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园入托就是最大的民生问题

2012.07.10

在当前学前教育资源极度短缺的前提下,公办园都为"权贵阶层"所享用。在大量所谓的非法幼儿园被关闭后,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孩子面临着急迫和现实的问题:如何入园入托? 公立园没名额,注册的贵族私立园上不起,这些孩子的托管问题该怎么解决?作者认为,政府最大的责任就是满足民生的需求,保障每一个适龄幼儿基本的受教育权,对于这些发展薄弱的幼儿园,对于收托这些弱势群体的园所,政府应该提供倾斜性的政策扶持。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李相禹

  2010年以来,《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的颁布、国务院《关于当前学前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出台,以及各地陆续制定《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酝酿筹划的“十二五”规划也提出要突破体制机制障碍,推动教育改革和发展……学前教育被空前地关注,促进学前教育的发展被提到了“民生”的高度。各地行政部门大建快上公办园,大呼要建“普惠型”、“公益型”幼儿园,提供办人民满意的、人民上得起的“平民幼儿教育”,此举似乎令人欢欣鼓舞。2011年4月6日,北京市《小规模办园标准》的颁布似乎又让人民看到了政府锐意改革、推动学前教育多元化发展的征兆,对学前教育事业的发展充满期待。

  然而4月25日,北京大兴旧宫镇一楼房发生火灾,导致17人遇难24人受伤。随后,大兴区开展了打击非法违法生产经营行动,此举也波及到了区内数百所未注册的幼儿园。这些未注册园收托的大多是非户籍的流动学前儿童,这意味着成千上万的孩子将无处可去。区教委表示,今年将新建、改扩建20余所幼儿园,鼓励有实力的个人在安全达标地点办园,在新建扩建完成之前需要这批孩子和家长“克服”一下。

  随着大兴新城的发展,大兴区常住人口已经超过了100万,而1至6岁的学前教育适龄幼儿则达到6万人,对幼儿园的需求日益增加。但幼儿园却存在设施不足和师资力量短缺等问题。新城地区共有登记注册幼儿园21所,其中公办幼儿园13所,民办幼儿园8所。而未登记注册的自办无照幼儿园却有142所,是注册幼儿园总数的6.8倍。经过近半个月的严查,截至5月13日,大兴区272所未登记注册幼儿园已停园清理154所,停园整改48所,剩余园所正在开园整改和申报办学许可过程中。 这些“无证幼儿园”中不乏有一些条件较好,备受家长好评,并且积极申请注册小规模幼儿园的园所,但却面临注册无门的境地。

  紧接着,5月27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听取“发展学前教育”议案办理报告。在即将出台的三年行动计划中,北京将进一步完善学前教育法律法规,规范学前教育管理,形成幼儿园安全监管机制。据悉,对目前存在的无证幼儿园,各区县政府要进行全面排查,制定管理办法,加强指导,监督整改。经整改达到相应标准的,颁发办园许可证。整改后仍未达到保障幼儿安全、健康等基本标准的,要依法予以取缔,妥善分流和安置幼儿。同时,将严格执行幼儿园准入制度,未取得办园许可证和未办理登记注册手续的单位和个人不得举办幼儿园。幼儿园年检制度也要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年检不合格的要限期整改。 进一步扩大了对无证幼儿园的排查清理和整治力度。

  但这些所谓的非法幼儿园被关闭后,更为急迫和现实的问题是,生活在城乡结合部“失学”的孩子怎么办?公立园没名额,注册的贵族私立园上不起,这些孩子的托管问题该怎么解决?难道回到家里就没有安全隐患了吗?期待主管部门能真正站在孩子的角度,全面考虑幼儿园安全防范问题,不要武断行事,而是从现实出发,采取切实可行的根治策略。上海市民办三级幼儿园标准的出台以及“看护点”的建设,彰显出当地政府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服务民生的胆识和魄力,为所有儿童提供“上得起、用得上”的幼儿教育。

  中国历来就有民间办学的传统,纵观教育发展史,都是从非正规走向正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中国教育的发展就是从私塾开始,国外发达国家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小型、微型的儿童中心、家庭托儿所。这些民间的“自救”力量何以“被漠视”?何以“被关闭”?关闭这些所谓“未注册”、“不合规”的幼儿园,孩子怎么办?难道让这些天真可爱、“少不经事”的孩子说一句“克服一下”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谁有权对幼儿园进行“认证”?是行政人员手中僵化的条文,还是广大家长的认可和追捧?即便所有的硬件配备达标,具有能动性的人的意识如果没有提高,这些设备的防范性何在?难道一纸“合格证”就能确保万无一失、高枕无忧吗?“认证”的效力何在?《宪法》中规定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办教育的权利、自由结社的权利,政府是否有权对这些民间自办的园所“一关了之”?

  政府的基本功能就在于提供服务和管理,对于孩子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家长拥有主要的决定权。入园入托问题已经成为社会生活中引发众人关注的民生问题,政府如何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如何让“人民满意”?在公办园建起来的间歇,这些无处可去的孩子该怎么办?“一关了之”的做法道理何在?政府最大的责任就是满足民生的需求,保障每一个适龄幼儿基本的受教育权。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当前学前教育资源极度短缺的前提下,公办园都为“权贵阶层”所享用。坊间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有权的孩子去公办园,有钱的孩子去贵族民办园,没权没钱的孩子去山寨幼儿园”。选择这些“无证”的幼儿园的多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对于这些发展薄弱的幼儿园,对于收托这些弱势群体的园所,政府本应该提供倾斜性的政策扶持,而不是采取武断的“一关了之”。期待政府能够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从“科学发展观”出发、以“以人为本”的理念,“服务民生”的行动来真正解决“最广大人民群众”迫切需求的“入园入托”问题。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