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论坛③:关于特殊儿童教育方面的思考(CRN亚洲儿童学研究会第二届国际会议演讲录)

2019.06.04

关键词:
幼儿 , 支援 , 特殊需求 , 虐待 , 融合教育 , 逆境体验
  在CRN第二届国际会议分论坛③上,在新加坡幼儿教育工作者协会主席Christine Chen的主持下,马来西亚的陈医生、菲律宾的Thelma Mingoa老师和日本的大庭老师分别发表演讲,并共同探讨何为"特殊需求"以及针对这些特殊需求提供援助方面的课题和解决方案。本期先介绍逆境体验特殊需求及特殊需求孩子社会情绪能力培养两个主题的演讲。
English 

Christine Chen(新加坡幼儿教育工作者协会主席)陈宝珍(陈儿科及家庭专科诊所 儿科医生)Thelma Mingoa(德拉萨大学副教授)大庭正宏(社会福利法人阳光福利会理事长、太阳之子保育园园长)

主持人:Christine Chen[新加坡](新加坡幼儿教育工作者协会主席)

发言人:陈宝珍[马来西亚](陈儿科及家庭专科诊所 儿科医生)、Thelma Mingoa[菲律宾](德拉萨大学副教授)、大庭正宏[日本](社会福利法人阳光福利会理事长、太阳之子保育园园长)

CHEN 本分论坛将邀请马来西亚的陈医生、菲律宾的Thelma Mingoa老师和日本的大庭老师分别演讲并共同探讨何为"特殊需求"以及针对这些特殊需求,提供援助方面的问题和解决方案。之后会安排时间供在座各位与老师们进行互动、交换意见。首先有请陈医生。

演讲1: "逆境体验"的特殊需求(陈宝珍)

陈 为了针对每个孩子的需求提供合适的援助,必须清楚地认识到那是什么样的需求。自闭症、ADHD等医学、情绪方面的"特殊需求"比较明显,易于看出来,因此长期以来受到关注,围绕援助内容也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并逐步得以实现。但是,有些特殊需求,如果不去深入了解每个单独个体的孩子就很难注意得到。今天,我想从脑科学及神经科学的角度出发,探讨一下关于此前很少被关注的特殊需求中的家庭功能缺失、受虐待等"幼儿时期的逆境体验"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以下简称ACE)这一问题。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究竟有多少人经历过ACE。

  1995年至1997年,美国以1万7000名中等收入者为对象,就幼儿时期是否有过家庭功能缺失(滥用药物、父母分居或离婚、母亲遭家庭暴力、家人入狱)或虐待、被漠视等十项相关内容实施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13%的调查对象有过四种以上上述经历,一种以上的任占64%,21%的人曾经受到过性虐待。可见ACE并不是仅仅存在于贫困阶层的问题。

  另外,回答有四种以上上述经历的调查对象中,有很多人在十几岁时有性行为或感染过性疾病、妊娠,严重肥胖症、自杀未遂、抑郁症和家庭暴力等现象也较为常见。

  2011年,美国再次以大约4万8000名成年人为对象实施了有关ACE经历的调查,55.4%的调查对象表示有过一种以上相关经历,13.7%的人有过四种以上,十五年过去了,而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马来西亚某大学曾以无记名形式对300名学生实施了关于是否遭受过性或身体上的虐待的调查。10%的调查对象表示曾遭受过家人的性虐待。调查结果令我十分震惊,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曾经遭到过虐待,可能是因为大环境不够完善,很多受害者害怕受到社会歧视不敢揭发虐待行为。

  调查还显示,上述逆境体验会以虐待、漠视、住宅风险、损害社会情绪健康等形式传递至下一代。并且,母亲的逆境体验与产前产后的抑郁症状,儿子的社会情绪方面的适应不良等相关。这不仅是由于社会环境的影响,母亲在幼儿时期有过ACE经历导致基因表现遗传变化从而对孩子产生了影响。

  综上所述,成年人应该注重孩子们是否有ACE的经历,对于那些正在经历ACE的孩子要及时有效地干预,切断ACE的代际传递。

  婴幼儿时期,经验及环境对大脑发育影响重大,这一阶段成年人的这种干预尤为重要。对于大脑,有最适于习得的时期(感受期)。例如,一般来说,一至三岁是学习第一语言(即母语)的最佳时期,五至七岁适合学习第二语言,七岁前的经历和环境对学习音乐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图1)。而对于调节情感,掌握数字概念等资质及能力的发展,五岁前是重要的感受时期。想必大家都意识到了对于学龄前儿童来说,成年人适当的干预十分重要。因此,保育人员具有重要的责任,应当在把握包括ACE在内的特别需求的基础上进行援助。即便家庭中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只要身边有一直深爱着自己的大人,就能帮助孩子身心健康发展。。

