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环收获了孩子的快乐与美满和谐的家庭

2019.04.09

  编者按: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游戏小组的"妈妈老师",她质朴的描述,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家庭的变化。游戏小组从来不只是关注一个孩子,从孩子出发,引导家庭的变化,最终受益的是全家,更包括游戏小组整个大家庭。

四环游戏小组 李芳华

智彭一家

  国智彭2009年2月16号出生在河北省深州市,2012年9月份来到游戏小组。智彭在家里排行老二,有一个姐姐2005年出生,是小学生,在北京上学。爷爷奶奶在老家,姐弟俩每年暑假都会回去看望爷爷奶奶。父亲1994年来京打工,开始在工地干活,2002年经朋友介绍在物业上班,2010年起做物业管理,2012年国爸爸上了成人大学,之后获得大学学历。母亲是全职妈妈,2005年国妈妈带着女儿来到北京, 2014年遇到史上最难幼升小,需要父母双方有社保,5月份国妈妈开始在肯德基上班。

安静男孩和积极妈妈

  智彭是个挺帅的小男孩,单眼皮,大大的眼睛,就是有点廋。智彭是和杨科前后脚来到游戏小组,智彭来时已3岁半,不是小不点儿了,适应新环境能力强些,加上智彭性格温和,很安静,没有因为看不到妈妈而哭闹的所谓"入园焦虑"。为了让大家和智彭、杨科彼此熟悉,游戏小组的老师让他们向大家自我介绍,"我叫智彭",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能听清,语言表达也很清楚。智彭来后好像没有大声说过话,走路慢慢地,也不和小朋友抢东西,他的安静有时会让老师忽略他的存在。记得有次他在玩玩具,别人跟他抢,他就松手了,一句话也不说,但是明显能看出他的不开心,肖老师就蹲下来说:"智彭你是不是也想玩啊?"他也不说话,肖老师说:"如果你也想玩,你可以和他说,这是我先拿到的,如果你想玩,咱俩可以一起玩。"智彭点点头就走开了。

  国妈妈是全职妈妈,孩子送来游戏小组,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所以很愿意参加活动,表现很积极。有次开家长会,丁丁老师说,谁自愿当骨干家长,国妈妈赶快举手自荐,"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丁丁老师说,就是比别人多付出些,服务大家。接下来国妈真的是眼里有活儿,看到什么活就干,不管活儿干净还是脏,记得只要是她们家值班,游戏小组的各个角落国妈妈都会打扫一遍,从早上一直到放学,她基本不闲着,帮忙带孩子上厕所、准备材料、或是在屋里帮忙维持孩子秩序,成为老师的好帮手。

  还有,只要有大型活动,国妈妈也是冲在前面,刚来不久就遇上举办新年游园会,这是游戏小组的传统节目,会请家长和孩子表演节目。国妈妈和丁老师排练并表演了《城里人,乡下人》的小品,国妈妈很上心,为了演出效果好,提前做准备,连着几个晚上去丁老师家里排练,还把何校长平常买调料穿的工作服给借来了,真是下足了功夫,游园会演出取得了圆满的效果,家长和孩子们报以了热烈的掌声。到现在丁老师一讲起,依然历历在目。

国妈妈的烦恼

没玩过跳绳、拍球的姐姐

  由于姐姐恩慈上幼儿园时家里没经验,邻居送哪里就跟着送到哪里,结果孩子在幼儿园阶段没有建立好规矩。姐姐上的那个幼儿园每天要写很多字,每天写字又握笔姿势不良,孩子的食指已经弯曲了,而且还没有玩的时间,妈妈看到很心疼。姐姐上小学一年级时,老师经常找妈妈谈话,你家孩子怎么连最基本的跳绳和拍球都不会,这些都是恩慈到了小学才学会的,也没有画过画。上小学后学习认字什么的恩慈因为在幼儿园已经学了,觉得自己都会了,上课时常不专心,做练习有时错的题都特别简单,稍微细心些就不会错,不认真听讲的毛病养成了,再纠正可就困难了。

