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志愿教师心得

2006.07.10

在四环游戏小组志愿者的眼中,无论是孩子还是家长,都是值得他们关注的对象。本期的三篇稿件各有侧重点,第一篇是当了半年志愿者的一位老师结合自己的切身经历总结的教育实践报告,第二篇讲述的是一次秋游活动中和家长的交流情况,第三篇则是讲了一则关于孩子们唱流行歌曲的小插曲。

 

半年以来的志愿者感受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 王莹

  我想用一个故事作为我这篇文章的引子。"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上尉忽然发现一架敌机向阵地俯冲下来。照常理,发现敌机俯冲时要毫不犹豫地卧倒。可上尉并没有立刻卧倒,他发现离他四五米远处有一个小战士还站在那儿。他顾不上多想,一个鱼跃飞身将小战士紧紧地压在了身下,此时一声巨响,飞溅起来地泥土纷纷落在他们的身上。上尉拍拍身上的尘土,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刚才自己所处的那个位置被炸了两个大坑。"这个故事与我们这些志愿者联系起来也许有些牵强,但它一直影响着我----在我们的四环游戏小组里,到底谁更加幸运,谁帮助了谁更多呢?
  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发掘出我内心里最童真的部分,跟他们一块跳,跟他们一块唱,跟他们一块笑,生活里一切的不如意和烦恼都渐渐远去;听着他们清脆地叫老师好,看着他们聚精会神地听我说话,感受着他们对我的信任和喜爱,有什么比这种受人尊重和喜欢的感情更美好的呢?"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我慢慢地走近家长,家长也走近我,和家长沟通和交流也是一门学问。我们主要是通过孩子,与他们的家长建立联系和相互信任的关系,以此来开展家长工作。要吸引家长参与活动和宣传培训,帮助他们建立起育儿信心和增强教育意识、能力,成为重要的教育力量。师姐们在我们进入之前作了大量的工作,打消了家长的疑虑,与家长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以多种形式宣传和引导家长,比如发放宣传页、图书借阅、下摊位交流、隔周召开家长会等,为我们以后的家长工作铺平了道路。可以说我们现在与家长的关系来之不易,我学着用心去交往,有技巧地去沟通。刚开始下摊位时,我老记不住家长们的摊位,还常常张冠李戴叫错家长的名字,和家长聊天时想不出来要说什么,每次都红着脸匆匆告别。人家都能记住我为什么记不住?我每次下摊位都这么提醒自己。渐渐地,我能很快叫出是哪个孩子的家长,能和家长聊聊孩子的情况。其实很简单,只要用心去记,抓住每个下摊位、入户访谈、做玩具、家长会、外出活动等时机,主动和家长聊天,哪怕说说天气冷多穿衣服的话题,慢慢地就能和家长拉近距离。主动和家长交谈,关心他们的生活,询问他们在教育孩子过程中有什么问题,虚心向他们学习,逐渐拉近了和家长的关系。他们对我们志愿者老师的关心和体贴,一句感谢,一声理解,让我们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家长们无论来自哪里,无论从事什么工作,对孩子的爱和希望都是一样的。反观自身,我的爸爸妈妈何尝不是又要忙着工作又要照顾好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从我的父母对我的角度出发去理解这些家长,从这些家长身上出发去感谢我的父母。
  我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一名志愿者老师的成长。首先,热爱幼儿,奉献社会的精神在心里扎根。作为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从事幼教工作是我们的首选,对幼儿的热爱和无私的奉献是成就事业的重要前提。这些不只是口头的说教,是要在平时的教学学习中体现出来的。四环游戏小组的孩子和我们实习过的师大幼儿园的孩子不同,他们没有优越的家庭背景,富裕的经济条件,没有数不清的玩具、图书。他们是生活在城市边缘的人群,而且他们作为外来务工人员进城的"第二代",面临着既不被城市接纳又回不到农村的尴尬境地,这些流动儿童的早期教育问题解决不好,将会使他们感觉到城市的不公和排斥,弱化了对政府的信任,引发不同社会群体间的矛盾和冲突,产生社会问题,给社会的稳定带来隐患,我们深感作为教育者的责任之重大。曾经有人对我说过,北京市有那么多菜市场,就一个"四环游戏小组"能有多大作用呢?