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社会"与"女性经济"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11.02.04

  令人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如何重新振兴问题重重的日本社会。就此,看一看最近的报纸和电视就会深有感触。关于日本的社会问题我刚刚在一月份的所长寄语中提及,想到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奋斗,我也倍感振奋。

  在一月份的所长寄语中,我首先想说的是育儿问题的背景中重要的一部分,即富足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特别是物质上的富足。因为衣食无忧,所以我们为了维持人际关系而进化至今的谦和之心,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竟然已经物质发达到这种地步了,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富足蚕食了我们的心灵,导致了拜金主义和过度的个人主义在社会上盛行,引起了种种社会问题。

  其次我想强调的是为了解决这些社会问题应该重视女性的想法。为此,不应该直接依靠行政的力量,而是应该间接地去支援那些在日本各地以女性为中心、致力于解决育儿问题的NPO。

  本期所长寄语所提及的两个主题看似毫无关系,其实分别选自2011年1月11日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J. 桑德尔刊登于读卖新闻早报“日本革新”专栏的题为“大家都来关注‘无缘社会’”的论文,和同日晚间NHK“现代特写”栏目播出的“‘女性经济’将改变日本”节目。早上读了报纸上的论文、晚上又看了电视上的节目,深感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就将本期所长寄语的主题定为“‘无缘社会’与‘女性经济’”。

  桑德尔教授认为日本多发的老年人孤独而死、无家可归老年人的悲剧都是根源于社区(community)的消失。按社会学的定义,社区(community)就是指因血缘、地缘或宗教关系而聚集在一起的共同体。人际关系稀薄的话,血缘关系、地缘关系也将随之崩溃。另外,日本社会以佛教为中心,与基督教不同,在维持人际关系方面宗教无法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桑德尔教授同时指出形成“无缘社会”的另一原因在于现代市场社会所带来的社会富足。社区的消失,加之社会富足引发的极端个人主义进一步弱化了社会群体的凝聚力。

  NHK“现代特写”栏目播出的“女性经济’将改变日本”节目中,运用经济学的方法分析了现代女性所从事的创业活动。

  我本身在深受女性向往的倍乐生公司工作,对于日本女性的社会参与以及在企业中的活跃有一定的了解。可是现实中女性在社会上所起的作用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同时,与欧美发达国家、特别是北欧国家相比,日本女性的社会参与程度还比较小。

  我已经多次指出,我所提倡的“社会富足的负面影响消弱了原本谦和的人际关系”的这一想法来源于生物学的观点。即,我们的祖先为了生存,需要通过谦和来维护人际关系,进而进行集体生活。这种谦和之心就是在自然淘汰法则的作用下,不断进化而来的。可是,社会发展到无须这种谦和之心就能生存下去时,社会的谦和就会弱化,人际关系也就变薄了。而这一想法并没有得到100%的证明,我自己也承认其中存在理论上的跨越。不过,这一生物学的想法可以为解决问题提供一个重要的线索。

  另外重视女性的想法,可以说在育儿支援方面是理所应该的。不论如何,正如“现代特写”节目中所提及的一样,首先一切应该从社会承认“男女平等”这一点出发。另外,通过桑德尔教授所倡导的“讨论(debate)”,可以澄清哲学上、伦理上的想法和价值观,并建立起解决问题的基础。

  不管怎样,时代在无时无刻地变化。靠狩猎采集为生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我们现在生活在富足的工业化社会中。为此,男性和女性应该一起为解决我们所面临的育儿问题,献计献策、共同协商。这才是时代的呼唤!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