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渴望孩子的女性们----生育辅助医疗和生命伦理学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09.05.22

  2007年,向井亚纪(电影演员)和高田延彦(前职业摔跤选手)夫妇向日本法院提交了申请,要求法院承认他们在美国通过代理生育出生的双胞胎为自己的孩子,并给予出生证明。遗憾的事,法院裁决为"不予认可"。大家可能已经了解了一些相关情况,本文我想和大家一起思考一下这一问题。

  所谓的生殖辅助医疗是指:为了那些无法通过自然怀孕而生育的夫妇,利用现有的医疗技术让他们实现拥有自己的孩子的梦想。

  生殖辅助医疗起始于人工将精子注入子宫的人工受精。在日本,人工受精始于战后的1948年。可是,生命的延续还有很多未知因素参与其中,人工受精也仅仅能解决一部分问题。

  为此,人们想出了使卵子和精子在体外人工受精之后,再将受精卵植入女性子宫进而实现生育的方法。该方法日本于1983年获得了成功,从人工受精法到体外受精法经历了35年。培植人类的卵子使其受精并植入子宫的技术非常复杂,但是即便是利用该技术成功率也只有20%左右。

  据说:2004年通过体外受精技术诞生了大约18,000名婴儿,是5年前的1.5倍。这些婴儿大多发育正常,可是当接受受精卵的女性年龄较高时,妊娠中会出现很多问题。

  此外,由于某种理由而不能将受精卵植入子宫的场合下,例如那些患了必须摘除子宫的疾病而失去子宫的女性委托第三者的女性(代理母亲),利用其子宫生产就是"代理生育"。向井亚纪是在法律上认可代理生育的美国某州进行的。

  生殖辅助医疗获得进步的背后是畜产学的进步和发展。为了生产出优质的牛、猪肉,提供优质的羊毛的羊,跑得更快的赛马而进行的相关研究,带动了理论和技术的进步,进而被应用到我们人类身上。

  读到这里,我想大家也都各有所思吧。有人会想"没有必要这样吧......",也有人会想"应该进一步研究下去......"。现在在体外受精、代理生育过程中,即使想使用夫妇以外第三者的精子或卵子也是可能实现的,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

  与此相应,"生命伦理学"(Bioethics)也渐渐倍受关注。"生命伦理学"诞生于1960年代,旨在解决生命科学和医疗中的伦理问题,进入1970年开始活跃起来。该学问的出发点是"生存科学"的理念,即思考人类如何在有限的地球中生存下去。在此基础上,与伦理学、生命科学、医疗问题等相结合,就产生了"生命伦理学"的体系。除了生殖辅助医疗问题外,人体试验、安乐死、心脏移植、基因研究等很多问题都被从生命伦理学的立场进行了讨论。

  进入21世纪后,日本的厚生劳动省从生命伦理学的立场出发设立了"生殖辅助医疗会议",开始讨论代理生育问题。2003年虽然承认了人们有权获知精子、卵子、受精卵的提供及来源,但同时又制定了禁止代理生育的报告书,日本妇产科学会也持同样态度。

  现实中相关的技术和方法已经存在,那些想要孩子的女性该何去何从呢?我想这正是女性应该表明态度的问题。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