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劳动力市场需要极端的学习者

陈明德 (乔治・卢卡斯教育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2019.08.20

  陈明德先生作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未来研究所"的研究员参与了一个针对称之为"极端的学习者"的各种类型年轻人的采访项目。新时代的"极端的学习者"具有怎样的特质又做到了什么常人没有做到的事情呢?让我们一起走进陈明德先生的文章。
English 

"极端的学习者"的五个习惯

  让学生掌握控制自己学习的能力

  在过去的十年中,学校改革中最突出的措施便是以为升学或就职为目的制定的《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及其评估。就在同一时期,就业市场在没有主观引导的情况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Uber、Lyft等名称奇特的企业迅速崛起,给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在数百万个新工作岗位应运而生的同时也有不少职业遭到淘汰。

  各种工厂、仓库已经配置了大量机器人,不久的将来机器人也将进入办公室和医院。随着AI(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竞争的加剧,学生们该做些什么呢?教育工作者又该如何提供帮助呢?如果这些前景听上去前景黯淡,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对那些面对未知的未来已经做好扎实准备的年轻人进行研究,照亮今后的道路。

  2014年,我作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研究员参与了一个简单的研究项目,对我们称之为"极端的学习者"的各种类型年轻人进行了采访。

  这些年轻人符合一个简单的标准:他们都爱学习。就像那些极限运动员一样,他们充满热情,不畏挑战。没有教育机构向他们发出指令,规定他们学什么、怎么学,他们全靠自己创造学习环境,用富有创意的方法做到学以致用。

  接受采访的11名最强学习者大多是年龄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人,也有几位中层或资深的专家。其中一位来自俄勒冈州立大学的非正式学习方面的专家约翰・福克(John Falk)先生说"全世界所有人总是拼命投入学习,我今天给与任何学习者的第一条建议就是‛请自己控制自己的学习',幸运的是现在比起任何时候都能更简单地做到这一点。

  我们采访的这些学习者并不能简单归类为GPAs平均分高、考试成绩好的"成绩最优群体"。相反,他们并不拘泥于正式的学校教育,善于利用可供自由设计、制作的空间"Maker Space"、科学馆等非正规学习设施,也善于抓住寻找合适的学习场所和老师的机会。他们的学习已从传统的模式过渡到了实验性的或是专案学习的新模式。

  这些最强学习者都养成了五种习惯,事实证明这些习惯有利于帮助学生为不可预测的未来做好准备。

      1.他们都具备自发意识,能利用学到的知识和经验找到工作,包括志愿性质和有偿的工作。
      十六岁的托马斯・亨特(Thomas Hunt)上完九年级后辍学并自己制定了在家上学的计划。他一边在一家研究黄斑病变和动脉粥样硬化的抗衰老设施做志愿者一边去上面向市民的公开课。另一位最强学习者-雷诺阿・艾德曼(Lenore Edman)也发挥自己的兴趣爱好:纸制工艺品、缝纫和电子工学,做起了电商业务。

      2.他们既能自我克制又始终抱持强烈的好奇心,有时又能将艺术和科学完美结合。善于提问,不断主动积累新经验。
      莫利(Mollie Cueva-Dabkoshki)在高中阶段经历了几次转校后来到旧金山的鲁斯・阿萨瓦艺术高中,在那里迷上了非洲、巴西舞蹈和文艺创作,同时还在加州科学院和昆虫学家一起研究中国云南高原上的独角仙和种的多样性。
      这些学习者深受众多大学和企业的喜爱,他们兴趣广泛,并在涉猎各种知识的过程中对某些领域深入研究、掌握了丰富的知识。

      3.他们是善于扩展人脉的好手,通过直接见面或网上交流和视为目标或尊为师长的人物建立起关系,积极参加由志同道合的人组成的社团和相关活动。他们的父母也非常支持。
      住在纽约的尼基尔・戈亚尔(Nikhil Goyal)高中时就通过邮件、推特等和世界各地他尊为导师的人们取得联系,就新的学习模式获得了很多建议。还在高中就读时他就出版了一本名为《不能以一盖十》(One Size Does Not Fit All)的书,并成为很多教育会议中备受欢迎的主题演讲人。

      4.他们是技术专家,使用着包括各种资源、联络方式、讲座、平台、工具在内的无限丰富的在线教材。在数码世界中他们既是消费者又是制作人,为制作网页、应用程序和虚拟现实游戏不断提高编码和设计技能。
      尼克・温特自称16年来"一直在给像一部遗忘机器的自己灌输知识",他利用这样的经验掌握了学习理论,开发出学习汉字的应用程序。美国埃默里大学前校长普瑞特・拉姆(Preetha Ram)则设计了一个社交学习平台,学习者可在这个平台提问并互相帮助、解决问题。

      5.他们积极参加团队活动,并担任领导和教学角色,同时令自己的社会情绪能力得到进一步发展。每个人都勇于面对困难,养成不屈不挠的精神。
      马克・罗斯(Marc Roth)拥有计算机信息技术方面的背景,他搬到旧金山,却病倒了,六个月露宿街头。他在众创空间学习三维印刷的课程,然后教其他人,自己开发了一个三个月的学习课程,给那些无家可归者提供学习提供数字制作的讲座。这个项目在白宫的制造交易会*1上受到了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好评。

      这些极端的学习者个个具备创业精神,适应在大企业的工作,自主意识强的人即便失业也能找到其他工作方式弥补空白期,在网络零工经济中*2也能取得成功。他们通过学习找到项目,确定支援者,从每次经历中总结教训并在下一次吸取教训、发挥经验,周而复始地培养起创业精神。

      现在的孩子生活在要乘坐无人驾驶汽车的时代,他们最好马上采取行动、自己握住学习之旅的方向盘。学校和非正规教育机构若能马上给予孩子们学习的自由和灵活性,职业道路可能会越走越宽,甚至超出我们的想象。


      译注:
    • *1 美国技术系DIY制作专业杂志「Make」主办的DIY活动,除了美国、英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和地区, Maker Faire也在白宫举办。
    • *2 通过网络接受一次性工作委托的工作方式以及由此形成的经济形态。

    衷心感谢陈明德先生允许转载2017年12月13日刊载于「Education Week」网页上的文章「The Future Workforce Demands Extreme Learners」。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陈明德 (乔治・卢卡斯教育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乔治・卢卡斯教育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荣誉总裁。基金会是位于旧金山港湾地区的非营利团体,制作对幼儿园~高中教育提出革新性建议的获奖网页"教育理想国(Edutopia.org)"。1998年至2010年担任基金会执行总裁,也是旧金山KQED 教育中心(公共电视台/PBS)创建时的所长,曾参与制作芝麻街、Electric Company、3-2-1Contact等节目,还曾担任哈佛教育学院助理教授。2007~2008年入选新世纪奖学金项目35名奖学金得主。

  现任新泽西州松下财团会长,还兼任芝麻工作室制作人和"加州新兴技术基金(California Emerging Technology Fund)"理事。另外,还被内务部部长任命为国立公园局谘问委员会成员,就科学、技术、工学、数学和基础教育领域相关问题向该局建言献策。2015年在日本NHK电视台主办的日本赏评选活动中荣获大奖,以表彰其对教育媒体的杰出贡献。并获得公共放松机构(CPB)颁发的弗雷德・罗杰斯奖。更让陈博士感到荣幸的是五十大寿之际"星球大战"导演乔治・卢卡斯亲自授予其"绝地大师"的称号。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