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演讲3:倾听孩子的声音,设计支持儿童发展的教育环境

2017.05.11

  本期介绍新加坡幼儿教育学会主席陈苏培庆(Christine Chen)及美国田纳西州立大学助理教授Jane Seok Jeng Lim 在"2017第一届亚洲儿童科学国际研讨会"上的共同发言稿《倾听孩子的声音,设计支持儿童发展的教育环境》。两位都非常关注"孩子的声音",并进行相关的合作研究。通过倾听孩子们的声音,通过孩子们的绘画来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以及在新加坡和美国田纳西的日常生活,并借此也启发成年人设计出能够支持孩子成长和发育的教育环境。
陈苏培庆、Jane Seok Jeng Lim
English 

〈照片右为陈苏培庆(Christine Chen)教授,左为Jane Seok Jeng Lim 助理教授〉
  陈苏培庆(Christine Chen)教授,来自新加坡,曾在新加坡做了一个关于"孩子的声音"的研究,样本为43名儿童。研究成果在国际会议上发布后,与同样关注孩子声音的Jane Seok Jeng Lim助理教授相识。在本次国际研讨会上由她们二人共同来介绍她们的研究成果。通过倾听孩子们的声音,通过孩子们的绘画来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以及在新加坡和美国田纳西的日常生活,并借此也启发成年人设计出能够支持孩子成长和发育的教育环境。

用数据归纳法探究儿童如何构建童年世界

  这次研究我们使用的方法是"质性研究方法(Qualitative Approach)"和"镶嵌法(Mosaic Approach)"。"镶嵌法"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让孩子看不同的图片,然后让他们来告诉我们感受。我们也采用访谈小组的形式,通过画画,让孩子们画出"高兴的事情"和"不高兴的事情",最后进行一个数据分析。目的就是希望能够了解孩子,了解他们心中的童年。

(图1)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加坡的情况。我们的第一个样本涉及到43个孩子,研究的地点是五个典型的学前中心。第二个样本涉及到225个孩子,其中有55个孩子参与到识字干预小组,总计268个孩子参与了我们的访谈和研究。我们并没有看到有很多的图画,因为有些图画没有文字的表达,所以我们并不清楚孩子们到底画了什么。

  在美国田纳西我们的研究地点是在小学。我们也有两个样本,他们的生活环境是不一样的。第一个样本有16个孩子(男孩女孩各一半),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孩子的群体,有美国白人的孩子、西班牙裔等。第二个样本有30个小孩,这些小孩非常相似,他们都处于中等社会和经济水平,16个男孩、14个女孩,大部分是白人小孩。两个样本总共是46个人。我想了解他们所处的社会经济水平对其童年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图2)

   首先我们通过孩子们的图画倾听他们的心声。在新加坡,孩子们画的内容都是跟玩耍、游戏相关的。在第一个样本中,图画都是反映他们和家人一起玩耍的情形。在第二个样本中,有很多参与了识字干预小组,样本更多的反映了和朋友们玩耍的情境。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两个样本之间的区别,一个是和家人一起,一个是和小朋友一起。

(图3)

   请大家再看美国田纳西的孩子的图画。第一个样本中的游戏更加聚焦家庭,这个图画表示:"我喜欢和家人一起出去玩"。第二个样本会有iPad、电话或者科技成分。他们会说:"我在玩iPad、在画机器人"。

(图4)

   我们再看另外一个画面,孩子们是如何解释这个图画的。新加坡的孩子喜欢玩儿、做功课和漂亮的环境。他们不喜欢什么呢?第一个典型小组不喜欢男生的厕所,因为很臭。有一些人不喜欢玩具,有一些人不喜欢被老师批评。第二小组,他们不喜欢开着的窗户,因为垃圾筒有味道;不喜欢做功课的时候有难题;也不喜欢打架、不喜欢被欺负、不喜欢老师训人。

(图5)

  那么田纳西的孩子呢?他们喜欢户外游戏,喜欢教室里的学习中心。不喜欢"在表现评级中降级"。在美国,有一种"表现评级",就是你如果表现好就升级,表现不好,就要被降级。对老师来说,这只是行为管理系统的一部分,但是对孩子来说意义重大,谁会愿意被降级呢?。

(图6)

  对比一下新加坡和田纳西的实验结果:和朋友和家人一起游戏相处感到高兴是两国儿童的共同之处。在田纳西,图画作品当中比较显注的是科技、游戏、运动和宠物。而在新加坡,比较明显的是去补习班或者去工作坊,但是美国孩子没有提到去工作坊或者补习班之类的话题。

共同倾听孩子的声音,给予孩子最好的环境

  对于孩子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我们都知道孩子的环境是以玩为主轴的。当我们在设计环境的时候,是能够鼓励孩子的,还是会让孩子感到沮丧的呢?

