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素养"的观点出发----"信息素养"和"游戏素养"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13.10.23

  最近经常在各种场合听说“素养”(literacy)这个字眼。在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提及将游戏利用在教育中时,有人说到了“游戏素养”一词。研究媒体与教育的人又说到,在教育中“信息素养”是不可或缺的。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曾根内阁临时教育审议会第2次回答方案(1986年)中,曾指出在特别是教育中“信息素养”是十分重要的。方案中提出在今后的教育中,提高“自主地选择和运用信息以及信息方式的个人基础素质”的重要性。这个方案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教育中的“信息素养”和“游戏素养”逐渐深入人们的观念之中。 

  打开英语辞典便可以知道,“素养(literacy)”的原意是“有学问”,“受过教育”以及“读写能力”。而“无素养”(illiteracy)则指的是“无知无识”、“无读写能力”、“文盲”、“目不识丁”等。我想起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国际儿科学会任职之际,理事会上经常提到“illiteracy rate”(非识字率)一词,大家共同讨论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中如何降低非识字率,其结论当然是从小开始接受教育。

  在日本,“非识字”几乎不成其为问题,但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这个问题却不容小觑。甚至在某些发达国家,由于贫困问题的存在,也很难说不存在文盲的问题。

  最近,“素养”一词在广义上开始指“在特定领域中的知识、对相关机器熟练运用的能力”等。随着电脑普及、社会信息化的加深,词义涵盖范围逐渐扩大。仔细想一下,我们一般人,究竟有多少关于“信息”的知识、以及熟练运用它们的能力呢?在广义上的“信息素养”,对人们来说依然成为一大问题。“游戏素养”也离不开“信息素养”。甚至在有些时候,“信息素养”被直接简称为“素养”。 

  “信息”(information)这一观点,是二战中诞生于美国的一个词语。为了解读暗号和计算弹道需要用机械高速处理大量信息,因此人们进行了从大型计算机到电脑的开发。在这个过程中,为了把信息作为科学对象、实现像物质那样的定量化而加以利用,“信息科学”以及以开发大型计算机、电脑为目的的“信息工学”逐渐形成了一门科学体系。在日本,“信息科学”和“信息工学”是二战结束以后出现的新字眼。那么现在,跟“信息素养”有关的教育发展状况如何呢?

  现在在日本提起“信息”一词,也不再单指将社会中的事和物通知(inform)给别人,而是指为了达成某一特定目的、各种有助于人们进行适当判断的有用的资料和知识。在这种场合下,“信息”可以用热力学的概念来定义一下,它是指降低熵的物质,也就是在某系统中减小“杂乱”“无序”以及“不规则”程度的物质。在机械学和生物学中,“信息”则是指为了实现系统功能而进行的必要的指令和信号的组合。如果没有信息,系统便无法正常运转。

  因此,无论是利用怎样的形式、处理信息的人是谁,就像我们需要分子、原子和基因等知识一样,我们也需要始于对信息基本理解的信息素养。特别是教育工作者们,他们在进行教育时需要为儿童提供多种信息,信息素养显然是必不可少的。处于这个时代,我们必须站在信息科学、信息工学的立场上,探索为儿童提供更易于接受的信息的形式,使他们在“学习的快乐”中进行学习。 

  当然,利用游戏也是其中的一种方式。除了喜欢游戏的人之外,还有很多人对游戏知之甚少。据说,电脑游戏始于对战游戏,然后发展为角色扮演游戏,现在又出现了网络在线游戏。在教育中,把出于单纯游戏的目的以外所开发的游戏称之为“严肃游戏”(series game),如果想把它们用于教育的话,就需要教育工作者们拥有信息素养和游戏素养。 

  现在,玩电脑游戏长大的一代人也开始为人父母,他们的下一代正在学校里接受教育。把“严肃游戏”运用在教育之中,似乎是无可避免的一大趋势了。那么,信息素养教育不是更为重要了吗?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