  智彭参加了游戏小组,也给了姐姐恩慈一个好机会,周六上午她经常和弟弟一起来这里玩,有时学校下学早也跑来玩,弥补了早期没能玩游戏的亏欠。

  由于没有建立好规矩和行为秩序,在游戏小组有时会带来不良的影响。有次她在建构室玩,当我来到后她带着几个小不点爬书架呢,我一看好吓人,万一掉下来可怎么办,我说:"恩慈你是小学生了,是大姐姐,刚才太危险了,万一掉下来,会摔坏的,就不会走路了,在这里你要帮我带着小弟弟小妹妹学本领呢,你这么做他们会跟着学的"。她虽然在上小学,一些行为习惯很不好,坐在板凳上,腿总是叉开,还晃来晃去,我说:"恩慈小女孩是不能把腿叉开的,要双腿并拢,手放在膝盖上,来回的晃动别人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志愿者老师也常常和国妈妈聊,一起商量对智彭姐姐的引导,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慢慢地恩慈出现了一些转变。例如我看到,她来了会自己玩乐高,或是带着几个小女孩折纸,在参加集体活动时,也能够坐端正。

  2014年新年就要到了,为了参加游园会,恩慈放弃了自己学校的活动,来参加游戏小组的活动,但由于天气情况,四环的游园会临时做了调整,姐姐恩慈有些不开心:"怎么改时间了,我好想参加啊,我两边都没参加上"。小姑娘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关注过度导致的问题

  在智彭家,孩子的教育都是国妈妈过问,国妈妈对孩子很上心,来到后由于特别认同游戏小组的理念,各种活动没落下过,也特别爱学习。每周五晚上的家长读书会,游戏小组会给家长买一些育儿方面的书籍,周五晚上聚在一起分享阅读,结合平时育儿中遇到的问题进行讨论,相互沟通交流,大家渐渐尝到了甜头。因此无论刮风下雨都会赶过来,家长们也把读书会当做了自己文化生活的重要内容。国妈妈爱学习更是有目共睹,希望通过学习,提高育儿能力和效果。国妈妈的爱学习,有时看到了书上的一些内容,但没理解透彻,钻了牛角尖,进了一个死胡同,书上的东西也不全是百分百正确,要看实际遇到的问题,要有些变通,记得学《弟子规》时,国妈妈就太较真了,什么事都以弟子规来要求孩子。过于较真有时会适得其反。

  智鹏有段时间注意力不集中,有些小动作,爱眨眼睛,妈妈就带着他去南三环一个医院,大夫告诉他,智鹏可能是多动症,开了好多药,花了1千多块,吃了药以后还是那样。志愿者老师和其他家长就和她聊,眨眼睛和睡眠也有关系,有时我们大人太紧张也会眨眼睛,你要先能清楚是什么原因,不要乱给孩子吃药,其实孩子的一些行为表现也是有阶段性的,也可能是偶然的。全职妈妈过于关注孩子,对孩子一点点小毛病揪着不放的这种紧张情绪反而会带来不利影响。

全职妈妈的生活

  作为全职妈妈,对两个孩子的吃喝拉撒睡全都能照顾得细致充分,孩子反而没有机会学习自理行为。常常看到国妈来游戏小组接孩子,穿衣服、系扣子、戴帽子,国妈全部包办,智彭只是直直站着如同木头人。由这个情形可以想见,国妈真是很不容易。

  国妈妈是典型的家庭主妇,每天的职责就是洗衣做饭照顾孩子,相夫教子,生活圈子局限在家里、农贸市场、孩子学校三点一线的生活方式,人际交往也是比较单一,家人、老乡居住附近的人。老公对她有些爱答不理,对孩子也不管不问毫不关心。有次父亲节,我们做相关的活动,智彭折了领带,拿回家送给爸爸,孩子本来开开心心的,爸爸却不耐烦地说,"上一边儿去!"国妈在家长会上提到这事,很是委屈,在家庭教育中也感到很无力。

