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四环游戏小组与行动研究

2007.07.10

本次的两篇稿件的作者采用了行动研究的方法指导教育实践,并在其过程中不断反思自己的研究态度和采用的家长工作方法,站在各种立场和角度上综合考虑问题,对自己的行为作了相关调整。他们认为,行动和研究本身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行动的研究,是空泛的理想;没有研究的行动,是盲目的活动。

 

把行动研究做在四环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吕萍

  作为一位研究者,我们需要对自己做研究时所使用的研究方法不断进行反思,这样不仅可以增进我们对自己和整个研究过程的了解,使研究行为更加具有自觉意识,也可以改进我们的研究实践质量,使所做的研究更加具有解释力度。

  从开始研究生生活,我就投入到四环游戏小组的建设与研究过程之中。在进行研究的时候,我一开始就采用了行动研究方法。在四环游戏小组工作和研究的一年多时间中,我不断调整自己的研究态度,反思自己与家长和孩子的关系,反思自己的实践过程和研究进程。在经历了这一年多的实践生活后,我觉得自己对行动研究方法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体会,感受深刻的地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行动研究中的研究者是一个研究工具,其灵敏度、精确度和严谨程度对研究的质量至关重要。因此,在从事研究时,我们必须对自己的个人因素及其与研究对象之间的互动关系进行反省和审视。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获得一种比较客观、严谨、自律的品质,进而保证所进行的研究具有较强的解释力度。在四环实践的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受到这一点,研究者的个人身份,如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性格特点等,研究者的个人倾向,如研究者从事研究的目的、角色意识、看待问题的视角、相关个人经历等,都会影响到研究者与被研究者之间的关系,影响到研究的进程和结果。

  以我的观察对象----黄芮的个案为例。刚开始的时候,为了了解黄芮及其家长,我主动与黄芮的家长联系与交流。在这个过程中,黄芮的爸爸总是委婉地拒绝和我交流黄芮的情况,拒绝参与四环游戏小组中关于亲子互动或家长值班、开会的活动,他总是将这个"任务"交给黄芮的妈妈来完成,这种现象无论我怎么努力劝说也没有得到改善。我很纳闷,以为黄芮的爸爸是一个不关心孩子的人,或者是一个对我、或者对四环游戏小组有意见的人。但是在后来持续的交往互动过程中,我渐渐发现黄芮的爸爸其实是一个十分关心孩子教育的人,他会每天把黄芮抱在腿上讲故事,每天都会询问黄芮在游戏小组学习的内容;而且他待人很和善、对人总是笑眯眯的,对我没有任何成见,对四环游戏小组充满感激之情。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差呢?后来我逐渐发现,一方面是我的性别影响了我们的关系,黄芮的爸爸觉得女人之间相处更为融洽,男女在一起不方便。另一方面,黄芮的父亲来自福建这个南方的农村,"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想非常深刻。在他眼里,教育孩子、尤其是教育女孩子的任务就是妈妈的事情。所以他总是将有关孩子的教育任务推给黄芮的妈妈来完成,每次他都说:"找黄芮她妈吧,孩子的事情她管。"还有一方面,黄芮的爸爸觉得我除了在四环游戏小组给黄芮当老师之外,和他们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关系;觉得我作为一个研究生,知识层次比较高,和他们的距离太远,不知道自己要从什么地方谈起;而且他还觉得我的年纪比他小很多,他的经历我没有什么体会,我们之间存在代沟。总起来说,就是黄芮父亲不知道该怎么跟我交谈,而且除了黄芮外,也没有什么可深入聊的了。

  鉴于此,我反思自己的研究态度和采用的家长工作方法,对自己的行为作了相关调整。例如,我在日常生活中更加仔细地关心、观察黄芮,在下摊位的时候,即使黄芮的妈妈不在,也主动和黄芮父亲交流黄芮细小的、实在的行为表现,以获得他的良好印象;在和黄芮的妈妈接触的时候尽量把他拉进我们的谈话过程中,而且更加注意大方得体,尽量让他淡化性别问题;在和他交谈的时候说说自己成长的环境、农村的生活、了解到的打工体验;在谈话的过程中尊重他,更加避免摆高学历的架子,渐渐获得他的认同感。

  一年的工作下来,黄芮的爸爸变得对我热情和客气,有了什么事,不仅是关于黄芮的,甚至关于黄芮的妈妈生孩子、摊位上的生意、老家的问题都开始和我聊起来。我认为,这样的状态基本上说明了我和黄芮爸爸的关系处于良好状态,我的家长工作有了很大进展。

