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说事:日本教育】(二)思考放学后的另一个学校----"补习班"

木村治生(CRN儿童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2019.02.22

关键词:
升学考试 , 放学后 , 教师 , 教育 , 教育制度 , 日本 , 木村治生 , 补习班
  日本有多少学生在上补习班?学生上补习班和教育制度以及升学考试又有什么关系?现在还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本文对放学后的另一个学校"补习班"进行详述和分析,思考日本教育的现状。
English 

  这是用数据分析日本教育状况的本专栏第二篇文章,将介绍和分析放学后很多孩子都去补课的"补习班"的现状。

  事实上,除了日本之外,以亚洲为主的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实施课外补习教育的机构。笔者过去曾参与实施了"以国内外6大城市为对象的学习基本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接受调查的小学5年级学生上补习班的比例分别为"东京"51.6%、"首尔"72.9%、"北京"76.6%。我们也对亚洲各城市到处都是补习班和教育热不断高涨的状况感到震惊。Mark Bray教授将这样的私人补习教育称为"影子教育"。因为补习教育过去隐藏在公共教育背后,未曾获得过足够的关注,有时甚至遭到批评。但是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研究这样的补习教育(例如Mark Bray. 1999. The Shadow Education System:Private Tutoring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Planners.等)。民间机构实施的补习教育在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中究竟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具有什么样的功能已成为极为重要的研究课题。

  那么,在日本有多少孩子上补习班呢?孩子们上补习班和教育制度以及升学考试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现在还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本文将从放学后的另一个学校----"补习班"的角度出发思考日本教育的现状。

各年级学生上补习班的比例

  首先,日本有多少孩子上补习班呢?图表1显示了以1万6千人为对象实施的调查("有关校外教育活动的调查2017")中了解到的各年级学生上补习班的比例。调查以孩子母亲为对象,询问了孩子过去1年里是否上过补习班。从图表可知。

  首先,小学各年级学生上补习班的比例平均超过30%,并且从小学2年级到6年级随着年级上升上补习班的孩子也不断增加。

  到了初中阶段,上补习班学生的比例进一步上升,初三时该比例达到顶峰,为58.0%。初中生中一半以上的学生都在上补习班。

  升入高一年级后该比例迅速下降,高中生约有30%左右的学生上补习班,感觉高中阶段上补习班的学生并不是很多。

  如上所述,在日本初中阶段上补习班的学生最多,这跟日本的教育制度和升学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接下来就按不同阶段(小学、初中、高中)分析一下日本学生上补习班的背景。

小学生和补习班

  首先谈谈小学生上的补习班。为了分析这个问题我们统计了孩子们所上补习班的类型,结果如图表2所示。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小学低年级学生(1年级至3年级)中上以应对升学考试或补习学校学习内容为目的之补习班的孩子较少,多数孩子上的是"英语会话班、英语班"或"习题班"。 以应对升学考试或补习为目的的补习班旨在提高孩子各学科的学习水平,而低年级孩子更愿意去那些提高读、写、计算等基础学力或英语能力的补习班。在这一阶段除了图表中显示的那些学习班外,还有好多孩子参加运动、音乐、艺术等才艺班的学习。家长们也更希望孩子体验各种文娱活动而非仅仅埋头学习。

  但是,到了小学高年级(4年级至6年级)情况就略有变化了。随着"英语会话班、英语班"或"习题班"的比例减少,应对升学考试为目的的补习班比例增加至20~30%。图表1中显示小学高年级学生上补习班的比例为40%左右,那么总体上来说即有10%的孩子上以应对升学考试为目的的补习班。其原因多为要参加"小学升初中的升学考试"。

  在日本,90%以上的孩子不经考试直接升入当地的公立初中。但也有大约8%的孩子升入私立初中。进这些学校需要参加入学考试,据说从小学4年级开始就要做准备了。

  当然,热衷于小升初考试的主要是一些城市家庭,比如东京的小学生中进私立初中的孩子占26%,有些地区则没有一个孩子进私立初中。为此,规模较大的补习学校多将校舍设在城市地区,很多东京以外地区的小学生甚至没有上补习班的机会。

  这样看来,小学阶段的补习班尤其是以应对升学考试为目的的补习班背后隐藏着"贫富差距"的问题。除了上面所说的地域差距,还有家庭间的差距。应对升学考试和进私立初中学习都需要相应的教育费,家长年收入越高越有利。另外,家长对教育越是热心或家长学历越高孩子参加小升初升学考试的可能性也越高。从上述观点出发,上补习学校的孩子的属性分析结果如图表3所示,呈现出明显的特征。某些地区为进入特定学校竞争越来越激烈,这就是日本小学生所面对的现状。

初中生和补习班

  接下来要谈谈初中生的情况。如图表1所示,初中生上补习班的比例随年级上升而升高,初一、初二和初三分别为47.1%、50.8%和58.0%。至于初中生上什么样的补习班,图表2的统计结果显示,上"英语会话班、英语班"学生的比例下降,上以应对升学考试为目的的补习班的比例升高。

  日本初中生的高中升学率为98.8%,几乎所有初中生都要参加初中升高中的升学考试,这一点和小升初升学考试和大学入学考试不同。而且,各都道府县公立高中的入学考试各有特色,补习学校则十分擅长帮助学生应对各地区不同的高中升学考试、考取理想的学校。