正确的抉择

面对史上最严幼升小

  近两年北京市出台一项政策,外来务工子女在京入学要"五证",全国学生统一学籍。就是这五证让好多孩子上不了学。国妈妈为了五证开始找工作,2013年5月份找到了一份在肯德基上班的工作,由于单位的位置比较远,需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骑车要1个多小时,下午2点下班再骑车回家。工作很辛苦,一个月只休息四天。考虑到上班后智彭不能来游戏小组,需要送能够提供全天服务的幼儿园。于是国妈不得不去寻找新的幼儿园,结果看了好多幼儿园,没有一个合适的。

  国妈之后在家长会上跟大家讲了找寻幼儿园的经历,说是看了其中一个幼儿园的课程安排,问园方是否有玩的时间。园里老师说:"那也不能光玩啊,玩会儿学会儿"。国妈妈说那我怎么没看到你们课程上安排有游戏时间呢。国妈在游戏小组时间长了,学会了自己做观察和评价判断,她知道学龄前孩子需要的是什么,真正能够理解和认同游戏小组教学的理念。由于对游戏小组的感情,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她觉得还是游戏小组好,但老公是典型的大男人,家里事什么也不管,他去上班儿子就没人送,她不想儿子去那样的幼儿园,那怎么办呢?国妈就想办法说服她老公,告诉他儿子当下这个阶段应该以玩为主,要培养他生活自理的行为习惯,并与老公交流四环游戏小组好在哪里,又拿儿子和女儿比,说以前老大什么也不会,画画不行、跳绳和拍球都是到了小学才学会,而且女儿的手指写字都弯了。智彭在家的表现,和每天拿回家的作品,国爸爸其实都是看到的,结果老公被说服了。两人商量,早上国爸爸送,下午妈妈接。

"国爸爸,早上好!"

  能说服国爸爸来送孩子实属不易,记得国妈妈刚来时,听国妈妈说以前国爸爸是什么也不管,家里的一切和孩子的教育问题都是她在张罗。国爸爸以前从没送过孩子,游戏小组的大型活动也没参加过,为了拉他加入,现在他早上来送孩子,我们每天都会和他打招呼,"国爸爸,早上好!"开始时他也不理你,看不上这里,觉得一帮女人能干什么(这是和他熟悉后他自己说的),慢慢地会点个头,或是嗯一声。

  国爸每天来送孩子和他说话的机会就多了,以前想聊都不见人,于是丁老师开始有意识地做工作,跟国爸爸聊,从简单的问好开始,每天坚持说"国智鹏早上好","智鹏爸早上好"。最初每次都是丁老师说"国智鹏早上好",国爸爸一句也不说,下午也一样。也不知问候了多少个"智鹏爸早上好",突然有一天,丁老师说过"早上好"后,也有个声音说"丁老师早上好",看来是爸爸松动了。慢慢地丁老师就注意跟他聊些智鹏的情况,如:"你家智鹏今天上课回答问题不错,老师刚说出来,他立马就想起来怎么回答"等。先说些好的,特别是肯定国爸的行为,如"你看最近都是你在送智鹏","你看你儿子进步多大啊!"慢慢地熟悉了后也会跟他聊些智鹏不足的情况,像,"你没来送之前,智鹏注意力不集中,老爱游离,和别的孩子打闹。"国爸爸听后有所认同,丁老师就会趁机和他聊些父亲带孩子的好处。

  慢慢地,国爸也开始反思自己,回家后不应把工作中的情绪带回家里,试着和儿子聊天。儿子开始对老爸的变化有些不适应,慢慢地也放开了,会和他聊很多问题,国爸爸也会帮儿子出主意。国爸爸慢慢地喜欢来游戏小组,不再是来了就走,会停下来同家长和老师聊会儿天什么的。国爸爸真正融入游戏小组这个大家庭是2014年11月份秋游的时候,我们特别动员了国爸爸做主持带队,国爸爸那天早早地就来到了游戏小组,带队时也很认真负责,会不时问下后面的孩子有没有跟上,当天国爸和儿子玩得很尽兴,一起出去玩,与家长之间也更加熟悉热络了。秋游回来后,我们感觉国爸爸和我们的距离拉近了,相互之间感到不再那么生分而是亲近不少,像一家人似的。