  第二,行动研究是一个不断演变发展的过程,需要研究者不断对过程进行反思、调整自己的行动策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进行的研究不需要计划性,而是意味着计划要随着情况的变化不断调整和改进,体现出研究的主体性和灵活性。以家长工作的开展为例。四环游戏小组的最终目的在于发动家长形成自助组织,唤起家长的教育责任与教育意识,挖掘家长自身蕴藏的教育资源。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开展了一系列家长工作。最初的计划只是志愿者老师通过组织活动潜移默化地影响家长,鼓励家长在家当自己孩子的老师;后来随着形势的变化,家长的参与积极性逐渐被调动起来,志愿者老师开始实行家长下午带班、志愿者老师辅助的计划,并逐渐过渡到家长不仅当自己孩子的老师、也当其他孩子的老师的状态。而且我们志愿者老师开展的活动也不断丰富起来,不仅通过日常活动影响家长,也通过运动会或出游、毕业会等大型活动来影响家长,实行家长值班、家长参与式会议、家长自助基金、家长负责人、家长光荣榜等制度来唤起家长自身的教育、管理和自救与自助能力。这些家长工作都是在演变发展的过程中进行的,我们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计划方案,针对新的情况围绕最终目的制定新的计划,体现出了研究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第三,行动研究要求研究者通过自己亲身的体验,对被研究者的生活故事和意义作出解释。任何事件都不能脱离其环境而被理解,对部分的理解必然依赖于对整体的把握,而对整体的把握必然依赖于对部分的理解。研究者要注重社会现象的整体性和相关性,对所发生的事情进行整体的、关联式的思考。在对一个事件进行考察时,不仅要了解该事件本身,而且要了解该事件发生和变化时的社会文化背景以及该事件与其他事件之间的关系。在四环的活动和研究中,我们所关注的流动儿童非正规学前教育问题不仅仅限于每天从事的课程设计和实施、家长值班和家长会议这些事情;也和学前领域的政策有关,与国家的教育政策、方向、呈现的问题有关;与整个社会、北京市的人口状况与政策、北京市的城市规划、北京市的职业划分与规划政策有关系。因此,我们应该做一个关注社会发展的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不能只顾着埋头做事,也要敏锐地抬头察看与思考所做事情的背景与环境,与自己正在从事的研究进行联系和思考。从研究的角度来讲,这就是指研究者的角色要在局内人和局外人之间灵活定位。然而,作为一个研究者,我在这个方面做得很不够,缺乏研究的敏感、勤奋、理性思考的自觉,缺少一种融会贯通、联系看问题的素养。进行反思是为了未来的研究之路走得更好,在以后的研究和实践中,我急需加强在大背景下看待与分析问题的能力。

  第四,我们是集鼓动者、参与者、研究者三种角色于一身的行动研究者。我们当初做这项研究与实践的目的之一在于希望通过我们的行为,唤起农民工家长自身作为学前儿童第一教师的教育责任意识,挖掘和加强农民工家长自身蕴藏的教育能力,实现农民工从外界"输血"救助到自己"造血"自助自救的自主能动状态。因此,我们到四环去的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鼓动者,通过平等互动和参与式培训的方式,调动家长的积极性,鼓动家长们热情参与对自己孩子的教育活动。而作为鼓动者,也意味着我们也是参与者。我们需要亲力亲为在实地观察,为孩子提供适宜的学前教育课程,与家长一起讨论遇到的问题,和家长一起经历发展的所有过程。另外,我们也是研究者,我们所做的事情的目的不仅仅是提供志愿行动,重要的还在于探讨社会现象、解决社会问题。我们要时刻地反思和调整自己的研究状态和研究进程,在变动的研究过程中把握所研究问题的全貌与症结,探索更适合的解决途径。我认为,目前研究者的角色是上述三种角色中最需要我们强化的一个角色,我们不能丧失研究的自主性、严谨性和理论性。

  在四环运用行动研究方法进行实践的这一年里,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做人和做学问是结合在一起的。做人的态度决定了做研究的态度和成果,做研究的过程也是做人的过程。作家福楼拜曾经对学习写作的人说:"好好地写写那些平庸无奇的世事人情吧!"我想我们也是一样,好好地对待和研究这些平庸无奇的农民工家长和孩子们吧,他们会让你在做人和做学问方面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没有行动的研究,是空泛的理想;
没有研究的行动,是盲目的活动。

 

 

 

行动研究在非正规教育家长工作中的应用
----以四环游戏小组新学期的家长工作为例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贾蔚云

  行动研究,顾名思义就是要将"行动"和"研究"两者合二为一,是由实际工作者在实际工作情境中,对自己在实际活动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进行的研究。行动是有目的的活动,研究是有计划的研究。

