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高学历,却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老师----四环游戏小组的"妈妈老师"丘连福

2018.10.30

  今天介绍北京四环游戏小组的一位"妈妈老师",她来自南方的农村,既没有高学历,普通话又讲得不标准。但是,她却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老师。

  四环游戏小组 舒曽

  编者按:很多人好奇,四环游戏小组到底和幼儿园有什么不一样?实际上,游戏小组(playgroup)是一种家庭自发的社区育儿形式,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助。四环游戏小组本身基于四环农贸市场,创办的初衷也是希望能够拉动流动人群自身的育儿力量。这一设想很大胆,因为英国的游戏小组往往是中产阶层发起的。从2004年到现在,13年间,不少人质疑我们的行动是否可行,其中最受质疑的就是师资,"流动人群的教育背景可以让他们成为孩子的老师吗?"这也是关于什么是教师,什么是幼儿教育的考问。在幼儿园集团化,幼教工厂化,拼投资拼高端的时代,教育似乎要越洋气越昂贵才越好。教师自然要高学历,最好有海外留学背景。
  可是今天我们想跟大家聊的是这样一位老师,她只有初中文化,说话有口音,2010年开始成为游戏小组的"妈妈老师",在此之前她是游戏小组的家长,同时也是四环农贸市场卖调料的摊商。

  游戏小组成立初期靠北师大的志愿者支撑,但每天都会安排半天的家长老师活动,来拉动家长的参与。那时候,丘老师也开始展现出老师的风范来。每次来值班并不是像很多值班家长那样只看自己的孩子,而是照顾到大部分孩子,还经常故意错开自己孩子在的组,指导另外一组的孩子。面对孩子们,丘老师也是慈爱与要求并存,细心照顾孩子们喝水上厕所的同时,对于孩子的各种活动也积极配合,带着孩子们做操、游戏。丘老师在游戏小组的成长日益凸显出来,深受家长和孩子们的好评,志愿者们开始盘算着拉拢她做四环游戏小组固定的家长老师。

  2010年12月底,大家轮番上阵,跟丘老师讨论让她来游戏小组做固定家长老师的事。还有些怯怯的她是推辞了又推辞,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个,比不上那个,还是另外几个家长比较合适。后来,盛情难却之下,丘老师只答应说反正最近没事,愿意经常来游戏小组。这一来就是7年。

  这是丘老师在2017年教学日志里边的话,这其中的思考不亚于任何一个科班出身的老师:

  ・每个孩子都不喜欢被批评,都喜欢被夸奖。但夸奖也要有个度,要是夸多了,孩子就会很骄傲。所以我们在夸孩子时,要把握好这个"度"。
 ・调皮的孩子总是很聪明,别看他们平时上课心不在焉的样子,其实已经默默地把老师说的话记在心里了。
 ・仔细研究就会发现,昊宇是一个多么精灵的孩子,他会使用各种社交技术,软化老师,让老师没法对他凶,没法不爱他,不好意思管束他。他会死缠烂打,软硬兼施,如果老师不花点心思,不拿出点智慧来,只怕会被这小家伙拿住,被他牵着鼻子走,别说给他提要求了。可想而知,这样一个聪明的孩子,在家里能把他妈妈哄得团团转,如果妈妈没有一点定力,早就被孩子降服了。

  对于一个合格的老师而言,或许比高学历更为重要的是其他的东西。

把教育还给生活

  我记得丘老师问过我"你知道黄瓜明明是绿的,可是为什么要叫它黄瓜吗?"我完全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们吃的黄瓜都是嫩的,等它老了就会变黄。"

  丘老师成长在福建的一个山村,庄稼成熟在她每一个童年的梦里。"清明前后,种瓜点豆"这些对城里人来说是从书本里学来掉书袋的"知识",就是丘老师最平常的生活。丘老师对孩子们的教育,就是把她对自然生活的感受带给孩子们,让孩子们学会观察,并热爱自然。

  今天下了一天的中雨。早上出门只是下着毛毛雨,到了小组雨越来越大了。我一进院子,看见我们的黄瓜秧又长高了很多。一天不见变化很大。周六还没看到黄瓜花,早上去了看到好多黄瓜秧开了很多花,有两根黄瓜也开花了。我看了一下结了很多小黄瓜了。看到这些植物长得这么好,我的心情特别舒畅。丝瓜秧也长高了很多,南瓜秧和葫芦秧也得长高了,要爬藤了。下午户外活动的时候,雨停了,我让孩子们出去先观察植物,看看黄瓜花是什么颜色的,有几瓣花瓣。找找结了几根黄瓜了等等。之后再画粉笔画。孩子们出去就去看黄瓜秧,找找黄瓜和看看黄瓜花。还看看自己种的小植物。孩子们都说,怎么没看到蜗牛呀,我找了找还真没有看到蜗牛出来。孩子们问我,丘老师下了雨,怎么没看到蚯蚓出来呀?我说,可能今天天气不会闷热,它们不想出来,想在泥土里吧。豆豆跟我说,丘老师你知道丝瓜秧为什么长得这么好吗?我说,我不知道呀,你知道吗?他说,是因为种种子的时候,我拿了一条很大很长的蚯蚓放到里面,蚯蚓会松土,所以丝瓜秧才长得这么好。我说,哦,原来是这样呀。(摘自丘老师教学日志20170406)