  国爸爸说来到这里什么烦恼也没有了,就当是工作后减压的地方,现在更是感觉到游戏小组对自己不光是减压的地方,更是让他和儿子共度亲子时光的好地方。因为平常也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以前都是国妈妈值班,所以特别要求和别的家长换班,把他家值班时间调到周六上午,这样他就可以来值班,可以和孩子一起享受童年生活。

收获了家庭的幸福和谐

国爸爸的育儿日志

  下面的文字是国爸承担育儿角色后写的一篇日志,字数不多但是感受真切。

慢慢融入他的儿童世界
(2014年10月25日)

  提起笔不知道该写什么,天天很忙碌。对孩子一直放养,不太管。一直都是由他妈妈负责,我跟孩子也很少交流。
  自从他妈妈上班后,这两个孩子改由我接送,跟游戏小组的家长和老师见面就多了,沟通也渐渐多了。在这一段时间,发现彭彭确实有一些小问题。例如,见人很少打招呼,感觉孩子比较性格内向。有时和他妈妈沟通,建议我和孩子多在一起玩玩,经常夸一夸他。经过这一段时间和儿子相处,发现自己和儿子的关系越来越近,也特别爱和我说话,聊一些游戏小组的人和事,我也试着和他一起分享他的故事,给他一些建议。和儿子沟通,我也慢慢地融入他的儿童世界,自己在工作中遇到一些压力也有所缓解,而不会再把一些负面情绪带回家里。
  一写就写多了,不知如何结尾。总结一些心得,你和孩子一起,就要把自己变成无忧无虑的儿童,忘掉工作中的事情,这样才能走进他们的心,他们也愿意和你说一些心里话。
  最后祝愿游戏小组天真活泼的孩子们茁壮成长,我也跟着一起成长。

  这是国爸爸第一次写的育儿日志,从简单朴实的话语里,能明显感受到国爸爸对游戏小组理念的认同,从他开始关心孩子,学会站在孩子的位置看问题,和意识到了自己不足的地方,以及怎么和孩子相处,感受到做父母的乐趣。另一方面,由于自己开始和孩子相处,体会到了国妈妈以前一人带孩子的不易,也学会了理解妻子,夫妻之间也有了交流。有次给家里老人买衣服,国爸爸说"给你也买条羽绒棉裤",国妈妈不舍得,说"太贵了",国爸爸说,"你每天起那么早上班,冬天太冷了,还是买一条吧,听我的!"国妈妈跟我们分享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孩子的教育问题夫妻俩会一起商量解决,我们也会给国爸爸一些建议,比如让他多和同龄孩子玩,父子之间多些交流,多肯定他,接下来国爸爸来到后会带着智彭打扫卫生,讲故事,有时接孩子来早了也会参与进来,和孩子一起做手工。慢慢地智彭也跟着发生了变化,会主动地和老师打招呼,进屋后会说:"卞明亮我们一起玩跳棋吧",越来越开朗主动了。

  随着国爸爸的融入,让这个家庭彻底改变了。有次开家长会,国妈妈分享了一件事,说是国爸爸有天回家抱着她转了三圈,国妈妈在说这句话时,脸上洋溢着幸福,大家听了都为国妈妈高兴,也为这个家庭越来越和谐美满而祝福。

智彭长大了

智彭的口头作文

  四环游戏小组每年春秋都会举办亲子运动会。往年,这类活动都是妈妈参加。2014年六一亲子运动会爸爸替换了妈妈,10月里的秋季亲子运动会也是爸爸和儿子一起度过的。爸爸特有的阳刚之气在感染着孩子,爷儿俩也共享难得的快乐时光。智彭在口头作文中做了记录。

我和爸爸参加亲子运动
(2014年6月1日)

