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研究所访谈:儿童是我们的未来~让孩子们充满对未来的憧憬~(后篇②)

2016.09.08

  CRN成立于1996年。1995年1月发生阪神淡路大地震时,互联网的重要性受到了重视。同年11月Windows95上市并开始普及,但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人想到要利用互联网来设立研究所。而刚在挪威与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就儿童面临的危机展开讨论归来的小林登先生却萌生了这样的想法:"要建立研究所,就不想使其成为仅面向于日本国内的那种封闭式的研究所"。于是就设想计划设立一个能不断扩大国际交流并能得到发展的网络研究所。其间,在石井威望先生的指导下,CRN儿童研究所诞生了,今年迎来了二十周年。
 

|前篇 ①||前篇 ②|后篇 ①|后篇 ②|

展望生活在“物联网”(IoT)环境下的孩子们的未来

小林 CRN儿童研究所除了在网上发布各种信息,也会邀请中国的学者交流各自的研究成果,并在网上介绍交流的内容。

石井 适当实施现场交流,充分使用通信功能,当然也使用手写文字。全能型的做法可能反而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同时使用几种手段非常重要。

小林 也许不应该将电子媒体和实际生活作为对立面来考虑,没必要为该使用哪种方式增进交流纠结烦恼。实际上,孩子们能够很灵巧地使用好几种媒体,令人吃惊。

石井 作为参考,我想介绍一下总务省实施的一项调查,从中可以看出孩子们是怎么做的。将智能手机放在婴儿身旁时,不到1岁的婴儿中大约10%的孩子会去摸手机。到了小学高年级,70%到80%的孩子会去碰放在他们身旁的手机。

  有哥哥、姐姐的孩子触碰手机的比例比没有哥哥、姐姐的孩子高1倍,不到1岁的婴儿比例也达到20%。这一调查结果令我震惊不已,真有那么多孩子会去碰放在他们身旁的手机吗?

  我最关注的是小学的"反转课程"使用的事先发给孩子或在线使用的教材是由谁准备的。应该是老师吧,而且每段教材长约5、6分钟,也就是说需要不停地准备素材,否则就来不及。小学老师一直在做这样的训练,经过训练的老师会慢慢地发生着变化。当然,孩子们也在变,而负责指导的老师更是一边积累各种经验一边发生着转变。可以说具备了在相互作用中的引导能力。

榊原 从分别和每个孩子互动、关注和帮助每个孩子的成长这一意义来说,这不同于那种“上大课”的形式。

石井 “上大课”的形式也可以有,但这种一对一的授课形式以前从未有过。所以我们也面临着今后究竟该怎么办的问题。

  现在所谓"IoT"物联网,即Internet of Things是指除了电脑等信息、通信设备以外,在生活中使用的所有设备上都搭载通信功能,连接上网,通过这些设备间的相互通信实现自动认知、自动控制、遥控测量等。不这样做的企业就不能生存下去,孩子们加入到这样的社会中来,并且到了老年之后也利用这样的系统。对于这样的未来的社会环境,作为 CRN儿童研究所如何来进行展望呢?这也许是社会提出的一个挑战。

  之前的互联网都是“人对人”的工具,而现在开始成为直接连接“物体”的形式。遥控无人驾驶机就是这样的情况,是用互联网操纵的物体。这些新的应用模式将直接与21世纪的产业相关联,孩子们会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这样的环境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大家都有智能手机,因此能很轻易地掌握这些最新技术。与此同时,还要在实际生活中多与人进行实地的交流。虽然不是邮局的邮递员,但只有这样与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才能够拥有人力资本,构建好具有“社会脑”的大脑系统。

榊原 孩子们能够随身携带和使用电子媒体,这在人类200万年的历史中还是第一次。3岁孩子也会拿着智能手机看手机上的内容,这样的环境真是过去从未有过的,所以日本部分儿科医生开始担心这样的状况,想杜绝孩子接触手机的可能。但美国的儿科学会却做出完全不同的反应,认为"尽管还存在很多未知的事实,但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关键是使用方法,必须进行研究",表现得十分积极。

