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科学在中国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14.03.05

Japanese  

    自CRN儿童研究所创建以来,我便一直致力于积极推进与中国的交流活动。当然也是因为我喜爱中国这个国家,所以CRN儿童研究所在开设了日和英文版之后,又开设了中文版。接下来,CRN以与中国的交流活动为心,成立了"东亚儿童科学研究项目",我总是想着去创造中日共同思考"儿童科学"的机会。

    中日恢复邦交是在1972年,所以我去中国自然是20世纪70年代之后的事了。当时我是以东京大学的儿科医生以及儿童过敏学专家的身份访问过中国。1996年创立CRN之后,我作为CRN儿童研究所的代表以及日本儿童学会的代表,开始以"儿童科学"为主题和中国的专家们进行研究交流活动。

    事实上,日语的"子ども学" (译者注音:Kodomogaku)翻译成中文并非易事,因为"子ども"汉语是 "孩子"或者"小孩",总有种乳臭未干之意,即使后面加上"学",也没有一门学问的感觉。结果,"子ども学"在中文中一般地被表述为"儿童学",多少有些艰涩。因而,在CRN儿童研究所开办中文版的时候,专家聚集在一起进行讨论,认为翻译为与英语的Child Science 意思相近的"儿童科学"比较好,因此一直沿用至今。

    下面的话稍微有点离题。我从儿童医院退休,在日本关西的一个女子大学执教以来,开始认识到有必要在保育学里也应该导入一点教育学的观点。现在在日本,要成为保育老师所需要学习的保育学与要成为幼儿园老师所学习的幼儿教育学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保育学的中心内容是照顾孩子和游戏,而幼儿教育学则是以教育学为中心的。但是仔细想想便不难发现,孩子们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所经历和感觉到的一切都是第一次,生活中跟着父母以及其他抚养者一起应对,一起学习。儿童身体的成长和心智的发育,应该可以说是每天"学习"的结果。因此,除了幼儿园和学校等教育场所之外,日常生活和进行儿童保育的场所也需要具备教育学的观念。

    中国似乎在制度上已经实现了保幼的统一。仅看城市的话,0-2岁的婴幼儿是由祖父母或保姆(阿姨)在家庭中照顾的,23岁进入幼儿园,在幼儿园中的保育既有根据教育学所制定的教育课程,同时孩子可以从早到晚一直在幼儿园中,这样不会耽误父母的工作。在保育和教育一体化这一点上,我觉得是比日本领先一步的。

    2013729日,上海师范大学陈永明院长、方明生教授、李燕教授以及附属小学和附属幼儿园的两位老师来日访问时,有幸受访。他们高度评价了我所提倡的"儿童科学",以方教授为中心,出版了一本有关"儿童科学"的出色的教科书《儿童学概论》(表1),还在该大学成立了儿童学系,让我非常欣慰。陈教授和方教授的日语都很好,我们交流起来全无困难,这也让我感到很意外。

    通过由我倡导并使之成为一个体系的"儿童科学"进行交流以来,历时有十载,"儿童科学"在中国的上海绽放出这样的花朵,是无上的喜悦。

(表1)教科书《儿童学概论》目录
第一章 走进儿童学——教师教育中儿童学的意义
第二章 儿童观与教育——作为教育基点的儿童认识
第三章 儿童政策——"儿童权利"理念下的政策概要
第四章 儿童与营养——现代儿童营养问题的视角
第五章 儿童与健康——现代儿童健康问题的视角
第六章 儿童心理发展——儿童发展问题的心理侧面
第七章 儿童与哲学——儿童哲学教育的开拓
第八章 儿童与文学——儿童文学教育的深化
第九章 儿童与科学——儿童的科学世界与科学探究
第十章 儿童与造型——视觉世界中的儿童发展
第十一章 儿童与音乐——听觉世界中的儿童发展
第十二章 儿童与游戏——游戏活动与儿童成长
第十三章  儿童与环境——环境因素与儿童成长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