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流动人口群体育儿状况调查及相关的政策建议

2008.07.10

三、讨论与建议

(一)讨论

1 .在京的流动学龄前儿童数量可观而其教养状况不容乐观

  此次调查的样本量占市场商户的1/3,受访家庭的孩子总数357人,在北京与父母一起生活的0-6周岁儿童为85人,占23.8%,由此,可以推算出整个四环市场的学龄前儿童大致有250人之多。北京市有1200多大大小小的市场,如此看来,市场中的学龄前儿童的数量会相当可观。

  从孩子接受教育的情况看,目前没有接受机构学前教育、处于"放养"状态的占到44.7%;正在上学前班、幼儿园、少年宫的占22.4%;目前参加四环游戏小组活动的占22.4%;另有10.5%没有说明情况。在整个四环市场,近80%的幼儿是在正规学前教育机构之外。而正在接受学龄前教育的孩子中,有半数进入四环游戏小组,意味着这个非正规学前教育组织对流动儿童承担了重要的教育任务和责任。四环孩子中,正在上学前班、幼儿园和少年宫的大部分是面临上小学的情况。北京的小学要求入小学的孩子必须接受过 1 年学前教育,为此家长在进入小学之前将孩子送到少年宫等地方,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方式。如果小学入学没有这一条件,家长可能会更多选择四环游戏小组,也有可能继续让孩子处于"放养"状态。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学前班、少年宫的每月需缴纳的费用至少在400元,正规的幼儿园、上级上类的幼儿园更高,动辄近千元。这对于大部分每月除去各种花销后的剩余收入处于1000-2000元的(占36.3%)、表示不赚钱(占16.2%)的、1000元以下(占12.1%)的农民工家庭来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占到家庭收入的一半或三分之一以上。另一方面家长的教育观念也存在问题,这些来自农村的家长,教育程度大多处于初中和小学,他们从小没有接受过所谓的学前教育,因此普遍认为学前教育没有太大必要。再有,农民工家长目前面临和关心的最大问题是生存问题,如卖菜、卖调料的,往往要起早贪黑、日夜忙碌,没有时间去关心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大多认为孩子只要吃饱穿暖、不出什么大事就可以了。同时,所从事工作的性质也限制他们没有时间天天准时接送孩子上下幼儿园。

  在北京已经入学的孩子接受学前教育的情况也可以证明以上论点。从对已经在北京入学的孩子的统计资料看,除去没有说明的,在入学前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孩子占到90.5%,没有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只占到7.4%。而在已经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孩子中,有32.6%的孩子是在老家上的学前班或者幼儿园;有31.4%的孩子上的是北京公办的幼儿园;有16.2%的孩子上的是北京的民办幼儿园、学前班、少年宫或者四环游戏小组。可见北京的公办幼儿园只承担了 1/3 的教育任务,其余的则由老家的学前教育机构及游戏小组这样的非正规教育机构承担。可能是因为老家的学前机构收费便宜、老家有人照顾;四环游戏小组便利又免费。

  但是当前在北京,像游戏小组这样的免费或是低收费的非正规教育的数量比较少,而且往往处于合理不合法的尴尬地位[4],因而无法满足大量的学前教育需求。

2 .留守儿童的教养问题迫切需要引起关注

  本次调查了解到受访家庭中有留守儿童174名,占49.2%。鉴于调查样本量仅为市场商户的1/3,推算起来,整个市场农民工摊商的留守儿童大致在 500 人左右,这也是个相当庞大的数目。如果扩展到北京市所有农贸市场,在京的农民工群体的留守儿童情况,数量和情形不难想象。

  由于我国的考试制度,不具有北京市户口的孩子不能在北京参加中考和高考,加上孩子在城市上学花销比老家要高得多,以及家长自身的生存状况等问题,大部分家长选择将原来在北京和自己一起生活的达到入学年龄的、特别是念完小学的孩子送回老家继续念书;有的则将孩子从小留在老家。如果老家离北京比较近的话,寒暑假可以让孩子来北京与自己相聚,家远的则几年都不能和孩子相见。为了弥补对孩子的愧疚之情,外出务工的家长选择经常性地通过电话,或直接寄钱、买食物和衣服给这些留在老家的孩子。但是,钱财物品毕竟不能代替父母和亲情,电话里沟通也不如亲子之间面对面地自然沟通所起到的教育作用。家长们随时都担心和挂念远离自己的孩子的健康与学习问题、安全问题、性格发展问题,希望他们在老家不要学坏,希望学校的老师们能多承担教育的责任。

  留守老家的孩子们一般生活在隔代家庭中,与外出打工的父母互动很少。父母迫于生活压力,很难顾及子女的学习与教育,更无法营造有利于孩子性格健康发展和良好生活、学习的家庭环境。由于父母教育的减少,且教育力量过于分散,父母及代养人的教育观念和方法简单,也使得留守子女会出现一些生活和学习方面的问题。

  本调查的资料表明,留守儿童的教养问题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关于家长们是否打算长期待在北京,明确表示要长期呆在北京的,占52%;表示要看情况、尽量呆在北京的,占34.6%;明确表示不会长期呆在北京的,只占到6.7%;表示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有1.8%;没有说明的,占4.9%。可见这些外出的家长绝大部分希望能够长期呆在北京。在问到这些不打算回家的农民工们在为孩子的将来如何做打算的时候,22.2%的家长明确表示要把孩子一直留在老家上学,15.4%的家长表示要让孩子进老家好一点的中学,4%的家长对孩子的成长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10%的家长表示还没想过孩子的将来,20%的受访者没有填写,只有19.7%的家长表示可能会把孩子接到自己的身边上学。除了可能接来自己身边上学外,其余的情况都可以归类到将孩子继续留在老家生活。这种情况表明,农民工外出打工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尽管有良好的愿望,但是他们很难做出明确的安排。

  另外,根据调查统计数据,30%的家长反映目前农村的村子里20岁以上的年轻人都出外打工了,村里几乎只剩下老人和孩子;25.6%的家长反映老家出来打工的人不到一半;25.7%的家长反映有一半以上的人出来打工 8.5%的家长表示不清楚;10.2%没有说明。从农村青壮年劳力外流现象十分普遍的现象也可以推论,留守儿童的教养问题是一个覆盖面相当广的一个问题,不仅仅是四环综合市场上的农民工才具有。

[4]王莹, 从对北京市三所民办非正规托幼机构的调查看如何为其发展创设适宜的外部环境(北京师范大学本科学士论文), 2005年5月。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