语授课的幼稚园聚集了极高的人气。但是,受欢迎的幼儿园费用昂贵,低收入家庭根本没有能力让孩子上那样的幼儿园,导致教育机会两极分化现象的产生。而幼儿教育和保育费用负担过大也是导致韩国出生率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此背景下,韩国近年来由国家主导实施了大规模的改革,目的就是不管家长收入的多少以及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儿童之家,为所有儿童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幼儿教育和保育。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措施就是了"幼儿课程"(也称作"奴里课程")。

  "奴里"在韩语中代表"世界、社会"的意思,该课程实则是以全人教育和培养创造性为两大支柱的幼保一体化课程。2012年度起以5岁儿童为对象开始实施,2013年后实施对象扩展到3至5岁儿童,在全国所有的幼儿园和儿童之家开始实施该课程。韩国的法定义务教育阶段和日本一样,包括小学和初中的九年。但是由于开始实施三年的"幼儿课程"后,可以说义务教育实际被延长至十二年。

  教育科学技术部掌管实施"幼儿课程"的财政经费,在全国范围组织实施保育工作者的研修,颁发教具和指导性文件。"幼儿课程"实施后各项学前教育课程逐渐统一,现在统一幼儿园和儿童之家对儿童发展状况评估方法的尝试也已开始。

全人教育的尝试"森林体验" "生态教育"

  接下来具体看一下"幼儿课程"中的一些实践活动。首先介绍位于韩国东南部、约有250万人口的大邱市的银星(音译)幼儿园的实践经验。该幼稚园十分注重推广"森林体验"、"生态教育"这两项活动,旨在培养儿童的生存能力、自信心以及接触多元文化和不同年代人时树立自立意识。为提高幼儿教育和保育的质量,园内也会定期组织进修活动。

  以往,幼儿园重视教授知识,花大量时间教儿童读写。但在实施幼儿课程后,上午有3至5个小时以户外活动为主,让儿童活动身体、自主游戏,能够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图1)。

  银星幼儿园一天的活动中用于"森林体验"等户外活动的时间也是最长的(图1)。孩子们上午被带去森林或公园,在自然环境中玩上3个小时。通过在森林里玩耍、探险、观察动植物集中注意力、培养探索精神、想象力、创造力、社交能力等。另外,幼儿园还会引导孩子们做一些物理、化学实验,为升入小学做准备。也会精心组织其它活动,如在广阔的公园里骑自行车,可以使孩子们获得了和森林体验不同的成就感。

        时间           一天的活动
 9:00 / 9:30 ~ 9:30 / 10:00  到幼儿园;吃点心
 9:30 / 10:00 ~ 10:00 / 10:30  暝想及活动身体的游戏、活动手指的游戏
 10:00 / 10:30 ~ 12:00 / 12:30  [语言活动]
 ・立足于文学角度的语言游戏
 ・读图画书给孩子们听、编故事
 [锻炼体力的活动]
 [表现活动]
 ・接触乐器、通过演戏丰富肢体表现
 ・绘画等表现手法
 [散步、室外游戏]
 [干农活、观察植物]
 12:00 / 12:30 ~ 13:00 / 13:30  午餐;刷牙
 13:10 ~ 14:30  进行生态美术、素描、体育和做料理的活动;
 进行食品安全、干农活和多文化的教育;
 讲故事等
 14:30 ~ 15:00  回家
(图1)银星幼稚园一天的活动
               
 
(图2)森林体验

  不管天气如何,这个幼儿园每天坚持让孩子们参加户外活动。因为在下雨天在沙坑玩会发现和晴天时不一样的乐趣,也能激发孩子们对气象和大自然等的好奇心。这与雨天就不带孩子们去散步的很多日本幼儿园截然不同。

