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比较】第10期:中国和日本如何接送孩子

渡边 忠温(东京理科大学理学部第一部非常勤讲师)

2015.01.16

本文由日本学者渡边忠温博士对中国和日本接送孩子上下学、家长陪孩子去参加高考的情况进行了比较,同时探讨了在中国接送孩子的家长之所以较多这一现象的社会背景以及中国人对此的看法。本文分两次刊登,这期刊登前半部分。

  八年前,笔者刚到中国留学的时候就发现,在中国即使孩子到了高年级,家长还是会接送他们去学校。不光是在早上的上学时间,放学时间也有许多家长和孩子聚集在幼儿园或学校门口。此外,虽然不如小学那么多,但傍晚仍有一些家长会到中学门口接孩子。当然,孩子已经成长为中学生了,许多学生也会跟同学们一起放学或者一个人回家。有些孩子也许出于下课后马上要上补习班等特别的理由才会让父母在学校门口等自己,但是至少与日本相比,接送孩子的家长人数还是较多。

  笔者在中国生活了八年,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但是"别扭"的感觉还留在笔者的心里。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有时会想:"对孩子们来说,跟同学一起放学回家是不是更有意思?"

  因为中国的"接送孩子到学校"这一现象是由媒体报道过的,网络上的议论中也经常提及,所以有可能许多读者都听说过。但是在日本,我们还没有深入地探讨其中的原因和社会背景。因此本文拟比较中国和日本的孩子的不同接送情况,同时考察其背景。

一、中小学生的接送

  据王冰(2013)在山东省济南的小学进行的调查结果(调查对象是2798名小学生及其父母和教师),有45.3%的家长回答"有条件会亲自接送", 另外近一半的家长回答"由于工作时间冲突等原因,让亲戚接送孩子或是代接送"。70%的学生回答"需要家长接送",其理由42.1%的学生回答是"害怕独自出行",50.1%的孩子回答"学校有规定",或者"家长要求接送"。也就是说,许多家长和孩子同意由家长来接送,实际上大部分小学生也是由家长接送的。那么,在"由于工作时间冲突等原因,让亲戚接送孩子或是代接送"的情况下,是由谁来接送的?从调查结果来看,祖父母来接送的较多。例如,郑(1993)在哈尔滨、长春、西安(杨陵)三个城市对于亲戚关系网和抚养孩子方法进行了调查,其调查内容中有"小学低年级的时候谁接送你?"(多选题)。结果显示,大多城市的回答中父亲和母亲占40%到60%的比例,接下来仅次于父母的是爷爷和奶奶。这些数据虽然比较旧,但是笔者感觉与北京的朋友家的情况比较一致。因为许多父母都要工作,白天不在家,所以如果他们住在北京,祖父母会特意从外省来,跟孩子夫妻和孙子住在一起照顾孙子。因此,许多家庭由祖父母来接送孩子。此外,关于"家人之外的人接送"这一项,最近也出现了一些替家长和亲戚用车接送孩子到幼儿园或者学校的公司。

北京一所中学门口放学后的情景

  中国似乎也有学校用校车接送学生的,但是,以前中国学校对安全管理方面的意识比较低。2011年甘肃省有64个幼儿乘坐在一辆定员为9人的由轿车改造而成的幼儿园校车上,结果发生撞车事故,有19个幼儿当场遇难。这个事故以后,2012年4月政府发布了《校车安全管理条例》,现在校车的安全管理变得比较严格,每个学校配备安全的校车是目前学校安全管理方面的重要政策之一。但是有的地区或者学校依然没有校车,因此家长也许还是认为自己接送孩子比较安全。

  虽然日本有些地区父母接送孩子的也较多,但是至少不会发生每天在放学时学校门口都聚集着许多人等现象。笔者在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的时候,放学时母亲也经常开车到学校来接(上学时与邻居孩子们一起上学)。这是因为笔者要上补习班。如果在放学时间家长等在日本小学门口附近的话,也许可能是因为家比较远,或者下课后孩子有事家长要送孩子等,有比较特殊的理由。其实,笔者的母亲停车的位置不是学校的门口前面,而是像是要避嫌一样,在离学校稍远点的地方的车里悄悄地等待。

  如上所述,在中国为了上学路上的"安全管理",家长或者祖父母不得不接送孩子。对此,在日本为了达到"安全管理"这一目的,许多学校采用"集体上学放学"的方式。所谓的"集体上学放学",是指家比较近的孩子们组成"上学组"或者"放学组"("路队"),让他们一起上下学(需要注意的是,日本的集体上学放学,无论是家长还是管理人员都不会陪孩子,完全是由孩子们自行组织的)。采用这样方式的话,学生不会孤零零地上学放学,能防止拐骗等犯罪,并且这种方式也有教育上的意义。也就是说,学生同时能学会"集体行动"的方法。在文部科学省的调查结果(见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小学采用集体上学放学方式的比例达到80%左右。