其实就像我们都知道的《银鱼的故事》,也许我帮助不了所有有待接受学前教育的幼儿,但我起码能给这些孩子一些教育,让他们今后成长更顺利一些,融入这个城市更容易一些,对他们来说我们的工作是有意义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教育技能有了提高,将学到的教育理论和儿童心理理论应用到教育实践中去,深化了我对理论知识的学习。刚开始带班的时候,又紧张又不情愿,是个"并不志愿的志愿者"。慢慢地我把心态调整过来,逐渐地去爱四环游戏小组,爱这群孩子。这是个让我认识人生的场所,从奉献中实现自己的价值,体验到自我价值实现的满足和快乐。但是成长的路程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我不成熟的教案被有经验的老师指导的时候,当我的教育技能不强而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当我对教育活动准备不充分导致秩序混乱的时候,当我缺乏应变能力控制不了现场的时候,比如我对幼儿最常说的话就是"不要","不能",一位有经验的老师向我指出这点时,我才蓦然发现自己对孩子一直是行为的禁止而不是行为的号召,让孩子无所适从,这不能干那不能干,到底能干什么呢?苏霍姆林斯基说过:"要使人理解'不许'意味着什么,就应当使他们确定什么是'应该'和'必须'的。"看似通俗易懂的一句话,实践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让我深深地感到了当一名老师的不易。
  以前一提起学前教育,就知道是正规幼儿园和托儿所,认为所有幼儿园就应该像师大幼儿园,安华二幼那样的。在四环游戏小组没有成立以前,我和同学们来四环市场做过调查,对自己的无知深感惭愧。正规幼儿园不是解决所有孩子学前教育的法宝,而每个家长和孩子对教育的渴求都是那么强烈。四环游戏小组让我开始关注弱势群体,也让我开始关注其它类似的非正规幼儿教育形式,它们有什么特点,和四环游戏小组有什么不同,也认识了像马老师,赵湘霞老师,王老师这些为幼儿教育事业默默奉献和付出的人。通过实践,我认识到了什么是非正规的托幼机构,它最大的价值就是证明了不是入园入托才是幼儿教育,"大面积提高家长的科学育儿能力,这才是解决儿童早教最根本的途径"。
  非正规的托幼机构依托社区,利用社区资源,社区是我们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因此,社区工作是我们工作重点之一。我们的社区工作就是要争取家长和社区各方面力量的支持,通过家长工作和有效的组织并利用社会力量,争取并动员社会各方面关心我们四环游戏小组的工作。而且发挥我们四环游戏小组的教育资源优势,不断扩大科学正确的早期教育的示范、辐射作用,力求不断提高社区的早期教育水平。做好与管理办公室、社区居委会的协商和沟通工作,找到和管理办公室、社区居委会工作的共同点。可以尝试和管理办公室沟通,每天"借用"办公室的广播5-10分钟,比如说介绍一些2-5岁的亲子游戏,引发家长回忆童年的游戏,帮助我们整理和挖掘民间的亲子游戏;也可以让幼儿去广播朗诵诗歌啊,讲故事啊,唱歌啊,让家长关注我们的广播,关注今天的育儿新招是什么?今天谁家的孩子去唱歌,讲故事了?谁家的孩子最能干,表现的机会最多?广播上反复播放的儿歌、故事、歌曲,让家长和幼儿耳熟能详,起到了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让家长认识到孩子与家长在四环游戏小组可以共同学到自己想要学的东西。让家长良好的口碑,成为我们的"活广告",扩大我们的影响,吸引社区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我们。还可以利用社区橱窗、展板、广播等工具介绍和宣传四环游戏小组的育儿理念,发挥我们的专业优势,帮助社区居民树立正确科学的幼儿教育价值观;还有参与社区文化建设,可以组织四环游戏小组的师生们参加相关的社区活动;有机会和街道园所开展手拉手活动,到园所进行实践指导,组织观摩、学习、交流活动,扩大我们的影响力;号召社区收集废弃或闲置的材料,如废旧轮胎、旧报纸、塑料瓶等,废物新用,为我们四环游戏小组所用。同时也要认真分析社区中对我们有利和不利的因素,有些不利影响比如市场噪杂纷乱的环境,随地吐痰、骂脏话的成人等,我们要发现问题,及时提出策略,加以克服和消除。
  今年春节晚会上有一个反映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学前教育的节目,我的家人和同学都在问我,你去的四环游戏小组是这样的吗?这么简陋,这么不正规?我们身为学前教育的研究者和工作者,为这些孩子应该享有的学前教育的缺失而感到非常遗憾。但是我们不应该只是发出一些唏嘘,一丝同情和一片对社会不公正的批判,而是应该尽自己的力量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对于他们的生活教育现状我们不求改变,但求改善。

