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大学】(2)建校准备

2012.07.10

关键词:
NPO , 儿童大学 , 川越
为了解决孩子们的疑问,有识之士在日本埼玉县川越市开办了由大学老师授课的暑期班,命名为"儿童大学----川越",以孩子们为授课对象,共开设了3个专业----疑问学、生存方法学、故乡学"。本期是第二期,介绍了为开办大学而进行的各项企划和研讨会等准备工作。

矢仓 久泰
儿童大学“川越”理事、教育记者

1. 调查德国的“儿童大学”

  以下是酒井先生所调查到的德国的“儿童大学”的大致情况,让我们来看看他报告书中节选的一部分。

  “2002年,德国图宾根(Tübingen)地区在当地报纸的支持下,创立了最早的‘儿童大学’。大学教授和记者共同为7~12岁的孩子进行免费授课,第一次约有400个孩子参加,第二次则达到900人。”

  “‘儿童大学’的关键概念是,把孩子们的好奇心和科学家的好奇心结合起来。‘儿童大学’的提倡者、项目总监凯洛因・艾伯先生说,在‘儿童大学’学习的孩子们把新的疑问、点子和解决问题的手法带回家,因此他们的精神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另一方面,教授需要把自己的研究深入浅出地解释给孩子们听,他们自己的世界也随之不断丰富起来。为了让孩子们理解得更加充分,教授们做了各种各样的尝试,从中体会到如何才能把艰深的内容在轻松快乐的气氛中教给孩子。”

  “2003年,在德国费曼岛建立了一个模仿图宾根‘儿童大学’的学校,所开课程的题目为‘火山为什么会喷发’。自此,不断在德语圏国家(德国、奥地利、瑞士)的城市建立起‘儿童大学’,与当地的大学进行合作,甚至扩展到英国和意大利。现在将近建立了100所大学。”

  “关于上课的题目,一般最重视的是‘为什么(why)’,其次才是‘怎样(how)’。比如,在‘引擎是如何发动的’和‘为什么汽车会动’这两个题目中,我们优先选择后者。”

  来看一下各“儿童大学”曾讲授的题目:

  • 为什么我们需要法律呢?
  •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读书呢?
  • 为什么肚子饿了就会咕咕叫呢?
  • 为什么药能治病呢?
  • 为什么动物们也会相爱?
  • 为什么人会病死?
  • 为什么人们喜欢你争我抢?

 

2. 成立构想研究会

  为了更好地把握准德国的“儿童大学”的状况,2007年5月、酒井先生找到位于当地的(川越市)东京国际大学的副校长、研究教育哲学的远藤克弥教授。远藤先生也对德国的“儿童大学”表现了出很大的兴趣,提出了一些有建设性的积极意见,希望能在川越也建立同样的“儿童大学”。

  酒井先生在他的鼓励之下,倡议发起了“川越‘儿童大学’构想研究会”,参加成员有尚美学园大学的堀江湛校长,东洋大学工学部的吉田善一工学部长等。

  研究会以酒井先生为中心开始进行市场调查,他们采访了川越市教育委员会、大学相关人士、商工会议所・青年会议所、小学老师、家长等20多人,根据这些采访,于2007年11月16日完成了调查报告书(企划书)。

  但酒井先生发现,直接跟大学进行交涉进度太慢,结果遥遥无期,这种危机感使他放弃了把主导权交给大学的念头。

  这时,他又想到了德国的情况。德国的方式是以本地媒体为中心建立NPO,再由他们跟大学教授逐一进行交流,使他们乐于作为志愿者无偿为孩子们上课;并用民间组织捐的钱建立了运营的组织。既然大学教授是无偿授课,孩子们自然也是免费来听的。

  酒井先生锁定了德国方式,在川越也成立了NPO法人,决心以此为中心建立“儿童大学”。为了进一步作准备,2008年2月5日,他成立了“川越‘儿童大学’创建会”。他参加了川越市教育委员会终身学习科主办的“地域活动协调者培养讲座”,向听该讲座的三十几位同学发起倡议,有6位积极的市民举手响应。

