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美国文化人类学家对日本0~3岁幼儿教育的考察

约瑟夫·托宾(J.Tobin)(美国乔治亚大学幼儿教育专业教授)

2018.12.19

  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我们可以看到,在人类历史上很多文化圈中,3岁以下的大部分孩子白天并不是由母亲来照顾的,而是由年长的孩子来照顾的。然而,在现代社会的很多幼儿教育设施里,孩子们一天中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同龄孩子共同度过,几乎没有和其他年龄段孩子进行交流的机会。本文将阐述给予孩子们更多机会和不同年龄段孩子交流的意义,介绍基于日本保育园异年龄交流录像资料开展的研究,最后提出日本实施幼儿园、保育园一体化政策能够更容易实现不同年龄之间交流的见解。本文分两次登载,本期刊登后半部分内容。
English 

混龄保育

  1985年在京都市小松谷保育园拍摄的录像中可以看到4岁和5岁的女孩们抱着比自己小的小朋友下几步台阶去庭院的情形。1986年,看到这段录像的美国人对小松谷保育园的东野副园长说会觉得这样的活动很危险,但副园长回答说孩子们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时非常谨慎,而且年长的孩子带着年幼的孩子一起玩的时候一定会有工作人员在旁边守护。她强调说,这样的活动有对于那些没有弟弟妹妹的孩子们来说,能够有机会培养共鸣感,觉察到别人需要什么,因此这样的活动十分重要(1989,p.35)。

  1985年那个时候,管理人员和教师也都积支持年长的孩子照顾比自己小的小朋友,但尚未形成一种制度。到了2000年,该园5岁孩子的班级的野上老师提出要将不同年龄孩子间的交流作为一种制度来进行,于是制定了由年长的孩子轮流照顾婴儿或幼儿班孩子的"轮值"制度。具体做法是,每天30分钟,在下午吃点心的时间由4名大班孩子去楼下照看0至2岁班级的小朋友。年长的孩子不仅和年纪比自己小的小朋友一起玩,还学会照顾他们。帮小朋友穿衣服、照顾他们吃东西,还教他们怎么使用厕所。

  小松谷保育园实施的"轮值"制的混龄交流的做法,在当时日本的保育园中还十分少见。由年长的孩子在固定时间轮流照顾婴幼儿的制度在小松谷保育园索然只实施了两年,但后来又恢复了原先的做法,是让年长的孩子可以随时和年幼的小朋友一起玩。虽然在保育园作为正式活动实施异年龄交流的尝试还很少,但这样的尝试背后隐藏的理念却得到了很多日本幼儿教育专家以及看了这段录像接受采访调查的教师和园长们的支持。

  幼儿园因为没有3岁以下的孩子,因此无法像保育园那样实施年长的孩子和婴幼儿的混龄交流。但是,看了小松谷保育园录像的很多幼儿园教职员工纷纷表示也已开始实施年长的孩子和年纪更小的班级间进行混龄交流的制度(比如说,让不同年龄的孩子共同完成同一个教学项目或赋予年长的孩子以年幼孩子的"哥哥、姐姐"的角色等)。很多保育园的园长也表示,经常看到年长的孩子很自然地在照顾年幼的婴幼儿,还没有这种异年龄交流的轮流值班制度,但看了笔者提供的调查录像有意探讨引进这种制度。

共鸣和关爱

  Preschool in Three Cultures(三种文化背景下的幼儿园)中提出的主要见解如下:幼儿园是相对较新的社会设施,是为年幼的孩子们学习传统文化价值观设置的,其本质上是一种比较保守的设施。过去孩子们可以在家庭、或地区社会体验到的社会情绪性的复杂性虽然在现代社会正逐渐消失,人们希望幼儿园能够成为替代的提供这样体验的地方。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当中,令人担忧的正在失去的失传统价值观之一就是“共鸣”,即理解他人的心情和期待并进行应对的能力。

  小松古保育园实施的由年长的孩子照顾年幼孩子的革新性制度其实就是很久以前就有但最近渐渐消失的人类传统习俗的回归,也可看作是儿童保育历史周而复始。工业社会中年长的孩子照顾年幼孩子的习惯逐渐消失,成为被遗忘的经验和知识。可以说,小松古保育园的这种变革性的保育项目无疑是现代社会中失去的传统文化理论的重要形式之一,是对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

  类似这样的传统逻辑和智慧从拙著Preschool in Three Cultures Revisited重访三种文化的幼儿园》)中介绍的教小朋友如和使用厕所的录像中可见一斑。在保育或培养社会性这样的任务时,有时候5岁、6岁的孩子甚至比成年人表现更好。教年幼的小朋友上厕所就是这些任务中的一项。

  下图为录像中的某个镜头,5岁男孩健一让2岁的太郎站在小便器前小便,还发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指示:不要忘了拉起上衣、要对准小便器、小完便之前不要提裤子,等等。最后说着"用水冲掉了哦"结束了“实践课程”。

