Ⅷ. 儿童的元认知知识的发展与教育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12.07.10

从脑科学的立场思考教育离不开"元认知",本期介绍了德国符兹堡 (Würzburg)大学心理学教室Wolfgang Schneider博士的论文《The Development of Metacognitive Knowledge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 Major Trends and Implications for Education》(MBE Vol.2,No.3,p114-121),并深入浅出地分析了"元认知"的定义、意义和相关理论。

  从脑科学的立场思考教育离不开“元认知”,本期我们就来谈一谈元认知。本期我们将要介绍德国符兹堡 (Würzburg)大学心理学教室Wolfgang Schneider博士的论文《The Development of Metacognitive Knowledge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 Major Trends and Implications for Education》(MBE Vol.2,No.3,p114-121)。

  元认知的广义定义为,认知某一事物时调整认知活动的知识或认知活动本身。这一定义对于非认知学科专业的人来说比较难懂。

  英语的meta-(元)为接头词(prefix),接在其它词语前构成复合词,表示“~之后”“~变化”“过于~”“~之中”的意思。与“unhappy”中的un-、“dishonest”中的dis-作用相同。而“metacognition”中的meta-较难解释。“元(meta-)”的解释可能是从有助于或有碍于认知(cognition)的意思而演化来的。

  教育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是,明确学习对象、理解其意思和本质。这就是认知(cognition)。其中,认知的“认”是指“识别”“认清”这一大脑机能,而“知”是指逻辑上“理解”“判断”这一大脑机能。

  因此,“元认知知识”包括有关任务的构造及过程的知识、有关完成任务策略的知识、有关自己的能力及性格的知识。这些知识可以通过记忆和经历获得。通常,也有一些可以作为较为稳定的事实。

  “记忆(memory)”在教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下面我们来看一看元认知活动的支柱—“元记忆(metamemory)”。“元记忆”是指人对自己的记忆过程的认知和控制。具体包括如下现象:有关“记忆”“回忆”“遗忘”等表示记忆的心理机能动词的理解、与记忆有关的人的各种特征、记忆的事物的各种特征、为了保持和提取记忆而事先采取的手段和方法、用语言描述记忆的知识(陈述性知识declarative knowledge)、对自己现有的记忆状态、内容、界限的认识,等等。

  另外,运用既有知识执行某项活动,思考如何利用记忆过程本身和事先考虑的手段、方法时,要利用到调整、控制等程序记忆知识。这种程序记忆的执行过程也被叫做“元记忆”。因为元记忆与实际的记忆行为本身的相互关联,所以可以认为元记忆的发展是记忆发展的潜在原理。

  上面我试图用自己的话解释了一下“元认知”一词,不知说得是否清楚。元认知对于逻辑性、科学思考、社会性的概念等认知过程非常重要。并且,将最近的热点话题----幼儿的心智理论的发展和元认知的发展相关联的研究越来越多。

  “心智理论”是指通过推测他人的信念、欲望和意图,形成预测他人行动的能力。一般认为,“心智理论”在3-4岁快速发展,最迟在5岁前获得。并且,“心智理论”的发展与前额皮质机能的发展变化相关。儿童运用这种“心智理论”,预测他人的行动、使自己与他人步调一致,进一步建立人际关系、协调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

  Wolfgang Schneider博士以174名3岁儿童为调查对象,从语言发展的作用出发,就初期 “心智理论”的形成与元认知发展的关系进行了调查,调查每半年进行1次共4次。本期介绍的论文报告了该调查的结果。

  结果表明“心智理论”和“元记忆”的发展受语言发展的影响较强。并且,3、4岁时的语言能力与5岁儿童的元记忆能力密切相关。“心智理论”的获得水平在初期越高,对“想”“思考”等元认知词汇的获得产生的影响就越大。

  幼儿园儿童虽然也具有可以用语言描述的元记忆,但是一般认为元记忆是在小学期间渐渐发展的。这种可以用语言描述的元记忆的专业术语为“陈述性元记忆declarative metamemory”,是与“程序性元记忆procedural metamemory”相对立的概念。进入青春期后,为了阅读、理解、记忆更加复杂的文章,元认知会继续发展。

  儿童的自我监测技术和自我控制监测技术的发展也对教育中元认知知识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一般认为,对学习内容难易做出的判断、对学习本身的判断、对既有知识的关联性进行的判断是从儿童时期开始渐渐发展的。

  接下来,我们看一看自我监测和自我控制监测的关系。6岁儿童虽然可以判断学习内容的难易,但是不能像10岁儿童那样为学习较难的内容而分配时间。具有元认知知识不等于会运用。

  通过以上介绍,相信大家都理解到元认知对教育的重要性。Wolfgang Schneider博士在论文中提到以下方法可以运用到教育现场。

  运用相互教育法学习有效阅读时,可以事先让学生想好具体做法。这样就可以改善所必需的元认知。可以说,儿童到7、8岁后,让他们事先想好学习方法就会提高学习效率。

  优秀的老师会在每天的教学过程中传授元认知信息,比如让学生们自己思考、选择、调整有效的学习方法。不考虑智商上的差别,从小学时的元认知知识量、控制、监测水平,可以预测其中学时的数学和读写能力。

  在学校教育中事先教授学习方法还非常困难,同时相关的实证研究还很少。可是,教师对有效学习这一概念基础的理解将会改善现状。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