  接下来我们讲一下新加坡的快乐美图。孩子们喜欢画一些令人高兴的图画,有一些图画虽然画的是孩子一人的,但是他的心里还是会想到家人。就如左边的图画:他会提到"和爸爸、妈妈、弟弟一起在另外一个地方搭沙堡"。

(图7)

  这个是美国田纳西的场景(图8)。先来看一个快乐美图:左面那张是我在开心地玩儿。图面中有五彩的小房子;右边是我在画我和妹妹,我很爱妹妹。

(图8)

  另外两张是不高兴的图画(图9):5岁的男孩说我想回家,但是门锁了,进不去。因为我和爸爸在外面,我妈妈锁的门。所以你会看到画面表达说:这个孩子被锁在外面了,妈妈不让他们进来。我们猜测这个是单亲家庭抚养的孩子。

(图9)

  看了孩子们画的图,让我们来思考:对于孩子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呢?通过认识和分析这些数据之后,我们如何来设计能够支持孩子发展的环境呢?我们都知道,孩子的环境都是围绕着玩这个主题开展的。所以在设计环境时就要支持儿童的游戏娱乐活动。那么如何来设计呢?在新加坡,孩子们都受到了学业的挑战。所以设计环境时,我们必须要确保游戏和学业的平衡,并要设计出一个环境能够促进儿童整体的健康和幸福。在田纳西,孩子们对被训斥反感强烈,因而在设计课程时,成年人必须确保这些课程对这个孩子来说是有意义的,适应孩子发展能力的,这样孩子们就不会容易被训斥。所以,我们必须要确保这个课程是适合孩子们的年龄,确保他们的需求得到满足的东西。我们必须要营造出一种正面的、温暖的、有利于他们身心发展的环境。儿童生活环境的绝大部分在学校和家庭,两者紧密相连。而家庭对于儿童的心灵成长更为关键,从孩子们的图画中也能看到这一点。

  孩子们都非常喜欢玩儿。那么对老师来说,是仅仅让孩子自由地玩儿,还是让他们学会如何去玩儿?其次,家庭和学校其实是一个微观系统(microsystem)和中间系统(mesosystem)。它们会对孩子童年的成长产生重大的影响。此外,这个研究也表明了政府的政策和文化(外层系统exosystem和宏观系统macrosystem)也会影响孩子们的学习。比如:孩子所说的在学业中受到的一些挑战,有时候可能是因为一些外部政策的影响。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把这个研究扩大到其他的国家,比如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或者中国、日本等等。这样,我们才能够对比不同社会和文化环境背景对儿童的影响。

  大家都认为孩子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那么我们应该给孩子什么呢?什么又是最好的呢?让我们共同来倾听孩子们的声音,倾听他们需要的是什么?

  最后我想给大家来播放两段视频。这个婴儿只有几个月,他躺在床上本能地在学习不同的技巧。我们可以听到他妈妈的鼓励声:"做得非常的棒,太棒了!",你可以看到这个孩子是如何与玩具进行互动的。同一个孩子,给他的是另外一个玩具,情形也会很不一样。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动作、表情表达了他的需求。我们不可能完全读懂他们,但我们需要倾听他们的声音,为他们提供更好的环境。


作者简介

Christine_Chen.jpg 陈苏培庆(Christine Chen,新加坡幼儿教育学会主席)

新加坡幼儿教育学会主席,教育博士,新加坡儿童保育者协会(ACCE)的创始主席,儿童早期教育者协会(AECES)的创始人和现任主席。国际儿童早教协会主席(ACEI, 2015-2017), 亚太区域早教网络理事(ARNEC, 2014-2018),亚太学前教育协会副主席(2014-2019)。Christine Chen 博士致力于推动早教工作者的职业发展和学习,造福幼儿及其家庭。


Jane_Lim.jpg Jane Seok Jeng Lim(美国田纳西州立大学助理教授)

早期儿童教育博士,美国田纳西州立大学小学和特殊教育系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鲜被公众关注的群体―难民儿童的欺凌问题。为儿童早期教育者协会AECES(新加坡)的前任执行理事,曾任国际早教协会ACEI执行委员会成员,也是ACEI田纳西分会的前任会长。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