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学术研究 > 调查资料 > 贫富差距与学习成绩 ― 是遗传还是环境?(2)

  • weibo
  • facebook

学术研究

Research

贫富差距与学习成绩 ― 是遗传还是环境?(2)

安藤寿康(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教授)
2020-07-03

摘要:

  当今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尤其是贫困家庭儿童的教育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中,由于家庭所处社会阶层的差异带来的教育机会不均等问题,以及随之而来的学力低下的问题已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我们分三次介绍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安藤寿康教授的文章《贫富差距与学习成绩 ― 是遗传还是环境?》,本期介绍第二部分内容。

结果与考察

2. 遗传对学习成绩和学习环境的影响

  那么,同一阶层内不同个体学习成绩、学习环境的明显差距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接下来就使用双胞胎研究法分别分析一下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

  双生子研究法是一种行为遗传学的研究方法,通过比较遗传因素和家庭环境都一样的同卵双生子与家庭环境一样但遗传上只具备同卵双生子一半相似度的异卵双生子的相似性,从而不仅预测是否有遗传因素的影响(若同卵双生子比异卵双生子更相似,则说明受到遗传的影响),还能够从异卵双生子相似度的差异分析遗传因素影响的大小,探寻仅用遗传因素所不能够解释的家庭环境(行为遗传学中称之为"共享环境")影响的程度,以及遗传因素和环境均相同的同卵双生子显现的个体差异所反映的个人固有的"非共享环境"之影响。(安藤, 2018)。

  本项研究中首先用大家关注的算数、语文的学习成绩以及学习时间、是否上补习班、才艺学习班等学习环境方面的得分,分析了同卵及异卵双生子的相似度(皮尔逊相关系数),然后结合造成差距的原因,即家庭收入、家长学历的影响以及性别、年龄效果进行多元回归分析,统计结果如图所示(异卵双生子包括同性双生子和异性双生子),图6、图7和图8、图9分别为低年级和高年级的统计结果。

  这些图表显示,统计上对差距诱因做出调整前与后的数据变化不足以证明相关模式有何差异。如果收入和家长受教育程度作为共享环境发挥了很大作用的话,那么去除该影响后受其影响增加的双生子的相似度也应该明显降低,但事实上降低的程度极小,从相关系数来看,最大也只有0.05。

图6.差距变量调整前的双生子相关性(低年级)

图7.差距变量调整后的双生子相关性(低年级)

图8.差距变量调整前的双生子相关性(高年级)

图9.差距变量调整后的双生子相关性(高年级)

  图10~图13显示了根据上述数据推断的遗传因素、共享环境和非共享环境的相对比例。

图10.差距变量调整前的遗传因素与环境的比例(低年级)

图11.差距变量调整后的遗传因素与环境的比例(低年级)

图12.差距变量调整前的遗传因素与环境的比例(高年级)

图13.差距变量调整后的遗传因素与环境的比例(高年级)

  从上述图表中也能看出调整家庭收入、家长学历等变量前与调整后并无太大的变化。更令人惊讶的是低年级中70%以上、高年级中65%以上学习成绩与遗传因素有关,而被认为可能造成学习成绩差异的共享环境(家庭环境)这一因素并无影响。

  相反,学习时间和学习环境(上补习班、才艺学习班等)方面环境因素尤其是共享环境与个体差异有密切关联。但观察经济上的差距带来的差异(差距变量调整前到调整后共享环境方面减少的部分),高年级的学习时间仅相差1.8%,上不上补习班和才艺学习班差异也只有2.4%和3.6%,而低年级更是未显现出这样的差异。也就是说,共享环境对学习成绩并无影响,而家庭环境对学习环境的影响中,经济条件以外的环境因素(可能包括家长的管教方法、教育方针等)之影响也远远大于经济上的差距带来的影响。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情况是,低年级和高年级的学习环境受遗传因素和环境的影响完全不同。低年级孩子的学习时间以及上补习班或才艺学习班的比例受共享环境的影响很大。也许是因为除了家长收入和学历,家长是否管教和控制也起到很明显的作用。与此相反,到了高年级,学习时间受遗传因素影响更大,上不上补习班或才艺学习班也更多受到非共享环境的影响,共享环境的影响则相对减少。遗传因素与自身迸发的欲望有关,非共享环境则与家庭外部因素有关,比如同卵双生子也会受不同友人、班级的影响。双生子虽在同样的家庭环境中由同一对父母抚养长大,但也各有自己的个性。可以看到,这些个性因素随着孩子的成长不断显露出来,家长和家庭环境的影响则随之减弱,孩子(即便是同卵双生子)在这样的过程中随着成长,作为一个人逐渐独立。这是很耐人寻味的。

《后面内容》(未完待续)

----------------------------------------------

引用文献

赤林英夫・直井道生・敷岛千鹤(2016) :《学力、心理与家庭环境的经济分析ー从全国中小学生跟踪调查中看到的》,有斐阁

Asbury, K. & Plomin, R. (2013). G is for Genes: The Impact of Genetics on Education and Achievement, Wiley-Blackwell. (土屋广幸译《发挥基因作用的教育与行为遗传学带来的教育革新》,新曜社)

安藤寿康(2018) :《人为何学习?―从生物学角度思考教育》,(讲谈社现代新书) ,讲谈社

Chambers, M.L. (2000). Academic achievement and IQ: A longitudinal genetic analysis (twin pairs). Dissertation Abstracts International : Section B: The Sciences and Engineering, 60(7-B), 3551.

苅谷刚彦・志水宏吉编 (2004):《学力的社会学―调查所揭示的学力的变化与学习的 课题》,岩波书店

Lichtenstein, P., & Pedersen, N. (1997). Does genetic variance for cognitive abilities account for genetic variance in educational achievement and occupational status? A study of twins reared apart and twins reared together. Social Biology, 44, 77-90.

Loehlin, J.C. & Nichols, R.C. (1976). Heredity, environment, and personality: A Study of 850 Sets of Twin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松冈亮二(2019):《教育差距与阶层、地区与学力》,筑摩新书

野崎华世・樋口美雄・中室牧子・妹尾涉(2018):《家长收入、家庭环境与孩子学力的关系:国际比较中的思考》,NIER Discussion Paper Series No.008.

Turkheimer, E. (2000) Three Laws of Behavioral Genetics and What They Mean.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9(5), 160-164.

作者简介

安藤寿康 (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教授)

安藤寿康 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教授,教育学博士。专业方向为行为遗传学、教育心理学、进化教育学。1998年开始从事大规模的双生儿研究,致力于探究遗传与环境(主要是教育环境)对于认知能力和个性发展的影响的纵向研究。主要著作有《遗传与环境的心理学ー人类行为遗传学入门》、《9成日本人所不了解的遗传的真相》、《人为何学习?―从生物学角度思考教育》等。
  • weibo
  • faceboo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