  再者,学校并不掌握有关高中升学考试的足够信息,这也助长了学生上补习班的风气。日本曾经经历过升学考试竞争异常激烈的时代,当时学校对于指导学生准备升学考试也十分积极热心。但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为阻止学校将过多的精力倾注于升学考试的辅导,文部省(当时)发文禁止学校实施民间机构主办的模拟考试。于是,出现了学校无法判断学生是否可能考取想报考的高中、学生不得不去上补习班的尴尬局面。

  刚才已说过高中升学考试是每个初中生都要参加的竞争,图表4的统计数据极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初中生上补习班的比例并未显现出小学生数据中因学生属性不同而出现的偏差倾向。由于所有学生都要参加高中升学考试,导致更多孩子选择上补习班,这就是初中生的特征。

高中生和补习班

  那么进入高中后情况又有何变化呢?高中一年级学生上补习班的比例下降到26.3%,高中二年级和三年级该比例也没有太大的提升,保持在30%左右。上补习班的比例之所以出现下降趋势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

  首先,大学升学考试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参与的竞争。2017年度的大学/大专升学率为57.3%,而从长期以来的变化来看,18岁人口不断减少,大学数量却在增加。1980年之前报考大学的人数高达招生人数的2倍以上,现在则降到了1.1倍。说得极端点,现在已进入了不在乎进什么学校的话即便不学习也能进大学的时代。尽管如此,想考上排名靠前的大学还是很难,某些领域竞争仍然十分激烈。但大学升学考试毕竟不是所有高中生都参与,因此正如图表5所示,上补习班的高中生多来自城市高收入、高学历家庭,年收入较低、家长学历较低家庭的孩子从一开始就退出了竞争。

  另一方面,很多高中在辅导学生应对大学入学考试方面也做得很好。和初中不同,高中更具多样性,进入高中的学生也通过高中入学考试按学习水平被分到各类不同水平的学校,包括大学升学率较高的学校和高中毕业后的出路更丰富、有人直接工作也有人上专科学校的学校。即便都是大学升学率较高的学校,有的学校考取名牌大学的学生层出不穷,有的学校考取中上水平大学的学生更多,不同水平的学校辅导方法也完全不同。由于各高中根据学生未来出路实施针对性教育、竞争升学业绩,所以很多学校对学生的辅导十分细致周到,仅靠学校辅导就足以应对大学升学考试了。这一状况和升学辅导大都靠补习班承担的小学和初中大为不同。

  尽管如此,我仍然感到高中生和补习班的关系在发生变化。从以调查孩子们学习行为为目的的"学习基本调查"的结果来看,只有高中生上补习班的比例在上升。接受调查的高中二年级学生上补习班的比例1990年为12.7%,1996年升至15.0%,2001年、2006年和2015年继续上升,分别为19.8%、25.3%和27.2%。

  究其原因,在于过去只能在课堂上听到的授课内容现在可以制作成影像资料,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听到优秀教师的课程,现在全国各地提供此类录像课程的补习班正在增加。

  另外,大学比过去好进了,复读生也在减少。为了应对这样的状况,补习学校向高中生提供的服务愈加充实,这也降低了高中生上补习班的门槛。现在的孩子要求补习学校根据自己的需求提供更细致的辅导。随着大学入学考试方式的多样化,补习学校承担了满足学校无法应对之需求的责任。

补习班的未来

  前面讲述了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在内的各阶段学生上补习班的状况。最后要简单介绍一下现在存在的问题和今后的发展趋势。

  我觉得补习班在日本的社会地位正在提高。过去人们认为补习班令升学考试竞争更激烈,是歪曲了"正确教育方式"的负面因素。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对补习班抱有偏见了。相反,补习班作为补充公共教育不足之处的重要资源受到更多的关注和期待。如今,社会对学校教育提出各种要求,为满足这些要求更需借助民间的力量。这样的氛围其实和民间教育机构一直以来为提供更好的学习机会不断付出的努力不无关系。

  另一方面,补习班也确实有可能令社会上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比如说,被认为最难考的东京大学几乎一半学生都毕业于初、高中一贯制的私立学校。要想进这样的私立学校必须从小学阶段就上补习班,这样的状况明显对城市高收入、高学历阶层更有利。从培养每个孩子能力的角度出发当然无法否认补习班的作用,但也需要考虑到那些不能去补习班的孩子有可能没有机会发挥潜能、给予他们适当的帮助。

  另外,补习班往往更重视眼前的成果。这一点根源在于顾客的需求,也没办法解决。但是,教育的世界需要远见卓识,很多事情虽然不能立竿见影但也十分重要。"公"和"私"要发挥互补效应,民间教育也要意识到还有很多不足,今后和公共教育相辅相成努力提高学生的资质和能力。

≪前一篇文章|后一篇文章≫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木村治生(CRN儿童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木村治生

  CRN儿童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倍乐生教育综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专业为教育社会学、社会调查。在倍乐生教育综合研究所主要从事以儿童、家长、教师为对象的调查研究,并多次受日本文部科学省、经济产业省、总务省等中央省厅委托实施调查研究。主要研究成果有:《学习基础调查》(2001年~)、《育儿生活基础调查》、《青春期孩子使用时间的方法和对时间的感觉》(《青春期学刊》,Vol.34, No.2,日本青春期学会,2016年)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