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交流活动 > 
  • 【第五届ECEC研究会】专题讨论:日本的保育和幼儿教育第一线,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第五届ECEC研究会】专题讨论:日本的保育和幼儿教育第一线,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2016.04.01

关键词:
ECEC , 专家 , 体验 , 保育 , 保育工作者 , 家长 , 幼儿教育 , 日本
  CRN儿童研究所于2015年10月4日召开了第五届 ECEC研究会。本次主题为"世界的保育和日本的保育(2)―通过与四个国家的比较来探索日本保育中的可取之处"。研讨会上听取了专家们对英国、韩国、荷兰以及瑞典的保育和幼儿教育情况的报告,并从对比中突显出了日本保育和教育中值得推广的一些举措。在这次研究会上,还展开了由保育工作者和家长以及专家共同参加的别开生面的专题讨论会。我们将在本期和下期分两次对这次研究会的专题讨论的情况进行介绍。今天先介绍前半部分内容。

【主持人】   榊原洋一(CRN所长、御茶水女子大学副校长)
【嘉 宾】   椨瑞希子(圣德大学研究生院教授)
[按发言顺序] 金玟志(圣德大学大专副教授)
        松浦真理(京都华顶大学副教授)
        水野惠子(原日本女子体育大学教授)
        河边贵子(圣心女子大学教授)
【评论人】   上垣内伸子(十文字学园女子大学教授)
        星三和子(名古屋艺术大学名誉教授)
        一见真理子(国立教育政策研究所总括研究官)

要增进保育工作者、家长、专家相互交流对话的机会

榊原 专题讨论将就日本保育、幼儿教育的未来做一番思考。这是一个站在不同角度可以引发各种不同讨论的主题。按第1部分的演讲和第2部分的工作坊中呈现出的要点举例的话,能够发现我们可以通过重视游戏及重视早期教育、认知能力及非认知能力等相互对立的概念去考察幼儿教育的问题。此外,还可以从哲学的角度来进行探讨,比如说:什么是儿童的幸福?所谓"市民性高涨"意味着什么等。

  但是,无论将关注的焦点放在哪里,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得出结论的。因此,希望参加讨论的各位老师能就应该先从哪里做出改变,即如何迈出改革的第一步来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下面,首先请上垣内老师、星老师、一见老师发言。

上垣内 儿童与谁一起有着什么样的体验?以及是如何去体验的,这会影响儿童的发展状况。因此,我认为比起保育、幼儿教育的"内容"更应该关注方法,保育工作者、家长、专家有必要促膝交谈。从保育工作者的角度来讲,就是对同事、家长和专家讲述自己抱持什么样的保育理念,想如何与孩子相处,即自己在保育、幼儿教育方面的目标。

  同事、家长和专家对于保育、幼儿教育肯定也有着各自的目标。通过相互交流、增进理解,保育、幼教工作就不会仅仅停留在保育工作者个人或园方单独努力的水平,而会成为与家庭、学术界互相连接的整个幼儿园(保育园)的工作。

 我觉得站在不同角度帮助孩子成长的保育工作者、家长、专家加强交流、讨论对于未来日本保育、幼儿教育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从事保育、幼儿教育行政工作的人也能参与讨论,因为单是保育工作者、单是家长、单是专家、或单是行政方面的人来讨论这一问题都有着其局限性。无论是站在什么角度,只有这些最最关注儿童成长的人们互相交换意见,才能孕育出更好的创意并得以推广。

一见 正如第2部分的工作坊中很多小组指出的那样,任何国家、地区的保育和幼儿教育都以实现儿童的幸福为目标。竭尽全力为儿童营造良好成长环境的想法是全世界共通的,为实现这一目标制定其理念及方针的国家和地区也并不罕见。但另一方面,理念、方针与保育、幼儿教育实践相脱离的现象也并不少见。尽管如此,可以轻松借鉴的事例似乎过于偏重于那些所谓的优秀实践。当然,优秀的实践经验能给我们很多启发,但对于那些理念、方针与实践脱节的领域也应该更加予以关注。

  因此,我认为现在应该创造一个空间,让相关人员将各自园内和园外做得好的地方和尚需解决的问题都摆出来,在发扬长处的同时,为解决问题加强交流、献技献策。如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各个幼儿园(保育园)的努力将会发挥更好的效果。

