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从北京市户籍居民眼中的农民工看城乡融和的艰巨性

2010.07.10

2.关于市民与农民工的相互关系

  有65%的人认为,城市人应该为外来农民工做些什么。也有21%的人认为这是国家的事,老百姓做不了什么,北京市的政策应该考虑所有人的福利,不光是北京人的,例如交通、电力、教育问题等。另有14%的人认为不应该对他们特殊照顾。

  有的市民提到要从态度上端正对农民工的看法,大家互惠互利,平等对待,不能歧视,街坊邻居住着相互照应,处好了没人介意谁是北京的谁是外地的。调查中采访到一位曾经创办过北京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退休老校长,"他们大部分都是很质朴的。" 对农民工感情溢于言表。一位六十多岁退休的大爷认为,应从日常小事上给予帮助。出于同情有的市民提出,可以捐献衣物、捐钱捐物为他们提供更好的物质条件。个别有见识的认为要发挥基层组织的作用,组织类似市民-农民工联盟的组织,加强双方交流,了解他们的困难和需要等。

  也有人提出建议:国家应加强对农村的管理。要让农民有地种,就不会想着往外跑了。还提议要治理现在城市里违规盖的房子(所谓"城中村"居民搭建的租给农民工居住的)。

  受访者大多认为农民工对城市生活的影响有利有弊。由于现实的利益关系,市民对农民工普遍存在着防范心理。例如很多人认为农民工是一个犯罪率较高的群体,有的下岗人员就业不顺利而产生一些愤怒情绪,也认为是农民工抢了自己的饭碗。

  据北京市统计局人口和就业处的资料显示,企业雇佣一个北京人的成本相当于雇佣2.3个农民工。 因此"农民工抢了城里人的饭碗"的观点有相当的社会基础,现实利益的冲突使得市民加深了对农民工的群体性偏见。

五、居委会对农民工的看法和管理现状

  本次调查还访谈了农贸市场周边的两个社区居委会。社区居委会做为基层政权的依靠力量,是沟通居民与政府的桥梁,工作内容涉及社区服务、治安、社会福利、环境卫生、计划生育、人民调解、物业管理、社区文化体育、社区共建与协调等。所谓"一手托两肩",居民委员会有着最密切的群众基础,是政府做好对流动人口的管理服务和政策落实的工作站。居委会对农民工的认识和目前管理状态不容乐观:

1.工作范围以户籍人口为主,对农民工接纳程度低

  居委会在介绍社区情况时,谈到四环市场,仅仅看作是社区内的一个企业或单位。

  四环市场所处的两个居委会近年连续被评为从街道级或首都级的先进集体,实行党委、居委会、工作站三位一体的方式。"社区活动是公益性的,是组织和发动居民,通过把社区中的闲散人员组织起来凝聚起来,生活的更加和谐环境更加整洁",但并"没有将市场纳入我们的重点工作中"。居委会人员承认农民工对城市建设的作用,同情其生活的不易,也承认他们的辛劳为社区带来的便利,但仍有较多抱怨:由于四环市场的兴建,社区原有的"绿化"地带不见了,被垃圾,种种不文明的现象取代,是农民工和市场的出现,造成了环境脏、乱、差,治安不好,扰民等。对农民工的 "不讲卫生""扰民""自卑""不好相处"等种种陋习感受强烈,认为"难以改变","说也没用"。居委会认为这是市场的责任,而没有与市场方面做相关的沟通协调。表明对农民工接纳程度低,管理上存在互不搭界现象。

  访谈了解到"每个社区都有文明市民学校","每周都组织居民环海游"、还有"合唱团、时装队"等文化活动。但是基本没有涉及到农民工。居委会人员对 "农民工和城市人"有明确的区分,工作范围以城市人为中心,如,老人退休以后有失落感,怎么克服心理危机?要通过活动,使之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而农民工"只是忙于生计",不会有时间来参与的。坦承农民工和北京市居民相处的普遍不好,是由于生活环境和生活习惯不一样,还提到,老北京人有些排外,看不起外来人口。

  其实现在的农民工大多年轻力壮、精力充沛,求知欲强,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同时也渴望充实自己,希望能够享受到丰富的文化娱乐生活。就像四环游戏小组组织的家长会、大型活动,哪个家长不放下手中的活计,兴致勃勃地参与?社区想当然的认为他们没有这个需求,组织活动不邀请农民工。农民工对社会活动不参与,也无法通过与城市居民的社会交往、人际互动,对所生活的社区产生归属感,自然无法融入社区。

2.工作思路滞后限于任务型管理,方式多限制防范

  访谈中,社区居委会意识到不能只是简单的行政管理,而是要向"服务型管理"转变。但实际工作中更多的是对农民工的卫生和安全方面进行管理,在计生方面也仅限于发放宣传材料和计生用品,而没有深入这个群体,了解他们的真正需求。"外来人口不理解社区工作,行动上就不配合,排斥我们,防备心理较重"。其实就像游戏小组当初做家长工作一样,家长对志愿者老师也是排斥和不信任的,但是真诚和细致的工作拉近了相互的距离。农民工来自农村,大多心地善良,如果诚心和他们交往,相信劝说工作没有那么难做。

  居委会的工作是为了建设一个"和谐社区",要让居民有安全感,要让居民住得舒适,要调节居民矛盾......但是其工作内容并没有直接针对农民工的,访谈中明显感到似乎是流动人口干扰了这种"和谐",因此工作重点就是加强对他们的安全和卫生的管理,除此,"无暇去管别的"。居委会也曾响应上级号召,搞"城市与农民工手拉手"晚会,但是要真正让农民工融入城市社区,仅仅靠一两次晚会是不够的。居委会肯定四环游戏小组为社区做出了贡献,却并没有把四环游戏小组纳入工作范围,看成是社区共建的一份子。

3.认识的偏差导致城市管理距离和谐社会的要求有很大差距

  外来人口在城市社区中的民主权利已有法律4上的保障。有好的制度并不能保证它能得到切实执行。访谈中了解到,居民代表会中现有两个外来人口只是"凑数","说不上什么反映居民意见"。没有实质性参与,农民工在城市无法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

  可见,社区居委会对流动人口的看法依然滞后于形势的发展,更多地把农民工看作不安定因素和防范、管理的对象。农民工的医疗卫生、子女教育、生存和居住环境等基本需求并没有纳入管理者的视线范围。

  农民工为城市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为城市居民生活提供了种种方便。然而,身份、用工、地域、方言......依然是造成歧视的理由。改革开放30年来,农民工已经成为城市建设的主力军和常住人口即新市民,作为政府派出机构和基层管理者的街道办事处及社区居委会迫切需要改革工作思路,发挥属地管理的作用,要转变对农民工的认识,平等对待,深入农民工了解其所需所想,才能实现真正的"服务型管理",也才能推动和谐社会建设。


4新修订的《城市居委会组织法》中第11条明确规定,凡社区年满18周岁,居住3年以上,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居民,不受"户籍"所限,有选举与被选举的权利。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