  作为非正规教育组织的四环游戏小组,两年来,四环游戏小组的志愿者在关注四环市场的农民工学龄前子女的教育状况外,更在此期间走进了农民工这个群体的生活,与这些人们接触、相互了解,并建立起了良好的人际关系,形成了行动研究情境的现场。四环游戏小组建立之初,研究者就将其宗旨定位于发展一种家长的自助和自治组织。在两年多的发展过程中,家长工作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到现在不但成立了家委会、家长骨干代表、妈妈或爸爸老师制度,还成立了四环游戏小组家长自助基金会,家长们自己掌管基金会的经费和安排大型活动的组织,取得了重大进展。可以说,游戏小组家长的自主意识在慢慢地萌芽、发展和壮大。笔者拟从这学期的家长工作为例,对游戏小组的家长工作做一下经验的探讨以及理论的提升,同时也是对行动研究运用于家长工作中的反思。

  流动性是农民工生活的状态之一。如果老家有事,家长们就得停下生意回家探望;而市场中也会陆续出现一些从农村来的新面孔,他们会给游戏小组送来一些新的孩子。孩子们和家长们时来时往,而在每年的新学期开学之初,来往的现象自然更加突出。游戏小组成立两年至今,已有两次的"离组和来组(游戏小组)"的高峰期。

  今年八月末九月初,随着小学的开学,四环游戏小组有大批(15个左右)孩子都走了,他们的离开同时意味着他们的家长也会渐渐从家长会中离开。接着相继又来了一些新孩子(约10个左右)。为了迎接新一学期的到来,在九月中旬,我们召开了一次家长会。

  会议之前,我制定了会议的内容,其中重要的一项便是新老家长之间的认识、交替,然后请新家长谈谈自己孩子到游戏小组后的变化,应该说,新家长才是这次会议的主力军。可没想到家长会当天竟然来的基本都是老家长,只来了2个新家长,这两个新家长还是通过我们志愿者老师一遍遍下摊位拉来的。没有几个新家长,怎么进行预先设定的内容呢?我不得不临时更换了一下讨论的题目,而这样又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一些工作的滞后。

  这次的家长会引起了我的担忧和不解,这些新家长虽然来游戏小组不久,但大多数对游戏小组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对我们这些志愿者的态度也有挺热情的,为什么一到开会就不来了呢?我试着以一个家长的身份来重新打量和审视游戏小组......

  在四环游戏小组,家长志愿者由于文化水平不高,受教育经验较少,他们的育儿信心不足,他们不敢相信自己会站在孩子们面前当老师,不敢承认"就自己这点水平还能教给孩子什么知识" 。于是在组织活动之初,新家长们并不对自己在游戏小组付诸的行动抱有什么希望。同时,他们对游戏小组的宗旨和性质不了解,更谈不上理解和参与,让他们来参加家长会还不如做会儿生意,"浪费那时间干啥"。相反那些老家长,跟随游戏小组至今已有两年多的时间,家长与志愿者老师之间也形成了一种由最初的怀疑到现在的信任合作的关系。

  这样想着,不禁对新家长的态度释然了。我想现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工作应该是志愿者老师主动多和这些新家长联系,以增强他们对游戏小组的信任、认同感和了解、参与程度。

  接下来几天恰巧要举行一次"十一"亲子运动会,我想这是一个与新家长走近的好机会。开运动会前一天早上,我路过市场门口,看见王家鹏和他妈妈拿着包子从市场里出来。我主动跟他们打起招呼:"王家鹏妈妈你好啊。我是王家鹏在四环游戏小组的贾老师,你们还没有吃饭呢?"她一见是老师,也很热情:"老师你好,家鹏吃过了,我正在吃呢。你来这么早?"我下车解释道:"是啊,我们老师每天早上8点半就到教室了,让家鹏跟我去上课吧。来,家鹏,坐上我的车子吧。哦对了,我们明天要开运动会,你跟家鹏一起来参加吧,有好几个咱们家长和老师的比赛呢。"他妈妈迟疑了一下:"明天啊,再说吧,不知道有没有空?"王家鹏早就在我旁边叽叽喳喳了:"老师,老师。"我就顺势说:"其实孩子特别喜欢运动,我们每年都给孩子们举行这样的比赛,因为你们平常很忙,跟孩子在一起玩得时间也少,所以在运动会上有几个是家长和孩子一起参加的,孩子每次玩得特别高兴。"他妈一看孩子那股热情劲儿,就说:"好吧,那我尽量带着去吧。"第二天早上我就专门去了王家鹏家,希望他和妈妈能够参加第一次游戏小组组织的大型活动。我一去王家鹏就围着我兴奋地叫个不停(他还不怎么会说话),他妈妈见孩子和老师真诚的态度,就说:"那好,老师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儿就去。"果然在排队的时候,我看到了王家鹏妈妈的身影......