如何改善保育、幼儿教育制度与环境

榊原 接下来请椨老师、金老师、松浦老师和水野老师发言。

 和我正在研究的英国相比较,我认为日本的保育、和幼儿教育方面要改善的地方是构建保证保育、幼儿教育质量的框架。对保育工作者和家长来说,显而易见的问题比较容易得到解决;政府关注并予以推进的制度、理念也较容易实现。但是,那些隐藏的问题往往容易被忽视。以日本为例,比如说对ECEC设施的安全保障问题还不够重视。

  在英国,每天有两小时以上收取费用照看儿童的话,法律规定必须事先向行政机构申请备案。对于准备从事保育、幼儿教育工作的人,所辖政府部门要调查他们是否有犯罪前科。因为事关孩子的安全,万一发生什么事的话将无法弥补,所以政府规定了非常严格的条件。至于英国的做法是否合适,这还需要另行探讨,但日本确实需要更多地关注安全问题并完善相关制度。

榊原 我想向保育、幼儿教育第一线的老师们提两条建议。

  首先,希望不要过于保守,要敢于挑战。比如说,在日本下雨天一般不让孩子在室外玩,但是正如我在第1部分的演讲中介绍过的那样韩国孩子下雨天也在室外玩,水野老师演讲中也提到在瑞典下雨天让孩子在室外玩这一现象并不罕见。在第2部分的活动中很多老师看到游戏方法的差异,深受启发,表示想在自己的园里做尝试。当然,保障孩子的安全十分重要也很有必要,但为了丰富孩子们的想像力和求知欲,在充分注意安全的基础上开展一些具有挑战性的活动也很值得探讨吧。

  我的另一个建议是希望老师们重新思考一下保育工作者的定位。日本的保育、幼儿教育具有重视对孩子的精心照顾、保育工作者时刻守在孩子身边的优良传统。因此,我希望活跃在第一线的老师们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每个保育工作者都能思考传统式保育、幼儿教育之所以存在的原因的话,各自的保育、幼儿教育论及儿童观将变得更为清晰。那么日本的保育、幼儿教育也将更为完善。

松浦 我也想强调保育工作者、家长、专家就孩子的问题加强交流对话的重要性。不应该只是单方面地提出自己的要求或愿望,更重要的是要就为了孩子的幸福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提出建议。

  另外,也需要重新思考该如何把握孩子的成长。当然,在座的老师中也有不少人每天仔细观察孩子们的状态并做文字记录。我认为这样的方法作为把握和记录难以单纯地数字化的孩子们日常变化过程的方法非常有效。但是考虑到孩子最终要从幼儿园(保育园)升入小学即踏出成长的下一步,我觉得也有必要以某种方式记录下孩子们在健康、人际关系、环境、言语、行动表现方面的成果(例如,孩子现在可以做某某事情了)。

水野 日本现行的保育、幼儿教育制度下,源于制度上的一些问题会造成部分孩子得不到保育工作者的细致的照顾。比如说,我以前参观过的某个幼儿园老师一个人同时教35个孩子口风琴。在35个孩子中,有的孩子不会吹,但是老师并没有注意到不会吹的孩子,而是继续教授课程。不会吹的孩子害怕吹错,只是把手指搭在键盘上使之不发出声音,这段时间对于那个孩子老说无疑是痛苦的。作为保育工作者首先要倾听孩子的声音,35个孩子不可能希望在同一时间做同样的事,保育工作必须要尊重每一个孩子。但是,要求一个需要照顾35个孩子的老师去倾听每个孩子的声音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此,我希望和老师们共同思考如何改善这些制度上的问题、创造有利于培养每个孩子自尊意识的良好环境。

[协助编辑:Pendaco有限公司]

※此原稿为第五届ECEC研究会"世界的保育和日本的保育(2)―通过与四个国家的比较来探索日本保育中的可取之处"的专题讨论的记录。

  • 上一页
  • 1
分享到:0

我要评论

  • 评论(0)

注:您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确认后才能显示。

  •  
  •  

回到顶部

站內搜索

搜索:
A型流行性感冒、日本幼儿园