石井 以前就有过这样的争论。最近,甚至有人责怪电车上不给老人让座的年轻人也是因为受了电脑的影响(笑)。

榊原 过去,曾有人指责孩子们受电视的影响变得没有礼貌或发呆。后来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也不再有人追究电视的责任,但现在轮到智能手机受质疑了。对于新兴事物,人们似乎总是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想法。

石井 孩子从刚出生时,不到1岁就那样经常触碰手机,再要让他们不去碰手机根本不可能了。那么如何引导他们用好手机呢?刚才说过学校的老师努力制作5分钟、10分钟的教材,我觉得这样的努力应该继续下去。

度过危机便能看到新的世界

榊原 CRN儿童研究所也在努力,让我们的读者不仅可以用电脑也可以用移动通信工具上我们的官网获取信息,同时不断改进内容、素材,积极举办交流活动。我作为所长也在思考今后该做些什么。

石井 有一个问题必须要考虑的,那就是由于“少子化”,日本的人口在不断减少。这样下去的话,总人口将减少到8千万人左右。现在对这样的情况也认可了。因为二战结束时日本人口也就7千万人左右,再往前只有4千万人左右。

  至于人口老龄化问题,以中国为首,世界各国都面临着这个问题。不是只有日本受困于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问题,这些问题已成为全球性的问题。

榊原 在人口老龄化方面,日本说不定能成为先进国家呢。老龄化问题解决得好,将成为世界各国的模范。

石井 对于这个已成为全人类的共同的问题,我们相比其他国家来说,不过是稍微早一点应对而已。

榊原 对于“少子化”问题,从事儿童问题研究的人士都持消极态度,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转换一下思考方式,积极思考少子化前提下应该怎么做。

  通过今天的讨论,我意识到CRN不仅要研究流行的“先进的”儿童问题,更要有前瞻性,去发现目前尚未弄清楚的问题。听了先生的一番话,我觉得这样的问题还有太多。

石井 确实有太多太多,这也是一个机会。以前的做法全都不灵了,碰到了瓶颈,所以必须不断加大力度实施改革。

榊原 “前瞻性”可谓今天座谈会的一个关键词。我原以为CRN儿童研究所成立二十年已经将该干的事都干完了,看来是大错特错了,还有好多事等着我们去干啊......。

主持人 要变“危机”为“时机”。上世纪80年代大平首相时就是如此克服了石油危机,实现环保社会的。今后我们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类似少子化、老龄化这样看上去是危机的问题一旦解决好反而可能孕育无限可能,开创一个全新的世界。

石井 人就是这样,不碰到问题就没有动力。就把火烧眉毛的问题当作改革的动力吧。要是没有一种摇摇欲坠的危机感,大概就鼓不起干劲的。

主持人 小林先生,听了大家的发言,请就CRN 的未来最后说几句吧。

小林 CRN儿童研究所好比一个“点”,但是我想这样的研究所发挥更大作用的时代即将到来。做好足够的准备,看好时机来积极拓展活动,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

  我们当然要为孩子提供他们需要的东西,但过于强调这一点会使我们无法摆脱过去的思考模式。今天石井老师提到了人口动态、社会结构、工业发展和科学技术等诸多问题,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像石井老师那样具有广泛的视野,使CRN成为能为更多人提供服务的研究所。

  另外,座谈会上也谈到了人际网络的问题,人们吸收各种信息以驱动大脑中身心程序的运作。其中一个是"含义信息",另一个是"感性信息"。对孩子们来说,"感性信息"中有关"温婉适宜"的信息尤为重要。"温婉适宜"的信息具有令孩子感到振奋的特殊力量,应该不断向孩子提供这样的信息。这也应该是我们在工作中应该时刻铭记的一个原则。

|前篇 ①||前篇 ②|后篇 ①|后篇 ②|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