  录像中年长男孩表现出的对他人的理解及共鸣令人惊叹。当健一问2岁的太郎"尿完了吗"时他一定是完全站在太郎的立场去理解太郎的心情。听到冲洗便器的流水声健一做出兴奋的手势也是和面对新体验感到有趣、不安和兴奋的太郎产生共鸣的表现。对5岁的健一来说,已不会因冲洗便器的流水声而兴奋、吃惊或害怕,因此他其实不是真的感到兴奋、惊讶和恐惧,而是为了帮助太郎能够对这种新鲜的体验习惯,而做出的“表演”。这才是真正的共鸣和关爱他人的表现。

  在独生子女越来越多的日本社会和因兄弟姐妹年龄相差较大而在一天中部分时间都是与兄弟姐妹分别度过的美国社会,不同年龄的孩子相互交流的机会和过去相比都在减少。没有机会跟年长的孩子学习如何上厕所的男孩们,只能跟成年女性学习小便器的使用方法。但是成年女性一定不会像健一那样教得生动有趣,而是有所抵触、教得不够积极。要想教好一件事情,必须具备丰富的知识和极大的兴趣。

幼保一体化和混龄保育

  在介绍阻碍幼保一体化制度推广的原因的论文中,井本由纪女士指出,关于母亲的责任和幼儿教育的争论始于一百多年前,1899年公布的《幼儿园保育及设备规程》中就有相关规定。

  井本女士认为,"保育时间规定为一天5个小时,作为家长工作时间内代为照看孩子的设施,其在园时间设定得太短。这和当时文部省提倡的"贤妻良母"新理念有着密切关系。所谓“贤妻良母”,是让女性成为专职主妇,通过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分工,将育儿的责任全部推给母亲的现代西方社会中产阶级的家庭意识再加上儒教的影响形成的日本式的华丽辞藻。"(p.92)

  看到井本女士的见解,再来回顾本文开头提到的内容。

  也就是说,认为母亲应承担养育婴幼儿的主要责任的观点大约是100年前起随着现代化的进程而出现的。但是,在现在这个后现代主义时代,日本和美国或其他发达国家一样,让年轻女性生育后停职数年专注家庭,无论在经济上还是从社会发展角度来说都毫无意义。事实上,寻找可提供全天保育服务的幼教设施的家长不断增加,上幼儿园孩子的比例在下降,上保育园的孩子越来越多。

  因此,我认为随着日本幼教政策缓慢、稳健地转变,以婴幼儿至6岁孩子为对象的幼保一体化制度将进一步普及,不同年龄间交流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多。如前所述,在不招收3岁以下孩子的幼儿园,4~5岁的孩子没有机会和婴儿交流。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全面实施将两种幼儿教育制度合二为一的长期计划,现在还不能过早地下结论。但林安希子女士在最近的论文(2017)中指出,很多幼儿园正准备开始招收婴幼儿,但在这过程中不知该如何更好地将保育和教育结合在一起而对此深感困扰。现在,大多数幼儿园安排3岁以下的孩子和3岁以上的孩子在不同的建筑里由不同的工作人员照看。尽管如此,也可以发现现实可行的新的可能性。衷心希望在幼儿园真正理解幼保一体化制度之意义的过程中,有关人员能够意识到这是促进纵向教育的一大良机。


参考文献

  • Hayashi, A., & Tobin, J. (2017). Reforming the Japanese preschool system: An ethnographic case study of policy implementation. Education Policy Analysis Archives, 25(101). http://dx.doi.org/10.14507/epaa.25.3213
  • Imoto, Y. (2007). The Japanese Preschool System in Transition, Research in Comparative and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2 (2), 88-101.
  • Tobin, J., Hsueh, Y., & Karasawa, M. (2009). Preschool in Three Cultures Revisited: China,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Tobin, J., Wu, D., & Davidson, D. (1989). Preschool in Three Cultures: Japa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 Whiting, Beatrice, and Carolyn Edwards. 1988. Children Of Different Worlds.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约瑟夫·托宾(J.Tobin)(美国乔治亚大学幼儿教育专业教授)
约瑟夫·托宾(J.Tobin)

  曾在芝加哥大学学习文化人类学和儿童发展相关学科,主要从事各国幼儿教育的比较研究,亦因使用录像推进研究的崭新的研究方法著称。著述包括《三种文化背景下的幼儿园-日本、中国和美国》(Preschool in Three Cultures: Japa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1989))、《重访三种文化的幼儿园》(Preschool in Three Cultures Revisited (2009))以及和林安希子合著的《日本幼教中文化传承的实现》(Teaching Embodied: Japanese Preschool Teaching as Cultural Practice (2015))等。现正从事(Deaf Kindergartens in Three Countries: France,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法国、日本、美国专收听觉障碍儿童的幼儿园)、(The Development of Expertise in Preschool Teachers in Three Cultures: Japa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日本、中国、美国三大文化圈幼儿教育师资专业性的提高)等研究项目的研究。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