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与中国幼儿教育

祝 士媛(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2012.07.10

中国与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最早的接触是1981年。本文介绍了OMEP与中国的交流情况,目前各项工作的贯彻实施以及主要成果。


  中国与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最早的接触是1981年。该年冬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召开“国际学前教育协商会议”。时任中国教育部幼儿教育处处长兼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会长的孙岩女士,出席这次会议期间,OMEP主席古他,特地赶赴巴黎会见孙岩,邀请中国参加中国与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孙岩女士回国后,经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会研究决定,向中国教育部申请以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的名义参加OMEP。1986年OMEP副主席依娃,亲自到中国来再次会见孙岩会长,催促中国尽早加入OMEP。因为这是中国教育方面的学术团体,第一个申请参加国际方面的学术团体,审批过程较慢,直到1986年才获得批准。OMEP总部于1988年9月在布拉格举行理事会上,中国被接受为正式会员国。

  OMEP中国委员会成立后,积极参与了国际学前教育学术交流活动:

  1989年开始,中国OMEP的会员先后走出国门,参加在不同国家举办的国际学术活动。1989年4月,赴日本参加由OMEP日本委员会举办的主题为“亚洲学前教育相互了解与今后发展”的研讨会,中国代表在大会和分组会上发表了两篇论文;1989年7月,华东师大教授被邀请出席在伦敦召开的OMEP第19届世界大会,在大会上代表中国委员会致词;1992年OMEP中国委员会派代表赴美国出席OMEP第20届世界大会,在分组研讨会上发表两篇论文;1992年10月,香港OMEP委员会邀请我会秘书长出席该会的成立大会,并在大会上做了“中国内地幼儿教育发展趋势”的报告;1993年8月,OMEP中国委员会派代表,赴日本参加OMEP“亚太地区学前教育促进和发展”国际研讨会,中国有12位代表出席,提交大会12篇论文;1995年8月,OMEP中国委员会派代表,赴日本横滨参加OMEP第21届世界大会,有2位代表在分组会上做报告;1997年10月,OMEP中国委员会的正在日本研修的理事,参加了OMEP亚太地区理事会的研讨会,中国代表有两人在会上发言;2003年10月,OMEP主席(Mrs.Selma Simonstein) 来北京参加中国第一所托幼机构建立100周年庆典,并在大会上发表演说;同年在中国召开OMEP亚太地区理事会,讨论会务工作之余,与会代表在北京师范大学做了学术报告。

  2003年是中国建立第一所幼儿园100周年,在中国幼教百年庆典上,时任OMEP主席Mrs.Selma Simonstein(来自智利国)出席了庆典活动,并在大会发表了学术演讲。其演讲的主要内容如下:

  作为幼教工作者,我们都以改善世界儿童的生存质量为己任。在此,我首先要同大家分享的,就是我们所从事的,幼教事业发展历史中的一些重要事件。

  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成立于1948年,由一些关注战后无家可归儿童的人士成立。感谢这些奠基者,自那时起,许多儿童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改善。但是,50年之后,无家可归儿童、丧失基本生活保障的儿童依然存在。肆虐于地球大部分地区的艾滋病毒不仅夺去了相当数量成人的生命,更造成了大量失去双亲的儿童。由于贫穷和疾病,许多儿童居无定所,处境极其不利。性侵犯、暴力和虐待等在世界各国或公开或隐蔽地存在着。

  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同其他国际组织一起,致力于改善这种状况,并且努力使儿童及其家庭在可预见的未来拥有更好的生活环境,接受高质量的教养。正如你们可想见的,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虽然世界上绝大多数政府已经认同并签署了《儿童权利公约》,但有不少国家尚未很好地贯彻和实施它。甚至就在今天,还有一些家长在虐待孩子,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而不是一个具有自己的思维和声音的个体。

  在OMEP与其他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的“儿童问题特别会议”预备会上,经过OMEP的提议,与会者在向各国部长提交的最后宣言中明确提出,解决儿童问题的一项最主要策略就是“使所有儿童(无论男孩和女孩)都有机会接受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

  接受小学教育是每个儿童的基本权利,这已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认同。虽然有大量不可否认的证据证明,幼儿教育对儿童未来学习和发展有积极影响,一些政府仍不愿承认幼儿教育的重要性。联合国儿基会(UNICEF)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都对幼儿教育项目给以最高优先权,并为促使那些仍忽视早期教育的政府对此给予关注而努力。

 

  OMEP对与幼儿及其发展相关的各个领域都非常感兴趣。当然,在最初的时候,最先考虑的是教育领域的问题。“世界学前教育组织”的名称就是一种证明。但是,这一名称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关注儿童的生理、情绪和卫生需要。事实上,OMEP所汇集的是所有关心儿童的人,包括医士、护士、社会工作者、家长,当然还有教育工作者。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一直认为,任何与儿童有关的干预都应属于教育的范畴。