图1(点击放大)

  七岁前学习音乐尤其是乐器有助于大脑发育。因为学习音乐会使用到眼、耳以及整个身体,不仅能刺激右脑、左脑,还能刺激连接两者的脑梁,令新的神经细胞、神经回路和互通性得到发展。

  学习乐器的过程中老师会不厌其烦地给予指点、纠正错误,孩子们则边模仿正确的演奏技巧边养成不管多么难都要坚持下去的顽强精神。并且,会明白想要学习和提高技术只有持之以恒不断练习的道理。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掌握音乐技能令孩子们获得成就感,也更有信心在其他领域也学得更好。

  为了帮助孩子们更好地成长,也有必要重新探讨如何恰当地给予发展评估。现在常用的以"不会、不能"为标准的评估方法确实有着根据每个孩子具体情况设定目标并可实施适当的早期干预等优点。但是,使用这样的方法进行评估的结果是,只能了解到"现在做不到"的事情。学习的速度因人而异,不能因为"现在做不到"就妄下结论认为"今后也做不到"。而且,最重要的是即使要花较长时间,也要坚持不懈地努力去实现目标。成年人必须充分意识到类似的个人发展速度的差异,所以除了以"做不到"为标准的现有评估方式之外,应当建立一套从长期展望角度出发的评估系统。

  从刚才介绍的ACE相关数据中也可以看出,具有潜在特殊需求的孩子并不在少数,而且这些特殊需求对包括学习在内的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因此,当孩子遇到困难时,成年人必须仔细分析造成困境的原因。比如说把握孩子所处环境的具体细节,包括听取家人意见等。只有这么做才可能找到真正的原因及时探讨如何给予恰当的援助。

CHEN 谢谢。感谢陈老师的演讲。CRN儿童研究所的榊原洋一所长也在我们这个会场,能不能请您就陈医生的发言谈谈感想。

榊原 我觉得对于特殊儿童支援教育的问题,在大方面得到了许多启发。比如说评估方法,正如陈医生所说,用极尽严格的评估方法来看,具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可能就会十分有问题。陈医生也强调了成年人作用的重要性,我认为除了从事幼儿教育的老师以外,小学老师的作用同样十分重要。必须坦诚地面对每个孩子、发现有过ACE经历的孩子、应当给予更充实的援助。

演讲2:培养有特殊需求孩子的社会情绪能力,实现更好的融合教育(Thelma Mingoa)

Mingoa 我准备介绍一下菲律宾的实践活动,就特殊需求孩子的教育方式探讨两个问题。

  首先,关于如何加深普通班级教师对有特殊需求孩子的理解。菲律宾大学里的师资培养课程规定有关特殊支援和融合教育的科目都是必修科目,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执教普通班级的教师对融合教育感到困惑。因此,除了学校课程以外,在教育第一线为教师们创造学习特殊需求相关知识的机会以及建立和医生、社区工作人员等校外人才的交流合作也十分重要。另外,我认为应该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融合教育对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和普通孩子都会起到积极的影响。

  其次,关于培养特殊需求孩子社会情绪能力的问题。某项调查证实,有特殊需求的孩子无论年龄、性别、障碍的种类如何,其社会情绪能力都存在着极大的问题。但是,即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事实证明不少孩子还是能够培养起社会意识、学会控制感情的。

  例如,香港某学校实施的研究中将用于治疗自闭症患儿的社交故事手法运用到ADHD孩子的干预中,即根据每个孩子的问题制作社交故事,然后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每天读这个故事给孩子听。使用的社交故事都是根据每个孩子不同的问题,如老师不给予关注就哭闹、爱从椅子上跳下来等,而专门准备的。通过故事告诉孩子他人对这些行为有何看法、会给周围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其他人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通过干预,问题行为明显有所减少。

  正如刚才陈医生发言中所讲,虐待等ACE经历也是诱发特殊需求的重要原因。以菲律宾贫困阶层的四、五岁儿童为对象实施的调查显示,通过恰当的干预能够培养孩子明确表达自己主张的能力,对厌恶的事情直截了当地说"不喜欢",也能培养他们识别和表述自己感情的能力以及辨别值得信赖的成年人等自我保护的能力。而这些能力正是在教室里如果受到欺负时保护自己所必需的能力。

  上述事例说明,对于有特殊需求的孩子,也可通过恰当的援助提高其社会情绪能力。为了帮助特殊需求孩子适应普通班级,除了在学习上给予援助、对在同一个教室学习的孩子和教师做好普及相关知识的工作外,培养孩子自身管理能力、自我认知能力、决定能力和社会认知能力、帮助他们构建人际关系的教育项目的制定也十分重要。

CHEN 感谢Mingoa老师的演讲。我也认为向有特殊需求的孩子提供恰当的援助、创造尊重和包容的环境十分重要。这样才能提高作为学习团队一员的归属意识,这种归属意识对所有孩子来说都是培养其作为班级一员的集体意识和参与意识时不可或缺的因素。我希望所有国家都能够开设可接纳特殊需求孩子的融合教育班级。在座的各位老师和朋友有何感想?

