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国家昌盛?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09.11.25

关键词:
中国 , 俄罗斯 , 国家昌盛

 

  国家昌盛的话,就应该给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显著的变化。对此,我对最近进行了学术访问的两个国家----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和中国----深有感触。本期我们就回想过去,谈一谈国家昌盛这一话题。

  10月上旬,我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哈巴罗夫斯克逗留了1个星期。本来出席的学会为期2天,加上顺便为老朋友庆祝70岁生日,最初预定的行程为4天3宿。可是,日本至当地的直达班机只有新泻始发每周2班的线路。结果日程最终变更为1周。逗留的1周期间,在大学进行了学术讲座、访问了医院、出演了电视节目、还参加了晚上的音乐会、周末的郊游,非常充实。

  我和哈巴罗夫斯克的交流始于国立小儿医院时代,当时治疗了一名前苏联的白血病儿童。前苏联时代,经济陷入困境,医疗方面也存在各种问题。患者当时想来日本进行治疗确实存在很多困难,但所幸苏联是资源大国,通过国家的渔业林业等相关机构的融通,这名白血病儿童实现了日本之行,并且住院费用也是用现金一次性支付的。

  面对两国之间患者的来往较难实现,人们开始考虑更为可行的方式,即通过双方互派医生来提高医疗水平。于是,我们开始了和哈巴罗夫斯克的儿科医生的交往。这样,我在前苏联时代访问了哈巴罗夫斯克2次、2000年后的俄罗斯时代去过2次。其间,哈巴罗夫斯克的儿科医生包括我的老朋友在内,也曾2度来东京。

  众所周知,前苏联到俄罗斯的转变,国家渐渐昌盛起来。哈巴罗夫斯克的街道变得整洁了,商店的商品也极大地丰富起来,顾客也络绎不绝。另外,教堂的圆葱式屋顶也变得金光灿灿,给我留下了印象。这样说可能有点失敬,但就连大学、医院的厕所都变得很干净了。人们脸上都充满了活力。前苏联时代访问哈巴罗夫斯克时,就连大学教授的工资也经常不能按时发放,和朋友饮酒对谈时,"真想让日本把我们占领了啊"这样让人笑不出来的玩笑也反映了当时的严重情况。

  中国的访问次数应该达到了2位数,去过北京、上海、广东、汉口、杭州、长春、长沙等地。最初大多是出席小儿科学学会,特别是过敏学学会。最近大多是出席儿童科学会议。近几年,去上海的次数较多,11月上旬出席的东亚儿童科学交流项目在上海逗留了4天3宿。

  现在,中国经济正在赶超日本,是世界经济的领头羊。可是,回想起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刚起步时,我作为小儿过敏学专家访问了北京,入住了当时最高级的北京饭店。当时的北京饭店灯光昏暗、女接待员不顾客人只顾聊天,真是硬件、软件都遭透了。大街上,自行车比汽车多,还是一幅贫困景象。

  80年代,我作为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和理事们一起访问了北京,邀请中国小儿科学会的会长加入国际小儿科学会。当时的印象仅仅是饭店的条件稍微改善了一些。随着中国的国际化,2001年主办了国际小儿科学会、2008年举办了奥运会,北京、上海的街道变得整洁起来、饭店也宽敞明亮,服务人员的服务态度也得到了极大改进。印象最深刻的是,街道上充满了汽车、城市充满了活气;和哈巴罗夫斯克一样,人们都精神饱满、衣着讲究。

  此次上海之旅,我感到从整体上来看中国的富足程度仍要弱于俄罗斯。为了准备明年的世界博览会,上海各处全然一新、高层建筑也如雨后春笋般接连耸起,可是这种繁荣景象似乎并没有渗透到老百姓的普通生活中。中国经济从整体上看虽然处于世界的前列,可是从13亿人的人均水平来看,还远远处于世界100名以下。

  想想看,日本也经历过相同的时期。像我一样,昭和初期出生的一代人经历了二战前的贫困生活、战败后的一片荒凉,同时也经历了60年代开始的经济腾飞。今天,虽然日本的经济面临着各种问题,但是我衷心希望日本能继续保持其国家的昌盛,并把这种恩惠分享给每个国民。俄罗斯人也好,中国人也好,人们的期待应该是相同的吧。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