  “生态教育”中最典型的活动就是种植蔬菜和食育活动(见图3)。孩子们和当地的老人们一起干农活,向老人们学习泡菜等传统食品的制作方法,也尝试做菜。为了使食育活动更为丰富,幼儿园还准备了专供孩子们使用的厨房。教孩子感受收获的喜悦、品尝各种食物的味道,藉此开发其表现能力、求知欲和创造力是“生态教育”的目的之一。另外,督促最后一个离开房间的孩子随手关灯、培养孩子节约意识也是基于“生态教育”。

 
(图3)“生态教育”

如何消除幼儿教育和保育质量上的差距是今后的课题

  在实施幼儿课程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不乏值得日本参考的内容,下面就来介绍一下。

  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各个幼稚园、儿童之家提供的ECEC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刚才介绍的银星幼儿园提供的课程十分细致,因此该幼儿园在实践中取得了突出成果,还在教育科学技术部和保健福祉部联合实施的调查中被评为优秀设施。但是,全国各个幼教设施间实践水平的差距仍然很大,有些设施只是为了要获得国家认证的ECEC设施资格,为达标才实施幼儿课程的。

  特别是儿童之家,要比幼儿园更难实施好幼儿课程。这是因为儿童之家原来的重点并不是教育而是照管孩子,所以很多儿童之家在教育方面还未积累起足够的经验。

  造成儿童之家难以实施好幼儿课程的更深层原因在于保育工作者的素质问题。和必须在大学本科或大专学习才能取得职业资格的幼儿园教师不同,保育老师的资格通过参加函授教育也能够获得。为此,不少保育老师在尚未具备足够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的情况下就获得了资格并在儿童之家就职。对于这样的保育老师来说,要求他们和幼儿园教师一样的水准来指导幼儿课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因此,为使幼儿园和儿童之家不仅在课程上、在幼儿教育和保育质量上也能够达到同等水平,就必须从某种形式上对幼儿园教师和保育老师的培训机制进行统合。

  当然,财政上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实施幼儿课程所需的财政预算以往是由主管幼儿园的行政机关即教育科学技术部管理,该部门会在全国组织保育工作者进修活动,并颁发教具和指导性文件等。但是,由于2015年度后相关财政交由地方政府管理,令人担心原先按国家统一标准实施的进修活动以及教具的发放是否会因地区而产生差异。

  另外,幼儿教育和保育尚未完全实现无偿化也给低收入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教育科学技术部和地方政府都只承担每天3至5个小时的幼儿教育费用,这段时间以外的保育时间的费用则需要家长来承担。

  最后,评估体制也还不够完善。韩国有关部门会根据按国家统一标准对所有的幼儿园和儿童之家进行评估的结果、学前义务教育课程中儿童发展状况评估结果和每个儿童的观察记录来评估幼儿教育和保育的质量,并通过互联网将评估结果公之于众。尽管评估结果会公开,但是除了按国家统一标准实施的评估以外,各个设施的评估标准不不尽相同,因此很难客观地把握幼儿教育和保育的质量。

  实施幼儿课程的目的是要“实现让儿童幸福发展的社会”。 为了让儿童更加幸福,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笔者认为必须有必要一边不断思索,逐个去解决现有的问题。

[协助编辑:Pendaco有限公司]

  ※此原稿为第五届ECEC研究会"世界的保育和日本的保育(2)―通过与四个国家的比较来探索日本保育中的可取之处"的演讲记录。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金玟志(圣德大学短期大学部副教授)
金玟志

  圣德大学短期大学副教授。东京都北区保育巡回指导员。专业为保育工作者的成长、提高保育工作者素质的园内进修活动以及日韩保育制度的比较。从御茶水女子大学毕业后在御茶水女子大学附属幼儿园工作。之后在御茶水女子大学研究生院取得硕士学位。担任过国立教育政策研究所研究协作员,在大妻女子大学研究生院完成博士课程。2007年开始从事保育人员的培养和教育工作。著述有《保育内容的基础与演习》(共著)、《保育方法的基础》(共著)、《保育方法之探求》(共著)、《保育内容―环境》(共著)以及“应如何帮助新手保育人员进行自身省察和转变”“关于培养保育工作新人的日本最新动向”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