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巨资无法解农村幼儿教育之忧

2012.07.10

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中心幼儿园是一所国家巨额投资的农村幼儿园,但与其豪华的硬件设施形成对比的是教育教学质量令人堪忧。看了农村幼教水平的提高并不是和巨额投资成正比的,那么问题究竟出自哪里?作者对这些问题做出了深入的思考。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吴美仪

●案例回放:苏家坨镇中心幼儿园

  苏家坨镇幼儿园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内,2010年11月建成并开园。目前有两个托班、两个小班、一个中班,共收托来自周边的农村家庭230个孩子。政府为该园的建设投资近1000万,建有一栋三层楼高的教学楼,每层楼配有7间教室及各种多功能教室,如舞蹈室、音乐室、画室等(目前尚未投入使用)。此外,每班都配备了电脑、钢琴等昂贵教学器材;户外有各种攀爬大型玩具及人工种植的自然植物角。师资方面,每班有两位老师,一位保育员,园里老师都来自附近农村家庭,有北京户口和大专以上学历。为了稳定师资队伍,幼儿园给予教师们优厚待遇,不但解决编制,工资每月还达3000-4000不等,并有其他奖金补助。尽管当前教师的流动性少,但仍然面临的严峻问题:园内教师的积极性不强;在园教师都是新手教师,教育经验严重不足;该园地处偏远,难以吸引优秀教师。

  国家巨额投资,园所硬件设施豪华,但是教育教学质量却非常令人堪忧。国家对苏家坨镇幼儿园的巨资投入,表明国家开始关注并采取措施解决农村幼儿教育问题,因而,这一案例可以窥视国家在解决农村幼儿教育问题的政策逻辑。愿望很美好,但是,后果很寒心。不禁要问,为什么国家掏巨资,却无法治农村幼儿教育之病?国家掏出的资金是否用到了该用的地方?仅仅掏钱就可以解决农村幼儿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吗?

  结合这一案例及目前农村幼儿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笔者提出以下思考。

一、农村幼儿教育发展问题的原因分析

  与过去相比,尽管农村幼儿教育的发展力度得到了大大的提高,但发展的手段过于盲目,发展过程过于粗糙,因此产生的问题仍然严峻。

  1. 错误教育价值观的导向

  我国城乡二元经济体制导致城市与农村分割严重,长期以来,城市的发展以牺牲农村为代价。在思想观念上,城市都被认为是现代化的先导和主体,农村被动尾随其后,城市与农村被解读为先进与落后、文明与野蛮、现代与传统的对立。传统的乡村文化成为城市发展的牺牲品,被所谓的城市文明排斥。教育作为传播文明、发展文明的手段,主要为城市阶层所掌控,导致潜在的教育政策和教育手段带有严重的“城市化”导向,不利于农村教育的健康发展。政府主导教育发展,拥有制定农村幼儿教育发展政策及把握发展方向的大权,但其教育价值取向囿于“城市化”这一狭隘思路,不利于对农村教育问题的整体思考和深层把握,因此,导致政府出台的发展农村幼儿教育的政策措施脱离农村实际情况,无法真正对症下药。

  2. 对农村以及农村幼儿教育缺乏正确认识

  发展农村幼儿教育以提高当地教育质量为根本目的,政府出台的政策只有切合农村实际状况,才能真正有效解决存在的问题,这就要求政策的制定者必须了解农村、了解农村幼儿教育的现状与发展需求。从苏家坨镇幼儿园来看,政府并没有对当地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入托需求进行深入的调查,对当地的乡土文化没有客观全面的认识,以至制定的政策看上去很美,实际真的没有用。此外,从政策的执行来看,政策的实施过程过于急躁,事先没有对资金投入的数量及如何使用进行合理分析,事后对资金的使用完全没有监督与审核,整个过程都是盲目的,盲目投钱,盲目花钱,该花钱的地方没花,不该花钱的地方乱花。

  3. 缺乏科学有效的幼儿教育管理手段

  “幼儿园各项工作质量的高低与完成任务的优劣都取决于人,取决于教工队伍的素质,特别是在教养工作的第一线老师,他们是有目的、有计划地促进幼儿全面发展教育的实施者,对于园所保教质量的提高,起着重要的作用。”1可见,作为教育机构,幼儿园的生存与发展离不开人的积极作用,而提高人的积极性靠管理。由于国家投入经费充足,大力提高农村幼儿教师的待遇,对稳定教师情绪具有积极作用。但是,目前仍然缺乏科学有效的人才管理机制,如教师职称评定制度、教师工资待遇评定机制;在管理手段上,幼儿园缺乏合理的人才培养机制。农村地区受地域的限制,难以吸引优秀的师资队伍,师资力量薄弱始终是农村幼儿园教育发展中的隐痛。综合前面所述,农村地区发展幼儿教育应当建立科学有效的管理机制。

二、对发展农村幼儿教育的两点思考

  回顾过去农村幼儿教育的发展历程,反思当前农村幼儿教育的发展问题,笔者对农村幼儿教育发展有以下两点思考。

  第一,在大力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今天,政策的制定者与执行者需要调整发展思路,树立正确的教育价值观。立足农村实际发展状况,真正从提高农村幼儿教育质量出发,制定符合农村实际,具有可行性的方针政策;建立严格合理的监督机制,保证政府出台的政策能真正落实,严厉杜绝为添政绩作秀的行为。

  第二,农村幼儿教育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与社会有着密切联系。作为一项服务型的育儿事业,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它的生存空间。大力发展农村幼儿教育,政府应当发挥主导作用,充分调动农村当地的社会力量,鼓励农村多元化办学,鼓励农村地区建立社区学前教育,如建一些家庭托儿所、社区集体办园等不但具有农村特色,而且符合地域辽阔,幼儿人口不集中的农村地区的实际情况的托幼园所。

  总之,政府应当着重发展农村幼儿教育,政策上予以倾斜,加大经费投入及加强科学有效的管理。“对于一个以“三农”( 农村、农业、农民) 为主要成分的国家来说,没有富有特色的适宜的乡村教育模式及相关政策,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2

参考文献

1. 张燕. 学前教育管理学[M].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2:215
2. 刘铁芳. 乡土的逃离与回归----乡村教育的人文重建[M]. 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8:18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