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辐射与儿童研讨会】 自由讨论

2014.03.12

关键词:
户外 , 核辐射 , 甲状腺 , 福岛 , 辐射剂量
东日本大地震、福岛核泄露事故发生之后已经过去了3年。至今,受到核污染的福岛的一些地方,孩子们还不能尽情地到户外玩耍。CRN日本儿童研究所在3年前震灾、核辐射发生之后,立即组织有关专家学者进行了一场讨论:能不能让孩子到户外去玩?有没有核辐射危害积累与个体差异?食品的新标准值是否过于严厉?还探讨了恢复对专家们的信赖问题。我们在此三周年之际,特将这次的讨论内容翻译成中文,将分两次介绍给大家,让我们共同为了儿童的未来而思考。

核辐射危害的积累与个体差异:核辐射不会积累

  渡部:我是明海大学牙科专业的渡部。我的问题跟刚才的有点关系,但刚才这位老师的话中好像没有提到"积累"和"敏感性"的问题。我觉得关于积累是会因为环境的差异导致个体差异的。很多人会担心自己的孩子会怎么样。关于个体感受性的问题,有的人烟酒无节制也不会患癌症,而有的人则相反。因此,我想"敏感性"是因人而异的吧。这个在科学上也许难以计量,但正是因为存在个体差异,所以才会产生疑问的。

  稻叶:我想刚才我从"积累"这个词已进行了说明,再重讲一遍,核辐射的危害基本上不会积累。我总是在告诉大家这一点:核辐射的危害是在于"高辐射剂量率"的一次性的事。瞬间受到辐射,别说是积累,受辐射本身就非常危险,而如果是低射线剂量率的话,至少这和重金属的情形是不同的。日本人由于经历过水俣病和镉中毒症,因此一说到毒性积累,就特别强烈地想到"脏器渐渐受到侵蚀,最终变成严重的状况"。然而,核辐射,至少就低辐射剂量率而言,当天的毒当天就能解掉,这是生物基本的对应方式。这和重金属不同,我认为这是与和核辐射相处35亿年以来的长项吧。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认识到,核辐射的危害基本上是不会在人体中积累的。

  渡部:来自于食物中的核辐射也同样如此吗?

  稻叶:同样如此。我们不认为低辐射剂量率的核辐射会积累。所以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说让孩子们在外面玩没有什么问题。

  也就是说,即使是一整天都呆在外面也完全没有关系。这个大家应该有所了解,在辐射剂量率稍微高一点的地方呆上一天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很多人觉得过了两天三天以后,辐射量会不断积累。但事实上,当天被辐射的量当天就会被化解,新的一天就是新的状态了。每天都这样归于零,所以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如果有人问,"在哪个范围是没有关系的?你说一下数字"的话,我就实在是无法回答了。我想,当今的科学恐怕是完全无法解答的。

  还有一个是刚才这位老师所提到的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个人差异的问题,这个真的是没有答案。我觉得个人差异的确是相当大的。在关于"高射线剂量率"的核辐射对应方面,每个人都有着相当大的差异。有个研究小组认真研究过儿童的白血病,认为患白血病和淋巴瘤的儿童们受到高辐射剂量率的核辐射后,他们的DNA损伤的修复能力比较低。那么,要说在关于低辐射剂量率方面是否存在相当大的个人差异的话,想必目前谁也不得而知,这的确是完全没有答案的未知数。

  木下:刚才说到危害会不会积累的问题,有种说法常常听到,说放射性物质会浓缩在动物体内,而刚才您又说危害不会积累。人们从食物中摄入很多放射性物质毕竟是不好的。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把它们作为两个问题分开考虑呢?

