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满开春光烂漫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2009.04.17

关键词:
和平 , 春天 , 樱花

  樱花盛开的季节,总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春光烂漫"一词,据说"烂漫"本身就是"繁花满开绚烂已极"之意。日本人普遍认为樱花是各种春花中的佼佼者。不管世事如何纷纭、人生如何变幻,樱花总是一年一度与春同在。

  按照日本的教育制度,樱花灿烂的四月正是新学年的开始,纬度较高的北海道和纬度较低的冲绳,樱花的花期会有所偏差。说起往事可能会让各位见笑,我对樱花的记忆要追溯到刚上小学时的入学式,不知怎的当天胆小得不敢进校门,是母亲牵着哇哇大哭的我硬把我拽进校门的。一瞥之下,发现校门边有一株细细的樱花树,正安安静静地擎着满树的花。如今回忆往昔,不由感概-----我也曾经是一个那样的孩子啊。谁都无法预料孩子的将来会是怎样的,不是吗?

  昭和的年历经过十载,随着以"事变"为名义的战争打响,日本进入了世界大战的时代。我的脑海中的那时候,没有留下丝毫像今日这样载歌载舞赏花行乐的记忆,然而樱花却依然地随着春天如期而至,向人们传播着春日到来的讯息。

  战争末期,我在濑户内海的江田岛上的海军学校里迎来过两度春天。江田岛上樱花众多,四月果真是樱花枝头春意闹。昭和19年的春天,大家还仍有赏花的余兴,但败战之年的昭和20年的春天,谁都再也没有了这种雅致。当时日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2月硫磺岛、3月末冲绳相继被美军攻克,正是国难当头走投无路的时候。美军机动部队接近日本近海,从航空母舰腾空而起的舰载战斗机"格鲁曼"在江田岛的上空不断流连盘旋,有时会突然一个俯冲,向躲进防空战壕的我们用机枪扫射。它们和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当它们攻击完毕飞机返航的时候,我们甚至仰起头就可以看到机内美军飞行员的脸。------而那时,樱花也在山里飘零。

  战争终于完结,和平终于来临,樱花也变得特别起来。开始在是东京大学驹场的教养学部,校园里有很多棵樱花树,四月里繁花似锦。战后的前三年我是在驹场度过的,当时还是旧制第一高中时代,大家都住在学生宿舍里,一边畅饮啤酒,一边唱宿舍歌,感受着年轻的美好,体验着和平的珍贵。直到现在,室友们仍然每年都要在樱花盛开之时欢聚一堂,忆苦思甜,兼春游赏花。可惜今年我有事没能前去参加。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年特别牵挂樱花。电视和报纸纷纷报道说由于地球变暖,樱花开花时期提前,可我以前倒没有注意过。我每周三次要从世田谷穿高速公路到神田,路上总要看看樱花树。往霞关方向开的时候,要路经一条隧道,直到来到代官町,眼前才会一下明亮起来。出了隧道,左手边的千鸟渊的樱花和皇居内濠两侧的樱花(译者注:千鸟渊和皇居内濠都是东京著名的赏樱胜地)相继映入眼帘,但遗憾的是,我们接着就要拐进另一条短隧道继续驶向神田,所以看到樱花的时间很短暂。

  据报道说今年东京樱花开放的日期是3月21日,但接下去的几天春寒骤至,严寒如二月,因此千鸟渊和皇居内濠两侧的樱花迟迟不肯展颜,只有光秃秃的樱花树孤零零地站在路旁。不过,三月移至四月,天气逐渐转暖,樱花突然一齐热闹得绽放开来,好一场春光烂漫!过了一周左右,樱花花瓣才开始纷纷飘洒,算来今年樱花的花期要比往年都长。

  即使地球逐渐变暖,樱花也不会不开,不过不管怎么说,总会有些许变化吧。据计算,气温每升高一度,植物开花的最北限就会向北上移180km到200km。所以,今后樱花前线北上的速度必然比现在所报道的还要快。但比起樱花的开放日期,更让我担心的是,由于地球温暖化而导致的热浪、暴雨和干旱等异常现象也会会影响樱花的生态。我现在就有点担忧明年的樱花,万一以后无法安心赏花,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小林 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立儿童医院名誉院长、CRN儿童研究所名誉所长)
小林 登

日本儿童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婴儿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母乳哺育学会名誉理事长、日本防止儿童虐待学会理事。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历任国际小儿科学会会长、国立小儿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第一任中心主任、国立小儿医院院长等职。曾获日本医师会最高优秀功劳奖(1984年11月)、每日出版文化奖(1985年10月)、国际小儿科学会奖(1986年7月)、瑞宝章二等勋章(2001年秋)、武见纪念奖(2003年12月)。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