  你若要往阳春白雪处说,去分析有没有华德福、自然教育、瑞吉欧的影子,自然可以。也可以说从这里边看到了"生成式课程"、"儿童主体"、"科学观察"、"如何引导孩子画画"等。

  但我更希望你说"这算什么,不就是平常小事吗?"因为当这么说的时候,就要去和我们熟悉的幼儿园教育做对比,去思考教育是一件怎样的事。我看到太多的幼儿园植物角的教育,把一盆植物分解成了"种子的结构与发芽"、"种子生长的条件"、"植物的向光性"等等,尽管现在越来越强调经验的准备,可是落脚点还是知识,要让孩子知道些什么才有意义。这就导致某些幼儿教育越来越脱离孩子的生活经验。我们太看重脑部的教育,却忽视了让儿童去感受生活的教育。教育就是一个日子和一群孩子,丘老师不懂植物的解剖结构,可是她知道让孩子感受自然,和植物、昆虫做朋友。

平静关照的心

  接近丘老师,你就会发现她身上有一种认真而柔和的力量。她汉语拼音都认不全,电脑知识也是到四环当老师才开始学习,从13年第一篇沟通日志开始,每周2篇教学计划,每月一次蒙氏活动(桌面区域活动)总结,从未间断过。她也抱怨工作的繁杂,可是每次总会熬夜保质保量地完成。

  你见到她,十有八九是笑着的,那种笑容是一眼就能看到心里的笑,是孩子才会有的那种笑。这种笑和生活的得失没有什么关系,她从不给自己的生活贴任何标签,她的内心是平静的。也是这份平静,让她能够真诚地关照每个孩子。

  每个孩子都有天真的想法,在大人看来微小的愿望却是他们生活里的彩虹,丘老师愿意让孩子感到自己的想法被大人重视。

  今天文正不知怎么的,对葫芦娃很感兴趣,蒙氏收玩具时,他跟我说;老师你会唱葫芦娃吗?我说,我会唱呀。他说;你能唱一唱吗?我说,你是不是很想听这首歌?他说,是的。我说;那我给你放这首歌,我们一起唱吧。他说;好的。于是喝水过度环节,我给孩子们放了葫芦娃的歌,文正也跟着一起唱。文正放学的时候,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葫芦,他说,这葫芦娃怎么还不出来呀,它什么时候才能蹦出来呀。(摘自丘老师教学日志20170724)

  教育或许就是一颗赤子之心点亮满天童心的过程,丘老师有时候也会故意"孩子气",一方面让孩子感到有趣,另一方面也真的做到了一日生活游戏化,让孩子在兴趣中增加经验。 安安每天来小组都很高兴,外面做操回来,他喝完水后,把水杯横过来放在自己的眼睛前面,他透过水杯看我。我看他这样玩,当时我也在喝水,我的水杯是粉红色的,我也把我的水杯横过来放到眼睛前面,也通过水杯看他。我说:"安安你看我是什么颜色的?"他说,"是粉色的。"我说:"我看你也是粉色的。"之后,他把他的水杯又放到眼睛前面看我。我问,"安安你看我是什么颜色的?"他说:"是白色的。"(因为他的水杯是白色的)我说:"我看你也是白色的。"说完,安安笑眯眯的。就这么,他发现不同颜色的杯子,放到眼睛前面看出去,就会出现不同的颜色。(摘自丘老师教学日志20170613)

  这一招,在解决孩子的分离焦虑时也同样管用。

  妈妈离开后,文正就会找她,一直说要找妈妈。他走到大门跟前要我开门,我说,我可不能打开,外面有坏人,要是我把门打开了,外面的坏人就会进来把小朋友抱走了,小朋友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我说完后,他就不啃声了。之后,他就没有之前那么的强烈说要找妈妈了。当他会说,我想妈妈时。我装出有点悲伤的表情说"我也想我妈妈了"这时文正就不说话,他就会看着我。

  这时,孩子们都在户外画粉笔画,我拿了一根粉笔让他画,可他不要。于是我就蹲下来,我说"我来画一个茄子,我再画一个西瓜,我再画一只小鸟,"我在画的时候,谢天译也凑过来一起。他说,老师你会画船吗?我说,我会呀。于是我在地上画了一条船。船下面画一些水,还在水里画了几条小鱼。这个时候,文正一直蹲在旁边看着我画。接着,我画了蜗牛,画了小蛇。文正一直看着我画,他跟我说"老师我也要画"。我把粉笔给他,他接过粉笔给小蛇的舌头画得很长。他说,老师,小蛇的舌头好长好长。我说,他会咬人吗?文正说,他会咬人。我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文正看我害怕,他脸上露出笑容说"老师它不会咬人,你不要害怕"。(摘自丘老师教学日志20170525)