  OMEP不是一个孤立的组织,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着密切而良好的关系。

  OMEP非常重视与家长建立合作关系。以此帮助和鼓励家长,向家长提供有关儿童发展和教养的建议,并由此在社区促进了人们对儿童发展与教育的理解,宣传了有关的知识,使人们携手为给儿童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

  同样,OMEP也与各国政府合作,支持有助于促进家庭和儿童发展与幸福的举措。此外,OMEP各项工作的贯彻实施也要依靠各国颁布的这些相关决议。

  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我们的未来。目前关于早期发展重要性的证据是前所未有的。这是其他许多学科研究的结果,而不仅仅是教育者的观点。

  这是一个关注新研究,尤其是脑科学研究的时代。一些有影响的成果是:

  • 婴儿在6个月时,大脑重量已达到成人脑重的一半。到5岁时,脑重已达成人脑重的90%。在这一快速发展阶段,大脑更易遭受损伤,其后果更为严重。
  • 大脑单侧化的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受社会、文化和情绪等因素的影响。这些研究结果对我们提出了新的挑战。
  • 人们与其学习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可能影响其大脑的刺激反应水平。
  • 对人类而言,语言发展是按一定的时间表进行的自然过程(Bransford,1999)。在出生后4到5年间,大脑中与语言有关的神经回路逐渐形成。据Patricia Churchland教授(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认为,语言对“认知理解”是必不可少的。而人类大脑的这一最重要功能的发展高度地受环境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包括父母的语言、社会文化水平、受教育水平,儿童的营养和情绪状况等。
  • 环境刺激对适宜的大脑组织与发展是必不可少的。
  • 研究还表明,对处境不利儿童进行早期干预具有极其显著的效果。研究证实,如果那些已经被标定为“高危”的儿童在6个月大时进入早期教育机构,那么他们出现智力迟滞的可能性将降低80%。3岁时,这些儿童的智商比同样状况但没有接受早期教育的儿童高出15-20分。到12岁时,前者表现出更高的智力水平。15岁时,前者的发展优势更为明显。由此可见,早期教育可能对个体发展具有长期效应。

  如果高危儿童在3岁时进入早期教育机构,尽管他们受到的益处不如更早接受早期教育的同伴,但同样也表现出智力的明显改善。

  另一方面,出生于贫困环境并未能接受早期教育的儿童,在18个月时出现了某种认知缺陷,而且这种缺陷被认为是不可弥补的。

  由贫穷而导致的极端压力条件对大脑中与学习和长时记忆有关的细胞有极大的不良影响。

  自我概念或自尊感从幼年初期开始发展,其质量与环境有很大关系。

  根据当前研究,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三点启示:

  • 个体最终能获得与发展的神经通路有80%-85%是在生命的前6年发展起来的,而且在这一阶段的最早几年,发展速度又是最快的。大脑的发展在这一阶段已被证明更敏感。
  • 神经系统发育不全、损伤及发展异常不像身体其他组织那样容易再生或自我修复。个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修复或形成替代性的神经通路,但这种能力只在生命的最初几年具有。
  • 人类大脑更倾向于主动搜索,而不是被动接受环境信息。因此,最初几年的发展需要有丰富而安全的环境,使儿童能在其中积极地探索。换句话说,高质量的早期教育应使儿童有充足的机会与同伴、成人和周围环境相互交往与作用。这样,儿童才能发挥先天具有的好奇心,探究周围事物及其因果关系。

  我们必须建立这样的一些观念:通过提供丰富的环境和富于动机激发而有创造性的教学,儿童的认知能力“可以而且能够”得到促进。在此,教师成为推动儿童社会文化发展的关键因素。

  学前期是儿童社会性发展的关键期(Lilian Katz,2001)。他们在此阶段发展起最基本的社会交往能力。人生最初6年之所以关键,不仅因为此时大脑发展处于很敏感的时期,而且因为儿童在此阶段形成了最初的,积极的或消极的社会行为习惯。其他个体对儿童作出的反应可能强化儿童业已形成的行为模式。如果一个孩子友好、易接近,则别人欢迎他的陪伴,愿意与他交往,由此他将获得作为社会参与者的自信心,并将获得更多的学习、发展社交能力的机会。在这一过程中,易受欢迎的孩子会更受欢迎,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同时,重要的是,我们还需要对形成了消极行为模式的幼儿给以帮助。我们已明确地意识到,对这些孩子的帮助必须及早进行。

  OMEP主席的演讲内容,使中国幼教工作者受到很大的启发。

  2003年以后,OMEP中国委员会坚持参加OMEP总部召开的世界大会,香港和亚太地区OMEP的各种研讨会,使中国的OMEP委员会与OMEP总部和世界各地的委员会保持了密切的联系与交流。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祝 士媛(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学前教育教研室主任,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副理事长,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中国委员会主席。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