  注:王莹同学从2005年9月开始参加游戏小组的活动,迄今半年有余。

从秋游看家长工作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 寇丽娟

  2005年11月11日,一个周五的早晨,阳光虽然很明媚,但天气渐渐寒冷,已经快临近冬日,站在室外冷得叫人直打哆嗦。与以往的秋游拖拖拉拉、左等右等的情况不同,今天志愿者一广播,家长马上就带着孩子来到活动室。四环家长的热情,让每一位志愿者感到一丝暖意。在这之前,即周四下午志愿者和家长一起去新街口少儿图书馆读书。周五是四环家长做生意的高峰期,但是仍然有十一位家长参加了秋游活动。(通过近两年的志愿活动,家长发生了很大变化。活动伊始,他们认为教育孩子只是志愿者老师的事情,四环游戏小组只是家长寄存孩子的地方。家长把自己的生意作为首要关注点,不愿意对游戏小组投入时间和精力。即便是一个月才召开一次的家长会,家长也是寥寥无几。最多只有五、六个家长极不情愿地参加。通过一天天的活动、一次次出游、一次次到图书馆读书、一次次的家长会。家长渐渐对四环游戏小组的宗旨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我们不再是"替他们看孩子"的老师,而是"四环游戏小组的学生志愿者",是帮助他们自我解决孩子教育问题的人,是协助他们让游戏小组持续发展的人。家长之间有了一个约定:"孩子参加活动,家长要排班当"家长老师",教育孩子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他们还有了自己的制度:"当天不来当老师的家长要连着来两天"。这一切都表明家长对志愿者身份的认识转变,对四环游戏小组这样的非正规教育形式的理解。我们的家长工作取得一大进展。)
  孩子们嘴里喊着:"大手牵小手",我们的队伍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一路上,在志愿者的提醒下,家长和孩子一起感受秋天。"葫芦!"一个孩子惊喜地喊着,很多孩子都被吸引了。但不久另一个孩子就有了更大的发现:"柿子!"志愿者提示孩子观察葫芦、柿子的颜色、形状,并引导孩子观察牵牛花,枣树等其他植物,家长也和孩子一起细细端详起这些植物来。(通过这样的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家长对孩子教育方式的转变。以往家长对这些教育资源视而不见,过去只有书本才是教育孩子的教材,现在大自然成了家长的活教材。志愿者所持有的"教育寓于生活中"的观念渐渐影响着家长。)
  来到孩子们熟悉的雨来伞广场了。我们和孩子一起做操,每个孩子都在志愿者的口令下,做得非常认真。徐藤的爸爸、甜甜的妈妈、小李岩的妈妈等家长也自发地认认真真地跟孩子一起做。(从家长的行动,我们可以感受到家长参与的积极性。过去家长只是把孩子一放就走掉了,即便在场的家长也是一脸漠然地旁观。从家长的外在表现,我们可以感到一年以来的"家长老师"活动对家长产生了效果,家长不仅仅把自己定位于是孩子的父母也是孩子的老师。)
  做完操,我们的队伍又出发了,在甜甜妈妈的提议下,来到后海附近的郭守敬纪念碑。到了孩子吃饼干的时间,我们给每一位孩子发了一张湿纸巾,让每个孩子擦干净手再吃,还准备了一个塑料袋让孩子把包装放到袋子里,同时老师指导每个孩子把包装袋放到塑料袋里。(对于在市场生活的家长,把包装纸随地一扔,已经司空见惯。培养孩子良好的生活习惯至关重要,但在生活中往往被家长忽略。这样的日常小事,往往成为我们对家长培训的内容之一。虽然要求是对孩子提出的,但会对在场的家长发生影响,志愿者老师的行为对家长起了示范作用。我们面对的家长文化水平不高,生动形象的现场教育引导更有利于提高家长的教育意识。)
  在回来的路上,我偶尔瞥见队伍后面的大李炎的妈妈俯在李炎的耳朵上说了几句话。不一会儿,李炎跑过来,边跑边说:"寇老师,我要告诉吴老师一个秘密。"事后,吴老师说原来这个秘密是"塑料袋要扔到垃圾箱里。" (因为从郭守敬纪念碑出发的一路上都没有垃圾箱,志愿者吴育霞一直提着装了饼干袋的塑料袋。李炎妈妈理解了老师的用意:老师用实际行动告诉孩子怎样才是正确的做法,于是让孩子了解老师为什么一直提着塑料袋。)
  一路上家长们互相交谈着,关于生活、关于孩子......(对于四环游戏小组这样的非正规教育组织,秋游承载了非同寻常的价值。它成为组织家长的纽带,通过两年的实践,我们渐渐摸索出 "活动" 可以吸引家长,通过活动家长从互不相识到慢慢熟悉,甚至成了朋友。比如今天没有到场的肖冰的妈妈就曾经和李炎、崔京生的妈妈自发讨论教育孩子的事情,还一起结伴带孩子去后海。形成家长组织,促进家长之间的熟悉度是前提。活动是适合这一人群促进其组织化的方式之一。)
  秋游结束了,但是那天家长的身影、孩子的笑声、明媚的阳光却留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家长工作的推进还需要每个人的不懈努力,但这一次的秋游给我们坚持的勇气。

