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童年期本质的某些新认识

杨宁(华南师范大学)

2018.05.08

  人类个体发展的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新生儿极度缺乏能力并依赖父母的照料,同时,人类的童年或不成熟期极大的延长了。人类如此长的不成熟期具有什么样的适应意义呢? 为什么进化没有使人类个体更早、也更迅速地进入成年期?在当今社会,幼儿的发展愈来愈受到世界各国专家和家长的关心。我们特此转载刊登在2003年《心理科学》学术期刊上的《对童年期本质的某些新认识》这篇论文,以便从神经生理的角度加深对儿童发展的理解。

杨宁(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1 人类个体延长的童年期

  人类个体发展的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新生儿极度缺乏能力并依赖父母的照料,同时,人类的童年或不成熟期极大的延长了。儿童发育专家Krogman指出:在所有生物中,人类的幼年期,童年期和少年期绝对是最延迟的。也就是说,人类是幼态持续的或生长期长的动物。他的整个生命周期的几乎30%都用于生长。教育心理学家Bruner(1972)则指出,灵长类动物的进化是以不成熟时间的增加为标志的。从人类学、进化生物学的资料来看,这一点也十分清楚。譬如,在灵长类动物中,狐猴、恒河猴、大猩猩和人类的幼仔期(儿童期)分别是2年半,7年半,10年和20年(Ember,1990),显然,与其他灵长类动物相比,人类有一个长得不成比例的不成熟期。

  人类如此长的不成熟期具有什么样的适应意义呢? 为什么进化没有使人类个体更早、也更迅速地进入成年期(按照我们许多人的逻辑,似乎这样更有效率)? 许多人类学家、进化生物学家都认为,人类之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延长的童年期,是因为人类与其他物种的动物不同,人类社会比其他所有动物群体都远为复杂和多样化,这就要求人类不仅要有灵活的智力,也要有比较长的时间学习与掌握社会的习俗、规范和制度以及必要的技能与知识。神经学家Holloway(1997)也指出:不成熟期的延长是一个必需的适应进化战略,它让人类能有一个延长的幼儿依赖期,能延长生殖成熟的时间,推迟身体发育成熟。让脑能长得更大和进行行为的学习。

2 幼态持续

  当代进化理论家已经不再把进化看作是复杂性水平不断增加的进步过程,他们认为进化的许多方面是发展趋势的增加或积累,但肯定并非进化的所有方面,甚至绝大多数方面遵循这一规律。在许多情况下,重大的进化改变是通过发展的延迟(或阻滞),而非积累来实现的。就人类种系进化来讲,在许多重要的方面,人类的成体保留了灵长类祖先的幼年特征,这种进化现象就叫做幼态持续(neoteny),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保持幼年状态",或者说通过延迟发展保留胚胎或青少年的特征。

  也就是说,人类远超过其他灵长类动物的不成熟期是其发展历程中最重要的幼态持续方面。解剖学家Bolk曾列举了一些人类结构和形态上幼态持续的特征,这些特征主要包括:圆球形的头盖骨、"幼年的脸",枕骨大小的位置,骨盆的大小和朝向、颅骨的骨缝出生后才闭合以及骨骼延迟骨化等等。 Gould和Montagu等人则进一步指出了在发育和行为上的幼态持续特征:生物特征包括:大脑迅速生长、发育;依赖期持续时间长;生长期持续时间长等等。行为特征包括喜好探索、学习;具有想象力、创造性、好奇心和开放态度;富于同情心、爱、幽默感、乐观等等。这些幼态持续的特征在人类进化中起着核心作用(行为特征在人类的文化进化上起着关键作用)。