  正是在这个时候,他通过邮件把“儿童大学”企划书传给我。他是我大学的师兄,听说我在《每日新闻》当教育记者,便来征询我的意见。

  该企划书的目的是向孩子(小学4到6年级的学生)提供体验大学水平课程的机会,刺激他们的知性和好奇心,唤起他们对学问的兴趣,要支持他们从“学习”(刻苦攻读)迈向“学问”(探究真理)的第一步。“除了纯粹的学问之外,还要向他们进行职业教育和川越乡土教育”,“发动那些主动的市民,使大学、小学、教育委员会、产业和市民联合起来、强化地区教育力”。

 

3. “解答‘咦?’的学问”,“生活方式的学问”,“故乡的学问”

  读了企划书,我不由拍膝叫好,这真是有意思的提议。长年以来我一直在从事教育问题的采访,一直觉得不解的是:为什么日本的教育不能满足孩子们的好奇心,反而要自上而下得给孩子硬塞各种知识,然后用考试的形式来进行分数上的竞争呢?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问到的“为什么”,都是根源性的问题。让大学的老师简单易懂地向孩子们解答这些问题,这种“儿童大学”的构想把我完全吸引住了。

  2月12日,我从所住的东久留米来到川越拜会酒井先生,说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纯粹的学问”似乎有些艰深难懂,为了让孩子们易于接受,可以起名为“解答‘咦?’的学问”。另外,把“职业教育”称为“生活方式的学问”,把“川越乡土教育”称为“故乡的学问”也许会比较好。

  第二,关于“川越‘儿童大学’”的校名,酒井先生和我都认为这个大学的目标是要超过川越地区,像德国那样让“儿童大学”在各地生根开花,加上地名会更好,因此把校名定为“儿童大学‘川越’”。

  第三,为了更好地在社会上宣传“儿童大学”,请孩子和家长都知道的知名人士担任校长。

  这三个意见都得到了酒井先生的赞成,对企划书进行了部分修正。

 

4. 谁来当校长?

  酒井先生向漫画导演、脑科学家甚至原NHK的主持人写了信,但均因“太忙”被婉拒。

  于是我们放弃了请名人当校长的打算,酒井先生和我访问了东京国际大学,希望请原本就对“儿童大学”十分关心的副校长远藤先生任职。他在学内外担当了很多要职,公务十分繁忙,但对我们的邀请竟然一口同意了。

  理事长则由酒井先生请来了担任早稻田大学产业经营研究所特别研究员的原早稻田大学副校长江夏健一先生。酒井先生和江夏先生本是故交,我也跟酒井先生走访了大学,江夏先生爽快地答应了。

  为了确保设立资金,酒井先生向好几个助成团体提出了申请书,其中仙台的龟井社会教育振兴财团有了回应,答应赞助50万日元(申請了100万日元)。

  事务所则设在酒井先生家附近的川越市霞关北自治会馆。

  “儿童大学‘川越’”的雏形渐成,9月30日,NPO法人“儿童大学‘川越’”的成立大会在川越市立博物馆的会议室举行,并向埼玉县提交了法人的认证申请。(12月6日认证,12月22日法人登记)

 

5. 召开建校纪念研讨会

  11月26日,川越市市政府记者俱乐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酒井先生发了资料向大家进行说明,远藤校长也强调了”儿童大学”的意义。最后,展示了本校职员竹泽和雄先生所制作的校旗(见照片)。记者们纷纷拍照,在第二天的《埼玉新闻》《每日新闻》《朝日新闻》等报纸的埼玉版上大幅刊登出来。这样一来,“儿童大学‘川越’”在川越市及其周边地区一举成名。

  12月7日星期天,在川越市立图书馆视听室举行了建校纪念研讨会。该研讨会得到了川越市和旁边的鶴岛市教育委员会的全面支持,我们给两市内4-6年级的所有小学生共计1万1千人发了介绍小册子。研讨会的会场很小,酒井先生一直很担心到场人数太多过于拥挤,当天实际到场人数为六十多人。

  川越市的教育总务部长和鶴岛市教育部参事发表祝词期待“儿童大学”的顺利发展,然后酒井先生用PPT介绍了德国的“儿童大学”的状况,接下来远藤校长以“真正的学力是什么”为题作了基调演讲,最后了举行了讨论“儿童大学”的作用的研讨会。在场嘉宾是江夏理事长、远藤校长和酒井事务局长,我担任了主持人。与会者围绕“孩子们真正所需要的学力是什么”这一问题各抒己见,向听众们很好地传达了“儿童大学”的教育理念。

  开春以后,即将开始招生工作。

儿童大学“川越”的主页:http://www.cuk.or.jp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