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所长博客 > 2021年 > 保育工作一线无法避免“三密”

  • weibo
  • facebook

所长博客

Director's Blog

保育工作一线无法避免“三密”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2021-04-09

摘要:

  CRN儿童研究所榊原所长认为,保育老师、护理工作者应该积极接受核酸检测或抗体检查,不是去回避“三密”,而是去努力实现原本的“陪伴式保育”的理念。

English 

  对于应对新冠病毒感染,保育园的老师们发出了如下的呼声。

  “陪伴在孩子们身边是保育工作的基本原则,但是,一边要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来进行保育工作,这可能吗?”

  回答是“No!”。

  在和孩子之间保持两米的社交距离的情况下,根本无法顺利完成保育工作。婴幼儿在与父母以及保育工作者之间建立依恋关系中而健康成长。

  拥抱孩子、和他们一起玩有身体接触的游戏,能够促进孩子社会性和共情意识的健康发展。儿童依恋行为是由想靠在父母或保育工作者身边的“靠近欲望”激发的,这样的欲望得不到满足的育儿行为,相当于对孩子的忽视。

  婴幼儿时期的孩子还不会自己控制情绪。他们往往通过啼哭得到父母或保育工作者的拥抱和抚慰,从而保持内心的安宁。

  为防止新冠病毒的蔓延,大人们被要求保持社交距离,但在保育第一线只能采取例外措施。

  这样的例外不仅限于保育工作。

  在医疗工作的第一线,即便患者是新冠病毒感染者,医护人员都会守护在患者身边,必要时会接触摸患者的身体进行治疗。日语中将”治疗“称为“手当”,就是来源于“将手放在上面(用手触碰)”的意思。

  当然,医生和护士要最大程度地利用医学知识一边做好防护工作,从手部消毒开始到穿戴防护服、口罩、面罩,一丝不苟,然后再为患者做治疗。

  我们应将保育和护理工作第一线视为“三密规定”和社交距离的例外情况,并在此基础上思考如何应对新冠疫情。

  所幸的是,婴幼儿之间传播新冠病毒的案例极为罕见,该病毒的传播途径也不是由孩子传给大人,大部分都是由大人传给孩子。

  在保育工作第一线,保育园的老师们虽然无法像医生、护士那样全副武装,但也应具备专业人员的自觉性,采取必要的措施确保自己不被感染。

  最近核酸检测,不管有无症状或密切接触史,只要本人愿意都可以接受核酸检测。网上也能查到负责实施核酸检测的医疗机构。

  由于未被纳入医疗保险的范畴,检测费用昂贵,但保育园的老师们若能定期接受核酸检测,就可以最大程度减少由大人传染给孩子的风险。

  检测费用当然不是由保育老师本人承担,而应该由公费负担。但在实现公费负担之前,也不得不考虑由保育机构暂时承担相关费用。这样一来,可以减轻老师们的忧虑。

  我认为,保育老师、护理工作者应该积极接受核酸检测或抗体检查,不是去回避“三密”,而是去努力实现原本的“陪伴式保育”的理念。

作者简介

榊原洋一 (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榊原洋一 医学博士、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日本儿童学会理事长。研究领域为儿童神经学、发展神经学,其中特别致力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阿斯伯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等发育障碍的临床及脑科学。兴趣为登山、音乐鉴赏,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父亲。 主要专著:《穿尿布的猴子》(讲谈社)、《不能集中精神的孩子们》(小学馆)、《多动症儿童》(讲谈社+α新书)、《阿斯珀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与学习障碍》(讲谈社+α新书)、《ADHD的医学》(学研)、《育儿起步百科》(小学馆)、《榊原博士的ADHD医学》(学研)、《儿童的脑发育 临界期・敏感期》(讲谈社+α新书)等等。
  • weibo
  • faceboo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