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早期阅读活动纪实

2005.07.10

四环游戏小组开展了丰富的早教阅读活动,包括面向家长的一系列阅读行动,结合四环的特殊情况向孩子们开展的阅读活动,别开生面的"家长阅读会"等等。这些活动有效地提高了家长和孩子们的读书兴趣。

 

  题记:四环游戏小组的宗旨之一是帮助家长树立正确教育观念,学习教育技能,相互交流分享育儿经验,达到家长自主、自助、自治状态。为此,我们做了一系列的家长工作,阅读行动是其中一项。
  根据志愿者教师的行动研究历程分为若干阶段:第一阶段,家长读书会,对家长集中指导培训,帮助家长了解阅读的意义和基本方法,同时积极利用社区资源;第二阶段,在前期阅读行动的基础上,对四环家长阅读情况的现状作了全面调查并分析;第三阶段,对在菜市场中进行的阅读行动进行反思总结,明晰行动和研究的思路。

在市场中开展的早期阅读行动策划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专业     寇丽娟  朱丽芳

 

一、四环游戏小组早期阅读行动的提出
  (1)家庭贫困的孩子在获得阅读技巧方面处于不利状况。贫乏的阅读技巧更容易导致学业的失败。这无疑增加了孩子进入中小学学习以后辍学的几率。教育公平更多的应该做到机会的平等,因为由于个人差异都会影响到过程和结果。为了让所有的孩子在接受小学教育时处于同一起跑线,提高四环孩子的阅读能力成为重要环节。

  (2)现实生活状况限制亲子阅读机会。通过我们在四环综合市场的实际行动,我们发现由于孩子都是散落在市场里,家长因为生意的奔波,很少和孩子有沟通的机会。尤其卖蔬菜的家长因为存储时间有限,进货的周期短,男性的家长出去进货,女性的家长就要看守摊位。经过一天的忙碌,根本没有精力和孩子交流。

  (3)四环孩子的活动特点。学前的儿童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但是因为经济的原因,这些孩子却没有进入正规幼儿教育机构学习的机会,导致孩子各方面发展相对较差。孩子的剩余精力在奔跑中宣泄,孩子更多的用身体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们和伙伴的交往也是通过自己的肢体。他们大肌肉运动的能力很好也喜欢身体运动,像阅读这样的安静活动却往往难以引起孩子的兴趣。

  (4)家长的教育意识影响孩子的阅读。社会上盛行的让幼儿识字的想法在四环的家长身上有鲜明的体现。这也是因为流动人口的子女在接受小学教育时面对相对较高的门槛,需要通过一些基本的测试,而且孩子的识字是其中强调的内容,因此家长比较重视。家长自身的受教育状况也影响着他们对孩子阅读重要性的认识。

  (5)日本的"儿童读书推进运动"的启示。这是日本文部科学省于1999年开展的为儿童提供阅读机会、提高儿童阅读能力的一项运动。这项读书运动整合社会资源,把儿童读书视为社会事件。我们从中受到启示,在我们的早期阅读行动中发动非正规教育机构、家庭、各个社会机构等等各方面社会资源。

二、何谓四环游戏小组早期阅读行动
  四环的早期阅读行动是我们针对以上的状况,结合四环的特殊情况,为了改善孩子的阅读环境,提高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为了孩子更好地适应小学生活而提出的一项措施。

  "早期阅读行动"可以理解为"帮助家长树立正确的关于早期阅读的观念,引导家长营造有利于孩子阅读的氛围等一切有利于培养孩子阅读兴趣、提高孩子阅读能力的活动总和。"

