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就让孩子们尽情玩吧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09.08.10

关键词:
儿童科学 , 学与玩 , 暑假 , 福禄贝尔

  今年气候反常,出梅时间也很晚,进入夏天更是酷暑难耐,电视上常常出现孩子们在泳池里快乐游泳、水花飞溅的镜头。

  说起夏天孩子们的游戏,当然要提到"戏水""游泳"等跟水有关的游戏了,回想起自己小学的暑假,脑海里首先浮现的就是游泳池和游泳。我小学时住在东京杉并区的善福寺附近,学校里没有泳池,而是要到东伏见的早稻田大学的泳池去。距离并不近,我总在晴空万里的日子里顶着炎炎烈日,汗流浃背地走过去。快到的时候,老远就能听见孩子们的欢笑声,一看见那排跳台,就不由自主得飞奔过去。

  "暑假"一词,正式一点来说是"暑期放假"或"暑期休假"等,其定义是"为了缓解炎夏时儿童学习效率低下以及出于保健的目的,各自治区教育委员会所决定的非上课期间",因为是各地的教委自行决定,所以暑假也是因地而异的。

  "教育委员会"是日本被以美军为中心的GHQ占领统治时期的产物,以前并没有。战后的1946年(昭和21年),GHQ邀请美国政府第一次教育使节团来日,根据其意见大幅改革了战前教育制度,建立了教委。我们这个年代的人都成长于昭和年间,战前的暑假也是要休息的。明治政府导入以欧美的教育制度为范例的近代学校制度的时候,就应该有暑假了。

  不过认真一查,我发现1872年(明治5年)导入近代学校教育制度的时候,其实能接受学校教育的孩子仅限于某些特定的社会阶层,政府对暑假也没有明确的规定。直到1879年(明治12年)颁布了教育法令,儿童有义务去上学之后,1881年(明治14年)公布的小学学校纲要中才开始规定星期天、寒暑假和节假日以外需要上课,那么寒暑假是没必要上课的。从学校教育开始之后过了十年之久,暑假才正式写入明文规定。

  上学的孩子们在暑假中不用去学校,这么一来在家里轻松快乐地玩以及锻炼身体便占据了很大的比重。当然,运动和体育也是相当于"玩"的活动,不同年龄层的孩子们各有不同的运动方式。不过近来,看漫画、电视以及"拇指族"们玩游戏等不再需要活动全身的"玩"也逐渐增加,可我觉得,让身体动起来是玩的一大特征。

  这可能是个有些艰深的话题,但孩子们兴致勃勃做运动,到底有什么作用呢?趁此机会,我们来一起想想吧。在进入学校之前,幼儿的"玩"和"学"是互为表里相互融合的,能常常接触到孩子们的小儿科医生和幼儿园阿姨们会对此有切身的体会。但是开始上学以后,玩和学开始变得泾渭分明,活动身体的"玩"被冠之以"体育"之名,成为"学"的一个环节。

  从教育学上来考虑"玩"的意义,是自福禄贝尔(1782-1852)以后进入近代开始的。他认为"玩"是孩子自由表达自身的方式,是善良的源泉,而"玩"的时候伴随着欢乐和笑脸是十分重要的。

  如果从"儿童科学"的角度来分析"玩",要从人的生物性和社会性两个层面来看。从生物性的层面来说,无论是世界上哪里的儿童的"玩",都有普遍和共通的东西;而从社会的层面来看,其行为与大人相似。换句话说,玩是依存于个别文化的。日本和非洲的孩子都会相互追逐,建造秘密的小家。男孩会模仿大人开车的动作,女孩则会玩过家家。玩是普遍的,也是依存于文化的。随着孩子的成长以及文化的演变,玩的内容也在逐渐改变着。前者只要看看孩子们成长的身影就会发现,后者看看上面的游戏就会明白。

  近代的教育制度使"学"和"玩"一分为二,但既然是拥有同一个大脑的人类的活动,两者自然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我们曾经说过,人的脑是从脊椎动物的鱼和鳄鱼等的"生存运动脑"进化而来的,"生存运动脑"是控制生存所需的身体机能和动作等的程序的中心。进化出袋鼠祖先等哺乳动物以后,为了在生存竞争中获胜,动物们不仅出于本能繁衍后代,更通过感情来与同伴构建群体,继而为了在战争中获胜,旧皮质得到发展,出现本能情绪脑。结果,生存运动脑进化成为身体程序强化的本能情绪脑。其中最发达的是我们人类的大脑,人类建立了从科学技术到艺术宗教等文化和文明,拥有具有知性和理性的心理程序的大脑。

  通过上述脑的进化历程,我们可以知道,我们所拥有的各种心的程序,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使身体程序运行而进化出来的,如果控制本能情绪的心的程序不进化,那么控制知性理性的程序也无法继续进化下去。旧皮质上存在的控制情绪的心的程序,比我们所想象的更为重要。

  因此,孩子们大脑中的心与脑的程序是相互影响的,身体的程序启动之后,情绪和知性理性的程序也能顺利运行。这个结论是我观察了身边的东京大学医学部的学生近二十年得出的结论。经常运动的学生比起不运动的学生,学习起来更加游刃有余。简言之,他们不用如何刻苦努力,照样能跟得上上课进度。

  所以我很想跟诸位爸爸妈妈们说:暑假,就让孩子们尽情玩吧。从长远的角度来说,运动不仅对身体有好处,对知性和理性的发展也大有裨益。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