图 日本小学采用的上学方式比例

  因为孩子们上学的时间是早上,所以可以互相调整时间,一起上学。但是在放学的时候,因为学校里每个孩子的活动和作息时间不同,所以难以一齐放学。因此,许多学校上学时集体上学,放学时则没有集体放学。但是一般家长不去接孩子,孩子们自己回家。与上学的时候相比,放学的时候发生绑架案件较多,为了防止犯罪于未然,实施集体放学的学校也许比以前更多了。

  但是除了集体上下学的方式之外,还存在其他保证孩子们上下学时安全的方式。例如,有的学校请"学童护卫员"(或称为"交通引导员"。因为女性较多,制服是绿色的,所以俗称"绿阿姨"等)、家长(一般采用轮流制,称作"值旗班"等)、社区的志愿者(俗称"学校保卫School guard") 站在学生上下学路上的比较危险的地方,保证上下学路上学生的安全。此外,据上面介绍的文部科学生调查结果,在2010年有84.6%的小学发给或借给学生护身报警器,还有的家长让孩子携带具有卫星导航系统功能的手机。

二、 在学校门口等孩子的家长们

  中国的家长们不仅在放学时间集中在学校门口,入学考试的时候也有很多家长聚集在校门口是如此。在下面照片里我们也能看到,中国高考时,孩子们在考试的时候,许多父母就聚在考场的学校门前一直等着。这是我在北京拍的照片,在北京高考时等在学校门口的父母还算是少的,根据新闻报道和网络上的信息,某些地区学校门口聚集的父母们可谓是人山人海。因为每年高考时都发生这种现象,所以高考时学校门口和学校附近事先设置供水服务站,在那里发放报纸,为等候在学校附近的父母们开设休息室。

2012年高考时考场门口的情
(为应对紧急情况,学校门口备有急救车)

2013年高考时考场门口的情
(从照片上看,相比2012年,家长人数似乎有所增加,但是拍照时间段不同)

高考时设在考场门口的供水服务站

  关于考试时陪孩子去考场的父母比例,在中国的学术刊物上我没有发现什么实证调查的结果。根据报社在网络上发表“关于高考时父母是否陪考”的调查结果(因为这种调查结果经常没有报告调查人数等信息,可靠性较低,所以下面的结果只作为参考),例如,根据2010年新华社记者在四川省高中和网络上进行的调查*1,八成高三家长回答“不陪”。但是,看网上的其他新闻报导的调查结果各种各样。除了已经发表的调查结果之外,最近十年左右高考前后的新闻报道中每年都有“今年高考和往年不同,陪考的家长减少(或者“有可能减少”)”等新闻。“和往年不同”的倾向“每年”都反复发生是一种矛盾,但是每年都出现这种新闻也有可能意味着在许多人心里对高考的印象依然停留在“高考时许多家长会陪考”的状态。同时,与此相反的是,实际上在学校(考场)门口的父母并不多,或者调查结果中家长回答“陪考”的比例较少。事实上笔者这八年来每逢高考一定会去离家最近的中学门口看看,每年看到的家长虽然总数不少,但是也感觉在逐年稍微减少。

  说到日本的大学入学考试,父母陪考(至少与中国相比)的很少,笔者未能查到关于日本家长陪考比例的调查结果。这也许是因为在日本 “家长是否应该陪考”这一问题本不是值得讨论的重要问题。去年(2013年度)日本东北大学实施高考时,到考场的公交车的座位被许多家长占去,导致有的考生不能坐公交车而未能赶上考试。从这一新闻来看,最近日本也许多少有了变化,但是根据笔者所观察的在网络上对此新闻的评论,感觉对于家长陪考这一行为,日本人似乎主要持否定的态度。


<引用文献>

王冰(2013).中国式小学生上下学接送现象的现状、问题及对策研究----以济南市部分小学为例.中国校外教育.6.5-6.

王莹莹(2013).针对小学生安全应急教育的研究----基于中国式接送孩子.青年与社会.27.160-161.

蔡剑秀(2013)."中国式接送"何时休.中华家教.1.6-7.

鄭楊(1993)中国城市地区亲属网与国家政策 ― 来自三个城市的育儿实际情况调查(中国都市部の親族ネットワークと国家政策 ―3都市における育児の実態調査から― ).家族社会学研究, 14(2), 88-98.

余珊(2012)."中国式接送"是溺爱还是无奈.青春期健康.23.56-57.


*1 王迪(2010). 《八成被调查家长不陪考》,2010年6月2日,大河网.

≪前一篇文章后一篇文章≫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渡边 忠温(东京理科大学理学部第一部非常勤讲师)
渡边 忠温

东京大学教育学硕士、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发展心理研究所博士课程毕业。教育学博士。2009年9月-2015年6月先后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和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做博士后研究。现为东京理科大学理学部第一部非常勤讲师。从事日本和中国的高考制度、考生心理等方面的比较研究。专业为比较教育学、文化心理学、教育心理学、发展心理学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