榊原 我作为儿科医生,长年从事自闭症和ADHD的诊疗工作,感觉日本大部分传统的幼儿园和保育园从防止问题行为的观点出发习惯去阻止孩子的问题行为、告诉他们"不能这么做"。但在今后推进特殊援助的过程中,我认为需要更积极的观点,要让那些孩子学会如何在教室里保护自己和主动融入集体。

提问人A 我在新加坡从事教育工作。我觉得21世纪的教育取决于如何灵活应对孩子们的需求。不能再拘泥于整齐划一的传统教育观,要求每个孩子都必须掌握同一项技能、必须遵照教师的指示行动,应该建立尊重每个孩子个性的全新的教育观。这样是不是有助于实现更好的融合教育?

 为了推动融合教育的发展,需要探讨班级编制的问题。四十个孩子的班级中如果有两到三个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光靠一个教师很难提供周到的援助,也许需要增加教师人手或减少每个班级的学生人数。或者可以探讨一下采用新的分班方法,即根据发展阶段而不是根据年龄分班。

CHEN 关于这个问题,除了教育系统或许还会牵涉到文化背景。据来自印尼的老师说在印尼的小学里一个班有两到三个有特殊需求的孩子也完全没有问题,周围的孩子们都会很热心地帮助他们。当然,这是源于温和开放的文化背景,人们会接纳并喜爱孩子在班级里真实地展现出的闪光点。但在结构严谨、灵活程度低,竞争激烈的学校制度和文化背景下,可能很难做到像印尼这样,不知道菲律宾的情况怎么样?

Mingoa 菲律宾也没有太大的问题。现在菲律宾的公立学校遵照广泛接纳各种各样的孩子的宗旨纷纷开始实施融合教育,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孩子们的潜力灵活应对他们的各种需求。但是老师们也反应,正因为灵活程度高,所以希望有一个基本的指导方针。菲律宾的部分小学也在导入更为灵活的学年编制,四年级以上的学生如果学有余力,可以去参加更高年级的课程,如果学习存在问题的话也可去低年级上课。

提问人B 我曾参观过欧洲某国的学前教育设施,那里不按年龄分班、实施基本无缝的教育制度。看到孩子们在那样的环境下毫无障碍地互相学习的情景,我非常吃惊。

CHEN 可以说温和包容的态度、系统的灵活性是推动融合教育发展的重要因素。

------------------------------------------

作者简介

Christine_Chen.jpg Christine Chen
新加坡幼儿教育学会主席,教育博士,新加坡儿童保育者协会(ACCE)的创始主席,儿童早期教育者协会(AECES)的创始人和现任主席。国际儿童早教协会主席(ACEI, 2015-2017), 亚太区域早教网络理事(ARNEC, 2014-2018),亚太学前教育协会副主席(20142019),印度尼西亚自闭症儿童支援中心 (IndoCARE)咨询顾问委员。Christine Chen博士受邀在中国、印度尼西亚、俄罗斯、泰国、越南和美国等国家进行演讲。
 

TanPohTin.jpg 陈宝珍
马来西亚小儿科医生,公共卫生专家。毕业于马来西亚大学,于1981年获得伦敦热带医学和卫生学院发展中国家社区健康科学硕士学位及英国公共卫生专业文凭。曾参与各级培训课程的设计和实施工作,曾在马来西亚沙捞越广播电台的每周《医生你好!》直播节目中担任九年主持人工作,并为当地报纸做过三年《每周医学》栏目撰稿人。
 

Thelma_Mingoa.jpg Thelma Rabago Mingoa
菲律宾马尼拉得拉萨尔大学教育学院教 育领导与管理专业助理教授。大学及研究生院助理。在特别支援教育、科学教育、幼儿教育领域进行相关教育和研究工作。在教育大学担任大学及研究科的管理职位,并负责理科教科书的编写和在校教员研修等工作。
 

Masahiro_Oba.jpg 大庭正宏
曾任以小学生至高中生为对象的补习学校副校长,现任社会福祉法人阳光福祉会理事长兼太阳之子保育园园长。自2012年起,以在芬兰保育园视察中学到的融合教育为典范,将相关理念付诸实践,在东京羽村市运营两所保育园。并通过儿童发展支援事务所----发展支援Kiitos羽村,积极向当地推广融合教育。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