  今天爸爸和我一起参加了亲子运动会。我是草莓队,我和爸爸玩了拉大车、顶沙包、钻轮胎、彩虹伞,还和小朋友玩了滚轮胎、袋鼠跳、青蛙跳和夹球前进。家长还玩踩气球,拔河了。家长玩拔河的时候,还给小朋友发点心了,陈浩晨给小朋友发的面包,丘老师给小朋友发了夹心饼。最后点名发礼物,给我发的是《幼儿画报》和《小熊维尼》。爸爸骑电动车带我买了饼,又去吃了驴肉火烧,就回家了。
  我和爸爸玩得很开心,在回家的路上,我问爸爸:"开心吗?"爸爸说:"玩的肩膀都酸了。"我说,"那是你好久都没有锻炼了"。

学习自己照顾自己

  由于妈妈上班换了爸爸送儿子来游戏小组,爸爸不像妈妈一样,什么都替他干,这无形中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智彭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以前来到后,放水杯,脱外套和摘帽子都是妈妈的活儿,智彭站在那里,手不用动,这些妈妈会自动帮忙放好。可是爸爸不会替他干,智彭必须自己做。我们也开展了相应的活动,尽可能地要求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增强自理能力。智彭很快学会了照顾自己,来到后会自己唱着儿歌,"大门关关,小手抱一抱,弯弯腰,点点头",把衣服叠的整整齐齐,在适当的位置放好,国智鹏状态越来越好。之前蒙氏总结时智彭常常坐不住,会有小动作,或是和别的孩子打闹。现在特别好,上课会跟着老师的活动情节走,举手发言特别积极。

游戏小组的小画家

  智彭是游戏小组公认的小画家,春夏秋冬、游园会舞龙、冬天窗台上的蒜苗和菜头等等都不在话下,最近他画丁老师着了迷。有天下午来晚了,妈妈说是因为在家里找画好的画耽搁了:"国智彭中午吃完饭,自己就会起来,一段时间以来每天回去都画丁老师,今天画了三张丁老师。我说我们先去游戏小组,过会儿妈妈回来好好找,等放学了妈妈接你时,给你送来好不?", "不行,找不到就不来"。

  智彭拿着画给丁老师看,天呀,画的也太漂亮了,两条长长的发辫、还带着头花,脸是笑的。穿着裙子,高跟鞋。关键还用红笔画了红红的脸蛋,丁老师心里都乐开花了,国智彭的小小一幅画让丁老师产生了作为一名幼师的幸福感。

  2014年年底游戏小组在图书馆举办了亲子故事大赛,智彭和他爸爸表演了两只倔羊的故事。大赛的第二天组织活动时,老师问孩子们你们都喜欢谁讲的故事啊,好多孩子都说是智彭和他爸爸讲的两只倔羊,对国爸爸摔了个大屁蹲印象深刻。要知道平常国爸爸是个爱端着的主,今天能为了儿子有意摔了个大屁蹲儿,真是不容易,国爸真正放开了,把四环当成了自己的家。智彭演得也不错,动作很到位,说的也很清晰,中间也没让爸爸提醒,两人特别默契,看得出来在家下了不少功夫。智彭之后把这一幕也画出来了,留下了宝贵的记忆。

相互惦念的一家人

  今年春节过后,为了适应小学,家里安排智彭提前去瀚博学前班了。虽然孩子不在游戏小组,国爸爸还是惦念着这里,单位给职工游艺发的魔方,收集了好多装了一只大袋子提过来,11周年庆典上给孩子们当礼物发了。送儿子上瀚博,在回家的路上,自己也会拐到游戏小组待一会儿,不断地和儿子一起回来,国爸爸和我们还像一家人一样,惦记着彼此。5月份丁老师生病了,国爸爸知道后,特意来告诉丁老师,有一个地方看病特别有效,国妈妈就是在那里看好的,国爸第一次来四环没见到丁老师,接着连着来了两三次,像国爸爸和我们这些来北京打拼的人是一样的,我们在外生活圈子很小,是游戏小组让我们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有了一个相互抱团取暖的地方,除了老家这里也是一个家。

  国爸爸一家日益和睦相处的氛围,让他的同事冯涛很羡慕,这个同事也有一个学龄前的孩子,国爸爸和国妈妈两人做冯爸和冯妈的工作,最后夫妻两人商量决定,冯妈妈辞职,在2015年5月15送孩子一起加入到游戏小组这个大家庭。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