  王家鹏是游戏小组新来的小朋友之一。开始的时候是跟着表姐史佳美(游戏小组的老孩子)来的。由于年龄较小,一直有姥爷送过来,老师们几乎没有见过孩子的父母,只知道是在市场卖奶的。而且他姥爷来了放下孩子就走,根本不容志愿者跟他沟通四环游戏小组的情况,他的家长也就谈不上对游戏小组的了解。其实像王家鹏这样的家长的状态在新来孩子的家长当中并不少见,王静、李珊、徐晨、曹圣伊等,这些孩子的父母都很少在游戏小组露面,基本都是以祖辈照顾或以生意太忙为由匆忙离开游戏小组,以至于我们跟这些家长的沟通处于无效状态;这同时也暴露了志愿者工作的不足,志愿者在与这些新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在每天教育活动结束以后,更应该跟着新孩子来到摊位上,认识他们的父母,并与之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多多与他们沟通孩子的信息,使之了解游戏小组的基本状况。然而这些工作很多志愿者都没有做到,觉得来送孩子的人是谁就跟谁沟通,不来送孩子的家长也就算了。这样的态度和做法都是不可取的。

  在家长会过后,我建议每位志愿者平时一定要去新孩子的摊位上看看,与孩子的父母沟通孩子当天的情况;不断地提醒家长如何在家配合志愿者老师的工作共同教育好孩子;在碰上大型活动的时候不要忘记叫每一个新家长匀出半天的时间陪陪孩子,和孩子一起共渡一段美好而快乐的时光。

  正是有了以上的分析和反思,在接下来的家长工作中,我改变了工作方法和思路,在庆"十一"的运动会上,几乎所有的新家长都去了,而且还积极参与其中。一会儿家长跳起了大绳,一会儿家长又拍起了乒乓球,场面十分热闹,孩子们也玩得都十分高兴。通过这次活动,新老家长之间明显比先前熟悉了很多。

  通过对以上家长工作的总结和反思,我逐渐加深了对行动研究的体会和认同。总结起来,每次在行动研究中做好新家长的工作,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以平等的态度跟家长交流和分享。游戏小组的志愿者大都是高学历的大学生,其成长经历与农民工大不相同。从我个人来讲,正是这么多年的受教育经历,才使我对这个社会有了更多的体会和理解,加之自己的成长经历和生活环境与他们大致相似,于是更加使我对待这些家长有了更多的关怀,愿意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去体会他们对待社会和教育的态度。家长工作中的平等并不仅仅是一种"放下高姿态"的施舍的平等,而是更多的从家长们(被研究者)的实际生活出发,换位思考,体谅他们对社会的呼声,从而促进二者之间心灵的交流。

  2.以协作的精神来带动和感染家长。成立一个健全的家长组织很难,何况是针对外来人口这样一个特殊群体去成立组织。因为他们的受教育经历以及生活经验告诉他们"自己有钱挣就行了"的想法,而他们也认为自己在城市里的声音是微乎其微的,是没有人在意的,因此很少有人会想到要成立一种组织去表达他们的心声。但是在游戏小组,每一位家长都是我们的朋友,或者说,我们都要把家长看成朋友,在活动的时候任何一个家长都不能少,而且我们也会给予家长更多的信心并表达他们的心声。每次家长会,总有几个家长会迟到,我见到他们总会说:"××妈妈,快来呀,就差你了","××爸爸,你怎么才来呀,大伙都在等你呢" 。以此来体现对他们的尊重和地位的认同。家长一直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这句话应该体现在游戏小组活动方方面面,让家长体会到这件事离开他们的参与就办不成;没有他们的参与,事情就没有办法发展。这样,家长们就会觉得自己的作用原来很大,便有了更多的行动。

  3.从各个角度去跟家长交谈,做一个善于观察和发现的行动者。每个人都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丰富个体。家长也有很多想跟别人分享的情感和想法,志愿者老师在与家长接触的过程中要善于观察,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体会他们的性格,采取不同的策略来跟他们接近、交谈。有些观察是可以写在本子上的,有些理解却是文字所无法形容的。所以一定要跟家长们多交谈。生意、生活、命运,我觉得这些都是家长们容易引起共鸣的东西,他们面对的生活无比直接地在体会着这些词汇的意义。而且,从这些话题上我们也可以更多地了解这个群体的思想状态以及与教育相关的其他东西,这对我们进一步开展家长工作、进一步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4.站在家长的角度,了解他们行为的意义并作出解释,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研究有下一步的进展。新家长很少是通过志愿者的一两句介绍或劝说就来游戏小组参加活动的,都是经历了时间的打磨和各方努力后才慢慢提高觉悟,而后志愿来游戏小组承担起照看孩子们的义务的。他们最初的不参与,不应该是研究者们放弃努力的缘由,而应该是工作的开始。面临困难,行动研究者应该调整预先的计划,采取措施来积极应对,而不是放弃或者敷衍了事。只有这样,才算得上真正的行动研究。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