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RESEARCH NET

HOME

首页 > 所长博客 > 2015年 > 《这就是我》

  • weibo
  • facebook

所长博客

Director's Blog

《这就是我》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2015-02-10

摘要:

2014年,美国迪士尼影片《冰雪奇缘》在日本热映,其主题歌《Let it go》被翻译成《这就是我》(ありのままで),高昂的旋律载着酣畅沁人肺腑的日语歌词响彻了日本列岛。CRN所长榊原教授从这首主题歌的歌名《这就是我》谈到了日本孩子的自尊心的问题。

  我对电影不内行,但会时常看一些受关注的作品。今年的热门作品当属《冰雪奇缘》了,我已经看了两遍,可仍然觉得不过瘾,还买了DVD。我经常看到就连保育所、幼儿园的小女孩儿都会哼唱片中插曲"Let it go(随它去吧)"。这首歌旋律是很优美,但是,至于在日本得以流行的理由,我记得曾经看到过一篇新闻报道说,是因为和其他先进国家相比社会地位还不算高的日本女性对这首歌产生了共鸣。

  歌曲名称的(日语)译文《这就是我》,是说"不去在意周围人的看法,只管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它确实抓住了日本人的心。但是,正如很多人所指出的那样,我也认为,这既不是直译也不是意译。Let it go的it并不是指自己,而是指总是对安娜的事说长道短、指手画脚的周围的人和环境。应该这样解释才是正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歌名的意译就成为"随它去吧"。但是,如果歌词不是"这就是我",而是"随它去吧"的话,这首歌就不会这么受欢迎了吧。

  之所以提到这样的话题,是因为我对"日本的孩子自尊心不强"这一定论产生怀疑。事实上,在日本的保育园机构中,有些地方甚至将"如何提高日本孩子的自尊心"视为最重要的课题。

  那么,日本孩子为什么会被认为自尊心不强呢?我想,对此有着各种各样的观点,但多数是来自测试自尊心的问卷,即对家长和孩子本身实施的问卷调查结果。比如,使用德国开发的测量孩子"幸福感"(well being或quality of life)的维度来测试日本孩子的自尊心,关于这方面的研究非常有名,在这个纬度中,通过对下面的四个问题的回答来测试自尊心。这四个问题是∶

  • 我的孩子好像有自信。
  • 我的孩子好像觉得自己会做很多事情。
  • 我的孩子好像对自己挺满意的。
  • 我的孩子会有很多好主意。

  这些都是"自信心"及"感觉有能力"这样的内容,却没有涉及到在社会中的自我评价方面的自尊心相关项目,如"自己受到他人信赖"、"自己对朋友有所帮助"等。

  根据现今为止的有关自尊心的研究,认为自尊心是由"他人的赞赏和评价"以及"自己对自身的评价"这两大因素来形成的。而前面所说的维度中使用的四个问题全部都是有关自己对自身评价的项目。

  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欧美社会育儿过程中比较尊重孩子的自主意识,而日本则更重视协调性。用德国制定的四个提问的内容来测试孩子的自尊心的话,当然会出现成长于重视自主意识的社会中的孩子自尊心强的结果。这也正是我提出质疑的原因。

  那么,再回到《这就是我》这个话题吧。"这就是我"这句话,不是面向他人的,而是对自己讲的。但是,"Let it go"这句话则既能对自己讲,也可以像下面的例子那样对给人讲。

  "某某孩子说我的坏话。"
  "随他去说去吧"(Let it go)

  这么说可能有些牵强附会,我一直以来认为日本孩子的自尊心被低估了,《这就是我》的翻译歌词也许蕴藏着我对这个疑问的答案。

作者简介

榊原洋一 (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榊原洋一 医学博士、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日本儿童学会理事长。研究领域为儿童神经学、发展神经学,其中特别致力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阿斯伯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等发育障碍的临床及脑科学。兴趣为登山、音乐鉴赏,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父亲。 主要专著:《穿尿布的猴子》(讲谈社)、《不能集中精神的孩子们》(小学馆)、《多动症儿童》(讲谈社+α新书)、《阿斯珀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与学习障碍》(讲谈社+α新书)、《ADHD的医学》(学研)、《育儿起步百科》(小学馆)、《榊原博士的ADHD医学》(学研)、《儿童的脑发育 临界期・敏感期》(讲谈社+α新书)等等。
  • weibo
  • facebook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