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针与社会情绪能力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2019.06.25

  CRN儿童研究所榊原洋一所长在博克中讲述了医生给孩子打针的医疗场景中体现出来的儿童社会情绪能力的差异,以及家长的影响。

  说到儿童发展,过去专指认知(智力)和运动能力的发展,而现在,社会情绪能力的发展也受到了的关注。社会情绪能力研究领域有一项著名的"棉花糖实验"的例子,即给孩子们看棉花糖,告诉他们:如果棉花糖能不马上吃掉,而能忍耐一定时间以后,会再给他们一颗棉花糖。这是一个检测孩子们忍耐程度的心理测试。开发了此测试方式的心理学家米歇尔博士研究显示,能够忍耐的孩子其十年的后发展在整体上要比那些没能忍耐的孩子要好,这一研究结果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现在,教育专家们十分关注该如何培养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我作为儿科医生曾亲眼目睹过不少孩子之间包括忍耐力在内的情绪控制能力的个人差异的场合,在此简单介绍一下。 

  这个场合就是给孩子打针时的时候。其实大家都不想让孩子遭受疼痛的折磨,但儿科医生又得时时面对为了检查和治疗需要给孩子打针、而打针很痛这样的矛盾。记得年轻时我也常用医生们惯用的话说,"不疼的""就像被蚂蚁咬一下的感觉,只有一点点痛"来安慰孩子。但在某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不应该欺骗孩子,于是每次给孩子打针时都会对他们说,"有点痛,但忍一下好吗"。

  情绪控制的个人差异体现在伴有疼痛的注射时孩子们的反应中。坚决拒绝打针的幼儿即便手臂被护士或家长按住也会使尽全力缩回手臂或扭来扭去不让医生打针。尽管是幼儿,真要使出全力也很难按住他们。

  然而,大多数幼儿尽管会大哭,但还是能伸出胳膊忍住不动接受打针。很多时候,妈妈们也会鼓励他们,告诉他们"好孩子要忍耐哦"。孩子们虽然觉得痛,但也只是哭几下不会拒绝接受打针。

  而那些使尽全力拒绝打针的孩子的妈妈则常常会对孩子说"打针好疼,真的好讨厌打针哦",或用责怪的眼神看着准备给孩子打针的我。我觉得,只有家长从心底里理解"虽然疼但是需要打针",孩子才可能做到就算大哭也能忍住不扭动手臂。

  我虽然不赞成把有关孩子身心发展的责任全都推给妈妈这种风潮,但依我个人所见:家长和孩子之间牢固的依恋关系和母亲对社会生活的理解能力如意识到"尽管会痛但为了治疗或检查需要打针"(这也是一种社会情绪能力)对培养孩子社会情绪能力具有重要的作用。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榊原洋一

医学博士、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日本儿童学会理事长。研究领域为儿童神经学、发展神经学,其中特别致力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阿斯伯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等发育障碍的临床及脑科学。兴趣为登山、音乐鉴赏,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父亲。

主要专著:《穿尿布的猴子》(讲谈社)、《不能集中精神的孩子们》(小学馆)、《多动症儿童》(讲谈社+α新书)、《阿斯珀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与学习障碍》(讲谈社+α新书)、《ADHD的医学》(学研)、《育儿起步百科》(小学馆)、《榊原博士的ADHD医学》(学研)、《儿童的脑发育 临界期・敏感期》(讲谈社+α新书)等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