早期阅读行动应该是一项综合性的措施,它既是四环游戏小组课程中应该考虑的部分,也是家长工作的有机组成环节。

 三、已有的早期阅读行动存在的问题
  我们目前的早期阅读行动包括每天上午十分钟的阅读时间以及家长会上让家长交流在家里和孩子阅读的情况,此外还包括我们对亲子阅读的一些介绍。
  (1)上午十分钟阅读活动组织低效、指导不足。我们上午十分钟的阅读活动目前多是以分组的形式开展,但是志愿者教师常常无法有效地对孩子进行指导,有的孩子还倒着拿书,有的孩子从最后一页看书,有的孩子只是翻翻自己感兴趣的图画,很多孩子还是不能正确的归放图书。经过商讨,我们觉得可以通过集体教学让孩子认识书的封面,封底,上下,怎样翻书,如何观察书,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等等。

  (2)阅读活动形式单一。目前开展阅读的形式也相对单调,仅限于志愿者教师讲故事,孩子自己看书,听录音故事、让孩子自己讲述故事、孩子表演故事、孩子编故事等等。我们的早期阅读行动活动还应该包括借阅活动,家长会上的阅读交流等等。

  (3)与家长沟通是薄弱环节。最初我们给家长介绍亲子阅读,都是单方面的灌输,缺乏积极有效的互动。我们需要在家长之间倡导读书,并注意观察孩子的阅读情况,在掌握事实的情况下和家长沟通,了解家长和孩子共读的情况。


 四、早期阅读行动的开展
  首先志愿者教师要明确自己在阅读活动中的角色。我们肩负教育者和研究者的双重身份,不但要传播正确教育理念,更要发现在教育实施中的问题。如果要使家长从内心认同此活动,我们自身必须对早期阅读有科学的认识。
非正规教育不是僵化的,而是根据实际的情况具有灵活性的,是具有社区融合性的。我们必须在我们持有的教育理念和家长的需求之间寻找平衡点。我们通过各种方式让家长了解孩子阅读的教育价值。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把早期阅读行动分解、实体化为以下的活动并在实践中行动反思再行动再反思的螺旋序列中前进。

  (1)以志愿者教师为主体对家长的现场培训。志愿者教师组织的示范性阅读活动,从影响家长的角度而言就是对家长的参与式培训。我们目前在上午的活动中安排了十分钟的阅读时间。

  如果有家长到场,我们可以让家长指导孩子阅读,志愿者教师应该给家长进行现场示范。十分钟的阅读时间可以以集体的方式进行,志愿者教师可以讲述故事,并给家长一个操作环节。如果以分组的方式进行,志愿者教师和家长可以分别指导不同的小组阅读。初期以集体活动导入家长的介入。讲故事对于家长具较强的可操作性,志愿者教师可以从旁给予协助。志愿者教师让家长了解选择如何选择阅读的内容,如何指导孩子阅读,帮助他们在参与中发现阅读的教育价值。活动计划是一开始由家长和志愿者教师分工合作分组指导孩子的阅读活动,最后过渡到由家长为主进行十分钟阅读活动。这一过程可以表述为:以志愿者教师为主体组织的阅读活动(家长是观摩者、协作者,家长处于志愿者教师拉动的被动地位)家长成为阅读活动的实际参与者(家长不是主动地参与活动,志愿者教师仍然是活动的策划者)以家长为主体组织的阅读活动(虽然需要教师的协作,但是家长渐渐成为阅读活动的策划者,教师可以和家长商讨如何组织阅读活动)。

  (2)以家长为主体的现场培训,特指下午开展的"妈妈老师活动"。
  由于阅读活动本身不需要复杂的材料,更接近家长的已有经验便于家长操作,成为下午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下午的活动关键是唤起家长教育孩子的主体意识,为家长之间相互了解提供一个平台。家长在组织孩子活动的时候有比较大的自由,志愿者教师观察家长的行为方式,和家长一起讨论如何指导孩子阅读。

