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习的魔鬼(续)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2014.09.30

关键词:
复习 , 手写体 , 教育 , 英语
CRN儿童研究所所长榊原教授在之前的博客上写了一篇题为"复习的魔鬼"的文章,受到很多读者的关注。这次又写了一篇续文,是关于榊原所长经常思考的另一个教育问题。

  我曾在本博客写了一篇题为"复习的魔鬼"的文章,得到不少善意的评语。尽管我在教育方面是外行,但从那些善意的评语中获得了鼓舞,还是想写一写令我经常思考的另一个教育问题。也许无法切中要害,但如能承蒙各位读者一读,则深感荣幸。

  该问题正是有关英语教育的问题。不过,我所关注的并不是目前倍受关注的英语早期教育问题,而是进入中学以后学校实施的英语教育问题。

  我觉得我中学时代接受的英语教育和现在的中学英语教育在好几个方面出现了极大的变化。首先,学生听到标准地道的英语发音的机会大幅度增加,除了有母语为英语的外籍教师负责教授英语课外,也能通过使用网络互动教材轻而易举地听到纯正的发音。而我上中学时只能靠听广播、看电视上的英语节目或购买英语磁带来学英语,无法在上学、放学的路上戴上耳机反复倾听和适应英语发音。从这一意义上来讲,现在的中学生真是拥有一个得天独厚的学习环境。

  另一个巨大变化则是现在教授英语书写方法时不再教手写体。究其原因,竟然是因为在普及"宽松教育"的过程中为减轻学生负担,不再将其列为必修课。2002年的初中教学指导大纲中就明确规定了不必将教授手写体视为必修科目,具体规定是,"考虑到学生的学习负担,也可以教授手写体"。对于这个规定,我觉得很多人都会表示赞成,觉得反正现在已经是用电脑写文章的时代,不会手写体也无关紧要。

  不过,我想强调的正是这个手写体的作用。

  我在"复习的魔鬼"一文中曾指出,反复练习有助于增强记忆。我当时为了记住英语单词的拼写方法,曾反反复复地在练习本上抄写英语单词,抄写单词时用的都是手写体。由于手写体的特点是一个单词一笔到底,因此可以用手指再现书写该单词时的动作。通过反复练习,即便闭上眼睛都能用手指描摹出英语单词的拼写了。这样一来,即使想不起来是哪些字母,因为记住了手指的动作,所以也能写出单词。发现这一规律后,我便不再靠视觉印象来记忆英语单词,而是凭手指动作来记单词。就是现在用英语写作时,有时候想不起单词的拼法,我还是会用手指在空中描一遍,确认一下拼的是否正确。由于养成了用手指甚至是用脚指空描的习惯,家里人看到我的脚指下意识地动来动去时总是会提醒我不要动。

通过手指动作记忆英语单词的拼法也许只是适用于我个人的学习方法。但是我觉得鉴于接下来我要陈述的理由,我们似乎该将其视为一种有效的英语学习方法,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最近有关记忆的一项研究证明,记忆包括很多种类,构成各种记忆中枢的大脑部位各不相同。用手指记忆被称作"手续记忆",与之相关的大脑部位不同于通过视觉印象记忆英语单词时使用的大脑部位。技艺娴熟的钢琴家不看乐谱也能演奏很长的乐曲,同样是源于其手指动作能遵循"手续记忆"。也就是说,我们不仅可以使用视觉和听觉来记忆英语单词,也可以通过手指动作这一全然不同的记忆部位来记住单词的拼法。并且,使用其他记忆部位还能减少视觉和听觉的负担。

  另外,最近我还在网上发现了其他使用手指动作记忆英语单词的人。这一事实至少证明了手指记忆法不仅仅适用于我个人,也激起了我想在博客上写一写这件事的热情。当然,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向文科省建言,建议他们重新思考和探讨手写体的作用,不知各位有何高见?

笔者的英语笔记(高中一年级时)

分享到:0

作者简介

榊原洋一(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榊原洋一

医学博士、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CRN儿童研究所所长。

日本儿童学会理事长。研究领域为儿童神经学、发展神经学,其中特别致力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阿斯伯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等发育障碍的临床及脑科学。兴趣为登山、音乐鉴赏,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父亲。

主要专著:《穿尿布的猴子》(讲谈社)、《不能集中精神的孩子们》(小学馆)、《多动症儿童》(讲谈社+α新书)、《阿斯珀格氏综合症(Asperger Syndrome)与学习障碍》(讲谈社+α新书)、《ADHD的医学》(学研)、《育儿起步百科》(小学馆)、《榊原博士的ADHD医学》(学研)、《儿童的脑发育 临界期・敏感期》(讲谈社+α新书)等等。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

CRN亚洲儿童研究会

婴幼儿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