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从北京市户籍居民眼中的农民工看城乡融和的艰巨性

2010.07.10

3.市民对农民工生活状况和社会地位的了解

  从生活水平上看,30%左右的市民认为,农民工来到北京生活肯定比在老家好,有的比城里人还好一点;挣的钱不比北京人少,如市场上做生意一个月挣两、三千块钱。68%的市民认为农民工的生活水平低,生存环境差,只能维持基本生活,没有业余生活,没有福利待遇,卫生条件也不好,很艰苦。表明市民也承认事实上城乡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

  从工作状况和社会地位来看,大部分市民认为农民工工作忙、辛苦,经常被拖欠工资,工作没有安全健康保障。农民工在城市所能进入的是那种收入低、工作环境差、低劣的次属劳动力市场。城市管理部门对于职业进入的种种限制,使农民工被排斥到了一个与城市居民不同的劳动力市场上,成为城市社会的底层 [2] [3]。四环摊商属于自雇工,尽管工作与生活都在市场附近,但是与周边市民并未融合,而是处于一种隔离状态。

  总体上市民对农民工群体所处困境,表示了同情和理解,认为农民工与普通市民相比位于社会底层,绝大多数靠出卖技术或者劳动力维持生活,同样劳动往往得不到相同待遇。

三、市民对农民工子女受教育状况的关注

1.关于农民工子女的教养和去留问题

  在问到"经常能看到市场上跑来跑去的孩子,您怎么看?"时,有69%的市民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同情和担忧;有8%的市民表达了对农民工家长的抱怨;部分市民抱怨这些孩子"闹"感到"烦"的;23%的市民不带感情色彩地肯定了现状:农民工有多子多福的观念,孩子多、经济拮据,再加上他们教育意识薄弱,所以没把孩子送去上学。

  在问到"农民工子女和城市居民的子女一块上学,您有什么看法"时,有62.5%的市民表示孩子应该受到同样好的教育,22.2%的市民表示在哪上都一样,有人解释说农民工孩子跟城市孩子一起会更好一些,可以让各个阶层的人在一起,互相了解,不要让城市孩子太娇气;有15.6%的市民认为农民工子女会挤占城市孩子的教育资源。另有观点认为,孩子们的生活环境不一样,特点不一样,不方便教育。

  一些市民觉得这些孩子挺可怜的,小小年纪就在市场帮着父母看摊、约秤,长大可能继承"父业",帮父母干活;有的市民认为孩子散漫惯了,可能不适应环境的变化和教育的落差,以后的素质也较低,出路肯定少,对他们的前途表示悲观;有的认为这些孩子没上学的原因是家长不够重视,只顾自己赚钱。少数市民表示:农民工都没有长远的打算,本来就不稳定,何谈上学?

  部分市民表示了对农民工下一代受教育程度的关心,认为这些孩子接受教育太少,教育的差距会影响孩子的一生。有的认为他们最终还是要回到农村,高考也得回户籍地去考,能回去由爷爷奶奶带也好,回不去的应提供一些方便。有的认为,回不回去要看孩子的出息。

2.对四环游戏小组这一非正规教育组织的看法

  在问到"您了解到的市场上农民工的学前阶段的孩子受教育状况"时,大半受访者认为大多数孩子跟着父母在摊位上;市民中有三分之一强知道市场里有个游戏小组,是这个市场的特色。由此可见,四环游戏小组这一非正规组织使得一些农民工子女受到了学前教育,但是一个游戏小组不可能满足市场所有学前儿童的需求。也有少数表示不大清楚,态度淡漠。

  对受访市民中知道四环游戏小组的52人(36%)的居住类型和态度进一步分析可知:这部分市民多居住在市场周边,或本身就在市场上做生意;还有的是居住在附近每天来买菜的市民,因而对市场发生的事情比较清楚。然而他们对游戏小组的态度有所不同,36人中71%持肯定态度,认为这种形式很好,一方面给农民工子女有针对性的教育、传授一些知识,有利于他们身心健康发展,教育机构是否正规无所谓;另一方面省得孩子满地跑,有一些教育、管理,可以避免安全问题,总比放任自流好。这表明四环游戏小组对满足流动儿童保教需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改变了人们根深蒂固的一些传统观念。

  在市场上做生意的市民对游戏小组都有所了解,主要是通过广播,去管理办公室打水听到看到的,有的是通过身边参加游戏小组的孩子了解的。认为是"积德",表示赞许。有的受访者看到这里的活动比一般幼儿园还丰富,老师非常负责任,对游戏小组的质量表示信赖。

  一些市民为游戏小组提出积极的建议,认为这样的组织的关键是要坚持下去,要发动街道力量给予支持;个别人表示怀疑,认为这毕竟不是政府统一组织的。事实证明当农民工家长的教育能动性被充分调动起来时,所发挥的力量是巨大的,效果也是非常好的。

四、市民对农民工的基本态度

1.市民对农民工态度

  超过半数市民提到农民工对北京的积极影响,如建设城市、方便市民、美化环境、使城市多元化。有数据表明,近年来在建楼修路的建筑工人中,农民工的比重达到83.6%。在批发和零售业中,农民工占49.5%,已接近一半。在制造业从业人员中,农民工达到29.3%。农民工已成为城市经济建设中不可缺少的力量。

  访谈中很多市民都谈到目前北京市民的生活已难以离开农民工了,"没有农民工,北京就瘫痪了。"北京的服务业诸如餐饮、搬家、快递、缝纫、洗衣、保姆、清扫大街、小区保安、购物、娱乐、美发、洗浴、送水、送奶、蔬菜、水果,以及房屋装修、建材经营、家具经营、电器经营、电子经营、图书经营等等,都是外地人在担大梁。特别是在春节期间农民工回家过年,送煤工、送奶工、保姆和清洁工暂时短缺,给市民生活带来不便。

  然而在提到负面影响时,受访者使用的词汇多为:素质差、不文明、影响治安、影响环境(脏、乱)、加重城市负担(人口、交通、资源等)、城市资源被挤占、小偷小摸、不遵守国家政策(计生)等等,将城市问题归咎于农民工。调查中,有24.1%的人认为08年奥运会时,应该将流动人口遣返回乡,这样城市可以减少失业,让下岗职工重新上岗;也有36.2%的人认为不应该这样做,城市是大家共同拥有的,无论城市人还是农村人都应该受到同等的对待;也有29.3%的人认为应该有区别地对待,如将没有正式职业的、闲散的或者对社会有害的人员遣返回乡,将对建设北京做出贡献的人员留下来。

  从以上描述中不难窥见市民对待外来者态度上的复杂性,虽然承认农民工的贡献,但衡量农民工去留的标准是以城市人的利益为基础,表现出既容忍、接纳又看不惯、排斥的心理。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