3 不成熟在个体发展中的作用

3.1 从神经生理的角度看不成熟的作用

  从神经生理的角度来讲,人类延长的童年期(不成熟)的最重要的方面是与大脑的可塑性和可变性相联系的。与其他物种不同,人类主要依赖学习和行为的灵活性来获得成功,由于发展的延迟,大脑持续发展直到青春期,因此,人类大脑神经细胞的联结可以不断形成并改变(而在其他物种的动物中这种联结早已被固化),使人类个体得以产生灵活的思维和行为。此外,延迟的童年期还给学习复杂的成人角色提供了机会,之所以说这种成人角色复杂是因为它们在文化上的变化性和复杂性,使得它们不能预先在大脑中布线(hard wire)。幼儿的大脑由于其不成熟,能够被重新布线(rewire),从而提高了认知和行为的可塑性。如果儿童出生时就有一个较为成熟的大脑,或者发展比实际情况快得多,那么幼儿在心理、社会和情感上的灵活性也就不复存在,这种行为和认知上的灵活性也许是人类最具有适应价值的特性,而它正是由延长的心理(及大脑)的不成熟期所提供的。

3.2 从感觉和动作系统的发展看不成熟的作用

  人类大脑延缓的成熟(相比其他灵长类动物)不仅保证了行为的可塑性,而且也保护了幼年的机体免于刺激过量(overstimulation)。不成熟的感觉和动作系统具有适应性价值,Oppenheim曾提出不成熟的感觉和动作系统在发展早期起着适应性作用,不成熟的感觉系统意味着它所接受和加工的信息量是极其有限的,这就直接使得婴幼儿免于刺激过量(相当于我们常说的超限抑制)。

  Turkewitz(1986)等人也提出了相近的观点,他们认为如果其他感觉通道与其"竞争"神经细胞的话,那么,早熟的感觉通道也许得不到发展,有限的感觉系统机能减少了感觉输入,也减少了正在发展中的各感觉通道之间的竞争。从这种角度来看,感觉系统的不成熟不是必须克服的障碍,而是对正常感觉发展和感觉学习所必需的,具有适应功能。同时,大量的动物研究还揭示出,人为加快某一感觉系统通道(如视觉)的发展会干扰另一感觉通道(如听觉)的发展。

  总之,感觉系统各通道不同的成熟速率减少了各通道之间的竞争,人为地加速某一晚成的感觉通道的发展将干扰正常的早成的感觉通道的发展。同时,感觉系统和运动系统的不成熟也有助于儿童建构一个简化的、可理解的世界(Biorklund,1997)。

3.3 从儿童认知发展看不成熟的作用

  不成熟对儿童认知发展有着积极意义。儿童认知的不成熟表现在许多方面:比如,幼儿的元认知能力较差,思维上的自我中心性以及信息加工速度较慢等等,这里我们以元认知为例对此加以讨论。

  关于儿童元记忆研究表明,幼儿倾向于高估自己的回忆能力,高估的次数和程度随年龄增大而下降((Cavanaugh&Perlmutter,1982)。Schneider(1985)指出在幼儿记忆广度任务的成绩预期上存在类似的结果。实际上,整个前学期,特别是5岁以前幼儿的元认知能力水平普遍较低,他们不能像年龄较大的儿童和成年人那样有效地评价,监控和调节他们的认知能力。然而,幼儿对自己能力不现实的乐观倾向以及对自己行为同样不现实的评价给予幼儿实践各种活动和技能的机会,而如果幼儿对自己的能力抱有较为现实的认识的话,也许就不会尝试这些行为。正是忽略自己能力上的局限使得幼儿尝试可能超过他们现有水平的更为多样化和复杂的行为,这也就使幼儿得以在更大程度和范围内练习各种角色、技能,并具有长期的认知上的好处(转引自Bjorklund,1997)。

4 结论

  当然,承认不成熟的适应作用并非否定成熟,成熟仍是发展的目标,并不是所有的发展不成熟都具有适应价值。作为理解儿童成长的一种新视野和新理论,不成熟在个体心理发展中的作用这一理论问题还需要从进化生物学,人类学和发展心理学等学科的角度作更加深入、严谨地探索和论证。

(本文转载自2003年第26卷第3期的《心理科学》)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杨宁(华南师范大学)
杨宁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基本理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广东教育学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广东省中小学继续教育专家委员会幼儿教育学科组组长,广东省学前教育师资培训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

《学前教育研究》、《幼儿教育(教育科学)》、《人大复印资料幼儿教育(教育科学)》编委。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