  (3)借阅活动,包括四环游戏小组本身的图书借阅以及对新街口少儿图书馆图书资源的利用(新街口少儿图书馆曾经到"游戏小组"给四环的孩子现场办理图书证)。
  前者是我们对社会捐赠的图书进行整理登记,面向四环的家长和孩子开放借阅。我们对家长借阅活动的影响可以通过帮助家长选择图书,主要是通过环境影响,譬如我们事先选择一些图书对家长开放,那么家长的选择就建立在我们选择的基础上。我们一方面继续贯彻落实四环游戏小组内的借阅活动,深入了解孩子阅读及亲子共读的情况,结合实际开展亲子阅读的指导活动;另一方面,以月为周期组织家长和孩子到新街口少儿图书馆阅读,并且在现场观察家长和孩子一起的共读行为,及时总结情况和家长交流沟通。在下午的"以家长为主体的家长现场培训活动"中,以半个月为周期组织部分家长到新街口少儿图书馆阅读。此外,我们还外借新街口少儿图书馆的图书,为四环没有给孩子办理图书证的孩子提供便利,并形成四环游戏小组关于家长借阅的基本规定。

  (4)其他活动,包括下摊位与家长交流,召开家长会。
  下摊位的时候,我们重点和家长交流孩子的阅读情况。根据四环家长的具体情况,我们将其划分为几个层次:父母双方或一方为文盲,父母双方或一方低于初中水平,父母双方均高于初中文化水平。这样,处于同一层次的家长可以相互影响。在交流时,考虑孩子和家长的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谈话。比如对于有文化重视孩子教育的家长,重点就是转变他们的思想观念。对于文化程度低也无暇顾及孩子的家长,重点是让他们注意到孩子身上存在的阅读方面的问题,引起他们对孩子教育的重视。对于没有文化但是关心孩子教育的家长,主要是针对他们自身的情况提出可行性建议。如我们提议家长多和孩子交流并观察孩子,直观地感受孩子语言发展状况。同时也引导家长发现孩子的点滴进步。

  家长会上,家长和志愿者教师亲密接触,就关于孩子普遍存在一些阅读方面的问题展开讨论,鼓励家长之间沟通交流经验。

 

早期阅读行动策划之家长读书会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2003级教育硕士     安春芳

 

一、开展阅读行动的缘起
(一)增进亲子交往

  四环市场孩子的家长终日忙于生计难得空闲,虽然孩子跟随在身边,除了吃喝等基本问题,亲子之间发生的真正交流非常少。尤其是父亲,担负了上货、送货等等繁重事务,与孩子交流的机会就更少了。因此,我们希望通过组织一些活动来增进亲子双方的交往。

(二)发展儿童语言能力
四环游戏小组的孩子们生活环境闭塞。虽然有的孩子在北京出生,但生活环境局限在市场当中。家长和老乡们多使用各自家乡方言与孩子交流,缺乏讲普通话的意识,更是增添了孩子和外界顺畅交流的困难。

(三)提高家长参与程度
  我们希望通过志愿者教师教师的不断帮助和引导,促使更多的家长能在参与我们活动的过程中,逐渐树立正确教育观念,学习教育技能,最后在四环游戏小组的活动中担当主角。四环游戏小组的阅读行动旨在增进亲子交往,发展儿童阅读兴趣、习惯和能力,同时提高家长参与四环游戏小组活动的积极性和活动能力。但是,这里的家长大多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学历普遍不高,甚至有些是文盲。在调查中,我们发现绝大多数家长没有时间看书,只有个别家长偶尔会买报纸看看,能够和孩子一起读书的家长就更少了。这对我们的活动开展提出了更高和更具体的要求。

二、家长读书会的实施
  经过讨论,我们决定以家长读书会的形式集中对家长进行关于早期阅读意义与方法的指导。行动分为两步:

(一)活动准备阶段
  1.在每天上午的游戏小组活动中安排十分钟的固定阅读时间。老师可以选取读本给孩子们讲故事,也可以请他们到图书角挑选图书阅读。由于条件有限,游戏小组的图书数量少,更新慢,所以主要还是以老师领读为主。阅读环节的设计目的主要是培养孩子对图画和文字的兴趣。
  2.在每天下午的"妈妈老师"活动中,也设有专门的阅读时间。志愿者教师教师也常常和妈妈老师交换与孩子共同阅读的心得,一起探讨怎样和孩子读书。如怎样讲故事孩子们听得更清楚更明白?是不是按照图书文字把故事讲完就大功告成了?孩子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故事怎么讲下去?等等。
  3.通过各种渠道向家长宣传游戏小组的图书借阅制度,鼓励家长和孩子借阅图书回家阅读。渐渐地,借书的家长越来越多,有时他们还会主动向教师咨询自己的孩子适合看什么样的书。通过借书活动,我们了解到了家长们对孩子的阅读期望和阅读需求。

(二)活动开展阶段
  在前期准备阶段志愿者教师发现家长中普遍存在这样的认识倾向:
  一种是大孩子的家长,孩子到了快上学前班的年龄,所以家长对孩子的读书要求主要是认字,在我们这里借阅书籍的时候也以加拼音的书和教认字的书为主。
  另一种是小孩子的家长,认为孩子还小,开始阅读尚早。这样的家长很少来借阅图书。

  第一次家长读书会 在第一次家长读书会中,我们并没有急于安排家长们和孩子一起读书,而是做了分组专题讨论。讨论的议题分别是:《看电视对孩子的影响》和《读书与认字》。
  "泡在电视机前,最直接的后果是伤害了孩子的眼睛;孩子需要保证充足的睡眠才有利于身体健康成长;家里总是看电视会失去互相交流的机会,使得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变得疏远,久而久之,孩子会疏于、懒于、羞于甚至害怕与人交往;孩子看电视的时候是被动的,失去了主动的言语表达交流机会",当这些道理被印发在给家长的宣传册页上,被志愿者教师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出来时,获得了家长的一致认同:每天抽出一点点时间和孩子读书,收获的是孩子的健康,培养的是良好的生活习惯和亲密的关系,孩子的表达能力也有发展。
  在"读书与认字"的讨论中,我们用两类书做了对比,一边是借来的几本家长自己给孩子买的整页都是带拼音汉字的图书,一边是只有少量文字、主要是图画的书,这样的对比可以向家长传达"孩子究竟喜欢读什么样的书"的信息;针对有的家长教孩子一些拼音但自己还发音不准的情况我们也作了通俗的解释:现在教孩子的内容是错的,将来到了小学还要重新纠正过来,显然费力不讨好。

  第二次家长读书会 家长初步了解到亲子阅读的重要性,也意识到读书要兼顾孩子的兴趣和需要,增加了和孩子读书的时间,基本达到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增进亲子交往。接下来发展儿童语言能力和提高家长参与程度,还需要志愿者教师做进一步的工作。
  为此,我们将这一目标和课程联系起来。在第二次家长读书会的时候,志愿者教师根据已经开展的阅读课程向家长做了生动的介绍:
  "太阳公公笑眯眯,妈妈叫我把床起。穿好衣服把鞋换,刷刷牙齿把脸洗。香喷喷的早饭真好吃。妈妈,妈妈,再见了,我要去上幼儿园。"(《分享阅读早晨》,北京师范大学音像出版社,2003年)志愿者教师在讲故事之前,先对画面的两个人物妈妈和宝宝提问,当问到他们在做什么的时候,孩子们被问住了,好奇心使得孩子们以极大的兴趣注意观察画面,猜测故事情节,争先恐后的讲着自己对故事的理解。最后,老师还对活动作了延伸,"早晨宝宝去上幼儿园了,请你讲讲你每天早晨来游戏小组做了些什么?"同时针对混龄中的大孩子,老师还就故事中出现的"笑眯眯、香喷喷"等叠声词做了应用练习。
  家长读书会只是阅读行动的开始,我们还会做进一步的调研,不断地调整行动方案。

 

向着知识海洋的方向,前进!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专业     寇丽娟

 

