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东日本大地震后的3个月

2011.07.08

  时间过得很快,自3.11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到6月11日已经过了3个月。当天,电视转播了灾区追悼遇难者的活动,看到一幕幕追悼现场的影像不禁使人悲痛万分。同时,在过去的3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思。

  首先,政府方面虽然菅直人内阁的不信任案被否决了,但是大家一定都有很多疑虑和不解。我首先感到的是政客的想法太让人难以琢磨了。在此万难的时期,无论谁当首相也将困难重重,况且又不是菅直人一个人做出了所有决定。那些声称只要更替首相就合作的人到底是什么用意呢?我认为政治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国民的利益。如果将灾区人民放在第一位,短期内有很多必须处理的紧急事情,不换首相也应该有很多可以应对的方法。但是,很显然仅仅在换首相问题上就花费了大量的宝贵时间。

  我一直认为福岛核事故是地震和海啸引起的不可预测的自然灾害。可是,我读了岩波书店出版的《科学》5月版中的“2011大地震”系列内容后,大吃一惊。其中就福岛核事故的产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预测的。本次地震达到了里氏9.0级、最大震度7,日本列岛的近一半以上受到了地震的直接影响。从世界范围看,1960年后的50年间共发生了3次里氏9.0级的地震。 1960年的智利地震为里氏9.5级,1964年的阿拉斯加地震为里氏9.2级,2004年的苏门答腊地震为里氏9.0级。作为地震大国的日本不会断言说不发生里氏9.0级以上的地震吧。如果日本也能认真地面对过去的现实,我想也该有所准备和防范吧。

  现在,将地震后巨大海啸袭来的地震称为“海啸地震”。众所周知,本次的东日本大地震并不是第一次海啸地震。而且,在过去400年间,沿三陆冲北部至房总冲的日本海沟海域曾发生过3次海啸地震。最近的是100年前明治时期的1896年发生的明治三陆地震,死者2万2000人。而延宝年间的1677年发生的延宝地震,从宫城县的岩沼到房总半岛的大量房屋被冲毁。最后,庆长年间的1611年发生的庆长海啸地震,海啸袭击了从岩手县宫古至福岛县相马临海地区的城镇,造成大量房屋被冲毁,很多人溺水而死。

  而1611年的庆长海啸地震以前,在贞观年间的869年也发生了海啸地震。据说贞观地震引发的海啸所造成的水涝范围接近本次东日本大地震。这一事实是通过分析海啸在陆地上残留的海啸冲积物的分布而得出的。也就是说,每隔800—1000年,仙台平原就会遭受一次大型地震及海啸的袭击。按照这一推算,本次大地震很难说是超出想象。

  据说地震学者是在1997年才提出“核电震灾”这一想法的。从核电建设的高峰期1960年代后期算起,已经经过了40多年。也就是说,1997年以前,核能相关的学者和专家根本没有注意到处于地震列岛海岸线上的50多座大型核电站的危险性。并且,就此问题好像连充分进行讨论的记录都没有。如果事实如此,那么就可想而知政府、还有东京电力是以草率的计划建造了福岛核电站。虽说几率为千年一次,但是考虑到过去东北地区反复出现海啸地震的实际情况,本次的“核电地震”只能说是人祸。

  因为涉及到放射性物质,核电就应该设定特别高的安全系数。并且,核电技术的历史较短,还不能说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程度。再加上事故处理的经验较少,会发生什么问题,该如何应对,学习的机会也极少。考虑到这一点,在出现问题后的对策上应该慎之又慎。

  如果日本政府再多些慎重的研讨,如果学者、专家再多些调查和研究,如果东京电力再多考虑些万一的情况,多花点钱研究一下对策的话,福岛的“核电震灾”可能就会防范于未然。如果那样的话,于6月20日在维也纳召开的IAEA(国际原子能机构)部长级会议上,日本的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就可以向全世界宣布依靠日本的科技力量我们从里氏9.0的地震中挽救了福岛核电站。而世界各国的与会代表就会给日本送来掌声和喝彩:“不愧是日本!”

  3个月后的今天,当想到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时,我想还是应该进一步研究一下儿童的育儿、保育和教育的课题。也就是,我们该如何将科技的基础“研究能力”教授给孩子,同时为了培养孩子们正确使用科技能力,我们应该思考一下该如何进行今后的育儿、保育和教育。培养孩子的才智和理性对研究能力的养成很重要,而要培养孩子们如何正确使用科技力量则需要培养孩子们的责任感、正义感、道德感,丰富并充实孩子们的心灵。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