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营养配餐不能吃剩下吗?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2018.01.16

关键词:
剩饭 , 学校 , 榊原洋一 , 营养配餐
最近媒体报道了关东地区某初中学校有很多学生将学校提供的营养配餐剩下的情况,引起了强烈反响。电视报道的画面中不少类似市面上销售的那种盒饭的塑料容器排放在桌上,其中一半以上只吃掉不到一半,画面相当触目惊心。CRN儿童研究所榊原洋一所长对次谈了自己的观点。

  最近媒体报道了关东地区某初中学校有很多学生将学校提供的营养配餐剩下的情况,引起了强烈反响。电视报道的画面中不少类似市面上销售的那种盒饭的塑料容器排放在桌上,其中一半以上只吃掉不到一半,画面相当触目惊心。

  虽然也有后续报道称是因为在盒饭中发现了异物,但媒体之前的报道都是聚焦学生,直指伙食味道和食品温度管理的问题以及现在的学生对味道挑剔、常常不吃完的问题。但是我认为这一现象背后其实隐藏着当今学校营养配餐的最本质的问题。

  资料显示,学校营养配餐是根据二战结束10年后即1954年制定的《学校营养配餐法》而进行提供的。仔细阅读该法律,会发现其内容十分先进,覆盖面也很广,近年制定的《食育基本法》中的内容很多在学校伙食法中已有记载,有关对食材的兴趣、饮食文化的传播等也有详尽的记述。我觉得在战争结束不久、很多孩子还处于营养不良状态,当时制定这样一个法律反映了当政者想要彻底改变全体国民营养状况的坚定决心。

  这次出现大量剩饭的问题,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源于经费等各种原因造成无法在学校内烹煮制作营养配餐、只能外包订餐以及批量生产导致菜式单调、因考虑营养平衡造成味道过于清淡、为防止食物变质进行低温管理等原因。《学校营养配餐法》中,还强调了让中小学生目睹在校内饭菜的制作过程有教育效果,而外包订餐的做法是难以遵循该法律的基本精神的。

  但我认为上述问题还不是最原则性的问题。导致媒体争相报道此事件的契机是学生们剩下大量饭菜的事实。究其背景当然有前面指出的营养餐提供体制方面的问题,但我认为,现行体制度下的营养配餐出现剩饭的情况当然是可以预见的,本身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小题大做、刻意煽动人们的情绪才是问题所在。

  外包订购的盒饭形式的伙食比起味道寡淡、冷饭菜等问题,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向所有学生提供同样的量。我们成年人在参加会议或其他工作场合有时会向我们提供和学校的营养配餐一样的盒饭,那种时候是不是所有人都将盒饭吃完了呢?我好像从未碰到过所有人都吃完的情况。每个人胃口不同,口味各异,即便将盒饭剩下也不会受到责怪。而参加会议的人也不会因为吃剩下的食物太多向负责订盒饭的会议主办方抱怨。

  小学高年级到初中的孩子正值青春期,体格差异较大,提供同样分量饭菜的话肯定会有人吃不完。若真想减少剩饭可以采取两种方法。一种是按体重较轻、饭量较小的孩子的标准提供同样分量的伙食,但这么做的话大部分孩子将饿着肚子熬过半天。即便按标准体重、标准饭量的孩子的标准提供伙食,结果也将是一半孩子吃不完、另一半孩子则吃不饱。

  另一种方法是采用自助餐的形式,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吃多少。部分学校好像已经采用了这种方法,但由于经费和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很多学校还很难采用这种方法。

  跟我同一年代的人是在战争灾祸记忆犹新时吃学校提供的营养配餐的。那个时代浪费食物会受到道德谴责,父母也一直教育我们"要珍惜每一粒粮食"。我们是喝着倍受诟病的脱脂奶粉长大的(我倒并不讨厌那种奶粉)。因此不得不承认现在社会上仍有不少人受过去观念的影响,认为不管是什么样形式的营养配餐,剩饭都不不道德的。

  从全球范围来看,是应该宣扬"节约精神"。但考虑到每个学生对营养的需求量、味道上的喜好和食欲各不相同,那么学校营养配餐吃剩下也是必然的结果,至少孩子们没有任何责任。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榊原洋一

医学博士、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日本儿童学会理事长。研究领域为儿童神经学、发展神经学,其中特别致力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阿斯伯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等发育障碍的临床及脑科学。兴趣为登山、音乐鉴赏,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父亲。

主要专著:《穿尿布的猴子》(讲谈社)、《不能集中精神的孩子们》(小学馆)、《多动症儿童》(讲谈社+α新书)、《阿斯珀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与学习障碍》(讲谈社+α新书)、《ADHD的医学》(学研)、《育儿起步百科》(小学馆)、《榊原博士的ADHD医学》(学研)、《儿童的脑发育 临界期・敏感期》(讲谈社+α新书)等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