  四环游戏小组不仅仅是对四环综合市场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的孩子进行育儿支援活动,同时也是教育者在实践中探索非正规教育的运作模式。我们所探索的非正规教育应对受众的情况,定位于低成本、高效益的道路,充分挖掘当地的资源是我们的着眼点之一。
  新街口少儿图书馆与四环综合市场步行只相隔十多分钟的路程,幼儿图书资源丰富,平时馆内的读者却寥寥无几,得不到充分利用。市场摊商由于消息闭塞,面对近在眼前的可以享受的公共资源浑然不觉。志愿者教师通过与少儿图书馆联系,计划组织家长和孩子进行一次图书馆亲子阅读的活动,并借此机会让家长了解身边可以利用的教育资源,迈出我们挖掘社会资源的又一步。

  活动当天,约二十位家长带着孩子准时来到四环游戏小组,人数出乎意料地多,并且家长都穿戴整齐,显得比平日精神,说明他们还是很重视这次活动的。我们切身感受到农民工家长们内心深处有意无意之间流露出来的自尊:他们即将走出市场,和城里人一道在热闹的街市中穿梭,他们现在的身份不仅仅是平日向别人提供服务的摊商,也是图书馆公共资源服务的享受者,同时这也反映出他们对知识殿堂的尊重。在去往图书馆的路上,家长学着志愿者教师的样子提醒孩子观察天气的变化、人群的穿着,还和孩子一起说起了儿歌。路上的行人都被我们这样庞大的队伍吸引。途中我们经过幼儿孙凤、孙同家的摊位(两个孩子的爸爸需要照顾摊位,母亲有轻度的精神分裂症,没有参加我们的图书馆之行),他们哭着央求妈妈领着他们一起去。一路上孩子们和爸爸妈妈有说有笑看得出来,他们是多么渴望爸爸妈妈能经常和自己一起参加活动啊!家长从中发现了孩子除了调皮之外活泼可爱的一面,也深受触动。

  到达图书馆以后,孩子比平日显得更加有纪律意识,小嘴一边轻声说着《排队歌》,一边迅速地站好队。走进馆中,孩子们纷纷向图书馆的老师问好。李岩的妈妈高兴地对寇老师说:"我们家岩岩现在活泼开朗多了,她以前见了生人都不敢讲话。现在见了人都知道问好,每天回到家还给我们讲她学的内容。变化可大呢!"

  孩子一走进阅览室,看到架子上琳琅满目的图书都特别兴奋。开始是家长选书给孩子看,当他们看到老师引导孩子自己选择适宜的图书时,纷纷效仿起来。家长和孩子一起坐在桌子旁边,第一次暂时地将繁忙的生意抛诸脑后,愉快地和孩子享受阅读的乐趣。家长们今天表现得格外耐心,我们也惊奇地发现,原来家长们也有教育孩子的自发意识:曹荟凯的爸爸捧着一本书轻声给孩子讲故事,还时不时地问他一些问题:"小白兔在做什么呢?""都有哪些小动物啊?""小松鼠这样做对不对呢?"李延的爸爸细心地指导孩子怎样正确地归放图书,并耐心地看着孩子一遍又一遍地往书架里插书,最后孩子在插了五、六遍以后,终于插对了,他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孙凤的妈妈虽然是文盲,但是她非常乐意与孩子一起看书,还让姐姐孙凤给弟弟孙同讲故事呢。郭欢欢对墙上的动物挂图产生了兴趣,高兴地告诉妈妈这个是"骆驼",那个是"老鹰"。

  孩子和家长们在图书的海洋里快乐的遨游,家长纷纷表示参加这样的活动非常好,自己和孩子都受益匪浅,对亲子共读的重要性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孩子们在图书馆里阅读了一个多小时,这对于这些平时注意力很容易发生转移的孩子来说是非常难得的,以致家长们最后都不忍心催促孩子离开了。这次快乐的图书馆之行只是早期阅读行动的开始,为今后读书活动的开展以及为孩子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奠定了基础,更重要的是,家长通过这次活动更加积极踊跃,更愿意参与活动。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