  她有孩子的眼神和老师的心,我想这不是任何师范高等学府能够训练得出来的,这也比任何学历证书都要宝贵。

引导孩子的手

  丘老师很明白孩子出现问题行为需要去引导,对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方法,这不是她从多少专著里看来的,而是她这么多年来的经验积累,也是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能力,她是游戏小组名副其实的"妈妈老师"。

  昊宇蒙氏时间拿了一本西游记的书,我当时在建构室,正在跟李老师说话,他走到我跟前说,丘老师你给我讲故事,我没有及时回答他,他就用手把我的脸转过去看着他,他又说,丘老师你给我讲故事,我说,好的,我们去活动室吧,我坐下来给他讲故事,我给他讲了两本西游记的书了,可他还要我讲别的故事,我说,我们要收玩具了,我让他把书送到阅读室放好。昊宇就抱着我,趴在我身上,还摸我的肚子(最近他都这样),他说,摸我的肚子很舒服。一会蒙氏总结时我坐在前面,他又走到我跟前抱我,我搂着他说,我们数十个数,数完你就要坐回去座位上,十个数数完后,他自己就回去坐下了。下午,还是那样,我说,你数五个数,数完五个数,他说,数到十吧,我说好的,数完十个数,他又回去坐下了。(摘自丘老师教学日志20150225 )

  

  丘老师很明白昊宇是在用自己撒娇的手段来让丘老师给他再讲一个故事,所以她坚定的告诉昊宇规则,并且用数数的方法让昊宇能够逐渐地接受这个规则。

  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面对昕怡的行为问题,丘老师采取的是截然不同的处理方法。

  昕怡还喜欢把腿直接伸出去,我提醒她几次,一会儿就忘了,今天放学其他孩子都走了,我就把她留下。我说高昕怡你能坐好吗?她立刻就规规矩矩地坐好了,我说,今天我提醒了你好几次,但是你都没坐好,她点点头,我说你一直说自己是大姐姐,是大姐姐就要当小标兵,就要从好好坐板凳开始,对不对?你要是板凳都坐不好,我还怎么让你带小弟弟妹妹呢,她说老师我知道了,我就喜欢当大姐姐。(摘自丘老师教学日志20160504)

  昕怡是一个很喜欢照顾弟弟妹妹的孩子,丘老师知道她很想当大姐姐,于是把她的小毛病跟当大姐姐联系起来,让昕怡知道自己做错了,并且能够约束自己。她把昕怡单独留下来,也是顾忌大姐姐的面子,保护孩子的自尊心。

也许教育只是一个日子一群孩子这么简单

  由于丘老师的儿子在北京无法继续升学,女儿也刚上高中,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生活各方面的压力都指向回家。

  2017年8月2号,丘老师要离开北京了,上午她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给孩子们带了最后一次操,每个孩子,无论大小,都做得非常认真。孩子们似乎明白,以后在游戏小组就见不到丘老师了。

在丘老师回家之前,游戏小组的每一个人每每谈到她要离开都会流泪,我们舍不得丘老师,不只是因为她和我们一起走过了多少个四季,也是因为丘老师不自知的质朴和赤子之心都曾温暖过我们每一个人。

  丘老师回家了,一家人10多年来终于不用再两地分居,我们为她高兴,也为她不舍。她来北京时只是一个"农村人",离开北京后也依然是一个"农村人",可是她却给我们上了最美好的一课。她不是教育家,她只是做了她自己。当我们的教育在追求洋气与华丽却让孩子不再是个孩子,当我们的生活无论多少工资多高地位都仍然不安,我们失去的是什么?丘老师只是一个农民工而已,她却发展出了自己的教育学,这又说明什么?平凡是对生活的关照,是看到脚边的草,是听到滴落的雨和正在长大的孩子。

  也许教育只是一个日子和一群孩子这么简单。

家长们对丘老师的话

  丘老师是天译在游戏小组接受的第一个人,在奥体公园里,丘老师极具亲和力的笑容和温柔的话语一下子打动了天译,让他迅速地接受了丘老师,变身丘老师的小跟班一路相随,让我大跌眼镜,因为我儿子对陌生人一向退避三舍,这么快就能和丘老师亲近我都觉得特别神奇。不得不佩服丘老师对孩子真的特别有办法。到现在问他最喜欢谁都说是丘老师。可惜我们现在回不去,没办法和丘老师当面道别,真是非常遗憾,希望丘老师回老家好好发展,一切顺利,越来越好。记得常联系,我们会想你的(天译妈妈)

  谢谢丘老师带给我们孩子、家长和志愿者的温暖。昨晚从丘老师家回来,到现在都是鼻子酸酸的。"妈妈老师"是游戏小组最重要的人,丘老师是"妈妈老师"的典范,值得我们所有人的尊重。现在都记得今年春游去后海,小牟爬上花坛看迎春花,丘老师怕她摔倒,一直用胳膊搂着小牟的腿,特别自然和温暖。(豆妈)

  送别丘老师是我有生之年,别离友人最难受的一次。真正的难舍难分,发自肺腑。愿丘老师回家后一切安好!(钢镚儿妈妈)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