 

"两只蝴蝶"飞过之后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 贾卫云

  一天,我请小朋友上前来表演节目,没想到呼世奥竟高高地举起了小手----这可是少有的景象啊,我高兴地把他请到前面来。我笑着问他:"呼世奥,你想给大家表演什么节目呢?""老师,我想给大家唱个歌。"他急切地说。
  只听呼世奥一板一眼地唱道:"亲爱的,请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亲爱的,来跳个舞......",尽管他的吐词不是很清晰,但凭着我对流行音乐的了解,我还是马上判断出来这是某位流行歌手的新作《两只蝴蝶》。我意识到情况有点儿不妙,但我没有立刻打断孩子的歌声,以免挫伤他的积极性。碰巧的是他只会唱前两句,接下来就唱不下去了。"呼世奥,这个歌你是跟谁学的啊?"我笑眯眯地问他。"跟录音机里学的。"呼世奥认真地告诉我。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张子仪也举手说道:"老师,我也来给大家唱一个。"让我更加惊讶的是,张子仪唱出来的竟然是"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而且坐在下面的小观众也附和着轻声唱了起来,队伍里面有小朋友,也有小学生。我用手势无声地打断了他们的演唱。"子仪,你这是跟谁学的呢?""是我小姨教我的。"张子仪自豪地回答。如果我要求孩子们不再唱这些歌,他们肯定会不明白老师为什么会这样做。于是,我对大家说:"刚刚两个小朋友给大家唱了歌,唱的很不错,我们给他们鼓鼓掌,好不好?"小朋友们都羡慕地看着呼世奥和张子仪。接着话锋突然一转,我正色道:"小朋友们能给大家表演节目,大家也喜欢看,老师非常高兴。不过,刚刚这两位小朋友唱的是大人的歌,是大人唱给大人们听的;其实还有特别多的专门唱给小朋友听的非常好听的歌,举个例子,大家还记得《我爱我的小动物》这首歌吗?""记得!"他们大声回答。于是我们就完整地唱了一遍这首儿歌。听着孩子们稚嫩的歌声,看着纯真的笑意在他们脸上荡漾开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分析与思考:
  这次事件反映了四环市场其实是一个大社会的缩影。这里经营的商品各种各样,每天来这里的人可谓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这些摊商因为没有经济能力送自己的孩子去正规的教育机构,只好任由自己的孩子在市场里边乱跑。缺乏良好的教育,加上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孩子们深深地受到了周围成人文化的影响,著名教育家洛克说过:儿童就是一张白纸,它长期浸染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慢慢地就会变成与周围环境相同的质地。四环市场孩子的经历印证了这一说法。在孩子还不具备一定的辨别能力和分析能力的时候,环境给他们播撒了什么样的种子,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举个例子,一些父母整天忙于生计,顾不上经常换洗衣物,所以他们的孩子卫生习惯较差;一些父母做生意累了就在摊位上随意躺下休息,孩子也习惯了困了就在摊位旁边的空地上一躺......四环孩子的生活环境造成了儿童文化的贫瘠,所以当社会上流行着《两只蝴蝶》时,他们也会跟着唱,尽管不解其意,误以为这就是好的、适合他们的歌曲。想到这点,我愈发感到自己肩上担负的重任,也愈发体会到我们的工作的意义和价值。四环游戏小组作为一种非正规学前教育模式的探索,我们应该就这个幼儿群体的特点开发出一套适合他们的活教材,争取低成本、高效益,使这些处境不利的孩子同样可以获得一个快乐的童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随波逐流"。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