  稻叶:大家都知道,在甲状腺内确实会积累很多的碘。但是进入人体其他部位的放射性物质几乎全都是铯。但铯这种物质进入人体内之后就会被排出来,所以我不太清楚您问题的意思。

  榊原: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这样的,比如说锶(Sr)在骨头中会积累下来,放射性物质也会一直积蓄在体内,因此请您从周期的角度来谈谈。

  稻叶:比如铯137的半衰期为30年,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正如真锅教授的数据中所说明的那样,如果停止摄入的话,铯的量会马上会减少,在身体中不断地被代谢出去。一般认为,铯在人体内的半衰期为一个月。关于铯并不可怕,因为它均匀地分布于体内。"均匀地分布于体内",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铯在内脏和细胞中都会变成低辐射剂量率。

  碘之所以让人讨厌,是因为它集中在甲状腺内,对甲状腺的细胞来说,碘释放出来的核辐射的剂量率是非常高的,因此会发生切尔诺贝利那样的事情。铯的半衰期虽然长,似乎是比碘要可怕,而实际上它均匀地分布于体内,对于每个细胞来说,为低辐射剂量率,所以认为生物体能够进行对应,也就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了。

  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是观察今后十年二十年之间,切尔诺贝利除了甲状腺癌症之外,其他癌症是否有增加。在广岛和长崎,一般的肺癌、乳腺癌都是从1970年左右开始明显增加的。因此正好是现在这个时候开始增加的感觉。这真的也会在切尔诺贝利发生吗?今后的十年二十年是十分值得关注的,但是我想,实际上我们目前能做的只有等待----那一带铯的放射量非常高,但也没有癌症的增加,或者到底还是增加了。

  榊原:刚才稻叶教授从科学的角度上,不说是"绝对没有"。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但是站在临床的角度来看,临床就是对我们今天的科学所认知的事物进行认真地追踪检验的过程。

  我不知道下面的比喻是否恰当。比如说发明了一种新药,之前当然经过了临床检验,几年之中很多人尝试服用,完全没有副作用。新药在进入市场之后,制药公司也有义务证明它在几年之间没有出现副作用,所以他们拼命去收集没有副作用的成果。这样就有很多号称是"完全安全"的药品。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药过了二、三十年以后也会被指出有这样或那样的副作用。

  "你可以试试这种药。""那有没有副作用呢?""基本上没有。"我会这么说。但是如果有人追问我:"是不是绝对没有副作用呢?"我不能说绝对没有。也就是说,在临床知识上或者一般情况下是说"安全的、不用担心的",但这跟科学上所说的"零"是不同的,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几乎没有所谓的零风险。"这种药安全吗?"我们说"挺安全的",结果人家就拿来数据说:"在最近的10年中不是有5例出现了副作用吗?"我们也只好说点头说"是这样"。

  那么,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是什么呢?一个就是认真地进行监测检查。比如说监测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癌症是否增加。还有,大概福岛的甲状腺癌增加的可能性是最高的,因此要认真检查儿童们的甲状腺状况,我想这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事情。

  在外面玩究竟可不可以,这实在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如果有人问我"在外面玩安全吗",我一定会回答"安全的"。这是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数据显示在外面玩是危险的。但是,没有数据显示是危险的,如果被问道"绝对没有危险吗?"那我不得不说"对不起,不是这么回事"。我们必须要理解这一点:目前无论是运用什么知识和智慧,我们也只能知道这些而已。

  "实际上全都知道真相却语言暧昧,那肯定是因为事情不好"。不幸的是现在大家都处在这样的一种疑神疑鬼的状态,我想这就是最棘手的地方。因此,我的医生同事们在核辐射的问题上,知道目前大家都很不安,却不知道在这种事实面前该说什么好。在学会上一说"是安全的",最近马上就会被人说:"你是拿钱了吧!"国民有着这样的不信任感。对次,我感到我们还必须从另外的立场上去探讨。

---------------------

第1届“核辐射与儿童研讨会--了解知识,适度恐慌”纪要

1.研讨会的4大方针
2.演讲1:"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核辐射对健康的危害"稻叶 俊哉   
3.演讲2:《放射性物质对乳制品的影响》(真锅 升)①     
4.点评者的发言
5.自由讨论  ②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