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日本大地震与国际性支援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11.05.30

  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已经过去2个月了。在此期间,我从报纸和电视的报道中得知很多国家向日本伸出了援助之手,令我非常感动。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美国士兵在灾区实施的“朋友援助计划”以及音乐家们在世界各地举行的捐款义演。

  我在看相关报道时不由得回想起1950年代后期在美国生活的日子,当时我亲身感受到了美国人的体贴、善良之心,并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下面我就讲述一下看了“朋友援助计划”后所引起的回忆。

  在美国实习开始的第二年春天,我记得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春光明媚,春风飒爽,我正在住宅区内悠闲地漫步。从我背后驶过来一辆车,并缓缓地停在了我的身边。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跟我打招呼说“嘿,医生”。

  他说上周在医院的急救室(ER)我给他的孩子看了病。他非常感谢我当时细心而热情的治疗。其后,他又谈到战后不久他作为美国士兵驻留在横须贺时曾得到过日本人的各种照顾。而急救室中的工作非常忙,我对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东日本大地震后,不同的国家和个人从各自的立场出发给与了大量的国际性援助。我想其中就有一些是基于对日本人的感激之情。也就是在交往过程中萌发的感激之情转化为现在的实际行动。特别是执行“朋友援助计划”的美国士兵,他们的内心深处一定有一些与上文的年轻人相通的部分。看着电视中认真工作的士兵,我不禁产生了如上的想法。

  音乐家们开展募捐义演的动机中有想与日本的音乐家相互交流的一面,另一面我想可能是以前来日本演出时感受到了日本人的和蔼善良。同时,我想与日本人对音乐的感性理解很深,演奏水平较高也不可分割。音乐具有沟通人们心灵的独特力量。

  另外,我从报纸上看到今年88岁高龄的著名的日本文学专家Donald Lawrence Keene(哥伦比亚大学名誉教授)看到东日本大地震后,取得了日本国籍,决定在日本永住。看到这里我不禁内心一震。我想原因之一是战后他在京都大学留学和最近在日本接受治疗期间,身感日本人的友善并被日本文化所吸引。另外,为了研究松尾芭蕉的《奥之细路(奥の細道)》,1955年以来多次前往东北地区的经历也是打动Donald教授的一个原因。这一点可以说和Patrick Lafcadio Hearn(日本名字:小泉八云)的动机一致。所不同的是,Patrick与日本人结了婚,而Donald终身独身。

  国外报道了很多日本东北地区灾区人民的平静心态和坚韧毅力,也报道了很多外国人深受感动的事情。我想这也是日本文化影响下日本人精神的一种体现。可是,昭和前10年出生的我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了战后日本社会的发展过程,最近20年人心受物质富足的侵蚀,日本人的传统精神正在不断丧失。让我们看一看日益盛行的物质万能主义、拜金主义,不断增加的心理问题、犯罪问题、行为问题等等,就会有所感受。因此,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东日本大地震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新思考日本的传统文化和重塑日本精神的机会。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