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由"弟弟睡了"引发的蝴蝶效应式的思考

2011.01.18

  在一间简陋的教室里,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坐在陈旧的课桌后,她的面前凌乱的摊着书和本,她的眼睛盯着的不是这些书本,而是盯着怀中正在睡觉的弟弟,因为父母外出打工,爷爷奶奶下地干活,无人照看,她只有把弟弟带到教室来边学习边照看。

  这是近期在中国互联网上被疯狂转载的一组图片,这也是真实的发生在湖南省凤凰县山江镇好友村小学的事件。在中国的一些偏远落后地区,这一幕或许并不是个例外或偶然,在中国,这样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留守儿童"。只不过,这次通过一组照片,留守儿童的酸楚,再一次被定格,呈现在人们面前。

一、"蝴蝶效应"式思考

  蝴蝶效应是气象学家洛伦兹提出的,形象地比喻为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动翅膀,有可能会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蝴蝶效应"反映了混沌运动的一个重要特征:系统的长期行为对初始条件的敏感依赖性,即细小的因素与看似完全不相关的巨大的变化之间存在紧密的因果联系。它告诉我们:要特别注意初始状态的微小变动,要对微小变动保持高度的敏感。由此蝴蝶效应式的思考主要体现为两个层面:

  其一,管中窥豹。管中窥豹有多种理解,在此主要指从观察的部分推测到全貌。当看到瘦弱的女孩看着弟弟的眼神时,我们心里会有这样的问题:这样的场景全国还有多少地方存在?这样的留守儿童全国还有几千几万?这个群体的生存现状如何?说到留守儿童会想到很多事件,如,留守女童伴尸七天事件、留守女童性侵害事件。说到留守儿童我们又会想到流动儿童,如令人深省的小悦悦事件。说到流动儿童我们又会想到农民工子女,说到农民工子女,我们又会想到农民工。中国的留守儿童、流动儿童、农民工的数量在逐年增加。这样的思考并不是文字游戏,而是现实使然。中国社会正处在转型期,大量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的生存状况令人堪忧,不仅在于物质匮乏和缺衣少食,更在于权益缺失和情感空虚,尤其是他们受教育机会和就学过程不平等,处于教育的边缘地位,甚至有部分失学或辍学。对他们的照顾和教育已经成为一个迫切需要正视的公共议题和社会问题,急切呼唤着中国"社会大爱"。

  其二,居安思危。西方流传着一首寓意"蝴蝶效应"的民谣: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有人结合中国现状修改的民谣:流失一批学生,增加一批贫困户;增加一批贫困户,带来一团社会问题;一团社会问题,引发一堆社会矛盾;一堆社会矛盾,导致每个人惶恐不安。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蝴蝶效应并不是科学家的浪漫幻想,在有些问题上是现实存在的。农民工是现代城市的建设者,同时也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有生力量,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又是"三农"问题的核心问题,关乎农民工家庭的教育水平和文化素质,关乎社会公平与法治原则的实现,关乎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可持续发展,关乎和谐社会主义社会的建设,这么多的"关乎"难道不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忧患意识吗?不应该防微杜渐吗?

二、"社会大爱"式的行动

  第一,全社会形成合力,关爱弱势儿童。关爱行动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号和标语上,而是需要亲力亲为的参与和脚踏实地的行动。另人欣慰的是目前我们能够看到来自民间力量、社会团体和相关政府部门所作出的努力,他们尽自己的能力以自己的方式探索解决问题的途径。如,北师大学前教育系师生创办的"四环游戏小组";打工妹马小朵在石景山某社区创办的"儿童互助中心";陕西农民创办免费幼儿园;北京市教委以四环游戏小组为基地,在农民工聚集的社区办非正规教育;个别地区政府部门牵头办"留守儿童之家"并出台相应管理办法;方兴未艾的"免费午餐"计划,都一次又一次地彰显了社会参与的力量。实际上,"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爱心传递也能产生"蝴蝶效应"。希望有识之士的努力能够感染更多的人,希望更多的人不是仅限于转载一组照片、义愤添膺的议论或充满感动的流泪,而是积极加入到关爱农民工子女的行动中。

  第二,完善农民工子女的权益保护,为他们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从立法上,要消除已有法律上的歧视,完善农民工子女保护的法律法规和管理规范,不断完善各项儿童福利法规政策,切实做到有章可循。如,2011年我国正式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提出要建立面向全体儿童的普惠型福利体系,确保受人口流动影响儿童平等接受义务教育。从执法上,相关部门要强化监督和管理,但应以尊重弱势儿童的权益和促进弱势儿童的发展为基点,不能以官本位为出发点,以安全、规范、标准等阻碍或取消民间力量所办的儿童救助或教育机构,不能用因噎废食的简单线性思维来进行机械管理,而应体现儿童优先原则尽力创设条件,鼓励这些机构良性发展。

  第三,从体制上努力创造条件逐步消除城乡二元体制,包括推进城乡就业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教育制度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等。当生存都是一大难题的时候,谈责任似乎显得很奢侈,农民工之所以选择"孔雀东南飞",根源在于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因此,需要努力缩小城乡差距,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近转移就业,有序吸纳农民工进城定居;政府还应禁止制定专门针对农民工的不平等用工条件,尽可能为农民工提供公平竞争的就业机会,使他们有机会获得较好的工种和工资待遇;解除教育体制与户籍制度挂钩的传统模式,调整现有公共教育资源的分布,优先普惠农民工子女教育,实现教育资源利用的最大化。

  总的说来,近期众多的网友、媒体和有识之士,因为一张照片或一个事件,都在关注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这是一大幸事。我想,在关注的基础上,继而能做些什么、解决什么,这或许更为重要、更有意义。希望我们能用社会大家庭的温暖,用生命影响生命,用爱心感染爱心,引发良性的"蝴蝶效应"。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